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幸灾乐祸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6    作者:吕颜

“既然秦总不方便出面,那还是我出去一趟吧。”周子安笑着放下酒杯,优雅的站起身来,弹了弹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镜片后的目光里闪过一丝讥讽的冷意。

秦炜烜这一刻突然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他拜托周子安打压沈家天依服饰的生意,秦炜烜以为周子安会这么干净利落的答应自己,是因为之前沈书意拒绝了和周子安合作惹怒了周子安。

所以之前在秦炜烜知道沈书意和山内积井起了冲突之后,他虽然想要出去解围,但是周子安明显面带不悦之色,让秦炜烜更加坚定了这个念头,毕竟周子安如何和小意不和,他肯定是希望小意倒霉,自然不愿意自己出面解围。

所以秦炜烜虽然有点担心沈书意,但是想到沈书意的身手,而且这里是在餐厅,山内积井就算怎么色欲熏天,也不至于在餐厅里就敢做什么事来,所以秦炜烜为了不得罪周子安,终究还是没有选择出去,再加上他也不愿意让沈书意知道自己并没有去见所谓的客户,而是和周子安在一起用餐。

可是当周子安一脸讥讽冷笑的起身拉开和门出去时,秦炜烜脸色陡然之间阴霾到极点,一手将掌心里的酒杯狠狠的砸到了木制的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响,身为男人,秦炜烜这会才发现周子安的真正意图。

“他竟然看上小意了!”阴狠着眼神,秦炜烜愤怒的站起身来,可是此刻他却已经不能出去了,毕竟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如果他出去,不但救不到人,反而会被小意洞悉到自己的用心和考虑。

所以宛若困兽一般,秦炜烜一方面不耻周子安竟然这么卑鄙的算计自己,而周子安自己倒是出去英雄救美了,但是秦炜烜又不得不忍耐,以秦氏集团现在的势力根本没有办法和周家叫板!

“真以为小意会看上这些纨绔少爷吗?周子安只会踢到铁板而已。”怒火过后,秦炜烜又坐了下来,原本沉稳干练的峻脸此刻阴狠的扭曲着,狰狞的眼神显得格外的恶毒而疯狂,这些自以为是的官家少爷,除了家世之后,他们有什么比自己强的。

周子安的确是算准了秦炜烜的心思,这个男人的确是个精明狠戾的角色,左右逢源,能屈能伸,心机城府也是有的,只可惜和自己斗还差了些。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被沈书意踹出去的山内积井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这会莫念的两个随扈已经将手枪收起来了,所以没有注意到的山内积井直接嚣张的叫了起来,“我劝你们不要多管闲事,和你们没有关系,都给我滚远一点!”

这边一吵闹,其他包间的人也都拉开和门出来了,有点时候里还捻着寿司,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毕竟日式的餐厅一般都是特别安静的,客人连说话的声音都很低,今天竟然这么的噪杂,自然是出事了,而中国人最不缺的就是看热闹的心思。

“这个女人是我的,你让开!”山内积井喝的并不算多,不过之前因为吞了一颗催情的药丸,这会在酒意之下,药性越来越强烈了,山内积井红着眼眶,步伐有点踉跄的走到沈沈书意和莫念面前,依旧带着几分嚣张,“沈总监,天堂株式社能不能和贵公司合作就看你的表现了。

”需要解决吗?“莫念嘶哑着声音,阴冷的目光从山内积井的腿间扫过,峻冷的脸庞眉宇一皱,原本就阴邪的黑暗气息似乎更加浓郁了,山内积井若不是这会状态不对,他就不会瞎了眼的敢对莫念放话。

”不用了。“沈书意笑着摇摇头,难怪今天聚餐会订在日式的餐厅,看来柳经理是故意的,沈书意揉了揉眉心,她明明就没有说什么做什么,却还是会招惹到小人,难道是流年不利。

”处理了。“沈书意不想追究多惹麻烦,莫念自然也不会多事的做什么,话音落下,其中一个随扈快速的一个上前,身影极快,几秒钟的时间山内积井和他的四个手下都被敲晕的昏厥在地。

