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谢家报复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6    作者:吕颜

N市。

关煦桡原本是准备晚上打了电话就可以了,明天白天再和沈书意见面,详细的说一下接下来的事情,毕竟张望被杀的案子沈书意的嫌疑太大。

而且证据太确凿,再加上之前谭宸狠狠的教训了武警大队的谢队长,这会人还在医院里,倒是死不了,可是活的比死还难受,手脚都被接上了,关键是最后谭宸补的那一脚,太狠了,虽然谢大队长已经有一个大女儿,听说外面还养了小三,也给他生了一个小儿子一个小女儿。

可是谢大队长以后可别指望能大展雄风了,那一脚谭宸丝毫没有留手,直接将谢大队长给一脚踩成太监了,谢家知道这事之后乱成了一团糟,谢大队长的老婆连夜打了电话之后直接上车去了J省,谢大队长之所以能在武警大队耀武扬威这么多年,关键是他J省有人。

关煦桡担心的是借着这个案子,不管是谢家还是周家只怕会报复沈书意,所以不放心之下,挂了电话之后,关煦桡又重新打了电话给沈书意将她约出来见面,毕竟圈子里也有圈子里的规矩,小辈们之间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不会牵扯到家族,而且家族也不方便随意插手,更何况现在是在N市,不管是谭宸还是关煦桡都不太希望让家里的势力介入,当然,到了必要的时候他们自然也会寻求帮忙的。

“没事,我开车出来,就在咖啡厅见面吧,不用过来接我了,我会注意安全的。”沈书意笑着开口,挂了电话,不管她和谭宸的关系如何,但是关煦桡这个朋友算是交定了。

沈书意在沈家基本是属于没有人管的,不管她是一夜未归,还是半夜出门,大门口的佣人虽然知道但是也不会报告给沈父和沈母,差不多算是被彻底无视的状态。

沈家大宅靠山边,平日里除了去山上远足游玩的人,来这边的人并不太多,到了夜里除了道路两边的路灯,基本是看不到人烟和车辆。

沈书意的车在山路上开出了十五分钟左右,就发现从岔路上有几辆汽车呼啸的飞驰而来,风驰电掣般的极速,让沈书意只当是深夜闲得无聊寻求刺激的飙车一族,所以她打了方向盘将自己的车向着路边靠了靠,可是几辆车越到前面之后速度反而降了下来,后面的车子紧贴着沈书意的车子逼了过来。

出门还就惹上事了,关煦桡的担忧果真是正确的!沈书意玩味的笑了笑,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四周的情况,速度也缓缓的降落下来了。

“怎么样?我们赛一程如何?”一辆大红色的保时捷靠近了沈书意的车子前,随着驾驶位车窗的打开,开车的男人吹了个口哨,痞子味十足的对着沈书意喊话。

见过用保时捷和沃尔沃赛车的吗?沈书意淡然的笑着,今天这事只怕是不能善了,这些人没有直接冲上来就和自己动手,只怕是想用个正大光明的理由弄死自己,飙车出了车祸的确很正常。

不过应该不是周子安做的,那个人一副温文尔雅的贵公子模样,做事却是谨慎小心,这样的架势倒有可能真的是那个武警大队谢队长来报仇来了。

“怎么就不敢了?”沈书意在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拨通了关煦桡的电话,她毕竟还是个普通人,真有点什么事关煦曜这个警察介入比较方便。

其他人倒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还真有种的敢和他们飙车,虽然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头要找一个人飙车,好像是说以前有过节,这下准备报仇呢,对于他们而言,教训一个女人就教训了。

“这里不方便,我们换个道。”沈家大宅这边偏僻的很,所以也只是双车道的马路,要真的飙车的确不是好地点,而且再开十多分钟就进入市区范围了,路况倒是好了很多,可是交通灯太多,来往的车辆也多,如果飙车很容易发生事故。

带队的男人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将手里燃烧的烟蒂直接弹了出去,“行,就换个地方,去五华路那边,小姐,道上有道上的规矩,你既然没有拒绝,就不要坏了规矩,否则的话……”

