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再遇莫念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6    作者:吕颜

瑞凡公司,会议室。
    沈书意空降到瑞凡公司,负责亚特兰蒂斯这款游戏的开发,职位是总监,不过沈书意到来时,这一款游戏已经研发设计两个多月了,到现在第一期的工程已经完成了。
    “今天秦总也来了,既然如此,就让沈总监亲自给秦总现场讲解一下。”柳经理满脸的笑容,隐匿住眼中精明算计的光芒,话音落下之后带头鼓起掌来。
    在座的众人自然也随着鼓起掌来,可是只有于毓这个直接负责亚特兰蒂斯的组长明白,沈书意来公司的时间寥寥无几,这对于毓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沈书意只是挂了个总监的名头,不会私自干涉他的工作。
    而且之前沈书意之前帮忙完善了仙剑诀的打斗设计,足可以让于毓对沈书意保持几分尊敬,但是柳经理明着说让沈书意上来讲解却别有目的,想要刁难沈书意让她下不了台。
    秦炜烜眉头一皱,看了一眼柳经理,若是平,秦炜烜不会干涉下属的工作,这些职场不动声色的排挤和打压都是正常的手段,可是此刻,秦炜烜却快速的看了一眼沈书意,投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朗声开口,“还是让于毓来讲解吧,他也是这款游戏的主设计师,更加了解况。”
    柳经理诧异的愣了一下,他就是了解秦炜烜,知道他的格,绝对不会将私人的感带到工作中,公事公办,所以柳经理才会暗自刁难沈书意。
    让沈书意讲解,那就等于游戏开发的这份功劳都是沈书意的,于毓如果小心眼说不定就和沈书意闹矛盾了,当然最重要的是柳经理是知道沈书意不经常来公司,自然不可能了解亚特兰蒂斯这款游戏,让沈书意来讲解就是刁难沈书意,
    “既然柳经理点名了,那还是我来说吧,细节处让于组长来补充。”沈书意笑着站起向着电脑和投影仪这边走了过去。
    会议室的灯都关了,窗帘放下,黑暗里,只有投影仪的光芒闪亮着,亚特兰蒂斯的第一期《燃烧的宇宙征途》制作的场景非常的华丽,不管是打斗的场面还是美术组的画工都高于如今市场上的游戏,尤其是充斥游戏中的各种超级宇宙战舰,各种超现代的武器,震撼的宇宙战足可以让每一个玩家血沸腾。
    “这样的场景的确非常宏大,可是现在的网络资源有限,带宽决定了网速,大规模的战斗会不会造成电脑卡机,甚至死机?”不得不说虽然震慑于游戏的宏大震撼场面,但是考虑到中国目前的网速,很有可能没有办法支持这么大场景。
    “这个目前我们已经进行了公测,程序设计组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不会让玩家在游戏过程中因为游戏内存过大而卡机死机。”沈书意笑着回答着,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敲打着,一排一排的计算机程序代码出现在投影仪的屏幕上。
    “这是程序组设计研发的Z程序代码,程序中有一个我们成为小蝌蚪自主程序,当玩家在游戏过程中,小蝌蚪会进入玩家的电脑系统,在网络终端建立一个防火墙,止其他程序的运行,这样网速就会立刻提高,而当玩家将游戏页面最小化,调看其他程序时,小蝌蚪会反方向限制亚特兰蒂斯的输入,不会影响玩家的网速。”
    投影仪的屏幕上是一片漆黑,一排排银亮的程序代码刷刷的跳动着,相对于沈书意对于计算机编程这一块的精通,与会的其他人,包括秦炜烜和柳经理都头大的看着丝毫不看懂的程序编程。
    “这样倒是解决了网速的问题,可是一旦这样的事泄露出去,游戏玩家势必会怀疑我们的游戏程序带有黑客病毒,会侵犯他们的个人**。”一针见血的开口,柳经理依旧是带着笑容,可是眼神明显冷了几分。
    他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还真的对游戏下了功夫,甚至连Z程序都了解的这么清楚,当初于毓将关于Z程序的报告书送过来时,柳经理扫了一眼就合上文件了,这是程序组的那些怪才能看得懂的东西。
    “这个不用担心,Z程序是在网络终端发挥作用,不会进入玩家的电脑硬盘,即使有恶意的诽谤,我们完全可以出具专业的证据。”于毓率先开口,如果存在这样明显的漏洞,那么程序组的人都可以集体卷铺盖滚蛋了。
    整整两个小时的会议,当沈书意结束会议时,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即使柳经理还是心有不甘,却不得不承认这个站在投影仪前,脸颊上还有几道擦伤的年轻女孩子,即使大学刚毕业,却比很多职场打拼多年的金领白领们厉害精明多了。
