第八十三章 自首顶罪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6    作者:吕颜

“少说两句。”沈书意看着脸色不对劲的沈父,心里头有些的难受,拉了拉谭宸的手臂,转身去厨房倒了一杯水过来,向着沈父递了过去,“爸,喝点水。”

“我死了也和你这个不孝女没有关系!”手一挥,杯子被打飞了出去,沈父狠着脸咆哮着,表情狰狞的瞪着身旁的沈书意,满脸的怒火和厌恶。

还不等沈书意开口说什么,谭宸已经快速上前将人给拉了过去,表情比起沈父更加的冷凝,板着面瘫脸回头对着关煦桡冷声开口,“去搬家!”

谭宸哥,父女没有隔夜仇的,就算再怎么闹僵了,那终究是小意的父亲,你这么一副自家人被外人给欺负的凶狠模样做什么?被迁怒的关煦桡无奈的转过头看着窗户外,自己才不去招惹谭宸哥,谭宸哥现在不太理智。

“搬家,立刻就给我搬,滚出去!”沈父一听搬家两个字,再次气的浑身直发抖,怒目相向的看着沉默不语的沈书意,她竟然向着一个外人,他这辈子最失败的就是有了这个女儿!沈家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小意,你看你把爸爸都给气成什么样子了?还不赶快给爸爸道歉!”沈素卿不停的拍着沈父的上下起伏的胸口给他顺气,抬头责备的看着桀骜不驯的沈书意,这么多年都是如此,她从来不会服软,不会道歉,只会让她和爸妈的关系越来越差,就沈书意这样还想得到沈家的财产?

沈素卿压抑住心里头的喜悦,虽然上辈子没有谭宸这个男人的出现,但是对沈素卿而言,只要沈书意和秦炜烜分手,只要她没有办法染指沈家的家产,那么自己就不会重复上辈子病死在医院的悲剧,而沈书意也没有了上辈子幸福、事业双得意的生活。

“闭嘴。”谭宸冷斥着落井下石的沈素卿,冰冷的眼刀子咻的一下射了过去,这个女人谭宸越看越厌烦,病弱苍白的跟吊死鬼一样,还偏偏到处蹦跶的乱作怪。

“你?这是我们沈家的家事,和你一个外人没有关系!”沈素卿被谭宸看的脸色一白,愤怒的回了一句,这个男人凭什么对自己冷眼训斥,他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穷当兵的!和沈书意在一起之后,估计连个房子都买不起,沈素卿阴冷的笑着,她已经开始期待着未来某一天将谭宸和沈书意狠狠踩在脚底下的情形。

“小意是我谭家的人,轮不到你来置喙。”谭宸眉头一挑冷声开口,直接霸道的宣誓对沈书意的所有权,尤其是刚刚沈勋已经要将沈书意赶出家门,谭宸更不会认为沈书意和沈家人还有什么关系,谭宸冷厉的目光严肃的看向一旁的沈勋,难道他还想要反悔?

沈书意和一旁看热闹的关煦桡对望一眼,两个人满是无奈的一笑,对于谭宸这种理所当然的态度,沈书意和关煦桡都已经习惯了。

至于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谭家的人,沈书意就更是无语了,她甚至都没有答应和谭宸在一起,而且就算结婚在一起了,那还有离婚的,可是看着谭宸那冷肃的面瘫脸,沈书意绝对不会傻了吧唧的忤逆谭宸,这不是找揍嘛,更何况这种感觉太窝心,让人心生眷恋。

沈书意记得之前和秦炜烜在一起的时候,每一次和沈家人有了矛盾,秦炜烜都只是打着圆场,从不会给沈书意出头,更不可能和沈家闹翻,左右逢源,只是在事后会安慰沈书意,而对比之下,谭宸的态度,不但不会让沈书意感觉到不高兴,反而心里头暖暖的,不管什么时候,不管面对什么人,他都将你放在第一位,都是第一时间维护你,这就够了。