五华路是N市有名的交通事故易发路段,因为一面靠着山,所以山路盘旋,山里常年有雾气弥漫,五华路这边倒成了飙车一族最喜欢聚集的地方,尤其是后来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出资整修了这段路,周边城市一些黑道赛车飙车都选择五华路,警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五华路这边一般人过去的也少,与其让这些人在其他路段飙车伤了人,去五华路更好。

“行,带路吧。”沈书意将车速提了上来,前面两辆车也得到了命令车速上去了,后面两辆车倒是依旧紧跟着沈书意的车子,担心她会中途反悔逃脱。

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多,城市早已经进入了夜色之下的安眠,可是到了五华路这边却是音乐声嘈杂入耳,群魔乱舞也不为过,各式的车子都聚集在这边一个停车场,限量版的豪华跑车迈巴赫法拉利也随处可见,而普通的大众本田这些车也有,看起来真的很混乱。

“呦,有新人过来了。”眼尖的一个抓着话筒,染着红头发,夸张烟熏妆的女人看到沈书意的沃尔沃,立刻对着话筒尖声喊叫了起来,四周的人更是附和的叫着,抽烟,喝酒,脏话满天飞,这里绝对是堕落的天堂,有些车子还在前后震动着,不要看也知道车子里在发生什么萎靡yin乱的一幕,

“尖牙,你这是欺负新人呢,这小妞长的可不错。”一旁一个男人拍了拍从保时捷跑车里下来的男人,目光猥琐的从同样下车的沈书意身上扫过。

“要征服一个女人,自然要让她看到爷们的野性。”尖牙哈哈大笑着,对着沈书意的方向做了一个猥琐的挺跨动作,惹得四周立刻口哨声尖叫声四起。

尖牙是五华路这边飙车的一个小头头,以前就是混黑道的,听说背后也有人撑着,捞了不少钱之后就不再卖毒品什么的了,就在五华路这边弄起了赛车,不要以为这个不赚钱,每一次飙车比赛的时候就是彩头的分成,尖牙也能拿到不不少,更何况他赛车的确有一手,自己也赢了不少,这辆保时捷就是他从一个外省过来飙车的二世祖手里赢回来的。

据说输掉比赛之后,这个二世祖有些不甘心,毕竟这可是保时捷的跑车,先是想用狠的将车子给拿出来,可是尖牙当年也是N市混黑道的,一招不行之后,二世祖就报警了,想要靠白道关系,结果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就不了了之了。

反正尖牙平安无事,保时捷跑车还在他手里,这个二世祖倒是灰溜溜的滚回家了,那一次之后大家都知道尖牙背后肯定有人撑着,否则五华路这个场地多少人眼红着呢,但是却谁也不敢私下动手抢地盘。

这边还在说话,而赛车道上两辆车子已经蓄势待发了,随着发动机的嗡鸣声,站在不远处的一个穿着三点式泳装的辣妹将手里的胸罩用力的挥下,两辆车子风一般的直接冲了出去,四周又是一片叫好声。

“怎么,怕了?”尖牙看向沈书意,原本以为这样的富家千金即使到这样的地方也只是寻求刺激,真的让她赛车跑几圈肯定是吓倒了,“你要是怕了,那我找个人带着你赛一圈。”

尖牙目光阴沉的看向不远处的一个男人,野心勃勃的想要将自己给拉下来,今天自己就让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一箭双雕都好,即使弄死了虎头,也没有什么。

“虎头,怎么样?要不要赛一场?”尖牙扬声开口,他知道自己这个平日里看起来憨憨厚厚,没有野心,只有一腔热血讲义气的好兄弟其实深藏不露,一直想要将自己拉下来上位,而今天尖牙就准备一次解决掉两个人,而且还不用担心被人追究责任。

“头,你追女人我搀和什么劲啊。”虎头是一个看起来就是五大三粗的男人,猛摇着头,看起来呆呆憨憨的,如果不漏算掉他眼中凌厉的和外表不符合的阴冷寒光。

“哈哈,就是,尖牙你不厚道,你要在女人面前表现,可是不能将虎头这兄弟当垫背的踩。”其他人也都附和的大笑着,大家都知道虎头的性子,那就是个闷着头的二愣子,但是绝对的讲义气,够兄弟,打架的时候永远都是第一个往前冲,所以虎头位居老二的位置,也没有人觊觎和不服气,毕竟不是每个黑道中人都有虎头那股不怕死的狠劲。

