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准备搬家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6    作者:吕颜

沈书意虽然困倦的厉害,但是看着直接就躺在身边睡着的谭宸,纵然是三天三夜没有睡,这会沈书意也睡不着了。
眼睛酸涩的难受,睡眠不足,头也昏沉沉的不舒服,看着呼吸均匀的谭宸,沈书意都很想将人给拉起来狠狠的晃几下,让他睡的这么沉!

可是看得出谭宸这一张峻脸上的疲惫之色,孙大刚的事情说麻烦其实也不是多麻烦的事情,虽然孙大刚杀了人,证据确凿,但是真的要掩盖这么一件事其实真的很简单,可是沈书意明白这件事真正棘手的地方确实看不见的权力的角逐和争斗。

谭宸亲自回北京就是为了解决这事,他势必也有敌人,而孙大刚杀人这件事就是最有利的证据,谭宸想要化解只怕花了不少的力气,否则怎么会累成这样,沈书意虽然气鼓鼓着脸,恨不能将人给吵醒,但是心里头终究还是舍不得。

等了一会,谭宸完全睡熟了,沈书意这才将腰上的手臂给小心的挪开,一想到谭宸那女朋友说的就是自己,沈书意发现自己耐性是真的好,否则她早就一口心头血吐出来了,他那思维,那思考方式,根本就不是正常人拥有的。

也懒得去楼下睡沙发,沈书意从柜子里抱出了一床被子铺在地毯上,一半当垫被,一半盖在身上,闭着眼这才重新睡下了。

沈家大宅这边还能安静,所以即使睡到了九点多也没有什么嘈杂的声音,沈书意起来看了一眼还在床上睡觉的谭宸,安静里,蓦然的感觉到一种暖意,不再是一个人了,这样的感觉来的太快,沈书意一直认为感情是需要日久生情的,她这样的性格,再加上在龙组那些年的训练,都快成职业病了,对人总是保持着本能的戒备和疏离。

太理智就不容易投入感情,可是如今看着睡着的谭宸,阳光透露窗帘照射进房间,淡淡的光线里,谭宸的脸俊美如画,英俊的五官,修长的身材,沈书意突然就发现原来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就不需要日久生情的感情,或许只是人海中的那一眼,自己便沦陷了。

动作轻缓的下了楼,并没有惊醒睡着的谭宸,如果不是百分百的信任,普通人都不可能在陌生的地方睡着,更不用说谭宸这样受过训练的人,沈书意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不过一想到谭宸那面瘫脸和那诡异的思考方式,沈书意又有几分咬牙切齿了。

估计谭宸一会也要醒了,沈书意不打算煮稀饭太浪费时间,从冰箱里拿出了青椒,准备弄一个青椒肉丝,搭配面条来吃,再煎两个荷包蛋,虽然早餐简陋了一点,不过普通人家过日子差不多都是这样。

谭宸醒来时已经快十点了,原本的疲惫一扫而空,一想到之前关煦桡发给自己的短信,上面就写了四个字:情敌出现。当时谭宸脸色就彻底黑了下来,如果是秦炜烜的话,煦桡至多只会说旧情复燃,而情敌两个字,让谭宸感觉火大的厉害。

原本将孙大刚送回北京,虽然他是杀了人,但是却也是在情理之中,可惜那些老头子就为了这点破事啰啰嗦嗦,推三阻四,而谭宸的怒火一点一点的被点燃,丢下狠话,事情不解决,谁也不准离开,解决了事情再说!

说实话谭宸的权力在这些军方和政界的大佬面前的确算是轻微的,他目前的军衔也只是上校,在座的级别最低的军衔可是中将。可是不得不说【绝杀】这个军方的尖刀利刃的确太重要,即使只有五百人,但是这五百人却都是国家花费了上百万培养出来的。

为了孙大刚杀的那几个违法乱纪的小人物,直接毁了军方上百万培养出来的优秀人才太不值当,更何况也是事出有因,惩罚是必须的,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但是关键是如何卡这个度,而有些别有用心的自然就死死的卡主孙大刚杀人的罪行,一定要严惩不贷,否则日后【绝杀】的人岂不是都敢违法乱纪,无法无天了。

政客们的角逐真的可以用懒婆娘的裹脚布来形容,又臭又长,你说一句,他辩驳一句,翻来覆去的说,反正就是没个结果,谭宸将会议室的门砰的一声给关了,冷着声音,寒着面瘫脸,“有结果了再离开!”