“素卿,不用再说了,让他们走。”沈父无力的摆摆手,冷漠的目光如同看陌生人一般看向沈书意,这个女儿他已经无力管教了,反正她也大学毕业了,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真的出事了落魄了,后悔了,沈父相信以沈素卿的温柔和善良,她也不会置之不理。

这些年,沈父不是不知道沈书意的野心,她一直想要天依服饰,可是沈父却不敢将公司交给沈书意,为了的就是这一层考虑,如果沈书意日后得了公司,那么素卿就没有日子过了,可是如果将天依服饰交给素卿,不管小意日后出了什么事,至少素卿这个姐姐不会让她饿死,至少会有个依靠,有个安身立命的场所。

“哥,搬家的事之后再说,而且我还住在揽月苑。”关煦桡低声的提醒着说风就是雨的谭宸,就算小意要搬出沈家,那也不一定会去揽月苑,更何况,关煦桡温和俊逸的脸上滑过一丝笑意,他现在还住在揽月苑呢,以谭宸哥的小气,关煦桡认为沈书意搬过来揽月苑的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肯定会被扫地出门。

谭宸板着面瘫脸,之前只想着给沈书意搬家,都忘记关煦桡还住在揽月苑,让小意和煦桡同居?谭宸只要这么一想,峻冷的脸庞立刻黑的可以刮下一层锅灰来,冷眼看着关煦桡,“你搬出去。”

见色忘友也要有个度吧?再说这么突然,关煦桡还真不知道自己能搬到什么地方去住,他可不喜欢住宾馆,总感觉不干净,就算新买了样板房,那也需要添置东西,关煦桡挫败的看着一脸认真的谭宸,是不是所有谭家的人都是这样,只要有了爱人,其他人该咋的就咋的靠边站,据说谭宸哥小时候就天天和谭叔闹腾,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

“小意。”知道和谭宸说话是没有用的,关煦桡立刻将目标转向一旁的沈书意身上,比起谭宸的冷酷无情,小意绝对好商量多了。

“不行。”谭宸狠狠的看了一眼关煦桡,原本冷酷的俊脸立刻转为了委屈看向沈书意,这样一个冷酷峻傲的男人,突然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你,要是小意和煦桡日久生情了怎么办?而且小意这么贤惠,每天都会做饭,说不定还会给煦桡洗衣服,内裤都有可能一起洗了,然后和小意贴身的衣服挂在一起晾晒,所以只要这么一想,谭宸恨不能立刻将沈书意给拐回家,至于关煦桡这个弟弟,直接有多远滚多远。

“我一个人也住不了这么大的房子,再说你在部队的时间居多。”沈书意无力的看着可怜巴巴的谭宸,他的冷酷呢,他的面瘫呢,为什么突然就不霸道专制了。

“所以才不行。”一本正经的回答,谭宸就是因为自己在部队的时间居多,所以更加不可能让沈书意和其他男人同处一室,即使这个人是煦桡也是不行的,骨子了的霸道谭宸绝对遗传了谭骥炎这个父亲。

“哥,我只当小意是嫂子。”就差没有对天发誓了,关煦桡头痛的叹息着,他难道看起来这么没有良心吗?再说了,他对小意只是很欣赏而已,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念头,就算有,他也不敢那,嫌命长了吗?

“避嫌。”斩钉截铁的开口,谭宸冷着脸,表情极其的严肃认真,他不是不相信煦桡,当然了,谭宸更相信沈书意会选择自己,只是一想到沈书意和其他男人天天相处,谭宸这个常年没有变化的情绪瞬间如同岩浆一般翻腾汹涌着,

关煦桡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谭宸的脸上太严肃,让关煦桡明白这件事是没的商量了,看来他今天就要开始找房子住了。

“你们闲话家常够了吧,我们可不是过来听你们家长里短的,是不是关队?”一直被忽略的谢鸿酸言酸语的开口,阴柔冰冷的目光满是恨意的盯着沈书意,扯着嘴角阴笑,“沈书意你涉嫌杀害张望,证据确凿,你就等着吃牢房吧!”