所以尖牙刚刚这提议,大家只当尖牙想要追女人,让虎头出来丢丑,好衬托自己的光辉形象,半点没有想到尖牙这根本是想要借刀杀人,而且还是一次解决掉沈书意和虎头两个人。

“不用了,不用了。”声音都快结巴了,明显是个陷阱,虎头自然不会跳下去,而且只怕跳下去了还不知道怎么死的,尖牙是什么人,虎头明白,平日里虽然都会找女人,吃喝嫖赌,但是他卖毒品那么多年自己就从不沾染,也不准自己的亲信沾染毒品,尖牙也算是个角色。

五华路这边的飙车利润,其实少爷也看不上眼,但是买车的爱车的修车的很多人都在这边,这里算是汽车行业一个关系网,尤其是一些偷车销赃的人都会经常出入到这里,所以看起来是些零碎的钱,但是真的掌控了这一块地盘那也是不小的利润,当然虎头明白少爷看中的哈还是整个圈子的关系情报网。

“你到底要不要跑一圈?”沈书意脆声的开口,拉开车门看了一眼尖牙,带着几分狂野不羁的清高冷傲,“不跑就算了,磨叽个什么劲。”

“怎么就不跑了,今天一定让你见识见识一下爷的本事。”眼看着不能一石二鸟了,尖牙深深的看了一眼虎头,随即又恢复成吊儿郎当的模样,吹了个口哨,“那就赛一场,爷让你先跑五分钟。”

“按规定车子里都要载一个人的,尖牙,兄弟我就不客气了。”一个光头的男人猥琐而yin邪的笑了起来,沈书意这车子在五华路这边只能算是中下等的车,但是沈书意这一身骄傲的气息,一看就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光头男人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套上了关系,以后多带人出来混混,见世面,寻求刺激,还不怕捞不到钱来花。

“不用,凭你也配。”什么样的场合该说什么样的话,不要说这个光头男人尖细着一双眼,满脸的算计和下流之色,就算是个普通人,今晚上必定有些麻烦,沈书意自然不愿意将身手暴露在外人面前,可惜关煦桡来的太慢,否则沈书意倒是不介意载上他跑一圈。

“滚你丫的,老子看上的女人你也想染指,今天老子就冲冠一怒为红颜,破了这规矩,之后该怎么罚按规矩来。”尖牙没好气的推了光头男人一把,倒也显得豪气,黑道有黑道的规矩,赛车都必须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载一个人,这是不成文的规定,一般玩车子的男人自愿愿意副驾驶坐一个辣妹,所以规矩就这么形成了,尖牙今晚上如果破了规矩,按理说也该被罚的。

“沈小姐。”就在众人为尖牙的豪爽拍手叫好时,一道略带着嘶哑的声音响起,依旧是两个随扈跟随在侧,不远处的汽车里是余下的随扈,莫念冷着一张俊邪的脸向着沈书意走了过去。

“你怎么在这里?”沈书意笑着开口,余光从刚刚的虎头身上收了回来,身为龙组的一员,不管是多么嘈杂的环境里,沈书意都会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和戒备,眼观八方,耳听六路,这是最基本的操守,所以沈书意自然没有忽略莫念出现之后,虎头那一闪而过的尊敬之色色,看来虎头是他的人,所以莫念出现在这个地方倒也不奇怪了。

能认识莫念的人都是相当有身份的,即使是周子安也是没有见过莫念的,不过倒是知道他的名字,毕竟周子安还没有正式的进入N市的圈子里,他只是在外围,一旦进了政治这个圈子,有些事就不方便处理了,他目前还只是周家的少爷,不管做了什么,谋划了什么,都可以说是小孩子的闹腾,不会被搬到台面上,所以周子安才迟迟没有正式进入政界,为的就是现在N市站稳脚,依靠自己的能力站稳脚,反正周栋这个父亲还年轻,周子安一点都不需要担心的。

尖牙并不是认识莫念,甚至将所有自己知道的人物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却依旧对不上号,可是尖牙不傻,撇开莫念不说,仅仅是他身边跟的两个随扈,那肃穆的面容,凌厉如同猎豹一样的眼神就让人知道莫念的身份非同一般。