“谭家小子太狂妄了!”谭宸这话一出,立刻有反对的人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冷眼看着站在门口的谭宸,冷冷一笑,不过是空有一身本事,转而看向一旁的谭景御,“谭中将都不管管自己这个侄子?”

孙大刚这件事因为牵扯到谭宸,所以谭骥炎、容温都避嫌了,不过谭景御倒是参加了,毕竟他如今在军区可是说一不二的人物,至于童啸,这样的小事情根本不可能劳烦他来过问,只是权力再大,既然出事了,还是要圆圆满满的解决,否则以后谁家出事了都靠手里的权力,那就真的乱套了。

“您老这话说错了,不要说我只是他小叔,我就算是他亲爹,谭宸这混小子狠起来那也是六亲不认的,我二哥那颗牙齿可是实打实的被一拳头给打掉了。”依旧是吊儿郎当的兵痞子模样,谭景御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挑着眉梢邪邪的笑着,

要不是看【绝杀】如今的力量太强大,这些老东西不是想要揽权,就是想要将自己的人给安插进去,否则哪有这么多的破事,真是浪费口水,还不如回家抱小放放来的舒服。

不过看着谭宸黑着脸的面瘫模样,谭景御要不是怕把这些老家伙给气的脑出血,他还真的想要拍手叫好,早该耍狠的了,否则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将事情给解决掉。

“算了,谭宸就这性子。”打着圆场,一个人哈哈的笑着,当初谭骥炎被打掉一个牙齿,他们可都是知道的,说实话,他们还真的有点怕谭宸这个混小子,谭骥炎再狠,那也是讲究方式方法的,大家至多是斗智斗勇,杀人于无形之中。

可是谭宸就不同了,板着面瘫脸,冷着眼神,满身的杀气,真把他给惹火了,他们这把老骨头可经不住他的一拳头,真要是被这个混小子给气死了,除了去阴曹地府报道找阎王爷喊冤,他们还真的没有什么办法。

谭家可都是护短的,出事了,谭宸平安无恙,而他们死就白死了。尤其是这些年谭家虽然低调了,但是谭家的势力那真的是根深蒂固,只是面子上需要圆圆满满的解决这事,否则也不会有今天的讨论会。

“谭宸能力的确强,但是管理手下这些兵倒不能只靠拳头说话,这些刺头有时候还得来软的,俗话说的好,水能克刚,管理这些刺头还是要方式方法的。”

“不错,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绝杀】的战斗能力要抓上来,但是管理也要抓上来,否则日后孙大刚这样的事情会层出不穷。”

“不过人选倒需要安排好,毕竟那些刺头可不是好相处的。”

“是的,我也想了想,我推荐……”

谭景御玩味的笑着,抬头瞄了一眼依旧冷着脸站在门口的谭宸,今天这火气怎么这么大,之前这些老东西喋喋不休的时候,谭宸都是冷着脸,根本不在乎,难道是因为刚刚的短信?啧啧,能让谭宸要发火,谭景御都好奇了这到底是谁发的短信,难道沈家姑娘明确的拒绝了谭宸的追求?

当众人说了半个多小时,孙大刚的事情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过为了杜绝以后这类事件的发生,所以需要安插三个人进【绝杀】美其名曰是辅助谭宸管理,谭宸依旧是【绝杀】的一把手。

“可以。”冷着声音,寒着眼神,谭宸半点没有拒绝,冷着声音就答应下来了,态度太过于明确,让原本还准备讨价还价,继续说服谭宸再开几个小时会议的一群人刷的一下当机了,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他们没有听错吧?真的就答应了?