”小意?“周子安从包厢里出来之后就看见这边围拢的人群,刚走了过来准备给沈书意解围,却诧异的发现沈书意身边的莫念。

不同于谭宸那种虽然冷酷冰山却带着正气的慑人气势,莫念的冷带着阴暗和邪气,浑身似乎都被一股看不见的黑暗包围着,整个人显得异常阴冷,那一双眼即使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却也会让人不由的后背一寒。

”莫少爷?“周子安毕竟是在N市圈子里的人,他虽然不认识莫念,但是当他的目光从莫念的左手扫过一眼,那缺失的一小节指头,再加上莫念的年纪和这一身阴邪的气势,立刻让周子安明白眼前人的身份。

不动声色的皱了一下眉头,周子安看了一眼沈书意,她竟然和莫念认识,看来她身上还真的藏有不少谜题,不知道秦炜烜知不知道呢?

毕竟在周子安的调查里沈书意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从见到沈书意的身手之后,周子安就明白自己的调查肯定只是查到了浅显的部分,有些东西只怕是被有心人给隐匿了,而莫念和沈书意的相识,让周子安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推测,而也因为此对沈书意的兴趣更浓了几分。

冷淡的颔首也算是和周子安打了招呼,敢在N市对周子安如此失礼的人只怕不多了,莫念拍了拍沈书意的肩膀,”我送你回去。“

”好的。“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思,沈书意迈开步子跟了上去,经过周子安身边时,沈书意看似平静的目光却闪过一丝冷意,包间里的檀香只怕是周子安让人弄的吧,毕竟他知道自己的身手,所以才点了这种可以让人四肢疲软无力的檀香。

周子安眼神微冷,目送着沈书意和莫念一起离开,片刻之后,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深沉诡谲的笑容,优雅的转过身在一众看热闹的人的视线里坦然的离开。

”那个,今天还是谢谢你。“出了餐厅到了停车场这边,沈书意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不远处的黑色汽车,一过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这辆车子里有人盯着自己,但是没有恶意,再加上莫念的两个随扈很是平淡,沈书意立刻明白这车子里的人只怕也是莫念的随扈。

”不用客气。“莫念冷淡的回了一句,对着沈书意微微一颔首带着两个随扈向着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

也没有什么事的沈书意自然也上车回了沈家,亚特兰蒂斯第一期的设计已经完成,现在就是第二期的工作,沈书意这个总监只怕也要忙起来了。

七个多小时的飞机终于到达了北京城的机场,因为是中午的飞机,这会天已经完全黑了,孙大刚一路上都有点蔫蔫的,倒是担心自己的结局,在他决定亲手给父母报仇的时候,孙大刚就知道自己会有什么结果,左右不过是挨颗枪子。

只是一想到谭宸的黑脸,孙大刚就彻底蔫了,他当初是在部队里被谭宸一眼给选中的,孙大刚自己都有些的诧异,毕竟就他这笨脑子,除了冲锋陷阵之外根本没有什么用处,却不曾想谭宸这个长官虽然面瘫冷漠,沉默寡言,但是却真的有本事,孙大刚跟在谭宸后面训练之后,实力也是蹭蹭的见涨。

只是如今一想到自己辜负了谭宸的用心,孙大刚就恨不能给自己几拳头,可是一想到父母的惨死,孙大刚却还是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哥,这边。“机场外一辆黑色的汽车前,谭亦优雅的靠在车门前,俊美邪魅的脸上带着优雅的笑容,潇洒的对着黑着脸走过来的谭宸招了招手。

”我还特意打电话让你照顾这混小子,结果呢?“在谭宸的车子前是一辆挂着军牌的越野车,比起谭宸优雅如同贵公子的风姿,凌浩然看起来就是一个正规的不能再正规的军人,五官帅气带着几分野性,浓眉大眼,眉头一皱,不悦的对着谭宸这个面瘫脸发火。

整个【绝杀】的人都知道他们的谭上校和凌政委天生不和啊,每一次凌政委想要和谭上校切磋一下,都会被揍的很惨,而被削了面子的凌政委却偏偏不服输,加大任务量的训练,惹的一群大老爷们都哀怨黄天的叫了起来。

谭上校那是人吗?那根本就是火星来的,能躲得开狙击手的子弹啊,虽然这子弹是训练用的空包弹,但是那速度可是一样的,有这么变态的长官吗?那身体的反应速度得过恐怖才能躲避开狙击手的子弹!