“你就不担心我会翻车?”沈书意看着坐在副驾驶连安全带都没有系上,两个随扈原本是想要跟从的,可是却被莫念给制止了,沈书意都有些诧异莫念对自己的信任,虽然某种程度上她对莫念也有种本能直觉上信任,所以笑着开口的嗓音带着几分打趣。

“张望被杀了。”并没有回到沈书意的话,莫念被伤过的嗓音总是带着几分过于嘶哑的暗沉,他也是没有多久之前才接到了消息。

想来张望被杀的那一天夜里,自己突然凌晨三点从宾馆离开,刚好是莫念的车子送自己离开的,警方这么一调查,莫念会收到消息也不奇怪。

汽车在喇叭声里如同发怒的野兽一般疯狂冲了出去,沈书意开车的技术很老道,即使沃尔沃并没有经过改装,但是车速提上来之后却也不比尖牙的保时捷慢多少,关键是沈书意开的很稳。

这样极端速度之下,车子都会有种飘起来的晃悠感觉,因为只要一转弯,速度太快,人在惯性作用之下都有种要被甩出车门的感觉,可是沈书意当年的训练是不管车速多快,稳和安全是第一的,总不可能发生好不容易上车避开了暗杀的人,结果出了车祸这么乌龙的情况。

“需要帮忙吗?”莫念似乎也有些的诧异沈书意的车技,侧过头看了她一眼,黯淡光线的汽车里,莫念的脸俊美里带着黑暗的冷邪,能让他主动关心一个人,不要说几个随扈了,只要是认识莫念的人都会震惊。

“不用了,我会解决的,如果真不行的话,我会联系你帮忙的。”沈书意笑了起来,在外人看来她总是显得太过于冷静,所以透露着几分疏离,其实只要是对她好的人,沈书意不会拒绝,她认为既然是朋友互相帮忙那也是应该的,和利益没有关系。

“嗯。”简短的回了一个字,莫念便不再开口,似乎他上车就是为了问沈书意这一句话,是不是需要自己的帮忙。

山路并不太好开,不断的盘旋绕圈,开不出几分钟就是一个急转弯,一侧还是悬崖,车速快的话很容易出事,沈书意倒是没有一点的紧张,只是高度戒备着可能出现的危险。

按理说这是五华路的赛车地盘,在赛车之前都会情场,当然清了场子就更加方便尖牙算计沈书意了,看到后面那两辆追过来的车,沈书意莞尔一笑,果真来了。

这两辆车原本是沈书意过来时就已经开赛的,这个时候竟然还没有跑向终点,摆明了是在这里等沈书意,沃尔沃的车速和这些改装过的车子是没有办法比的,后面两辆车如同两只凶残的野兽,张着大嘴,亮出锋利的獠牙,只要追上来就会狠狠的咬死猎物。

“车子里有矿泉水,我包里有钢笔,麻烦挤几滴墨水到矿泉水瓶子里。”沈书意将油门踩到底,一边悠然的对着莫念开口,言语里带着淡淡的笑意。

N市里有头有脸的人见到莫念都会叫一声莫少爷,更不可能有人会驱使莫念做什么,沈书意即使知道莫念的身份不简单,但是她当他是朋友,不管是什么身份,所以让莫念帮忙倒也是平常的语调。

“好。”莫念怔了一下,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嘴角勾着小,脸颊上带着两个梨涡的沈书意,这是一种很新奇的感觉,只当他是一个普通人来对待。

莫念动作很快,矿泉水原本透明的水这会已经被墨水给染黑了,沈书意在下个拐角处放缓了速度,后面的两辆车一前一后的追了过来。

五十米、二十米、十米、两米……

莫念将矿泉水瓶子精准的从车窗外扔了出去,洒出来的黑墨水正中都泼到了挡风玻璃时,高速飞驰之下,驾驶员突然眼前一黑,汽车嘎吱一声在地面剧烈的摩擦着,可是这个时候踩刹车根本是无用的,虽然扳了方向盘,可是汽车却还是砰的一声一头撞到了一旁的山壁上,而后面的车子也是刹车不及直接追尾撞了上去。