这会沈父和沈母,还有沈素卿都认真起来了,虽然他们对沈书意不好,但是突然说沈书意牵扯到了杀人案件里,还是有些奇怪的。

谭宸也不知道张望被杀的案子,他解决了孙大刚的事情之后连夜从北京城飞回了N市,直接就到了沈书意这里,因为两个人睡眠都不足,补了一觉这些人都过来了,所以谭宸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煦桡,怎么回事?”

“事情很简单,在桃州古镇的时候,张望曾经挟持了沈书意和警方对峙,而丢了面子的沈书意在晚上趁机进入了张望的房间,趁其不备将张望给杀了,口供和指纹都指向沈书意这个杀人凶手!”得意洋洋的将案子的大致的说了一下,谢鸿这个五大三粗的粗黑男人这会却扭捏着腰,掐着兰花指,表情阴柔,活脱脱的就像是黑脸张飞穿着裙子装女人,怎么看怎么的别扭。

“我在凌晨三点急着赶回N市是为了阻止沈家记者发布会,并不是畏罪潜逃。”沈书意也有些无奈,她真的是流年不利,谁知道张望就是在这个时间段被杀的,而刚好凌晨三点火急火燎的想要赶回来。

“沈小姐,你这个杀人凶手说的话可没有人会相信,更何况你的指纹可是在窗台上被发现的,三更半夜,你为什么去了张望的房间?”紧掐着指纹这个证据,谢鸿冷声质问着沈书意,脚步上前,气势凶狠,“沈小姐难道是空虚难耐,所以三更半夜找张望来解决生理需……”

谭宸一拳头直接向着谢鸿的脸挥了过去,冷酷的眼神锐利如芒,凌厉的杀气倾泻而出,“想死我成全你!”

之前谭宸没有弄死谢鸿,一方面是因为沈书意的阻止,二来谭宸认为这样的报复更有用,可是既然谢鸿不想活,谭宸冷酷着面瘫脸,满身肃杀的寒气,他不介意送他一程,弄死这样一个人,谭宸绝对不会像孙大刚那么蠢,竟然还留下证据给人查。

“你竟然敢打我……”谭宸这一拳头打的很重,谢鸿直接被一拳头给打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而没有像以前那样冲起来和谭宸拼命,谢鸿竟然一手捂着被打的一脸,一手指着谭宸,尖细着嗓音愤怒的指控着谭宸,“你这是袭警!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竟然敢打我,你怎么敢!”

被谢鸿着糙汉子用太监般的声音和表情给叫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沈书意一脸恳切而认真的看着谭宸,“麻烦下一次动手的时候直接将人给打晕过去!”不要这样荼毒自己的耳朵。

“啊,我想起来了!”沈素卿突然也开口,可是似乎感觉自己想起了什么不该想的事情,沈素卿快速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表情不安的看向沈书意。

“你想起什么来了?隐瞒事实不报,影响公安机关办案这可是包庇罪!”谢鸿快速的开口,抓住这个机会,难道她看到了沈书意杀人行凶的一幕?

关煦桡眉头皱了一下,他自然不认为沈素卿会包庇沈书意,她不落井下石就谢天谢地了,关煦桡温和的开口,面容俊逸而和煦,可是神色里却透露出锐利,“沈大小姐,不知道你想起什么来了?隐瞒不报是犯罪,栽赃陷害也是重罪!”

“关队,你这是恐吓吗?”一直被众人无视的秦炜烜冷冷的开口,言语之中明显是维护沈素卿,在沈家人面前留下好印象,秦炜烜明白沈书意对沈父的重视,所以只要牢牢的掌控着沈家人,秦炜烜不担心沈书意真的会和谭宸在一起,更何况他们才认识几天,小意只是生自己的气,所以才会赌气说要和谭宸在一起,今天只要沈伯父突然装病,挽留一下,小意就不可能搬家出走。

“说,素卿,看到什么你都说出来,我们沈家如果出了杀人犯,我亲自将她送去公安局!”沈勋看着自责愧疚的沈素卿,原本愤怒的情绪因为沈素卿的温柔贤淑而稍微的有些的缓解。

见到众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沈素卿不安的犹豫着,一旁谭宸一看沈素卿这矫揉造作的模样,脸色一沉,冷怒的开口,“说!”