在水下,正常特种兵能憋气七八分钟那已经是变态了,可是在谭上校面前所有的变态都是小儿科,整整十五分钟那,从广州军区特种大队过来的精英们一个个满脸满身水的躺在岸边,死鱼一般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因为憋气太久肺部都痛的要炸开了,脑子里也是嗡嗡的直响着。

他们从小就接触水,等于是在水里长大的,比起陆地战,他们在水里那就是浪里白条,和鱼儿一样的畅快,可是他们没有鱼鳃啊,谭上校简直是变态的加强版,在水里皮肤都能呼吸,竟然能憋气十五分钟,这是准备申请吉尼斯纪录吧。

黑着脸,谭宸看都没有看前来接机的两个人,径自向着谭亦身后的车子走了过去,一身的寒气,任谁都能看得出谭宸这个面瘫脸这会情绪很差很差,不想被扁,最好别招惹他。

”你现在装孙子了?杀人的时候不知道用用脑子吗?就算要杀人,你还让人给留下证据!你他妈的别说是老子的兵,【绝杀】丢不起这个脸!“凌浩然只当谭宸是因为孙大刚的事情憋火着,所以即使他和谭宸一直不对盘,却也没有对谭宸说什么,只能将怒火毫不客气的发泄到站得笔直一脸愧色的孙大刚身上。

谭亦笑了笑,看着五大三粗的孙大刚被训的就跟幼稚园犯错的孩子一般,可怜巴巴的模样,让谭宸都不由的勾着嘴角笑着,拍了拍凌浩然的肩膀,”好了,事情都这样了,你训他有什么用,左右这事我哥会解决的。“

”能解决谭宸会黑着一张脸?“凌浩然虽然骂的狠了,怒瞪着一双眼,气不过直接一脚向着孙大刚给踹了过去,”我他妈的怎么有你这样不长脑子的兔崽子!“

”回去!“坐在后座的谭宸皱着眉头,看着凌浩然一眼,冷声的对着谭亦开口,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谭宸并不会感觉到疲倦,可是一想到早上准备道别的时候,却看见秦炜烜和沈书意在一起的画面,他们竟然还一起上下班,谭宸浑身的寒气压都压不住。

”你先和小张回去,给老子老老实实的关禁闭!“凌浩然发泄之后摆摆手,懒得再看孙大刚一眼,他就没有看见过这么蠢的兔崽子。

之前就是担心孙大刚回去会出事,毕竟那些开发商都奸猾的更千年老妖似的,所以凌浩然还主动给谭宸这个死面瘫打了电话,而谭宸也亲自过去了,这让凌浩然总算放下心来了,不出事就好。

他也以为真的有什么事,孙大刚这混蛋必定会找谭宸,不行找自己也行那,虽然在【绝杀】里,不管是谭宸还是凌浩然都没有透露过自己的身份,但是就凭【绝杀】每年的军费是个人就明白他们即使没有家世,但是也有相当的关系的。

可是孙大刚这个榆木疙瘩出事了,竟然不是求援,而是一个人闷着头的去报仇,你真的杀了几个该杀的凶手,凌浩然也算了,他的兵谁手底下没有沾过人血,杀过人的,只要是该杀的人,即使违背了军法军纪,以谭宸和凌浩然的本事自然可以摆平,反正没有证据也是悬案,他们打个马虎眼就过去了。

可是凌浩然是气狠了,孙大刚杀了人竟然还留下了把柄证据给周家的人给抓住了,他们倒是想要借此可以扳倒谭宸呢,就凭一个不上台面的周家只怕都不知道谭宸的背景,才会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法。