“啧啧,果真还是太嫩了啊。”沈书意乐的笑了起来,只感觉心情愉悦不少,然后突然想起来身边还有一个莫念,这种幼稚的带着孩子气的笑声让沈书意立刻尴尬了,干笑两声,侧过头看向莫念。

莫念从见沈书意第一面开始她就是沉着冷静的一面,突然笑的这么孩子气,莫念也是有几分诧异,只是面上不显,倒是在沈书意尴尬的看向自己时,眼中的冷色倒是减缓了很多。

太丢脸了!沈书意再次将油门踩了下去,只怕今晚上不会就这么一桩意外,前面不知道还有什么人在等着自己,不过等关煦桡过来了就行了。

“你负责开车。”当车子又开出了十来分钟之后,莫念眼神一冷,打开车窗,而此刻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黑色的手枪,前面尖牙的保时捷车速也降了下来,除了驾驶位这边,后座和副驾驶的车窗额也都打开了,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沈书意这边,看来果真是下了狠手要解决沈书意。

“坐稳了。”沈书意眼神一沉,油门呼啦一下踩到了底,为了避开飞射而来的子弹,车子在高速飞驰的同时还左右摇晃着,沈书意双手快速的打着方向盘,忽左忽右,车速极快,子弹不少都射偏了,有些打在车身上没有什么大的伤害。

可是莫念的枪法就精准多了,比起这些枪手,莫念只开了三枪,其中两枪是打在了对方的车轮胎上,第三枪射中了油箱,砰的一声巨响,烈焰伴随着浓烟在夜空里升起,沈书意的车子快速的从浓烟火光之中冲了过去,然后消失在夜色里,身后是熊熊燃烧的火焰。

很少有人能将车子开的这么稳当,这样快的速度之下,莫念只感觉沈书意的双手如同魔法师的双手一般,在方向盘上和变速档上快速的活动着,白皙的手指似乎带着魔力,而沈书一那透露出沉静和自信的目光更让人有种从心底冒出来的信任。

她的车技很好,好到出乎意料之外,即使是赛车手却也只是速度快,不一定有她这么一手神乎其神的车技,能躲开那么多的子弹,这不单单是车技好,也要有精准的判断力,知道避开子弹,即使射中了车身却也是无关紧要的部位。

“你说什么,失败了?”谢大队长的父亲,如今已经退休的谢老爷子表情阴沉的挂了电话,转而向着一旁刚刚走出来的办公室走了进去,态度更为的恶劣而强硬。“袁团长,那你的意思就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谢大队长被人打成这样,这根本就是打了谢家人的脸,所以谢老爷子直接找上部队找谭宸报复来了,可是袁德明这个小小的团长却和自己打马虎眼,想护短,也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谢老先生,我已经和你说了几百遍了,谭宸那小子请假了,还有这件事真的要摆上台面说,谢鸿这会即使住院只怕也要拷上手铐的。”抽着烟,袁德明半点看不出军人的样子,吊儿郎当的靠在椅子上,穿着军绿色的大背心,军装裤,板寸头,黝黑的肌肤,这模样一看活脱脱就是个兵痞子。

“袁团长,你难道就不想再上去一步?”谢老先生何尝不想过报复,可是毛市长也不是吃素的,当天虽然谭宸打了谢大队长。

可是沈书意的指控,那手机的录音,加上她手腕上的手铐,谢鸿分明就是故意杀人,这个罪名可不小,谭宸虽然打了人,但是沈书意也就没有上告了,所以这件事就算是两清了,谢家省里的人真的追究下来,谭宸也许会有麻烦,但是第一个有麻烦的就是杀人未遂的谢鸿,所以这件事毛市长将口风和证据透露上去之后,省里的人也就息事宁人了。

但是谢老咽不下这口气,他的儿子手脚都断了,更是直接被一脚踩成了太监,上面不管了,谢老就换了思路,一方面找人去报复沈书意,一方面来部队找到了袁德明,先是威逼恐吓,但是和袁德明这个兵痞子耍横,那简直是鸡蛋碰石头,所以这会谢老直接糖衣炮弹的利诱了。