被吓了一跳,沈素卿愤怒的看着谭宸,可是想到即将要倒大霉的沈书意,低着头,怯怯的开口,“那天晚上炜烜哥喝多了,我想去找小意让她过来照顾炜烜哥,可是用炜烜哥的房卡打开房门之后,小意不在房里,这个时间正是张望被杀的时间。”

沈书意当时的确不在房间里,她潜到了张望的房间里将那张欠条给偷了出来,之后回到房间里刚好沈素卿在房间里,沈书意只能趴在窗户外等了几分钟,等到沈素卿离开了这才回了房间,又等了一下去找的沈素卿,这才知道沈家要召开新闻发布会,所以沈书意这才连夜要赶回N市。

“我当时的确是去了张望的房间,不过是为了拿一张欠条。”没有办法隐瞒,沈书意坦白的开口,神色淡然,“当时张望在古镇上挟持了我,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我答应给张望五十万作为条件,所以当天晚上张望也入住到了宾馆里,我给张望写了一张欠条,但是事后我又有些的不甘心,所以又趁着张望睡着了从窗户外爬了过去将欠条给偷了回来。”

“说不定是你和张望在争执过程中将张望给杀了。”如同找到了多么有利的证据,谢鸿也不等人扶了,自己快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阴沉的目光盯着沈书意,“你说你没有杀人,你有证据吗?”

“案发现场有打斗的迹象吗?我偷了欠条的时候张望还在睡着。”沈书意事先看了了案发现场勘察的照片,张望是在睡梦里被人直接扭断脖子杀死的,自然不存在谢鸿说的争执,然后趁机杀人,沈书意转过身看向沈素卿,“我还没有谢谢你特意通知我沈家要召开记者发布会。”

秦炜烜眉头一皱,冷眼看着脸色变化的沈素卿,那天晚上他是喝醉了一点,而且素卿在照顾自己,所以秦炜烜也就闭着眼睡觉了,可是他也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还是赶回N市了,素卿这样做根本就是为了故意破坏自己和小意之间的关系。

被秦炜烜这么尖锐的眼神看的心里头发慌,沈素卿狠狠的瞪了一眼笑容平静的沈书意,她一定是故意的!故意的想要挑唆自己和炜烜哥之间的感情!

“炜烜哥,我……”沈素卿有些惧怕的看着秦炜烜,苍白着脸,泫然欲泣着,“我不是故意说的,可是我们这样瞒着小意,我心里也难受,但是不说我怕小意知道之后肯定和爸妈吵,说了,又担心小意赶回来坏了爸妈的打算,所以我一直犹豫着,到了凌晨三点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告诉小意了。”

“素卿,这不是你的错,她有这样的姐姐为了她考虑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沈勋一看沈素卿这样左右为难的样子,立刻心疼的跟什么似的,快速的拍了拍沈素卿的肩膀安慰着她,冷眼看了一眼沈书意,如果她有素卿的一半,就不会和杀人案件扯上关系了!

比起装柔软会做戏,沈书意真的是自愧不如,看着沈父这样护着沈素卿,沈书意自嘲的笑了笑,见不到沈素卿受一点委屈,可是自己被扯上了杀人案里,却连句安抚的话也没有,正想着,突然手上一暖,谭宸的手却紧紧的握住了沈书意的手,牢牢的攥在掌心里,谭宸虽然还是面无表情着面瘫脸,但是却等于告诉沈书意不管如何,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她还有他!

秦炜烜阴冷的盯着谭宸握着沈书意的手,阴霾的光芒在眼底闪烁着,可是秦炜烜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自己真的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小意肯定会帮谭宸,所以秦炜烜将这口恶气给忍了下来,避其锋芒只是暂时的退让,他一定不会放过敢和自己抢女人的谭宸!