    “小意,喝一点水,今天的解说非常精彩。”秦炜烜突然拿出了一个保温壶,打开盖子,浓浓的香味弥漫在会议室里,正是沈素卿熬了一夜的参茶。
    秦炜烜面带着深的笑容,俊逸的脸庞上满是亲昵,快速的走了过来,一手将保温壶递给了沈书意,站的极近,一手落在沈书意的头上,显得无比的暧昧和缠绵。
    原来竟然是秦总的女朋友?即使是男人也是八卦的,之前沈书意突然空降到了瑞凡公司,而且负责的还是如今瑞凡公司亚特兰蒂斯这一款大型游戏的开发,其他人都有些诧异和猜测沈书意的份。
    但是秦炜烜一贯都是公事公办,所以虽然对沈书意有诸多的猜测,当然,那些难听不堪的猜测居多,无非是职场潜规则,为了职位自然是愿意脱关了衣服大腿一张,可是秦炜烜刚刚这么突然的表态和明显宠溺的动作,让所有人明白原来谣言果真不可信。
“谢谢秦总,我喝茶水就行了。”沈书意皱着眉头,淡淡的拒绝了,侧过头避开了秦炜烜的手,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秦炜烜握着保温杯的手紧了紧,戾色从眼底腰上而过,以前的时候秦炜烜就知道沈书意子固执,认死理,狠起来绝对六亲不认,否则她和沈家父母的关系就不会闹到这样势如水火的地步,但凡小意服个软道个歉,也不会变成这样,可是她偏偏不,黑白分明的执拗着。
    如今当沈书意真的和自己说分手,罔顾十年感的时候,秦炜烜才发现眼前这个看起来笑容平静,目光柔和,冷静**的女孩子竟然有那么冰冷如同石头一般的心,自己这样诸多退让,小意竟然丝毫不感动!
    “亚特兰蒂斯的第一期工程也算是完成了,晚上我请客,大家好好聚一聚。”柳经理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秦炜烜和沈书意之间有点紧绷的氛围,笑着插过话来。
    “那就谢谢柳经理了。”沈书意转过头笑着道谢,也顺便拉开了和秦炜烜之间的距离。
    纵然无奈,却也没有办法发作,秦炜烜看了一眼打圆场的柳经理,沉声开口,“不用让柳经理你破费,这顿算我请,签我的单就行了。”
    两个多小时的会议结束,沈书意和于毓也懒得理会高层之间的奉承和试探,某种程度上她和于毓倒是像,都有能力,也都是精明的主,但是都懒得理会这些勾心斗角,只要不犯到自己头上,随便怎么折腾,所以两个人倒是相视一笑的一起离开了会议室。
    “听说这几天还有黑客试图入侵公司的系统?”电梯里,沈书意开口询问,虽然她这个总监也算是挂名的,但是于毓倒尽职,基本上很多事汇报给柳经理的同时,也会汇报给沈书意,所以她即使之前都没有来公司,也知道有人想要入侵公司的系统想要窃取游戏机密。
    “嗯,已经加强了防火墙,毕竟下个星期就可以进行公测了,凹凸公司也就是使用这点小手段。”于毓满脸的不屑和鄙夷,不是他恃才傲物,而是对凹凸这样的大公司,不但不靠自己的实力开发研制产品,反而走歪门邪道的谋求发展,本末倒置的做法让于毓极度厌恶。
    当初凹凸公司也曾高薪想要将于毓给挖走,直接被他拒绝之后,竟然从黑道中找人围堵于毓恶意报复,虽然最后是秦炜烜出面解决的,但是对于凹凸公司这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为,于毓不喜,业内其他公司也是同样厌恶,可是凹凸公司就是凭借这些肮脏手段发展确实很好。
    沈书意结束了会议之后又出去买了个手机回来,不过除了秦炜烜道歉的短信之后,关煦桡也打了个电话过来说谭宸因为孙大刚的事暂时回北京城去了。
    为什么要特意告诉自己?沈书意放下手机,有点不明白关煦桡的做法,再想到之前顾钧澈在电话里也曾经努力的向自己推销谭宸,他们是谭宸的发小,难道都不知道谭宸有女朋友了?所以才会误会自己和谭宸之间有暧昧。
    沈书意烦躁的揉了揉眉心,她很聪明,看事也透,总感觉这其中有点不对劲的地方,要不是之前沈书意曾经明明确确的问了谭宸,沈书意自己只怕都误会了,可是关煦桡他们第一次见面直接就叫了自己嫂子,而且谭宸竟然没有否认。
    倏地一下站起来,动作太快之下,刚放在桌子上的手机被碰掉了下来,沈书意眼明手快的一把将手机给接住了,幸好没有再摔坏。
    “最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沈书意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清润的一双大眼死死的盯着手里的手机,脑子里那种不敢相信的推测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那个该死的面瘫脸!狠狠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沈书意一股坐了下来,将手机再次丢到了桌子上,谭宸这会回北京也是为了孙大刚的事,自己还是等他回来再问清楚!