“您老这话是什么意思?”眼睛蹭的一下亮了起来,袁德明脸上带着笑,将手里的烟蒂直接粗暴的按灭在烟灰缸里。

“在部队了制造个意外事故很容易吧,毕竟经常训练,危险的很,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事成之后,我保证袁团长你简章上多颗星。”谢老阴险的笑了起来,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谭宸真的被袁德明给弄死了,谢老可不打算兑现诺言,难道这个兵痞子还敢找自己算账不成?毕竟谭宸可是他给弄死的,这件事袁德明只能哑巴吃黄连。

“谢老,你这是哄孩子呢。”袁德明冷哼了一声,又懒散的靠在了椅子上,挑了挑浓眉,“我手底下死了一个兵,我不被降级处分就谢天谢地了,再说到时候你翻脸不认帐怎么办?我找谁哭去。”

“你放心,这件事只要办成了,我自然hiu有办法给你升上去。”谢老笑容僵硬了几分,看来这个袁德明也不是善茬,想要哄骗倒不容易,只怕不先给他吃点甜头是不行的。

“要不谢老我们这么着,你先给我升上去了,到时候我再帮你的忙,你放心,我说到做到,再说谢老你有通天的本事,我要是食言了,你再将我给拉下来。”袁德明将胸口拍的咚咚响,干脆的很。

这样的话?谢老家里虽然在省里有人,但是那也是政界的,想要管道军方可不容易,更何况袁德明现在已经是中校级别的团长了,想要升到上校可不是一句话两句话的事,想到此,谢老还想要说什么,结果一抬头看到袁德明那笑容,立刻火冒三丈。

“你敢耍我?”猛然的站起身来,将桌子拍的咚咚响,谢老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当着猴子耍着玩,气的浑身直颤抖。

“得,你老悠着点,这会都凌晨一点多了,军医也都休息了,你老要是血压升高了,心脏病发发作了,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袁德明嘴上说的严肃,可是却是满脸张狂的笑容。

谭宸那个小混蛋,老子大半夜的被吵的不能睡觉给他斗智斗勇,还牺牲了升职的大好机会,这个小混蛋回来之后要不好好的管理好少爷连,袁德明发狠的冷笑着,这个人情谭宸敢不认账,他就揍的他连爹妈都不认识。

“你好,你好!”谢老这会算是明白了,从头到尾都被袁德明给耍着玩呢,就算谭宸是军区的,一时半刻的拿他没有办法,但是那个沈书意可是光头老百姓!

谢老愤怒的转过身打开门大步离开了,办公室里,袁德明打了个哈欠,从白天知道谢家有人找上来了,袁德明就用借口谢绝见客了,可是谁知道谢老头还真是有耐性,竟然等到深夜来在等,让在外面溜了一天回到部队的袁德明只能见一面。

“开车去五华路,没用的东西,一个女人都弄不死,还要我亲自出面!”谢老满脸的怒火,对着司机开口之后,气呼呼的坐在后座上。

想来谢家在N市这么多年可都是顺风顺水,谁知道这一次竟然被一个小当兵的一个沈家的女儿给欺负到头上了,谢老越想越气,沈书意算个什么东西,一个贱丫头敢诬陷自己的儿子,毛市长竟然占着自己有几分权力,不将谢家放在眼里,还公然维护两个凶手,谢老冷冷的攥紧拳头,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两个人的,否则以后谢家就不用在N市生活了。

警车和120的救护车都早早的等在一旁,只等着尖牙给他们口信然后出来,毕竟飙车出了事故太平常了,沈家即使有钱想要给沈书意出头那也是不可能的,但是谁知道出事的不是沈书意,而是和她飙车的尖牙。

“小姐,你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造成人员伤亡,请和我们回局里走一趟。”警察冷着脸开口,敲了敲驾驶位的车窗,直接亮出了手铐,要将沈书意给抓起来,他们都是事先收到了命令的。

而不远处的医护人员正将撞车的两个司机送到了救护车上,而尖牙的那辆燃烧的保时捷车上的伤员只出现了尖牙一个人,沈书意明白那车子上的人都是带了手枪的,真的要这么出现了就麻烦了。

“是我开的车,和她无关。”莫念打开车门从驾驶位走了下来,快要到终点的时候,莫念就提议和沈书意换了位置。

“这是怎么回事?”警察眉头一皱的看着从副驾驶位置走下来的沈书意,表情极其不悦,“你们这是互相包庇,是违法的!我们有目击者证明是小姐你开的车!”