“那欠条还在吗?”关煦桡低声的询问着,如果欠条还在,那么至少也算是一个证据,欠条上也有张望的指纹,可是沈书意摇了摇头,关煦桡脸色也沉了一下,也对,张望被杀是前天才发现的,欠条小意拿回来之后肯定就会销毁了。

“关队长,该问的也都问了吧,既然如此,我们还是杀人凶手沈书意铐起来带回局里,还是说关队长想要徇私枉法!”谢鸿已经懒得在这里继续问过来问过去了,他只知道张望被杀这个案子,沈书意是在劫难逃,所以他承受的一切,谢鸿阴冷的笑了起来,他会十倍百倍的让沈书意还回来!

谭宸冷着脸,握着沈书意的手微微用力的收紧了几分,随后又松开了一些,大拇指轻轻的摩挲着沈书意的手背,不管这件案子沈书意有多么大的嫌疑,谭宸是绝对不可能让沈书意被抓起来的,公安局那样的地方,即使煦桡在,但是他们的根底都太浅,如今的N市还是周家的天下,谭宸怎么可能放任沈书意陷入这样未知的危险里。

“哥,你放心,我不会让小意出事的。”关煦桡也很是无奈,就目前的证据而言,沈书意杀人的证据确凿,关煦桡即使想要给沈书意洗清楚罪名,却也需要时间去调查案子,尤其是张望的人际关系太过于复杂。

“我没事。”沈书意也笑了起来,感觉到谭宸握着自己手的力度,不由的柔软了眼神,目光柔和的看着板着脸的谭宸,反握住了他透着暖意的大手,“放心,我保证自己不会受伤也不会出事的。”

“不行!”依旧是冰冷的声音,谭宸再次开口,面瘫着一张峻脸,不管有没有事,他都不会放任她陷入这样危险的环境里。

“谭连长,你只是知法犯法?难道你和沈书意是共犯,害怕她进了局里将你这个嫌疑人给招供出来,也对,张望可是被人给扭断了脖子,沈书意还没有这个能力,说不定张望就是被你们合伙给杀了。”谢鸿一说话脸颊还有些的痛,他还愁着找不到机会报复,没有想到谭宸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沈书意和关煦桡对望一眼,对于谭宸的固执他们是了解的,但是现在不是固执的时候,如果不想依靠家里的力量来解决这件事,只能自己去查清楚张望被杀的真相,而沈书意也只能按照规定被公安局羁押,直到她可以洗清楚自己的罪名,或者关煦桡找到真正的凶手。

“不行!”声音严厉了不少,谭宸冷冷的看了一眼还想要开口劝说自己的关煦桡,如果是其他事还可以商量,但是当着谭宸的面要将沈书意给抓起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冰冷如芒的目光阴冷的扫过在场所有的警察,谭宸冷酷着一张面瘫脸,他不介意和这些人动手的。

关煦桡一看谭宸这态度就知道这事僵了,谭宸哥是绝对不会让人将小意带走的,或许是之前小意为了帮孙大刚结果在北郊的山林里就被谢鸿给打了,如今看着谭宸的阴冷的脸色,关煦桡明白谭宸是不会讲究什么方式方法,也不会考虑什么布局谋略,谭宸哥是直来直往的性子,他要护下小意就肯定会护下,天王老子来了估计都没有办法将人给带走,谭宸哥真的火起来,在场这些人只怕都要遭殃。

当年谭叔为了瞳阿姨冲冠一怒为红颜,其实这一点上谭宸哥更像,关煦桡都担心自己如果说多了,谭宸连他都要迁怒。

沈书意还想要开口说什么,谭宸幽深的黑眸快速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冰冷的峻脸上即使没有什么表情,沈书意也明白了谭宸的意思,这件事他是绝对不会妥协的,即使会因为他的固执而将事情闹的一发不可收拾,但是对谭宸而言保护沈书意是首要的,即使之后会有更多的麻烦他也在所不惜。

一瞬间,沈书意有满腹的话想要劝说谭宸,可是看着他刚毅冷峻的脸庞,到口的话却也咽了回去,沈书意明白这是谭宸的底线,而且这个底线还是为了自己,她要是再开口就太糟蹋谭宸的好意了,既然关煦桡都没有再开口说什么,沈书意明白即使事情闹僵了闹绷了,有些棘手了,但是也不是大事,所以沈书意对着谭宸感激的笑了笑。