孙大刚当初只想着报仇,根本没有想过善后,他脑子简单,这些人杀了他们父母,他给双亲报仇血恨,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终究是杀人了,所以即使留下了证据,孙大刚也不在乎了,他也没有想过逃避法律的制裁,他只想着报仇,之后是杀是剐他都会伏法认罪。

”军方那些老家伙又不安分了。“凌浩然也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位上,他倒不是想开车,但是谭亦已经坐到了后座和谭宸在一起,凌浩然也只能充当司机。

周家的如意算盘自然是不可能成功的,但是孙大刚这事一出,铁证如山,自然是给军方那些不安分的老家伙抓到了把柄,所以这几天凌浩然火气蹭蹭的冒着,想要借此要挟将人安插到【绝杀】里来,也不看看他们推荐的那些人也够资格进【绝杀】,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凌浩然手里每年可是有五个死亡指标的。

”不用理会。“依旧是冷着面瘫脸,谭宸从知道孙大刚出事之后,他并没有任何的生气,他只在乎沈书意被牵连进去了,而且还受伤了,至于孙大刚的事情,谭宸肯定会压下来的,而军方那些乘机想要安插进来的人,不管是为了探查【绝杀】的机密,还是为了揽权,谭宸都没有在意过,再不行弄死弄残几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不理会你黑着脸做什么?孙大刚那兔崽子可不再车子里。“凌浩然冷嗤一声,瞄了一眼后座的谭宸,说实话这还是凌浩然第一次看到谭宸这么冷着脸的一面,想来孙大刚的事情的确有些棘手,否则凌浩然也不会这么的恼火。

”哥是因为和沈小姐分开两地了。“谭宸笑着回了一句,镜片后的目光带着几分揶揄之色,谭亦这些年长的和谭骥炎这个父亲愈加的不像了,丹凤眼,五官俊美,脸颊掠显得尖细,戴着眼镜,优雅至极,笑起来时总是有几分贵气,却偏偏又带着邪魅之色,让凌浩然见到一次就不屑一次,谭亦绝对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

”你有女人了?“嘎吱一声,原本正常行驶的汽车直接在马路上一个急刹车,凌浩然可顾不得身后那些差一点追尾的汽车,不敢相信的转过头看向后座冷着脸的谭宸,”谁家姑娘这么想不开敢和你在一起,脑子进水了吧。“

”滚。“冷酷的眼刀子一扫,谭宸刚拿出手机想要看看沈书意有没有给自己电话,毕竟在飞机上手机都关机了,结果电话没有,短信倒是有一条,却是关煦桡发过来的,问谭宸有没有到。

原本情绪就不悦之下,再听着凌浩然这话,谭宸面瘫着峻脸,他开始思考着是不是该用点强硬的手段将沈书意给搬到揽月苑来住,毕竟揽月苑的安保极其严格,秦炜烜是不可能进来的。

可是一想到沈书意那固执的性子,谭宸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倒是又犹豫了,一方面他是舍不得勉强沈书意,另一方面他是担心会弄巧成拙,反而让沈书意和自己越来越远,最后让秦炜烜钻了空子。

”这姑娘到底长什么样?哪天我得亲自去见见。“凌浩然只感觉震惊太大,对比起来孙大刚这事根本就是芝麻绿豆的小事,可是到底什么样的女人能看上谭宸这个死面瘫。

谭宸这混蛋冷起来的时候可以十天半个月不说话,闷着脸,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谭宸竟然还能谈恋爱,凌浩然感觉自己宁愿相信谭宸被子弹给射穿了也不愿意相信他竟然会交女朋友,而且还因为和女人分开而黑着脸,这么儿女情长的男人会是这个面瘫脸?不是被人假冒的吧。

一直不动声色看热闹的谭亦手机响了起来,谭亦接起电话,莞尔一笑,将手机调成了免提模式,手机里顾钧澈的声音就无比兴奋的响了起来。

”谭亦哥,谭宸哥回来了吗?嫂子有没有带回来,我一定要好好膜拜一下,嫂子敢和谭宸哥在一起了,太可怕了,天天对着谭宸哥那面瘫脸,半夜不会做噩梦?“半点没有想到被谭亦给算计了,顾钧澈噼里啪啦就是一大段话。