谭景御笑容一敛,怀疑的看向谭宸,可惜眼前这一张年轻的脸,虽然和谭骥炎有七分的相似,但是面无表情着的板着,即使谭景御也看不出谭宸到底有什么打算。

“我手里每年有十个死亡名额,凌浩然手里有五个。”就在众人的目光都看向谭宸时,他再次开口,冰冷的声音很是冷酷而漠然,隐隐的透露着杀气。

被无辜牵扯进来的凌浩然老爹眉头直皱,难怪浩然和谭宸这小子不对盘,连谭骥炎都要让着这小子,如今看谭宸这面瘫脸,凌老爹无比敬佩的看向谭景御,谭家能养出这样的儿子来,果真非同一般。

过奖、过奖,连我二哥都退让三分,其实谭宸才是谭家最厉害的角色,谭景御当年再混蛋那也是有分寸的,只是胡闹了一些,谭骥炎这个二哥就更不用说了,运筹帷幄之中,绝杀千里之外,而谭家老大谭战那更是老实的性子。

可是到了谭宸他们这小一辈里,谭景御都是自叹不如的,谭宸性子冷性格直,说一不二,看不顺眼的直接动手咔嚓掉,除了对小瞳和糖果会无比的忍让和包容,其他人,一律无视!

要是其他人这样的性子,估计早八百年就被人给弄死了,可是谭宸不同,他张狂有张狂的本事,谭家就是他的后盾,所以整个北京城里上上下下的人就没有一个敢招惹谭宸的,真担心被他一拳头给打死了那就真的白死了。

一众人的笑容都僵硬在了脸上,表情扭曲着,如果是其他人说这话,他们还能哈哈一笑,说一句,玩笑了。可是这话是谭宸说的,再看着那面瘫脸,谁也不敢说这是玩笑话,他们想送到【绝杀】里的人都是自己的亲信,要真的这么死了,那还不得哭死,得不偿失啊。

所以刚刚讨论了半个多小时的建议就因为谭宸这一句死亡指标直接胎死腹中了,所以一群人又开始叽里呱啦的说了起来,谭宸也没有开口,就这么黑着脸站在门口,到后来有人提议先吃饭,回家好好考虑,等休息好了再讨论,可是谭宸直接当起了门神,吃饭可以,让外面送进来,想回家休息,将孙大刚这事拖着,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要是没有遇到沈书意之前,谭宸倒也无所谓了,反正这事有小叔还有凌浩然的父亲在这里坐镇,谭宸只需要知道一个结果就行了,可是现在不同了,一想到N市还有情敌出现了,而沈书意根本不接自己电话,谭宸攥紧的拳头又松开了,这些人可真的不耐打,出人命就更加不能离开了。

终于所有人都知道谭宸是来真的,安插人进【绝杀】是不可能的,死了那就真的亏死了,谭宸这面瘫绝对是说到做到,可是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他们又不安心,最后为了能回家,不被谭宸这个面瘫脸给气死。

孙大刚抹去过去,重新弄一个新的身份,过去的孙大刚在文件上是被枪毙了,一切功勋都没有了,如今孙大刚用新的身份效忠军方,不能退伍,即使立功也没有实质的奖励,而且一旦出事,身为孙大刚的担保人,谭宸和凌浩然都会被处分。

而为了送走瘟神谭宸,军方甚至直接调用了军用直升机,管什么公车私用问题,而且这也不是公车,这是直升机,所以谭宸终于在早上六点钟到了N市。

闻到楼下厨房里传来的菜香味,谭宸原本冷峻的脸庞表情柔软下来,转过身去房间里的浴室洗漱去了,沈书意在楼下忙碌着,手机响了起来,沈书意看了一眼,是一条短信,陌生的号码,短信写的也很简单,就只有一句话,:不用担心。

而沈家大宅这边,当关煦桡带着两个警察,而随行的还有拖着残弱身体的谢鸿一起到了沈家大宅,为的就是张望被杀的案子。

现场指纹比对结果已经出来了,正是沈书意的指纹,再加上宾馆服务员的口供,沈书意刚好是在张望被杀的时间段里急匆匆的离开了宾馆回N市,所以于公而言,关煦桡是必须走这一趟的。

“关队可不要包庇罪犯那!”阴冷着声音,手和脚的伤虽然还没有完全好,但是也没有什么大碍了,而被谭宸那一脚给踩坏了命根子,虽然还需要打点滴,但是想要痊愈是不可能的了,按理说这样的伤也该在医院住上十天半个月的。

可是谢鸿整个人却变了一般,以前谢鸿在武警大队那是,嚣张跋扈,看谁不顺眼就能将人给狠揍一顿,可是如今从医院出来,人倒是瘦了不少,那股悍匪狠戾的气息倒是消失了不少,整个人反而显得有点阴,还是那粗壮的身体,可是谢鸿今天却穿了一件白色蓝底花的衬衫,说话的声音音调不由自主的拔尖了几分,阴冷的笑着,勾着嘴角,扭曲着眼神,怎么看都感觉怪异。