“那我就厚脸皮的享受你的保护了。”毕竟沈书意也不是傻子,真的被抓到公安局里去了,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意外都有可能发生的,更何况这是谭宸的心意。

谭宸原本还在想着如何说服沈书意,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样接受了,谭宸稍微愣了一下,板着的峻脸上快速的滑过一丝柔软,轻轻的握紧了沈书意的手,她的依赖让谭宸无比的喜悦。

“关队长,现在到了你大义灭亲的时候了!”谢鸿恨不能谭宸再闹一下,这样他就有了借口抓人,等到了局里,谢鸿就不相信沈书意和谭宸还能这样的嚣张。

秦炜烜不屑的冷哼一声,对于谭宸的胡闹很是不屑,这个男人除了莽撞之外还有什么可取之处,目前的局势明显不能硬着来,可是谭宸却不管不顾的只会逞英雄,到时候只怕会儿死的很惨。

沈勋也愣了一下,目光复杂的看着谭宸,之前沈父是很厌恶谭宸的,只感觉是他带坏了沈书意,否则沈书意和秦炜烜之间十年的感情怎么就因为才认识几天的谭宸就断了,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谭宸却如此固执的而坚定的要保护沈书意,虽然在沈勋看来的确有些意气用事,但是这种傲气和风骨却附和沈父心目中的男人形象。

“煦桡,你让开。”谭宸冷眼看着酸言酸语的谢鸿,他倒要看看有他在这里,整个N市谁敢将小意从自己身边带走!

气氛瞬间就显得紧绷起来,有种剑拔弩张的危险,几个警察脸色有点难看,之前谢鸿被谭宸给打的住院,手脚断了也就算了,据说那里还被踢伤了,从此之后就太监了,他们一开始还有点不相信,可是看谢鸿如今这娘娘腔的样子,却也不得不相信了,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和谭宸正面冲突。

沈书意和谭宸如果都被抓到公安局里去了,沈素卿只要一想就感觉太爽了,就让他们在监狱里做一对苦命鸳鸯!比起炜烜哥的精明世故,谭宸根本就是个只只知道打架的蛮横二愣子!和固执的沈书意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就在这时,沈书意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还是之前那个发了短信的陌生号码,沈书意犹豫了一下,心里头有种猜测,拿着手机走到角落了接起了电话,“莫念?”之前那个不用担心的短信,让沈书意就怀疑这是莫念的手机号码。

“是我。”或许也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猜到了是自己,莫念稍微沉默了一下才开口继续道,声音带着一贯喉部受伤的嘶哑,“张望的事情我已经解决了,不用担心。”

“你找了人去公安局了?”沈书意一听莫念这么说立刻就明白了,杀害张望的凶手不可能这么快就被抓到,那么莫念想要解决这件事,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找人去公安局自首,这样自己的嫌疑自然就洗清了。

“嗯。”简短的一个字,莫念没有再说话了,或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电话里就这么沉默着,沈书意没有开口,莫念也没有挂断手机。

他果真找了人去自首,即使这个人并不是伤害张望的凶手,而因此得罪了谢鸿,甚至可能得罪了周子安,这个顶罪的人只怕会被重判,在监狱里的日子肯定也不好过。

“谢谢。”许久之后,沈书意语调带着几分沉重的道谢,她并不是黑白分明的人,即使心里头有些的愧疚,但是沈书意还是接受了莫念的好意。

“不用,再见。”既然沈书意接受了,莫念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而差不多同一时间,关煦桡和谢鸿的手机都响了起来,而随着两人接起电话,关煦桡的脸色缓和下来,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而谢鸿则是阴冷的绷着脸,这个时候竟然有人来公安局里自首说自己才是杀死张望的凶手,即使明知道这是顶罪,可是如此一来沈书意却逃过一劫了,谢鸿脸色自然阴冷的难看!