    “走吧,走吧,今天提前下班,柳经理说请我们吃大餐呢。”公司里倒是一片闹的景象,毕竟亚特兰蒂斯的第一期工程得到了秦炜烜这个总裁的好评,每个人今年年底都会有一个大大的红包等着收,自然都高兴的厉害。
    “听说是去吃寿司呢,贵死了,我都不舍的去正宗的本餐厅吃呢。”工作得到肯定,两个多月的努力终于见到了成果,大家都想要趁着今晚上好好放松一下,而且吃过晚饭还可以去豪华的KTV好好的H一下。
    刚敲门让沈书意出来提前下班去吃饭聚餐的于毓愣了一下,眉头皱了皱,其实中国人除了面子之外,并不是很喜欢吃本菜的,而今天的聚餐是柳经理组织的,地点也是他定下来的,于毓知道这个本的餐厅都是小包间,这样对聚餐而言并不是很好的地点,柳经理不可能犯这种低级的错误,那么就是别有用心。
    “没事,走吧。”沈书意自然也听到了外面职员的欢呼声,对于柳经理的手段,沈书意也不怎么在意,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到时候见招拆招吧。
    “嗯。”于毓还是一脸桀骜不羁的模样,黑色的短发一根一根的竖立着,轮廓分明的脸庞被衬托的格外有野,再加上那一双有些深陷的眼睛,于毓的长相偏西方化,五官很深刻,所以眉头一皱的时候看起来真的很有狂野男人的味道。
    公司里最不差的就是八卦了,之前秦炜烜对沈书意在办公室里的示好暧昧一下子就在公司里传开来了,而于毓这个平里总是冷傲不好相处的组长对沈书意却格外的好,甚至亲自叫她一起去聚餐,让公司里的女职员不由的嫉妒起来,越看沈书意越不顺眼。
    “不要看平里一副冷静的模样,骨子里还不知道怎么风呢。”洪雅冷哼一声,满脸的不屑,她一直暗恋于毓,却也不敢表白,担心被拒绝之后连朋友都做不成,说不定还被调离到其他美工组,可是这会看到于毓对沈书意诸多照顾,心里头就跟卡了刺一样。
    “少说几句,走吧。”汪姐毕竟是职场老人,看人眼光也要精准很多,洪雅的排斥和嫉妒,汪姐自然看出来。
    不过都是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汪姐自然不愿意帮谁,再加上汪明之前仙剑诀的副本还是沈书意帮忙给处理的,汪姐明白能让于毓和秦炜烜这个总裁另眼相看的沈书意不可能就空有一张脸。
    “小意,真的很抱歉,晚上临时有个客户要见,不能陪你一起去庆祝了,下一次我一定亲自给你赔罪。”这边出了公司,秦炜烜的车子快速的开了过来,打开车门,当着众人的面,秦炜烜一扫之前总裁的架势,满脸歉意的对沈书意道歉着。
    “秦总客气了。”沈书意皱了皱眉头,虽然还是面带微笑,但是神色却显得有点冷淡,她知道秦炜烜这样的目的,以前一直是避嫌着不公开关系,可是如今突然这样的高调对自己,不过是为了借着众人的面,知道自己不好拒绝,所以坐实两人恋人的关系。
    以前的秦炜烜明明不是这样的,可是如今却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连自己的心软都利用了,沈书意失望的看了看秦炜烜,只感觉这个男人越来越陌生了。
