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男女朋友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6    作者:吕颜

“就是你?”谢老冷眼看着站在莫念身边的沈书意,不屑的打量视线带着高傲和盛气凌人的架势,就因为一个小小商人的女儿,害的他儿子如今重伤在医院,下半辈子都变成了太监!

越想谢老越生气,看着一旁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的警察,冷声不屑的哼了一声,直接发布命令,“还愣着做什么,既然犯了罪,就该将人带到公安局里好好审问审问!还需要我来交你们怎么做事吗?”

“可是……”警察这会也是头痛的厉害,如果真的是沈书意开的车子,警察自然二话不说的将她给带走了,虽然说沈家在N市的商界也算是小有名气,但是谢家是在省里有人的,后台硬,靠山强,但是眼前的沈书意并不是开车的人,她从副驾驶的位置上下来,警察即使想要将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那也需要稍微有点证据,总不能空口说白话的诬陷。殢殩獍晓

要真是平头老百姓那也就算了,诬陷了也就诬陷了,抛开沈书意不说,莫念身上的气场太过于强硬,那种肃杀的冰冷和黑暗气息,虽然莫念并没有动怒,但是警察经常和黑帮中人打交道,自然能感觉出莫念的可怕。

更不用说莫念身后那两个随扈,站的位置就很讲究,可攻可守,那种内敛的凌厉杀气,警察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他也不敢对莫念动手,但是谢家又在一边逼迫着,让警察只感觉自己就是那热锅上的老鼠,不管怎么样都是个死。

警察的犹豫让谢老更加的不悦,之前尖牙没有摆平沈书意,让谢老出不了这口恶气也就算了,既然尖牙飙车出事了,正好,这盆脏水直接泼到沈书意身上,可是谁知道警察还在这里磨磨蹭蹭的。

“你又是谁?这里没你什么事,不要瞎搀和,担心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谢老自然也注意到了一旁的莫念,一身的悍匪之气,不过是搬不上台面的黑道中人而已,谢老满是皱纹的脸上表情不悦着,不管是在商界的沈家还是莫念这样的黑道之中,对莫老而言都不算什么,他们可是在省里有人,N市的大大小小的领导都要给谢家三分面子。

可是谢老完全没有想到他的死字一出,咻的一下,沈书意眼前人影一晃,莫念的一个随扈却已经抢身上前,手里的手枪毫不客气的对准了谢老的太阳穴,冷冷的眼神,丝毫不再收敛的杀气,只怕莫念只需要一个眼神示意,谢老的大脑里就会多一颗子弹。

难道是自己太保守了,还是现在的人都太横了!沈书意看着吓傻的谢老,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奈,之前她还以为谭宸性子太冷,行事太过于我行我素,所以直接将谢大队长给打成那样,结果莫念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竟然直接动起了手枪。

“你们做什么?快把手枪放下来!”警察也是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哆哆嗦嗦的开口之后,动作僵硬而颤抖的掏出了自己的配枪对准着莫念和他的随扈,这年头虽然见过很多嚣张的人,但是却没有见过这么嚣张到敢当着警察的面掏枪的人。

随扈看都不看警察一眼,依旧是满含杀气的冷酷眼神看死人一般盯着谢老,在他们面前敢对少爷大不敬,随扈没有第一时间杀人也是因为莫念在这里,还轮不到他一个随扈做决定。

“回来。”对于随扈拔枪的动作莫念并没有什么生气,冷淡的开口,冰冷不屑外加更加冷酷高傲的视线从谢老身上扫过,他倒不担心自己会有什么事,可是这些人只怕会对她动手,今晚上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你们这是犯罪!”终于太阳穴上少了那黑洞洞的枪口,谢老炸了起来,愤怒的咆哮着,声音还有点颤抖,估计也是被吓到了,谢家再张狂也没有张狂到敢随时随地拔枪的地步。

“警方这边我会处理,我送你回去。”莫念冰冷漠然的目光转向身侧的沈书意,原本他是不准备介入她的生活的,可是如今,想到周家,再想到谢家,还有已经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的张望被杀的案子,莫念已经决定放出风声去,将人护下来,不过这事还是需要和师傅说一声。

“嗯。”沈书意已经看到了关煦桡的车子,现在离开也好,尖牙这事莫念既然给自己兜了,沈书意也不用担心了,张望这个案子就比较麻烦了,人证物证俱在的情况之下,沈书意想要脱罪倒真的有点棘手。

看着自顾自说话的两人,谢老直接给气的肺都炸了,怒不可遏的指着两个人咆哮,“都给我抓起来,抓回局里慢慢审问!”