“既然已经有凶手自首了,那今天就多有打扰了。”关煦桡温和一笑的开口,他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主动自首,不管是真的凶手还是出于其他目的,至少算是给小意洗清楚了罪名,让关煦桡有时间去抓捕真凶。

谢鸿虽然不甘心,但是却也无可奈何,更何况他是有点惧怕谭宸的,这种害怕已经渗透到了骨子里,所以谢鸿只能冷哼一声,带着手下愤怒的转身离开,他倒要看看这个自首的凶手是怎么杀了张望的!敢和谢家作对,简直是不知死活!

“哥,小意,我还要上班,那我也先走了。”关煦桡随后和沈书意、谭宸道别着,对于沈家众人和秦炜烜,关煦桡只是淡淡的一个颔首,带着一种疏离。

“小意,你真的要搬去和谭宸同居?”沈素卿不甘心的看着平安无恙,逃过一劫的沈书意,又将她要搬出去和谭宸住的事情拿出来挑唆。

“是,所以麻烦你们先出去,我收拾好了就会离开的。”沈书意目光漠然的从沈父的脸上掠过,转身向着厨房走了过去,面条这会估计都冷了,吃过饭再整理行李吧,既然注定有一天会离开,早一天和迟一点有没有任何的区别了。

“出去!”沈书意对沈家人冷漠了,谭宸就更是变本加厉了,冷着声音毫不客气的赶人,这些人真的不配当她的家人!

“你!”沈勋气的再次铁青了脸,对于反客为主的谭宸,他还那么一脸理所当然的赶人,沈勋粗喘的呼吸着,拍了拍胸口,“今天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愤怒的丢下一句话,沈勋甩开要搀扶的沈素卿,一个人快速的向着门口走了过去,脸色格外的难看而愤怒,那一丝伤心和难受都被愤怒的情绪所掩埋,不要说沈书意没有发现,就连沈父自己都没有发现。

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沈素卿自然很高兴,挽着沈母的手臂,看了一眼犹豫不决的秦炜烜,柔柔的开口,“炜烜哥,我们先出去吧,让小意冷静一下。”

“嗯。”秦炜烜也是知道看情况的人,这个时候沈书意也在气头上,秦炜烜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沈书意都不会听从的,可是看着谭宸,秦炜烜故意放慢了脚步,等沈素卿和沈母出了大门,这才压低了声音,冷酷的挑衅着。“你以为你真的赢得小意的欢心了?谭宸,我告诉你,你根本什么都不是!小意只是在和我赌气而已,至于你,在外面和其他女人暧昧不清,就不要想脚踏两只船,我和小意可是认识了快十年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是你根本没有办法体会的!小意这一生里最好的时光都是我陪伴着她渡过的,你算个什么东西!”

“在我发火之前,滚!”谭宸眼神一凛,寒气四射,和沈书意认识太晚,这是谭宸最痛恨却又无奈的事实,而秦炜烜竟然敢用这个来挑起话题,谭宸冰冷的黑眸阴霾的看向大言不惭的秦炜烜,开始考虑真的干掉这个男人沈书意会有多生气,自己要怎么样才能将人给哄好。

或许是谭宸的眼神太阴狠,透露着毫不掩饰的杀机,秦炜烜一怔,快速的后退了两步,而这样害怕示弱的动作,让秦炜烜脸色倏地一下扭曲起来,他竟然这么害怕谭宸?

这样的认知之下,秦炜烜几乎想要暴怒而起,但是谭宸的神色太过于可怕,张狂到极点,带着睥睨天下苍生的冷血无情。

终究还是不敢和谭宸正面冲突,或许谢鸿的例子在前面摆着,秦炜烜冷哼了一声,快速的转身向着门口大步的走了裹裙,他给自己等着!总有一天自己会让谭宸在自己脚底下求饶!

“吃面了。”沈书意从厨房里端出两碗热腾腾的面条,看了一眼冷着脸的谭宸,悠然一笑,“你不饿吗?”