    “小意,不要生气。”秦炜烜并没有在意沈书意的冷淡,快速的侧过从汽车里拿出一束鲜艳的红玫瑰,笑着递给了沈书意,“暂且当我的赔罪,我见客户的时间到了,小意,我先回去了,晚上再给你电话。”
    不等沈书意回答,秦炜烜快速的将玫瑰花放到了沈书意手里,潇洒的摆摆手,然后对着后瑞凡公司的众人略带冷淡的颔首,上了车离开。
    “组长,我们可以坐你的顺便车吗?”洪雅嫉妒的看了一眼沈书意手里的红玫瑰,不管是什么女人,收到男人的花都足可以让其他女人嫉妒,更不用说这束红玫瑰还是秦氏集团,家过亿,年轻帅气的钻石王老五的总裁秦炜烜送的。
    因为要去聚餐,公司里有车的同事也不多,不过也不算少数,大家都可以搭个车一起过去,于毓有一辆黑色的SUV,洪雅暗恋于毓,自然是想要上他的车,但是为了排挤沈书意这个总监,她还特意拉了四个女同事,这样沈书意自然没有办法和于毓同一辆车了。
    “那我先去开车了。”看了一眼手里的玫瑰花,沈书意倒是想要将花丢掉,不过这样只怕又是一场是非,所以她直接拿出车钥匙向着自己银色的沃尔沃走了过去。
    于毓的工资在瑞凡公司是很好的,年终奖更是厉害,去年就拿了十五万,所以于毓开一辆三十四万的SUV没有人会嫉妒。
    但是当看到沈书意的车子时,洪雅再次红了眼,一个才毕业的大学生,直接到了瑞凡公司当总监不说,开的还是五十多万的沃尔沃,这让靠工资过子的洪雅狠狠的狰狞了一下眼神。
    不是没有察觉到洪雅那过于嫉恨的眼神,沈书意无奈的笑了笑,将玫瑰花丢到了后座上发动汽车率先离开了,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的上了车离开,当然,看到秦炜烜送花的那一幕,除非哪个男人脑子发了不想在公司干了,否则他们绝对不会敢蹭沈书意的车,和秦总抢人,太么有可比了。
    式的餐厅很是安静典雅,柳经理事先就预定好了,所以沈书意他们到来之后,餐厅经理还亲自过来接待的,让侍应生将客人都送到指定的包厢里。
    “组长,你和我们一起过来这边吧。”洪雅笑着看向于毓,目光里有着期待之色,一般职员大家都是关系好的一个包间,吃的闹了,说不定还能各个包间串门子。
    柳经理这些公司高管自然是一个包间,平常于毓不喜欢和这些高管们在一起吃饭,所以都是和洪雅他们一个包间。
    “不用了,你们过去。”于毓直接拒绝了,和沈书意一起向着柳经理他们的包厢走了过去,于毓多少有点不放心。
    最开始沈书意空降到公司成为总监的时候,于毓就放话了,只要沈书意不干涉他的工作,他不在乎自己头上是不是多了个女上司,可是简短的几次接触,于毓难得和沈书意比较对眼,柳经理今天将聚餐地点订在这里,明显有些不怀好意,于毓即使看沈书意很冷静,似乎并没有什么担心,可是他终究还是不放心。
    这边两个人还没有走到包间,隔壁包间的和门被拉开了,山内积井看到沈书意之后,眼睛一亮,**的光芒从眼中一闪而过,着丑陋的啤酒肚走了过来,“原来是柳经理和沈总监,中国有句古话说的好,果真是无巧不成书。”
    “山内部长你也在这里用餐?真的太巧了,不如一起吧。”柳经理如同真的是意外碰到了山内积井这个本天堂株式社的高层,笑着伸过手去和山内积井这个老色岁握了一下手,回头看向沈书意,“沈总监不介意和山内部长一起用餐吧?刚好第一期的后期特效处理,还需要和天堂株式社合作。”