开车的凌浩然大笑起来,一手拍打着方向盘乐的厉害,清朗的声音没有了刚刚面对孙大刚时的怒火,”你嫂子没有回来,谭宸这个死面瘫一个人回来的,估计是人家姑娘看不上这面瘫脸,这是剃头担子一头热呢。“

”啊?我就知道会是这结果,之前那一次沈小姐接的电话,我叫了一声嫂子直接被训了一顿呢。“顾钧澈垮了声音,宅的太久了所以一点心机都没有,半点没有发现他电话是打给谭亦的,为什么凌浩然的声音这么清楚的传了过来,如果顾钧澈知道谭亦坏心的开了免提,他的话都被谭宸给听见了,今晚上的聚餐,打死顾钧澈他也不敢过来了。

”人家沈姑娘自然是看不上谭宸了。“这得傻到什么程度才能看中谭宸这个面瘫脸,凌浩然脸上带着无比爽朗的笑容,哼着小调,得意洋洋的瞄了一眼脸越来越黑的谭宸,咧嘴一笑,有种你打我啊!打我人家姑娘也看不上你。

被一再埋汰的谭宸火大的一把拿过谭亦的手机给挂断了,直接拿起自己的手机,既然小意她没有打电话过来,谭宸直接就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沈书意今天因为聚餐所以下班也就比较早,结果在日式餐厅还没有吃多少就因为山内积井的事情回到沈家大宅了,刚准备煮点饺子垫点还饿着的肚子,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到谭宸的号码,沈书意接电话的手顿了下来。

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接起电话,转过身去厨房继续煮着饺子,手机响了许久没有人接听,谭宸冷着脸挂了手机,眼神显得有些晦暗,她不接自己的电话。

一旁谭亦诧异的扬起眉梢,看不出沈小姐竟然敢不接哥的电话?不得不说一直都是看热闹的谭亦这一下也有了兴趣,之前因为出于对谭宸和沈书意的尊重,虽然一众人都好奇的厉害,心里头跟毛抓似的,但是却没有人去调查沈书意的情况。

”不是吧?不接电话?“凌浩然虽然总是和谭宸不对盘,但是他心里头还是有几分佩服谭宸的,这会着实也震惊了,这姑娘胆子得多大啊,竟然连死面瘫的电话也敢不接,凌浩然原本只是有点好奇,这会他都想要飞去N市看看本尊了。

侧过头看向车窗外的夜色,谭宸虽然寒着面瘫脸,却显得有点精神不振,这让凌浩然和谭亦再次震惊的愣了愣,谭宸会谈恋爱他们真的想不到,不过就算真的恋爱了他们也会慢慢接受的,可是这个沈家姑娘竟然能左右谭宸的情绪,这让凌浩然眼珠子几乎瞪了下来,谭亦目光里闪过一丝精明之色。

柳叶胡同。

四合院,说实话如果今天不是因为谭宸这个大哥回来,糖果这丫头绝对不会早早的就站在大门口等着,而随着汽车的停下,后座车门打开,看到下车的男人,还是那样面无表情的一张冷脸,眼神漠然,气息冰冷,糖果却露出了笑容。

”哥。“笑着喊了一声,糖果直接向着谭宸扑了过去,丝毫不担心会摔倒,哥绝对会接住她的。

一路上谭宸的脸色都黑的可以刮下一层锅灰来,但是这会倒是柔软了五官,动作熟练的抱住扑过来的妹妹,大手在她的头上揉了两下,如果小意也能这么热情的话,想了想,谭宸便感觉没有这种可能,见到糖果的喜悦也消散了几分。