五华路这边尖牙的手下因为尖牙受伤被挑唆要闹事的时候,虽然虎头已经带着自己的人将事态给平息下来了,可是关煦桡还是打了电话报警,这会又是一大批的警察过来了,而关煦桡也就着这个机会下车过来了。

“既然这事和沈小姐无关,我手头刚好有个案子还需要沈小姐协助调查,我就先将人带走了。”打着公事公办的强调,关煦桡温和轻笑着,有意无意的将莫念给避开了,谭宸哥现在回北京了,这要是让谭宸哥知道小意身边有了新的追求者,关煦桡可想而知的罪过有多大,毕竟他现在可在N市,人是必须得看牢的。

莫念冷冷的看了一眼关煦桡,若是其他人面对关煦桡这样的态度,绝对不会高兴,可是莫念也不想沈书意沾染上这些事,所以倒也没有多在意,对着沈书意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先走。

“谁伤了我的老公?谁是那个小贱人?”这边闹哄哄的噪杂声里,随着一辆豪车的停下,一名衣着华丽的贵妇直接冲了下来,尖声的怒骂着,直接向着沈书意这边冲了过来,恶狠狠的眼神几乎要吃人,“就是你这个小贱人害的我老公?”

“麻烦你说人话,谢谢。”沈书意性子其实挺好,天蝎座的女人总带着几分骨子里的疏离,很是理智和冷静,不易冲动,可是被人指着鼻子叫骂小贱人,沈书意笑容一冷,眼神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冷傲,她可不是软柿子。

“小贱人骂的就是你!”贵妇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还敢这么嚣张,依仗着谢家的名头,她在N市可是响当当的贵妇,谢鸿虽然在武警大队,但是这个年头有权就等于有钱,所以贵妇一贯都是嚣张的,看着沈书意还敢回嘴,直接一个跨步上前,扬手就要给沈书意一巴掌。

啪!这是第一声,巴掌甩在人脸上的清脆声音。啪!这还是第一声,因为第二个巴掌声和第一个巴掌声重叠了,而被莫念和关煦桡同时扯住胳膊拉到后面的沈书意直接傻眼了。

被打的贵妇也傻眼了,左脸右脸对称的两个巴掌印,关煦桡和莫念对望一眼,同时将手从贵妇的脸上给收了回来,这样的默契有时候还真的很让人无语,尤其关煦桡和莫念并不太对盘。

“让我先笑一下。”沈书意别过头压不住的笑出声来,一想到刚刚贵妇这脸被两巴掌同时打到,而贵妇喷口水的嘴巴因为左右脸颊同时受力挤压而翘了起来,沈书意就感觉肚子笑的酸疼了起来,这场面太戏剧了。

“你们竟然敢打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一片安静里,沈书意捂着肚子的笑着太过于刺耳,贵妇跳起来的耍着泼辣。

“我不管你是谁,但是有些人不是你能动的。”关煦桡还是那种温和俊逸的笑容,可是眼神却明显冷了不少,他既然在这里,自然不可能看着有人对沈书意动手,即使只是一个念头都要给狠狠的掐死掐灭。

之前在山林里围堵孙大刚那一次,谢鸿对小意动手了,事后谭宸哥如果不是因为小意的劝解,谭宸只怕都能弄死谢鸿。

对于周子安、周淮这些少爷们而言,只要不弄死人,不管什么事都是小事,可是对于谭宸和关煦桡而言,弄死一个两个人完全不需要担心什么,当然关煦桡半点没有猜测到当时谭宸没有将人给弄死,还是直接弄成了太监,却是为了延长谢鸿痛苦的时间。

“你们好大的胆子!”谢老一把拉过叫嚣的贵妇,气的老脸铁青,“当着我的面还敢打谢家的儿媳妇,你们这些人果真是无法无天!”