    “沈总监,又见面了。”山内积井色眯眯的笑着,向着沈书一伸过肥猪手,第一次和沈书意见面是在金源酒店,可惜当时山内积井不但没有沾到便宜,反而被沈书意给灌醉了,摔了一跤不说,上还不知道被谁给踢了两脚,淤青了一大块。
    这一次要和瑞凡公司合作,处理亚特兰蒂斯游戏第一期的特效,山内积井自然是不愿意放过这么大好的机会,柳经理多么精明险,他故意说了一下今晚上公司聚餐的事,山内积井立刻就会意的过来了,制造一个巧合的遇见。
 “你好。”看着眼前那肥肥的大手,沈书意只是冷淡的一个点头,直接无视着山内积井的肥猪手,拉开包厢门就走了进去。
    柳经理诧异的一愣,他看得出沈书意比起其他大学毕业才进入公司上班的白领们要冷静很多,也圆滑世故很多,当然能力也是有的,否则于毓不会对沈书意刮目相看,可是柳经理没有想到原本处事圆滑的沈书意竟然这么不给山内积井面子。
    被扫了脸面,山内积井脸色自然显得很难看,再加上柳经理不动声色的点了一下头,山内积井生气的一把离开和门,看着包间里的沈书意,刚刚一脸笑意的表立刻冷了下来,“沈总监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天堂株式社吗?还是说沈总监有了更好的合作伙伴,所以才不屑和我这个部长交谈探讨。”
    “山内部长说笑了,我虽然是瑞凡公司的总监,但是这一款游戏的开发都是于组长负责的,山内部长可以和于组长深入的交流探讨。”死道友不死贫道,沈书意悠然的笑着,毫不客气的将于毓这个组长给卖了。
    不得不说沈书意的直爽子很和于毓的胃口,所以对于沈书意这么将自己丢给这个又老又色的男人当挡箭牌,于毓倒是一点不生气,只是嫌恶的看了一眼山内积井,冷哼一声直接越过他走进了包厢。
    一个两个不给自己的面子,山内积井表愤怒的狰狞起来。“你们算什么东西!和你们瑞凡公司合作是看得起你们,凹凸的总经理可是三番五次的登门拜访我,想要让我们和他们公司合作!”
    “沈总监!”柳经理一贯知道于毓的脾气,可是他哪里知道沈书意竟然也是腰杆子这么硬,她就不担心得罪了山内积井,让这一次的合作失败,而秦总会迁怒她吗?
    “柳经理,这是我们公司内部的聚餐,费用也是公司出的,外人加入的话,到时候去财务部报销不太好吧。”如同没有看见柳经理指责的眼神,沈书意笑着开口,赶人的意味格外明显。
    山内积井知道沈书意酒量好,上一次是他没有准备才会被灌醉了,而今天山内积井可是有备而来,他后跟了四个西装笔的男人,而这四个人都是他的保镖,酒量自然也是千杯不醉,原本想今天乘机灌醉了沈书意,让自己尝一尝这个女人的味道,事后再给些金钱补偿,不行的话将沈书意调到公司来当自己的秘书,可是沈书意就这么不给面子的赶人了。
    “沈总监这话说错了,即使我们拼桌,费用也是我们自己出的。”山内积井气到极点反而冷笑起来,眼神狰狞的锁住沈书意,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他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让她在自己的下痛苦求饶!