谢老昨晚上回去之后又打听了,沈书意是真的没有什么身份背景,就一个沈家,而沈家这些年韬光养晦,虽然在服装界还有一席之地,可是在整个N市的商界根本不足为据了,这样的家世背景,谢老根本不看在眼里。

谭宸这个小连长的背景就更加简单了,根本没有什么看头,只不过谭宸单兵素质过硬,在部队里表现极好,听说N市军区这边有个少爷连,里面都是纨绔少爷们,而这些人刚好是让谭宸来管的,估计也就是这一点作用,所以部队不愿意将谭宸给交出来,毕竟谢老的权力再大那也是仰仗J省谢家,部队真的狠硬了态度,谢老也没有办法。

而至于突然出现的莫念,谢老打听了一晚上,谢老在N市也有不少的关系,三教九流的人也都认识,可是却愣是没有人知道莫念的身份,完全打听不出来,谢老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报复,该怎么报复,结果就得到消息,这消息还是佟海峰透露给谢老的,沈书意涉嫌到一宗杀人案件。

既然不能暗着来,那么明着来总行了吧,而原本该住院的谢鸿也得到了这个消息,竟然直接和佟海峰打了招呼,这个案子他也要负责,虽然谢鸿是武警大队的,但也是公安系统这边,再加上周家和沈书意、谭宸不对盘,所以谢鸿也就跟着关煦曜一起负责沈书意这个案子,也算是互相牵制,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也是谢鸿和谢家的错,和周子安、佟海峰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这是准备坐山观虎斗。

“谢队长放心,既然我负责整个案子,自然会将案子给查的水落石出,不会冤枉好人,自然也不会放过坏人。”关煦桡朗然一笑的回答,看了一眼有点掐兰花指的谢鸿,饶是关煦桡这辈子冷静自若,这会突然感觉五雷轰顶一般。

要是一个伪娘的小男人也就算了,可是谢鸿这么五大三粗的样子,尖细着嗓音说话也就当他是太愤怒了,所以声音变调了,可是掐着兰花指?关煦桡直接风中凌乱了。

察觉到关煦桡的眼神,谢鸿一怔,快速的将手攥紧成了拳头,冷眼瞪了一眼关煦桡,没有多少横气,倒是翻着白眼瞪人,关煦桡后背一阵发毛,脚步不由加快了几分,这只不过是几天的时间而已,谢鸿怎么从当初那个嚣张跋扈的大队长变成这样的娘娘腔。

“不知道各位警官过来是因为什么事?”沈勋示意佣人倒茶过来,疑惑的看了看关煦桡和谢鸿,沈家差不多是半隐世的状态,所以突然佣人回报说警察上门了,沈勋放下了毛笔,心里头咯噔一下,沈家会惹事的人只有一个。

“关队长,谢大队长,不知道什么风把你们给吹来了?”之前腰上被刺了一刀,这几天休养,也算是好了不少,秦炜烜快速的走了过来,笑着和关煦桡寒暄着,难道是小意出了什么事?

“秦总不必客气,今天我们是来抓杀人犯的!”谢鸿定定的看了一眼秦炜烜,语调不善,冷哼一声,声音还是有点的尖,“快点吧,沈书意在什么地方?我们要将杀人犯追捕归案。”

“杀人犯?”沈父猛然的站起身来,在震惊之后就是勃然的怒火,再看关煦桡和他身后的警察,沈父铁青着脸,愤怒的咆哮着,“立刻去将沈书意给我叫过来!”