“关队长,你这可是知法犯法。”一旁收了谢老好处的警察眯着眼开口,关煦桡打了电话叫来了一些警察,人一多,事情就难办了不少,而大家都知道蒋之国死了之后,关煦桡这个新人直接被提干到了队长的位置,多少人眼红着呢,只可惜都是普通人,看不清楚这里面的勾心斗角,否则也不会敢和关曜呛声。

“是吗?如果有内部调查我会接受。”关煦桡朗然一笑,他虽然性子稳重,但是那也是赫赫有名的京城六少之一,在这个圈子里,他们的傲气和尊贵都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他性格好可是不代表他张扬。

“还楞着做什么?都带走!都抓起来带走!”谢老怒不可遏的咆哮起来,里子面子都没有了,这件事要是传出去,谢家也不用在N市立足了,所以今晚上谢老这个面子一定要扳回来的。

“这位老先生,你当公安局是你家开的吗?你说抓人就抓人,你说审问就审问,难道老先生你比较有权势?都可以一手遮天,左右公安局的调查?”沈书意诧异的看了一眼态度冷傲的关煦桡,谭宸要是这样,沈书意自然不会奇怪,可是一直温和儒雅的关煦桡竟然也会动手打女人,而且还会摆出这种架子,果真不是一般人,即使平日里如何的和煦优雅,但是只是暂时收起了利爪而已。

“那又怎么样?我告诉你,你得罪了我们谢家,你就准备将牢底坐穿吧?一个沈家算什么东西,我让你们沈家倾家荡产,我要让你和那个姓谭的小连长跪在我儿子面前求饶。”谢老真的嚣张惯了,所以什么话都敢说,自古都是官官相护,所以谢老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言论会造成影响。

“谢家?”这一次是莫念开的口,满身的黑暗气息,阴邪的目光不屑的看了一眼谢家,J省人大就有一户谢家,而谢家的一个小女儿嫁到的似乎是军区文家,大儿子娶的是政法委楼家的女儿,倒是有不小的关系网。

谢老的确很嚣张,他和J省的谢家那可是血脉相连的堂兄弟,如今他儿子谢鸿被人打成这样,J省那边让谢老息事宁人,但是谢老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恶气,所以还是打着省里有人的名头给谢鸿出头,找沈书意和谭宸报复,可是谭宸不在N市,袁德明那个团长就是个兵痞子,乱七八糟的一扯,根本不办事,所以谢老直接找沈书意算账来了。

“你想做什么?”谢老这才感觉到莫念的可怕,只是被他这样冷冷的扫了一眼,突然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惊恐感觉,谢老站直了有些颤抖的身体,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为什么J省的堂哥告诉自己,这件事就算了,人还活着比什么都强,不要追究了,否则谁也保不了谢鸿。

当时谢老只当谢家不愿意给自己和谢鸿出头,毕竟这件事毛市长也插了一脚,谢家人怕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毕竟谢老这一支也算是没落了,只是依靠着J省那边才能耀武扬威,原本以为自己被看不起了,J省那边才不帮忙,还故意将事态说的有点严重,可是这会谢老却有些的不安。

“飙车出事了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我们的车可没有被撞击的痕迹,所以既然没我们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去了。”沈书意精明的发现谢老脸上的惶恐不安之色,趁机开口,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就算了,反正谢鸿也算遭报应了,大家就扯平了。

贵妇还想要开口,可是却被谢老抓住了手腕狠狠的用力给制止住了,找不回面子事小,如果真丢了命那就是大事了,谢老决定先回去好好的查一查,再不行也要打电话回J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有什么后台和背景。