“在起点的时候是我开的车,但是中途速度太快我怕了,自然就让莫念来开车了。”沈书意坦然的笑着,将心里头的诧异压了下来,她知道这件事多少有点麻烦,今天即使她避开了,日后谢家还是会来找自己的麻烦,但是沈书意没有想到莫念竟然要替他揽下这事。

“你有什么证据?”警察脸色更冷了,冷声怒斥着沈书意,要不是一旁的莫念气势太强盛,而莫念的随扈也过来了,警察直接都将沈书意给带走了,不会在这里和她浪费口水。

沈书意一听这话乐了起来,笑着开口,“警官,你们拿着纳税人的钱办案子查案子,难道不是该你们去查找证据吗?怎么还反过来让我提供证据呢?我说我和莫念换过来了,我和莫念都是人证,你不相信,你让我怎么提供你其他证据?”

“你!”被沈书意给堵的无话可说,警察表情一狠,但是却又无可奈何,暗中对着一个警察打了个手势。

不远处都知道今天尖牙和人赛车出事了,被送上救护车的时候尖牙已经人事不知的昏迷了,听说那辆赢来的保时捷也在撞击中起火烧毁了,其他人都有些惊诧,毕竟一个女人的车技怎么可能赢得过尖牙。

不过当莫念从驾驶位走出来时,大家倒也有些明白了,这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只怕是中途和那个女人换了位置,是这个男人开的车,否则怎么可能赢得过尖牙。

五华路这边可是尖牙的地盘,所以在警察收到指示之后,稍微的一挑唆,立刻就有人炸了起来,“他们和尖牙有仇,这是在路上给尖牙设了圈套呢。”

“就是,否则老马的车子怎么也撞毁了,他们可是先飙车的。”

“不能让凶手逃走了!”

“抓住他们!”

原本五华路这边人就多,很多也都是混混,有人刻意这么一挑唆,尖牙的那些手下,外加一些看热闹的小混混立刻就叫了起来,群情愤怒着,直接向着警察这边冲了过来。

“你们做什么?那可是沈家的小姐,是你们能得罪的吗?担心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唯恐天下不乱着,警察不但没有制止,反而故意的挑唆,挑起民愤。

“有钱人了不起啊?老子最痛恨有钱人!”警察这么一说,立刻让人群里更加愤怒的传来了叫骂声,这些人都是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多少都是有些仇富心理的,这会再加上有人故意火上浇油的挑拨,自然是一点就着。

莫念暗中对着虎头使了个眼色,原本警察是很得意沈书意即使逃脱了尖牙的陷害,但是说不定就会死在意外里,毕竟这里可有上百号人,推搡踩踏,要弄死一个人太简单了,可是在事态刚恶化的同时,虎头却迅速的组织了自己的人隔开了沈书意和这些小混混的距离。

警察愤怒的攥紧了拳头,闹事想要挑起来很容易,可是毕竟他们是警察,而虎头是他们的头,尤其尖牙现在被送去医院了,虎头就是一把手了,虎头的话还是很有威信的,所以愤怒的人群就这样被止住了。

黑色的豪华汽车快速的开了过来,随着保镖和秘书打开车门,谢老从车上走了下来,带着盛气凌人的骄傲向着几个警察和沈书意、莫念走了过来,就是这个女人,就是这个罪魁祸首!

暗中关煦桡一直都在,但是看到莫念在的时候,关煦桡就没有出面了,毕竟他负责张望这个案子的调查,如果他出现了,到时候被脏水一泼,为了避嫌关煦桡是没有办法负责整个案子的,所以这会他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事态的发展。

谢家的人?关煦桡比谭宸细致多了,谢鸿这个武警大队队长被打的住院之后,关煦桡就查了谢家,这会可以肯定是谢家人要报复了,可是莫念这个人?关煦桡犹豫着要不要给谭宸一个电话,貌似情敌出现了啊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