一般人如果知道警察上门来抓自己的女儿,第一反应应该是询问警方是不是弄错了,自己的女儿怎么可能是杀人犯!可是看着沈父这么愤怒咆哮的样子,似乎已经认定了沈书意做了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再看着一旁沈母虽然有点震惊,但是依旧稳坐在沙发上,态度高傲而冷漠,完全是无视沈书意的死活。

至于沈素卿这个姐姐,关煦桡眼神一冷,自然没有忽略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得意和喜悦之色,这样的沈家,关煦桡想起沈书意的独立,她也只是刚刚才大学毕业而已,沈家对她的忽视真的让人震惊。

“不用了,我们直接过去抓人,谁知道你们会不会给杀人犯通风报信让她先逃走了呢?”尖细着声音反问着,谢鸿嘴角得意的上扬,扭了一下至少有二尺八的熊腰,阴冷一笑,对着身后的手下一挥手,“跟着我去抓人。”

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这么细着声音,女性化的说话,关煦桡表情再次有点纠结,胳膊上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一旁秦炜烜估计也是被雷到了,抖了一下,因为谢鸿这个一米七八的男人在经过秦炜烜身边时,竟然故意的蹭了一下他的胳膊。

沈书意刚将一碟子青椒肉丝摆到了餐桌上,一旁的小碟子里还有三个荷包蛋,面条还在锅里,结果就听见外面的嘈杂脚步声,对了,都因为谭宸突然出现,害的自己都忘了现在身上还被背着杀人案。

“沈书意!”站在小楼的门口前,看到走出来的沈书意,谢鸿眼睛里迸发出浓烈的恨意,尖细的声音格格的笑了起来,她也有落到自己手里的一天!

这声音细的沈书意浑身一个颤抖,后背上汗毛咻的一下都竖了起来,这辈子沈书意还第一次这么囧,傻愣愣的张大嘴巴看着扭着老腰,掐着兰花指小跑过来的谢鸿,还是那一张脸,可是却完全变了样。

沈书意即使看到谢鸿抓了个手榴弹跑过来也不会这么吃惊,可是他这样子?沈书意僵硬的回头看了一眼二楼上面,谭宸果真是杀人不见血的狠!一脚下去都能直接改变人性别!

“你这个杀人犯也有今天那!”谢鸿得意的笑着,挑着眼角,斜着眼睛看着沈书意,慢悠悠的垮进了屋子,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这会他倒也不急着报仇了,报仇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

“谢大队长,这件案子还在调查之中,我们来也只是找小意例行公事的询问口供,你这么武断会影响判案的。”关煦桡同情的看了一眼同样被雷的里嫩外焦的沈书意,估计这会她也没有胃口吃早饭了。

“你是怎么回事?怎么牵扯到杀人案件里去了,我平日里怎么和你说的,让你好素卿学学,修身养性,不要整天在外面胡搞,你看你像什么样子,脸都要毁容了,我们沈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不孝的女儿!”沈父三两步走了进来,对着沈书意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责骂。

“爸,你不要担心,说不定只是误会呢,你身体重要。”沈素卿快速的上前,柔声的安抚着愤怒的沈父,一手轻轻的拍在沈父的后背上,得意的看了一眼沈书意,不过随即又换上了担忧之色,“小意,你快和爸爸还有警察他们解释清楚,你怎么会牵扯到杀人案件里去了。”

“我也不知道我好好的待在家里怎么就成了杀人嫌疑犯了。”沈书意自然是不可能认下这个罪名了,笑着看了一眼落井下石的沈素卿,还嫌自己被恶心的不够吗?竟然又多了一个谢鸿,还让不让人活啊,一想到一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整天掐着兰花指指着自己,沈书意真后悔那天晚上在山林里没有拦住谭宸。

秦炜烜刚刚已经问了一旁的警察,是张望被杀的案子,而张望死的时间段里,沈书意正好从桃州古镇的宾馆离开了,而且还发现了沈书意的指纹,所以这个案子沈书意嫌疑最大,秦炜烜自然知道沈书意不可能杀人,但是小意的指纹怎么会出现在张望的房间里。

这边谭宸刚洗漱好就听到楼下的噪杂声,皱了皱眉头,谭宸再次感觉应该让沈书意搬到自己的揽月苑去,那里安保严格,闲人都进不来,之前她是误会了,所以才拒绝了自己,现在没有误会了,谭宸快速的向着楼下走了过去,今天天气不错,正好搬家。

沈家的人和警察都挤在小厅里,让原本不大的客厅这会显得拥挤的厉害,而就当谢鸿准备开口说出沈书意的犯罪证据时,楼梯上有沉稳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众人齐刷刷的抬头看了过去,却见谭宸正慢慢的走了下来。

“小意,你屋子里怎么有个男人?”唯恐秦炜烜的脸色还不够难看,沈素卿尖叫了起来,似乎发现了不对劲,快速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抱歉的看着勃然大怒的沈父和秦炜烜,心里头却已经乐开了花,沈书意果真大胆,竟然敢让男人留宿在自己的房间里。