半个小时之后,咖啡厅。

“你不需要委屈自己的。”关煦桡笑着开口,沈书意并不是怕事的人,可是很多时候她却也愿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甚至委屈了自己也不算什么,但是身为谭家内定的媳妇,沈书意真的可以在N市横着走。

莫念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坐在一旁,眼前的咖啡杯里有着浓郁的香味散发出来,关煦桡说这话的时候,莫念也抬眼看了看沈书意,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要表达的意思也是一样的,她完全不需要委屈了自己,可以更加的骄纵,更加的张扬,真出了事,自然有他来善后。

“得,幸亏我现在是成年人了,否则被你们这么一娇惯,日后还长歪了。”沈书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并没有委屈自己,因为这些都没有触碰到自己的底线,所以多一事自然不如少一事。

可是这种被人纵容的感觉真的很窝心,似乎不管你如何的胡作非为,如何的学坏张狂,都有人给你善后,和你说,没事,出事了,有我。

“这是张望这个案子的资料,你先看一下。”有些话点到为止就行了,沈书意很聪明,关煦桡也明白如果真的有事了她肯定会告诉自己,这样就行了,目前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需要解决。

察觉到关煦桡的目光,莫念依旧冷邪着一张俊脸,目光冰冷,表情淡漠,浑身都散发出黑暗的气息,这样一个男人绝对是黑道中人,不时那种愿意主动帮忙的善良角色,从桃州古镇宾馆那一次,他愿意半夜让小意搭顺风车,关煦桡就感觉不对劲,而今天又在这里遇见,关煦桡怎么看都感觉莫念对沈书意太好了,好到让人生出了怀疑。

“莫先生,不介意陪我出去抽根烟吧。”优雅一笑,关煦桡率先站起身来,莫念和谭宸都是沉默寡言的人,如果关煦桡不主动开口,估计你就是用眼睛将他的脸给瞪穿了,他也不会主动说话。

沈书意正在看着张望被杀的警方现场勘查的情况,被杀范围就是自己潜入到张望房间里偷走欠条的那一个小时左右,看来差不多是自己离开房间之后,张望就被人给杀了,而因为一直将空调开的温度很低,所以尸体到现在才被发现。

听到关煦桡的话,沈书意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却见关煦桡先走,莫念起身跟在了他后面,两个人向着咖啡厅外走了过去,为什么感觉这两人之间气氛显得怪怪的。

虽然咖啡厅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店铺,但是周边的店铺这个时间段都关门了,黑暗里,关煦桡靠在路灯柱子前,黑暗的阴影将他的脸掩盖了,咔嚓一声,打火机轻微的声音之下,关煦桡点燃了一支烟,随手又丢了一根给莫念。

“我不知道莫先生接近小意是因为什么,但是我希望莫先生可以保持距离,小意的安全我会负责,不过莫先生对小意的关心和照顾,这份情我们记下了,以后只要有事,莫先生说一声,不管什么事我都不会竭尽全力。”寂静的黑暗之中,关煦桡的声音不大,清朗悦耳,虽然他很年轻,这话说的也似乎有点托大,但是那俊逸眉宇之间的自信让人明白,关煦桡这话就是承诺,不管日后莫念有什么事,只要他开口了,关煦桡绝对两肋插刀。

“我的事和你无关。”莫念皱了皱眉头,冷眼威慑的看向笑容和煦的关煦桡,这么多年了,莫念倒是第一次被人放话,虽然关煦桡说的很是温和,但是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却还是让莫念和沈书意保持距离。

“莫先生,我们的出发点都是小意,可是你或许不知道我哥性子比较差,人也不知道变通,是朋友还是情敌,这个界限我哥估计分不清楚,要是造成不必要的误会起了冲突,为难的只是小意。”关煦桡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眸,目光凌厉的看向莫念,他之所以会和莫念说开来,就是不想让沈书意为难,可是莫念似乎真的对小意有些想法。