阴冷的脸色在瞬间柔软下来,谭宸快速的走了过来接过沈书意手里的汤碗,板着脸开口,“吃过早饭搬家。”

“知道了。”他对搬家到底有多么的执着着!沈书意无奈的瞪了一眼谭宸,低头吃了起来,若是么有遇到谭宸,今天如果是搬家,即使已经买好了房子,沈书意心里头多少会有些的难受,毕竟这里是她住了这么久的地方,即使在沈家她甚至像个过客。

可是被谭宸这么一搅合,沈书意感觉自己倒没有心思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低头吃起来迟来的早餐,而一旁谭宸也大口吃了起来,忽然沉声开口,“支票要写多少?”

搬家是必须的,抚养费也是要给的,这样也算是断了她和沈家人之间的关系,既然她舍不得,那么这事就让自己来!对于谭宸而言,钱自然是给的越多越好,这代表沈书意的重要,虽然她并不能用钱来衡量。

“你还真的要给钱?”笑了起来,沈书意无奈的看着谭宸,他难道就不能风趣一点吗?怎么还把这事当真了。

给钱是肯定的!谭宸冷着眼神看了一眼沈书意,板着面瘫脸低头继续吃面,为什么每次在自己感觉她很聪明的时候,她却偏偏给自己犯傻,不给钱,日后沈家人如果纠缠不休不怎么办?

谭宸甚至决定给钱的时候让沈父写一个声明,断绝和沈书意的关系,以后沈家是死是活都和沈书意没有关系,这么一来,谭宸就可以暗中狠狠的打压沈家,让他们在自己没有出现的这些年里欺负小意!

“不准给,为什么要给钱?天依服饰我都不要了,这都便宜沈素卿了,你钱多了自己留着,不行给我也行,一毛钱都不准浪费!”沈书一被谭宸那一眼看的彻底无语,他还嫌自己笨,他才是真正的败家,面子什么的都不重要,钱最重要,而且以谭宸败家的程度,沈书意都怀疑他能开出几千万的支票来,这样太便宜沈素卿了,所以沈书意决定净身出户!

“谭宸,你敢给我和你没完!”可惜沈书意话说的狠绝,谭宸连头都没有抬一下,闷的厉害,让沈书意不满的在桌子下踢了谭宸一脚,恶狠狠的瞪着眼,“你敢给沈素卿钱,就等于资助我的敌人来打击我!”

“不给钱。”仔细一琢磨,的确是这个道理,谭宸终于开了金口,不给钱不知道沈勋愿不愿意写个断绝父女关系的声明,实在不行还是武力解决吧,方便简单。

看谭宸的确是不准备给钱了,沈书意这才满意的继续吃面条,“对了,刚刚电话是莫念打过来的,去公安局自首的人也是他的人。”这个人情算是欠大了,要怎么还给莫念呢。

莫念?煦桡说的那个情敌!谭宸冷着面瘫脸,竟然还知道让人来顶罪,可惜谭宸知道张望被杀的案子太迟了,抬起头,板着面瘫脸,谭宸冰冷的低沉嗓音里愣是充斥着无比的嫌弃和不满,“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那你呢?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也是无事献殷勤!?”沈书意笑着开口,牙尖嘴利的笑着反问着谭宸,刚刚如果不是莫念找人自首顶罪,沈书意可以肯定谭宸肯定要和谢鸿起冲突,然后她和谭宸真的成了通缉犯去亡命天涯了。

“我们是恋人!莫念是陌生人!”所以根本是不同的概念!谭宸冷哼一声,理所当然的开口,才赶走了一个秦炜烜,竟然又来了一个!

我根本还没有答应好不好!沈书意挫败的看着态度坚决的谭宸,而似乎察觉到沈书意要说什么,谭宸眼神危险的眯了起来,慑人的目光从瞳孔之中迸发而出,让沈书意压力倍增,这根本就是依仗着自己强大的气势来欺负人。

之前他还和自己装可怜,现在就原形毕露了?沈书意低头继续吃面,不和谭宸争论,反正不管怎么争都是输,他装可怜,自己舍不得,他真的狠起来,沈书意还有点怕怕的,所以自己算是被这个面瘫脸给吃的死死的!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