你第一次见男人嘛?沈书意受不了的看着夸张表情的沈素卿,不就是个男人嘛?再说了谭宸衣着正常的从楼上下来,这会已经是早上十点了,也可以当做是朋友来做客,可是沈素卿故意这么吼了一嗓子,是个人都以为沈书意和谭宸绝对有奸情,至少昨晚上是睡同一张床的。

“你!你怎么敢这么不知道廉耻!”当着众多人的面,看着谢鸿这些人眼里的不屑和嘲笑,沈父气的铁青了脸,转过身愤怒的看着桀骜不驯的沈书意,猛然的举起了手,“我沈勋怎么有你这样无耻下贱的女儿!”

“搬家!”谭宸冷声的开口,直接将沈书意拉到了自己面前,目光从餐桌上冒着热气的青椒肉丝和荷包蛋上掠过,心里头微微一软,黑眸沉沉的盯着沈书意,既然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她也没有理由不搬过去和自己住了。

“沈书意,你和他什么关系?”沈父气喘吁吁的咆哮着,失望至极的看着还和谭宸拉拉扯扯的沈书意,这是他的女儿,为什么素卿这么知书达理,可是她却一而再的惹是生非,沈父只感觉胸口憋的痛了起来,颤抖着手指着沈书意,满脸的寒意和怒火,“你这样做让炜烜如何自处?你怎么能这么的无耻!和其他男人勾勾搭搭!”

“爸,我和秦炜烜已经分手了,而且我已经成年了,小时候你不曾管过我什么,现在来和我说这些话有意义吗?”沈书意冷笑了起来,一把握住了谭宸的手,桀骜的看着怒骂自己的沈父。

为什么爸不能好好的问自己一句,为什么只要沈素卿一开口,他根本就不曾听自己的解释,所有的错都是自己的,当年沈素卿自己摔倒了,他却也能指着自己怒斥,沈书意笑的眼睛都有点发酸,这是她的父亲啊,她亲自去医院鉴定过DNA的,否则沈书意还真的不会这么难受。

“她是我的。”这边还不等沈父回答,谭宸却已经反握住了沈书意的手开口,这样的父母,还不如不要,谭宸虽然感觉和谭骥炎这个父亲不对盘,但是在需要的时候,谭宸也知道谭骥炎会帮自己,否则孙大刚这事怎么可能这么顺利的解决。

“你给我滚!”沈父受不了的咆哮出声,铁青着脸,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这就是他养的女儿,他真的宁愿当初在医院里就掐死这个孩子,也好过这些年来看着她胡闹,胡作非为,不知道学好。

“搬家。”很满意沈父这个回答,谭宸侧目看向沈书意,她虽然还在笑,可是那笑容里却带着酸涩,谭宸峻脸上眉头皱了皱,握着沈书意的手用力的收紧了几分,“搬家。”

“谭连长,你不要太过分了,不要我说没有答应和小意分手,就算我和小意分手了,我们也是她的家人,这里是小意的家,是她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你让小意搬到你那里去算什么?”秦炜烜冷着脸,可是即使在生气,在外人面前他依旧保持着冷静和理智,冷冷的看着谭宸,“沈伯父只是有些生气,误会解释清楚了就没事了,你唆使小意搬走了,如果沈伯父出了什么事,你要让小意抱憾终身吗?”

秦炜烜很聪明,他和沈家人相识多年,自然是了解每个人,而沈书意有多么在乎沈父,秦炜烜自然也是知道的,所以他话是对谭宸说的,可是明里暗里却是暗示沈书意不能搬家,否则沈勋如果被气出病来,到时候一切都迟了。

沈书意侧目看着被气的浑身颤抖的沈父,刚刚虽然自己也是气的狠了,可是看着沈勋板着脸,眼眶泛红,心里头也是一酸。

秦炜烜!谭宸自然是看见了沈书意情绪的变化,这会看着得意洋洋的秦炜烜,第一次谭宸感觉有人如此的碍眼,让他有种杀之而后快的冲动。

“你答应我了。”谭宸再次开口,颀长的身影,峻冷的的脸庞,可是此刻谭宸却有些委屈的看向沈书意,她难道是要反悔?秦炜烜会耍阴险手段,谭宸虽然不屑这些,但是他也不傻,所以这会谭宸可怜巴巴的看着沈书意,如同一直刚刚还凶猛的猎豹突然之间转为了可怜的大狗狗,身后要是有尾巴都要耷拉下来了。