并没有再开口,莫念只是冷眼看着关煦桡,漠然着一张冷脸,这让关煦桡突然有点头痛了,莫念和谭宸哥在某种程度上真的很像,对于这样的人,关煦桡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咖啡厅里沈书意合上了文件,思索着整个案件,张望的死因是脖子被人给扭断了,能直接扭断颈骨,这绝对是专业杀手干的,排除了张望结交的那些狐朋狗友,他们不可能成为凶手。

难道是枫红集团杀人灭口?沈书意凝着眉头,自己的指纹在窗台外被找到了,而且宾馆的服务员也录了口供,那个时间段自己在房间里,但是没有人证,再加上之前张望在大庭广众之下挟持自己,沈书意杀张望的动机也出现了。

“是你?”一道嗓音带着几分不悦响起,高跟鞋在地上踩的啪嗒啪嗒的响着,说话的是女孩的确很漂亮,衣着靓丽,五官姣好,只是态度却带着几分高傲和不屑,“这么晚了还在外面鬼混,姨妈和姨父不管你吗?”

“翟月?”沈书意抬头看向站在眼前的翟月,说起来她们的关系应该很亲,翟月的母亲和沈母是亲姐妹,沈书意和翟月也是表姐妹,可惜这两人从小到大就不对盘,翟月是被娇惯长大的小公主,心高气傲,父亲是N市银监会的一把手,负责整个N市的银行。

银行这个口子管的就是钱,商界的人想要贷款自然就和银行打好关系,政府有些大型的建设,财政吃紧了,自然也想从银行走贷款,而黑道之中,偶然资金周转不灵了,抵押一点固定资产什么的都和银行扯上了关系,翟家更是这些人巴结谄媚的对象。

所以翟月从上小学开始就是前呼后应,但是唯独沈书意根本不买账,该怎么就怎么,这让翟月格外的气愤,小时候还认为是沈书意嫉妒自己的好家世,嫉妒自己受宠,但是等到了十五六岁,懂事了,翟月就发现沈书意根本就不无视自己的背景,半点嫉妒都没有,她是真的无视。

这让翟月更加的愤怒,甚至比小时候更气愤,小时候只当沈书意是嫉妒,翟月还有一种优越感,也大方的不和沈书意计较,但是如今被沈书意给无视了,翟月的自尊心立刻就受不了了。

沈书意在N大那是实打实考进去的高材生,没有沈家的身份和背景,但是依旧受各系老师的喜欢,沈书意能力强,学校的大型组织活动她都可以帮忙,而翟月虽然依旧被评为校花,依旧前呼后应,但是成绩终究差了,要是翟月是男人,成绩差也无所谓,可是女人的嫉妒心总是强的,沈书意成绩比她好,就这一点翟月就看不过去,可是不管她怎么刁难,沈书意总是平安无事。

“听说之前你被个强奸犯给强暴了,怎么了?故意这么晚还在外面鬼混,是太缺男人了吧?所以还想着找个免费的男人伺候你?”翟月讥讽的冷笑着,她就是看不惯沈书意,在沈家,她可是一无所有,没有一个人喜欢!可是沈书意凭什么这么清高冷傲,比自己还要高贵,她凭什么!“我这里有不少朋友,叫几个人出来好好满足你啊。”

翟月得意的笑着,从手提包里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佟少,我在楼下,这里遇到个不要脸的小贱人,饥渴难耐呢,包间里有什么人啊,带出来,也好满足满足人家,不要钱的,怎么玩都没事。”

“你竟然敢泼我!”可惜翟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杯泼过来的咖啡给打断了,一抹脸上的咖啡,翟月愤怒的尖叫起来。

“可惜了,才喝了几口,太浪费了。”惋惜的开口,沈书意将咖啡杯放在了桌子上,有些人就是犯贱,你不惹她,她当你是怕了她。

“怎么回事?”楼梯上佟宝咚咚的跑了下来,手里还抓着手机,刚刚翟月的尖叫声他可是听见了,包间里的其他人也都跟着跑了出来,都是二十来岁的模样,一个个都是一身名牌,世家子弟,养的极好,看起来就是不好惹。