”我哥这是怎么了?“从谭宸的怀抱里探出头来,糖果好奇的张大一双大眼睛,询问的看向身后笑的腹黑阴险的谭亦和一脸得意的凌浩然。

虽然谭宸性子冷,面瘫着脸,但是糖果还是能感觉到今天谭宸身上的寒气格外的重,靠的近了都能感觉被冻伤了。

”二哥,谁脑子进水了敢惹上我哥?“从谭宸的怀抱里退出来之后,糖果拉了拉谭亦的手,能让她这个爱吃爱睡的丫头产生好奇心可真不容易。

”沈家姑娘不接面瘫脸电话,这还是单相思呢。“不厚道的笑着,凌浩然帅气的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畅快,这么多年了,凌浩然只感觉今天最顺心。

糖果眼睛倏地一下瞪大,看着点了点头的谭亦,同样不厚道的笑了起来,眉眼弯弯,虽然没有见过面,也没有调查过,但是敢不接哥的电话,糖果发现她还真的没有办法想象沈书意是什么样的人,难道和秦阿姨一样冰冷到极点?

等谭骥炎和关曜、顾凛墨这些大家长回来时,所有人都知道谭宸被人拒接电话了,连谭宸的电话都敢不接,这让谭骥炎这个父亲也好奇起来了。

”只是不接电话而已。“身为父亲,谭骥炎拍了拍谭宸的肩膀,威严冷峻的脸上带着几分陈恳的开导,他还被小瞳赶下床睡地板呢,不过谭骥炎的安慰并没有什么诚意,如果能撇开他眼中那嘲笑之色就完美了。

眼刀子一扫而过,谭宸嫌恶的侧开身避开谭骥炎拍向自己肩膀的手,最好不要让他知道到底是谁将这事给说出去的!谭宸虽然不在意被人给嘲笑,可是在他心烦气躁的时候,一个个都幸灾乐祸的看他笑话,谭宸就算是尊佛也给气的七窍生烟了。

”我听说沈家姑娘竟然不接小谭宸的电话,哈哈,这姑娘够意思,可惜啊,连电话都不接,更不可能和谭宸回北京来了,不能见面太可惜了。“人未到,声音先传来了。

谭景御揶揄的笑声显得无比畅快,一手依旧亲昵的揽着沐放的肩膀,幸灾乐祸的看向黑着脸的谭宸,咂着嘴,”啧啧,脸黑成这样。“

”有你这么当小叔的吗?少说两句。“沐放眼睛一瞪,没好气的在谭景御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下,都一把年纪了,却还是和年轻的时候一样爱胡闹。

”我这不是好奇嘛,听说这小子谈恋爱了,我当时一口水就给喷出来了,弄了半天,原来还是单相思。“谭景御被沐放给瞪的心头一漾,虽然男色当前,但是一想到谭宸这吃瘪的样子,谭景御还是压下了心头的悸动,只是大手在沐放的腰上吃着豆腐,毕竟这样的热闹可不是好看的,机会难得啊,自然不能错过。

”单相思?要不让顾岸去追人。“顾凛墨虽然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十一身上,但是难得谭宸这个小辈今天回来,大家自然都来聚一聚,当然了,看热闹也不能错过的,尤其是谭宸这个面瘫的热闹,顾凛墨记忆里谭宸从小就板着脸,面无表情,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小面摊变成了大面瘫了。

”凭什么让顾岸去追人啊?我家两个儿子也还没有女朋友呢。“谭景御倒是和顾凛墨杠上了,虽然两个人本意上是打趣谭宸,但是说起来自己儿子天天在家里转悠,吸引自己亲亲爱人的眼光还真的有点碍眼,要是能找个女朋友,说不定就清静了。

”沐沐那张脸谁家姑娘见了都会自卑!而谭谭这个个弟控,不等沐沐结婚他肯定不会先结婚的。“顾凛墨淡漠着一张脸开口,沐沐那小子的脸就是沐放这一张绝美脸庞的翻版,可是性子却像谭景御,麻烦的厉害。

而谭沐这个当哥哥的百分百的就是个弟控,明明平日里看起来却是沉稳,也精明的很,却每每都被沐沐给骗的团团转,沐沐出去见个朋友他都得偷偷跟着,总是担心沐沐被人给欺负了,却根本不知道沐沐就是顶着一张纯良的脸,骨子里可是这群孩子里就腹黑阴险的一个。