    沈书意倒也不至于赶尽杀绝,毕竟还有柳经理和公司其他高管在这里,看了一眼山内积井后面那四个男人,沈书意笑了笑,她到想要看看山内积井想要做什么。
    聚餐自然少不了喝酒,本的清酒原本不醉人的,可是山内积井提前吩咐了,所以送到沈书意他们这个包间的清酒度数却是很高的,而且山内积井一扫刚刚的怒火,笑脸相迎的不断和沈书意喝酒,他带来的四个男人更是积极的倒酒喝酒,摆明了就是想要将沈书意灌醉。
    “抱歉。”沈书意志喝了一点酒就看出山内积井的目的了,直接站起来,“我去一下洗手间。”
    砰的一下,酒杯被摔在桌子上,山内积井愤怒的看向沈书意,而柳经理和其他几个公司高管也不知道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假意喝醉想要让山内积井行事,一个个都趴在桌子上醉的不省人事。
    而于毓这会是真的喝多了,刚刚摇摇晃晃的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被洪雅他们给拽去他们的包厢了。
    “沈总监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冷着声音,因为带了四个能喝的手下,山内积井并没有喝多少,自然也不会醉,沉的目光恶毒的盯着站起来的沈书意,对着四个手下示意,让他们将门给守住了。
    真不行,山内积井准备用强的灌酒,然后再将人给拉到宾馆里开房间,事后一口咬定是酒后乱,再说是沈书意主动勾引自己,想要和天堂株式社合作,山内积井就不相信瑞凡公司会为了一个小小的总监,而得罪自己这个游戏界的龙头老大。
    隔着不远处,同样的包间里,倒是淡淡的清酒醇香弥漫着,周子安微微眯着眼,笑着看了一眼有些坐立不安的秦炜烜,“秦总,如果想要过去英雄救美的话,请随意,我不介意的。”
    自从决定和秦炜烜合作,周子安就派人联系了柳经理,秦氏集团的高层都是和秦炜烜一起打拼的人,想要收买不容易,不过瑞凡公司只是下属公司,柳经理也是秦炜烜让猎头公司挖过来的,周子安的人一接触,柳经理自然就投诚了,所以今天这一出戏,周子安也是知道的,否则他也不会和秦炜烜将见面的地点安排在这里。
    “周少说笑了。”秦炜烜抓着筷子的手紧了紧,目光里有着犹豫之色,他自然知道沈书意之前拒绝了周子安,也就等于得罪了周子安,而刚刚他还拜托周子安帮忙,不动声色的给沈家的天依服饰施压。
    包间的隔音效果不是太好,所以秦炜烜自然也知道了沈书意和山内积井之间的不愉快,加上之前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秦炜烜更是偷偷给一个高官发了短信过去,这会收到短信,知道山内积井要用强的,秦炜烜自然坐不住了。
    可是一看周子安的脸色,他虽然还是面带笑容,优雅从容,可是那言语之间却透露出一股冷气,秦炜烜明白周子安和沈书意不对盘,是想要看沈书意被欺凌,自己如果现在就离开了,那就等于和周子安撕破脸了,但是不去救人,一想到山内积井那个老色鬼会轻薄沈书意,秦炜烜自然是怒火中烧。
    “秦总,为生意人,自然生意最重要,而且秦总不要忘记了这里是餐厅,可不是五星级宾馆。”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周子安挑眉一笑,将秦炜烜的犹豫和思索的神色收入眼中,她竟然看上这么一个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男人,还真是识人不清。
    不知道沈书意知道秦炜烜就在不远处的包厢里,甚至知道她和山内积井的矛盾,却怕得罪自己不敢去救人时,她还能那么冷静自若吗?
    秦炜烜这么一想,刚刚犹豫的心忽然又放下了几分,是啊,这里是餐厅,包间里还有柳经理这些高管在,即使他们喝醉了,但是山内积井也不可能在餐厅里对小意做什么事来。
    脸色慢慢的平缓下来,秦炜烜笑着开口,“抱歉,让周少见笑了,不知道周少是不是可以帮忙打压一下沈家的生意,稍微有点风头就行了,余下的我会处理。”
    “想要对沈书意的父母卖个好?”周子安何其精明,一眼就看出了秦炜烜的打算,他不是笨,同样的周子安也知道沈书意的精明,秦炜烜这样做,是吃准了自己对沈家厌恶,即使打压沈家也是理之中,不会让任何人怀疑,但是秦炜烜就这么肯定自己不会将这件事告诉沈书意吗?