“给我教训这个贱人!”翟月抹着脸上的咖啡,愤怒的尖叫着,脸气的铁青成一片,恶狠狠的目光凶残的瞪着沈书意。

“又见面了啊。”沈书意笑着开口,比起歇斯底里的翟月,她看起来还真像是遇到了熟人一般,直接和佟海峰这个副局长的公子佟宝打着招呼。

“谁他妈的和你见面!你够狠,女人,我还真没有看见过你这么嚣张的!”佟宝毕竟年轻气盛,在沈书意面前也从来没有讨到好处,这会看着一脸狼狈的翟月,再看着神清气爽,笑容可掬的沈书意,只感觉怒火蹭蹭的冒了出来。

“佟少,谁这么不长眼的连你的女朋友也敢欺负,兄弟给你教训她,让她长长规矩,知道什么人是不能惹的。”一旁立刻有人叫嚣的开口,他们这群人里,佟宝有权,他老爹可是公安局副局长,翟月家里有钱,而他们虽然家世也不差,但是终究还是逊色了一点。

说话的人凶狠的走到沈书意面前,直接伸过手想要抓沈书意的头发,沈书意也不躲闪,直接抬起胳膊横手劈了下来。

“我靠!”手腕剧烈一痛,如同是被铁棍给打中了一般,男人痛的惨叫一声,暴怒的一吼,带着满脸的酒味直接向着沈书意踹过来一脚,可惜沈书意直接将一旁的翟月给拽了过来当挡箭牌。

“我操你妈的,你敢动我的女人!”佟宝炸了起来,咆哮的嘶吼着,一把抱住痛的弯下腰的翟月,凶狠的眼神放着寒光,“姓沈的,今天老子不弄死你,老子他妈的就跟你姓!”

“我没有你这么大的儿子,而且我也看不上你爹。”沈书意被恶心的直撇嘴,偶然骂点脏话的确很痛快,但是被人指着鼻子骂脏话就没有这么痛快了。

要是平时沈书意也不会这么的张狂,可是张望被杀的案子差不多是个死胡同,这让沈书意有点心烦,所以她一不高兴,翟月还撞到枪口上来了,其实沈书意真的不是委屈自己的人。

这边关煦桡和莫念还在街角处抽烟,话都说开了,但是做不做是一回事,毕竟不管是莫念还是关煦桡都不会撕破脸,他们中间还夹着一个沈书意,真的撕破脸了,只是会让沈书意为难。

“少爷,沈小姐和人打起来了。”一个随扈快速的赶了过来,沉声的对莫念禀告,在没有遇到沈小姐之前,他们这些随扈基本都是摆设品,没有人真的敢对莫念动手,可是自从遇到沈小姐之后,他们出门遇到事情的几率直线上升着。

关煦桡将手里的烟蒂直接丢在了地上,拔腿就向不远处的咖啡厅跑了过去,莫念同样眉头一皱,直奔而去,虽然他们都知道沈书意不会受伤,但是或许都是有些大男子主义,知道归知道,有他们在,自然容不得什么人欺负沈书意,也不需要沈书意一个女人来动手自保。

“谁给你的胆子?”关煦桡他们来的很快,刚好看到其中一个人拿出了匕首想要向着沈书意刺过去,关煦桡毫不客气的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的一扭,温和的脸上笑容显得格外的阴冷。

沈书意原本是借着打一架发泄情绪的,看到关煦桡和莫念脸色阴沉的有点骇人,不由的停下手来,心情倒是舒畅了不少,“算了吧。”

关煦桡和莫念看了看安然无恙的沈书意,再看着被揍的有点凄惨的佟宝等人,倒也舒缓了脸色,沈书意动手的时候,一个随扈就过来了,另一个随扈去通知的莫念,因为沈书意想要自己动手,所以留下的随扈也只是站在一旁,如果情况不对自然也会出手,所以不管如何沈书意是不可能受伤的。

“沈书意,你不要太得意!”唯一安好的还有被泼了咖啡的翟月,她刚刚去洗手间整理了,这会看到佟宝他们被打了,自然没有想到是沈书意动的手,翟月停了下来,目光看向一旁的关煦桡,太过于温和儒雅的关煦桡并不吸引翟月的目光。

可是当看到一旁的莫念时,那种冷酷邪恶的黑暗气息,那一张俊美却冰冷的脸庞,翟月忽然笑了起来,这个男人她喜欢!好够味!