倏地一下站起身来,谭宸冷眼扫着一屋子都幸灾乐祸的众人,黑着脸直接向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他就不该回来的,直接去宾馆住就好了,当然了,谭宸还是很想和童瞳这个当妈的说说话的,否则他绝对不会回家。

将谭宸给气走了?所有幸灾乐祸的大家长和小辈们对望一眼,忽然有点心虚啊,他们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厚道了,谭宸虽然面瘫了一点,平日里让大家都恨的牙痒痒,但是毕竟是第一次谈恋爱,出师不利,他们没有安慰和开导,竟然一个个都在一旁幸灾乐祸。

”要不打电话问问煦桡吧,他在N市最了解情况。“谭亦推了推没有度数的眼镜,笑着开口,这会知道后悔了,刚刚可都是恨不能八卦到极点挖出一点机密来。

关煦桡这会正在出外勤,案发的地方正是桃州古镇,是一家五星级宾馆的客房,房间直接订了一个月,门口一直挂着不要打扰的牌子,所以服务员也就没有人进房间了,宾馆都是二十四小时的,所以服务员也都是三班倒。

大家看到挂在门口的牌子也没有多在意,都以为自己不当班的时候是其他人打扫的,半点没有察觉到房间里的客人都好几天没有出来了。

天气越来越热了,所以当房间里有臭味传出来时,大家这才感觉不对劲,再仔细一问才发现这几天都没有人来这个房间打扫,没有人更换毛巾洗漱用品什么的,找来经理敲门却也是没有人回答。

最后不得已只能让客房经理拿来房卡打开门,结果腐臭味扑面而来,让人几乎作呕,房间里的空调还在呼呼的转着,温度开的很低,门窗密闭着,所以臭味一直散发不出来,而大床上是黑色干涸的血迹,一具尸体正躺在床上,要不是空调温度打的低,只怕早已经腐烂了。

张望?关煦桡看着尸体有些的诧异,张望为什么会死在宾馆的房间里,不过张望是个混混,没有什么家人,再加上镇子上的人都以为张望和枫红集团谈判多要了很多钱就离开古镇了到外面去挥霍了,大家也没有奇怪,却不知道张望竟然死了。

”空调开的太低,初步判断死者已经死了五天了,具体情况还需要验尸之后才能出来。“法医快速的对尸体进行了简单的尸检,蒋之国死后,关煦桡在毛市长的影响之下被升为了队长,所以法医这才向关煦桡汇报着情况。

”将尸体抬走,你们两个去问问宾馆的服务人员,勘察现场的时候要仔细一点。“手机响起,关煦桡看了一眼闪亮的屏幕,快速的交待了一番之后这才走出去接电话,”谭亦哥。“

”煦桡,沈家姑娘到底是什么模样的?“还不等其他人开口,糖果倒是第一个发问了,这会妈妈和秦阿姨她们都在厨房里忙活准备晚饭,否则爸爸他们这么欺负哥,肯定会被妈妈她们狠狠教训一顿的,而身为众多小辈里唯一的姑娘家,糖果自然有免死金牌了,所以她也是好奇的厉害。

”小意?“关煦桡透过手机听着电话另一头七八道的呼吸声,很是无奈的揉了揉眉心,难道谭宸哥谈恋爱就这么稀奇吗?这一个个都好奇的跟什么似的了。

”和子瑶阿姨有点像,不过性格要开朗一些,烈一些。“关煦桡想了想回答,沈书意的性格很理智,在某种程度上和十一的确有点相似,但是十一更加柔和,平静如水,沈书意性子看起来有点疏离冷清,其实真熟悉起来倒会发现她开朗孩子气的一面,只是不是极其熟稔,沈书意不会展露出这样的真性情。

这边关煦桡才回答完,听着手机里七嘴八舌的询问,关煦桡只感觉头更痛了,房间里还有一具尸体需要自己去查清楚呢,”拜托,谭宸哥就是谈一个恋爱,这还没有结果,你们要是让谭宸哥恋爱失败,瞳阿姨那里我不说了,就谭宸哥的报复大家只怕也是吃不消的。“