    低头笑了笑,镜片后的目光一片精明之色,周子安点了点头,“自然可以,沈家的记者发布会可是给谭宸洗清楚了罪名,这个仇我是看在秦总的面子上既往不咎,既然秦总想要打压一下,我何乐而不为呢。”
    沈书意这边包间动静闹的有点大,山内积井今天可是**熏心了,而且为了能事成尽兴,他还特意服了药丸,这种催的药丸是纯中药制造而成的,虽然没有伟ge那样立刻就见效,但是对体是没有任何害处的,药效在一个小时之后就能发挥出来。
    而此刻,山内积井就有些控制不住了,红着脸,喷着粗气,满的酒味,西装裤之下的腿间也渐渐燥的硬了起来,看向沈书意的目光**的似乎要将人给吞了一般。
    “将她给我抓起来,按住了!”山内积井在自己的腿间狠狠的揉了几下,原本是想要舒缓一下的,可是却发现药效的效果越来越明显了,压制不住之下,山内积井直接红了眼,站起来让四个男人对沈书意直接用强的,他已经忍不住了。
    沈书意进入包间之后就发现角落里点的檀香味道有点不对劲,曾经为龙组的一员,沈书意的谨慎小心,观察入微比起普通人强了很多,而且原本的清酒也被山内积井给换成了度数高的酒。
    沈书意自然也不敢大意,稍微喝了一点点酒之后,酒杯里的酒都被她用冷开水给桃代李僵了换了,而其他几个喝醉酒的高官一个个眼神迷离涣散着,沈书意就知道这檀香里肯定加了东西。
    山内积井能想到用四个男人来对付自己也是理之中,可是他不可能知道自己有手的,柳经理也不知道这一点,那么是谁在檀香里加了东西,沈书意之所以一直拖延着时间为的就是看看还有什么人在暗算自己。
    可是山内积井事先服用了催的药丸,这会已经忍不住了,直接动起粗来,沈书意看着扑过来的山内积井,只能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枉费自己浪费时间拖到现在,没有看到罪魁祸首,只能功亏一篑了。
    沈书意原本想拖着时间,如果山内积井不对自己直接动粗,她也打算伪装成喝醉了,体无力,看看到底还有什么人暗算自己,可是山内积井这个老色鬼直接按耐不住了,沈书意虽然很无奈却也只能动手了。
    式的包厢都是用的木头做的,膈应效果还行,但是坚固度就不行了,而且沈书意因为没有见到幕后人正憋着火,尤其是为了拖延时间还和山内积井这个老色鬼磨蹭到现在,不高兴之下,沈书一这一脚踹的太实在了。
    山内积井整个人如同球一般直接被踹出了几米远,砰的一声撞到了包厢的木头隔间,哗啦一下,山内积井被踹飞到了隔壁包间里。
    “什么人?”倏地一下,隔壁包间里,一个黑色西装的男人眼神陡然之间一狠,手里的手枪却已经对准了山内积井的太阳,而另个一个黑衣人戒备的看向沈书意这边。
    唯一面不改色,一句坐在桌子边优雅用餐的男人穿着一黑色的唐装,紫色金线的蟠龙绣在唐装下摆处,男人面色俊美,却带着黑暗的冷色,对于被突然打扰到了用餐,男人冷淡淡的抬起头,眼神淡漠,看到沈书意时,微微诧异了一下。
    四个男人一看沈书意对山内积井动手了,也顾不隔壁包间这些不好惹的黑道人物,直接向着沈书意动粗,毕竟他们只是在自己这边动手,黑道有黑道的规矩,他们只要不去得罪这些黑道人物,他们也不屑为难自己的。
    “住手!”莫念嘶哑的声音冷声的响起,他的话一出口,另一个男人立刻拔出手枪,枪口对着四个男人,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为什么少爷会突然出声帮助一个陌生的姑娘家,但是为少爷的随扈,这种默契还是有的,所以莫念一出声,随扈就直接将枪口瞄准了四个男人。
    “又麻烦你帮忙了。”沈书意笑了起来,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莫念,上一次在桃州古镇就是搭莫念的车子回来的,当时关煦桡不放心自己一个人。
    其实沈书意也感觉莫念不是一般人,他上黑暗的气息太浓郁,如今一看他的两个手下都带着手枪,自然不是普通人,不过莫念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对于人的目光格外敏锐的沈书意自然是发现了这一点,所以这才笑着和莫念打招呼。
    “不客气,我送你回去。”莫念放下了筷子,拿起餐巾擦拭了一下嘴角,站起来,两个随扈看沈书意过来了,自然也就将手枪收了起来,一个人站到沈书意侧呈现保护的姿势,另个人站到莫念后,两个随扈也就戒备着,即使山内积井带过来的四个手下并没有什么威胁。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