“走吧走吧,很晚了,该回去了。”沈书意也懒得理会开始对莫念另眼相待的翟月,她现在正的有点头痛张望这个案子,说白了自己还真是杀人嫌疑犯。

关煦桡也感觉很晚了,莫念自然不会留下来,所以三个人倒是一起走了,余下佟宝等人恨的牙痒痒,只可惜佟宝也知道这事即使闹到佟海峰那里也是不了了之,要报仇只能靠自己了。

回到沈家大宅这会已经凌晨四点了,沈书意洗了个澡,重新躺回了床上,如果是枫红集团买凶杀了张望,现场又没有什么痕迹,自己该怎么洗清楚这个罪名。

四点才睡,所以到六点钟的时候,沈书意只睡了两个小时,可是即使是睡梦中,有人闯入的情况之下,沈书意本能的戒备起来,原本睡在被子里的身体迅速的一个弹跳而起,直接向着窗口的身影飞起一脚。

“谭宸?”当迷蒙的双眼看清楚来者是时,沈书意急忙的收回脚,可惜刚刚本能反应太快,攻击的太迅速,突然这样收回攻势,光着脚的沈书意身体失去平衡的向着身后倒了过去。

冷着脸,谭宸动作更快,手臂抱住了沈书意的腰却没有将人给拉起来,而是借势快向着床上倒了过去,直接将人给压到了大床上,面瘫着脸,带着黑眼圈,虽然还是面无表情的,可是这模样怎么看都像是不高兴。

“起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沈书意只感觉被压的快喘不过气来了,别过头尴尬的开口,推了推身上的谭宸,难道是孙大刚的事情不顺利,所以才黑着面瘫脸,可是如果是这样,怎么还有精力去酒吧,还和人打架。

“事情办完了。”似乎想到自己这样会压到沈书意,但是挪开又有点舍不得,谭宸犹豫了一下,沉着脸侧开身,平躺在沈书意的床上。

“那你干嘛垮着脸?”沈书意有点手忙角落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盘腿坐在被子上,也算是拉开了和谭宸的距离,这才仔细的看了一眼谭宸,他眉宇之间带着疲惫,黑眼圈有点重,看起来是没有休息好,再加上板着面瘫脸,倒是让沈书意有点舍不得了,他难道几天都没有合眼了?

丝毫没有感觉这样躺在沈书意的床上有什么不对,谭宸拉过一旁的枕头,身体挪了一下,躺的更加舒服了,只是一双黑眸深深的盯着沈书意,直盯的沈书意头皮都有点发麻。

“你不接我电话。”片刻之后,谭宸冷冷的开口,倒是一身的寒气,可是因为这样躺在床上,半点不显得冰冷,反而有点委屈,她不接自己的电话,不给自己短信。

谭骥炎这个父亲在开会的时候还会给童瞳发短信,所以对比之下,谭宸立刻就受伤了,所以为了尽快能赶回来,这两天两夜,谭宸直接找到军方解决孙大刚的事情,不是白天工作时间,而是事情不解决了谁都不准走,谭宸熬了两晚上没有睡,孙大刚的事情倒是圆满解决了。

只是从此之后没有孙大刚这个人了,抹去了他的痕迹,做了脸部整容,这一辈子,孙大刚都要奉献给军队,这是他活下来的代价,而谭宸原本是准备解决完了事情明天再回来,结果半夜接到关煦桡的电话。

军方的人送瘟神一样直接弄了一架军用直升机将谭宸给送走了,两天两夜啊,谁都不准走,孙大刚的事情解决了再说,最开始的时候还分为两派,一派自然是向着谭家的,一派要求严惩杀人凶手孙大刚。