四合院里,众人突然感觉后背一阵发毛,他们这要真的破坏了谭宸的恋爱,一想到这个面瘫脸会没日没夜的拉着众人对打操练,除了依旧啃着碰过的糖果之外,所有人都绷直了身体,刚刚都在看热闹,这会才发现太危险了。

回到房间的谭宸又打了沈书意的手机,这会却是关机的声音,谭宸危险的眯了眯眼睛,难道她还真的准备和秦炜烜和好如初?面瘫脸上寒光一闪而过,谭宸起身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客厅里众人这才有些后怕,都怪看热闹看傻了,才忘记谭宸这个面瘫脸报复起来绝对会死人的,而此刻听着回廊里那沉稳的脚步声,一声一声,如同踩在众人的心头上,瘆人的厉害。

结果等谭宸回到客厅想要问问谭骥炎这些大家长当初是怎么恋爱的,可是发现客厅里空无一人,茶几上是一个啃完了的苹果核,逃亡的太匆忙,糖果都来不及将苹果核丢到垃圾桶里。

人呢?黑着脸,谭宸发现自己的耐性几乎要用光了,不需要的时候,这些人在耳边叽叽喳喳,他需要人的时候竟然一个都找不到!

手机挨个的打了电话,得,竟然整齐划一的都是关机提示音,谭宸拳头攥的嘎嘣嘎嘣响,有本事这些人就不要回家!

”人呢?“童瞳这边差不多将晚餐已经准备好了,结果到客厅一看,就谭宸一个人站在这里,原本该下班回来的众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十一和秦清也端着菜过来了,结果两个人也愣住了,平日里自家男人都是黏人黏的厉害,她们三个女人想要聚聚,不是手机来崔,即使本尊过来,这些年都这样,让十一她们有时候都很想集体翘家出逃,结果今天竟然看不到自家男人,这也太奇怪了。

”有事,外出,吃饭。“谭宸冷声的开口,对着童瞳他自然不会可能黑着脸,只是情绪依旧有点不太好,既然都逃了,那晚饭就不用吃了!

童瞳她们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菜都好了,不见人也就罢了,手机还集体关机,得,难得的清静了,那就四个人吃饭吧,虽然菜准备的太多了一点,不过连糖果这丫头都逃了,也不知道这些人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夜色很暗,围墙外,齐刷刷的一众人挨个站着,风中飘来饭菜的香味,即使是谭骥炎这个父亲这会也黑着脸,;冷冷的目光扫过躲在围墙外的众人,谁出的馊主意集体逃走的!小瞳还准备了那么多的菜!

”小放放,我饿了。“谭景御可怜巴巴的看着沐放,抱着沐放的腰撒娇着,虽然这个老男人看起来依旧年轻英俊,但是在谭骥炎和顾凛墨、关曜他们都是孤身的情况之下,谭景御这么秀恩爱绝对是找揍。

”别看我,我绝对不第一个进去。“糖果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她刚刚才啃了一个苹果,这会又从口袋里摸出几颗巧克力来,大眼睛一扫,笑的无比纯良而无辜,谭宸哥的怒火正盛,糖果才不会为了吃饱肚子进去找虐,更何况她还不饿呢。

”我比较耐饿。“谭亦扬唇一笑,优雅从容,这个时候谭宸哥的怒火正旺盛,谁第一个进去就是找打,而且还会拉惹仇恨值,只怕会被谭宸哥嫉恨一辈子。

顾钧澈几个小辈头都摇的拨浪鼓一般,这些大家长都不敢进去,他们就更不敢了,别说谭宸哥的怒火,瞳阿姨她们要是知道这些人这样打击谭宸哥破坏谭宸哥的恋情,只怕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谭骥炎这些大家长对望一眼,他们虽然不是很怕谭宸的报复,但是关键是他们不想睡地板那,打击谭宸的时候太畅快了,一时疏忽就忘记了还有事后报复。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