关煦桡直接傻眼了,谭宸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面瘫着脸,面无表情的模样,即使和瞳阿姨在一起的时候,越是话极少,问一句答一句,曾经沐沐还戏说谭宸哥一定是面部神经坏死,否则怎么能这么面无表情,几乎都看不到谭宸哥笑,糖果那丫头很肯定的点头,谭宸哥笑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可是这会看着谭宸这个原本该冷着脸的面瘫男竟然如此委屈的看着沈书意,耷拉着头,声音都显得有气无力了,关煦桡发现谢鸿这个粗糙汉子突然变成伪娘不奇怪,谭宸这样子才可怕。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沈书意挫败的看着谭宸,被他这么可怜而无辜的表情给弄的哭笑不得,他怎么不板着脸,怎么不面瘫了,大冰山突然融化,沈书意头痛的厉害,她真的被谭宸给打败了,他生来就是克自己的。

明明之前谭骥炎犯了错和瞳这样撒娇的时候,瞳都会原谅的,谭宸无辜的表情咻的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又转为冷硬硬的面瘫模样,而暗中刚想要偷拍照片的关煦桡不动声色的将手机给收回了口袋里,而几乎在同时,谭宸的眼刀子嗖的一下射了过来,冰冷冰冷的,让关煦桡再次感觉果真是区别对待,见色忘友!

还好恢复正常了!沈书意看着又面瘫脸的谭宸,感觉舒服多了,而之前因为沈父的怒骂带来的负面情绪被这么一搅合倒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真不搬?”不死心的再次开口,谭宸是真的不愿意沈书意留在沈家这里,不要说沈家父母根本无视着她的存在,更重要的是秦炜烜天天在这里晃悠,谭宸担心早晚有一天自己一个情绪控制不住直接干掉了秦炜烜,他死了也就死了,关键是小意只怕会不高兴,到时候就麻烦了。

“搬?为什么不搬?搬了之后就不要回来了,沈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沈勋气息终于平稳了不少,也不再那样的勃然大怒,只余下满满的失望,颓败的对着沈书意摆摆手,“你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只当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既然也和炜烜分手了,你要和谁在一起就在一起吧,日后就算讨饭也不要讨到沈家门口来就行了。”

“那好吧。”沈书意点了点头,如果说沈父失望,此刻沈书意是更加的失望,看着身边黑眸蹭的一下亮起来的谭宸,沈书意突然感觉自己固执的守着这么一点亲情真的很可笑,为什么要留下来,留下来又有什么结果,还不如搬出去住,至少谭宸还能高兴一点,能让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露出这样明显高兴的表情,沈书意都感觉自己挺厉害的。

“煦桡,帮忙打包行李。”谭宸是唯恐沈书意会反悔,直接指使关煦桡帮忙,看着一旁的沈父,想了想,谭宸走了过来,冷沉着声音,“你开个价。”

“谭宸?”沈书意不解的一愣,难道是?沈书意表情狠狠的扭曲了一下,挫败的看着一脸认真无比的谭宸,哭笑不得之下,沈书意无力的站在一旁保持着沉默,既然他要解决就让他解决吧,有一个人可以让自己依靠,这感觉还真的不错。

“你什么意思?”沈父这会看谭宸是格外的厌恶,一想到就是因为他的介入,沈书意竟然要和秦炜烜分手,舍弃这么多年的感情,而且沈书意和谭宸才认识几天,两个人竟然就要同居了,这样的不检点,沈父自然是深恶痛绝,看向谭宸也没有了好脸色。

“这么多年的抚养费,我十倍给你。”从此之后,小意和沈家人就没有关系了,一想到沈书意以后只和自己有关系,谭宸立刻就痛快了不少,十倍的价格会不会少了一点?或许可以多给一点。

“滚!我沈家不是卖女儿!”沈勋气的眼前一黑,愤怒的瞪着谭宸,可是一口气吸不上来之下,整个人晃了晃,虽然被沈素卿给扶住了,可是还是跌坐在沙发上,脸色难看的厉害。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