可惜在两天两夜不能合眼的情况之下,谁也不敢和谭宸这个面瘫脸拗了,他们可都是七老八十了,不比谭宸正年轻,再僵持下去,孙大刚死不了,他们倒是可以进医院了,所以一听说谭宸要回N市,立刻调了直升机将瘟神给送走了,难怪当年谭骥炎都不敢和这小子对着干。

“你有女朋友了,我该避嫌的。”沈书意笑着开口,说完话,目光定定的看着躺在床上的谭宸,心里头扑通扑通的乱跳着,最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面瘫脸还是那一张面瘫脸,不过谭宸的眼光越来越奇怪的看向沈书意,而沈书意这一次眼睛里倒是燃烧起熊熊怒火,“我以为你明白的。”

“我问你有没有女朋友,你说有,谁会明白啊!”沈书意火大的咆哮起来,挫败的瞪着面不改色的谭宸,他还敢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自己,他那什么脑神经啊!他那样回答,自己不会误会那才叫奇怪!

“我看着你说的。”被吼的谭宸很是无辜的开口,他真的没有想到平日里那么聪明的沈书意竟然也有犯傻的时候。

“说话看着对方是基本的礼貌!”咬牙切齿着,沈书意只感觉胃里都要烧着了,他是看着自己说的,但是谁知道他说的有是指自己,没有睡好,头好痛!谭宸这个死面瘫!

“现在知道了?睡觉。”本着男人不和自己女人吵架的涵养,谭宸虽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但是看沈书意已经炸毛了,而且还有恶魔化的趋势,谭宸决定不继续这个没有营养的话题。

煦桡说她昨晚上凌晨四点才回来,这会才六点多一点,所以不管是谭宸还是沈书意都需要保持睡眠好好补一觉。

“你要睡这里?”沈书意是想睡觉,她才睡了两个小时,可是看着四平八稳躺在自己床上的谭宸,沈书意揉了揉太阳穴,他躺这里,自己怎么睡?

“嗯。”理所当然的回答,谭宸身体向着外侧挪动了一下,给沈书意腾出睡觉的位置。

“你睡这里,我去楼下睡沙发。”和一个面瘫脸说话简直是杀死自己的脑细胞,沈书意已经没有力气和谭宸争辩什么了,虽然还是无比气恼的模样,可是若是照镜子,却会发现她的眼睛里却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意。

“我这一次说清楚了。”眉头皱了皱,谭宸坐起身来不高兴的看着想要下床的沈书意,她之前误会了女朋友的事,但是刚刚已经说清楚了,她为什么还要下楼去睡沙发。

“我们只是朋友,朋友而已,你会和你认识的女性朋友睡同一张床吗?”沈书意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腕,她为什么感觉想要将这个面瘫脸男人送去幼稚园学习最基本的行为习惯,不过看着谭宸的脸,沈书意笑了起来,“估计你想要睡别人也不同意。”

“我们是恋人。”眉头皱的更深了,谭宸不满的重复了一句,握着沈书意手腕的大手半点没有松开的迹象。

“我们什么时候是恋人了?”沈书意突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挫败的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谭宸,无奈的抓了抓睡的有点乱糟糟的头发,“好吧,之前我是误会了你说关于女朋友的事情,但是,我是你女朋友吗?”

“你不是吗?”低沉的声音冷冽下来,谭宸终于发现和沈书意沟通有点困难。

“当然不是!”已经要抓狂的沈书意挫败至极的再次重复着。

“睡觉。”这个答案绝对不是自己想要听的,所以谭宸毫不客气的一把将沈书意给拉倒在床上,一手拉过被子盖住两人,眼睛一闭的睡觉,不过被子之下的手倒是禁锢在沈书意的腰间,防止她会逃走。

我真的很想咬死这个面瘫脸!谭宸的动作太快,丝毫不拖泥带水!所以等沈书意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谭宸给揽着腰躺在了床上,而谭宸则是闭着眼补眠了,呼吸均匀。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