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暂时离开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6    作者:吕颜

听着电话另一头传过来的欢快声音,自己永远都被排斥在外,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是不代表不会难受,沈书意终究还是没有说话,直接挂了打给沈父的电话将手机还给一旁的谭宸。

虽然谭宸和关煦桡都知道沈家对沈书意这个女儿有些不待见,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忽视到这种程度,再对比一下糖果在谭家的各种受宠,他们忽然就明白沈书意的坚强和自立也许就是这样出来的。

如此看来,沈家的人应该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会有那样精湛的手,相处这么多年,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到底是沈书意太会隐藏,还是沈家人对她忽视的太多太多。

关煦桡只是最开始从内后视镜看了一眼沈书意,却体贴的并没有开口多问什么,毕竟这是沈书意的家事私事,可是谭宸就不同了,直接冷着眼看着沈书意,原本就面瘫的峻冷看起来更黑更寒了。

“怎么了?”干硬的扯着嘴角发问,沈书意被谭宸给看的心里头毛毛的,即使她心理素质再好,突然被这么冷着脸,气势慑人、浑冒着冷气的冰山男人用太过于专注的眼刀子盯着,即使沈书意不认为自己做了什么,可是还是本能的有点腿打颤。

谭宸依旧是沉默寡言的板着脸,一般不需要说话的时候他是很少开口的,冷眼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翻出了沈父的号码,没有任何犹豫的按下了删除键。

之前谭宸会储存沈父的号码却也是为了沈书意,可是如今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这么做,沈家的人?谭宸冷着面容,薄唇紧抿,眼中寒气四,即使那是她的家人又怎么样?

“煦桡,回揽月苑。”谭宸冷声的开口,简短利落的语调给人一种冷酷至极的感觉,那样的沈家,根本不用回去。

关煦桡依旧保持着车速,瞄了一眼后座的谭宸,俊逸的脸上滑过一丝玩味的笑意,虽然说谭宸哥习惯了我行我素,但是这样没名没分的,而且沈小姐明显只当哥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而已,以沈小姐的个,关煦桡可以打包票她绝对不会这样离开自己的家去揽月苑住的,所以有时候女孩子太冷静理智也是一个麻烦事。

“呃,不用,我回沈家就可以了。”果真如同关煦桡猜测的一样,沈书意开口拒绝了谭宸的提议,沈书意还是很喜欢自己住了这么多年的小楼,而且她和谭宸住一块算什么事啊。

说实话谭宸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耐,一次两次被拒绝了,当然了,面瘫脸的确是更黑了,上的寒气更冷了,可是谭宸看着一旁的沈书意,有种一肚子气却发泄不出来的感觉。

只能憋着自己的谭宸脸色越来越难看,沉着脸,那黑面阎王的峻脸上直接可以刮下一层锅灰来,侧过头,黑暗的汽车里,谭宸看着一脸表无辜的沈书意,她明明就很聪明,可是为什么总是做傻事!之前被武警大队的那个混蛋给打了,这会还想要回沈家去。

开车的关煦桡明显能感觉到汽车里过于紧绷的氛围,呼吸都有点困难啊,太安静之下只有汽车行驶的那轻微声响,不过能让谭宸哥变脸,其实小意也算是荣幸了,当然了,关煦桡不厚道的笑了一下,小意其实很无辜,这是不是传说中的躺着也中枪。

“那个,我住你那里不方便,你看我衣服什么的,用品都在家里。”沈书意这会真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坐副驾驶的位置,直接面对谭宸这面瘫脸,心理压力蹭蹭的冒上来了,明明不是自己的错,被谭宸这么眼刀子一扫,沈书意立刻软了姿态干巴巴的解释了一句,就差没有道歉了。

谭宸那原本骇人的脸色这才舒缓了一点,再加上沈书意这会陪着笑容,谄媚的小模样,似乎很紧张,难道自己吓到她了?谭宸犹豫了一下,沉声道,“去沈家。”、

松了一口气,沈书意感激的对谭宸笑了笑,虽然谭宸一直给沈书意的感觉很强势很霸道,但是对自己的时候,却有诸多的退让,不管是谭宸的绅士风度也好,还是其他原因,沈书意都还是感激的。

“去沈家?”关煦桡诧异的问了一句,毕竟他是知道谭宸的格的,没有想到谭宸哥竟然这么退让。

“嗯,搬家。”汽车里,谭宸低沉醇厚的嗓音理所当然的响起,沈书意说的也有道理,揽月苑那里虽然有给糖果准备的衣服,但是毕竟不方便,还是将东西都搬来自己这里比较好,而且这样也算是永绝后患。

随着谭宸话音的落下,关煦桡手一滑,方向盘失控,汽车在马路上呈S形行驶,而后座还保持着感激眼神的沈书意头痛的狠狠的瞪了一眼谭宸,搬家?谁说要搬家了!

“怎么了?”明显看得出沈书意那表有点的扭曲,谭宸测过头,峻冷的脸上带着可以感知的关心,她这眉头皱的太难看了。

“关煦桡,你不厚道啊!”沈书意决定不理会一旁气死人不偿命的谭宸,直接火大的对着闷笑的关煦桡发飙了,反正她和谭宸百分百的沟通不善,这个面瘫脸绝对是火星来的!

清朗的笑声响起,关煦桡看着后座气的厉害的沈书意,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他还以为谭宸哥转了呢,原来去沈家竟然是为了搬家。

“专心开车。”沈书意没好气的嘀咕一声,好好的她搬什么家啊,而且谭宸可是要回部队的,自己去他那里住,算什么啊。

沈书意都怀疑这要是哪天谭宸女朋友到N市来探亲,得,门一打开看见另一个女人住在谭宸的公寓里,这么狗血的画面,沈书意想想就头痛,当然了,她也绝对不可能成为这么狗血的小三。

“小意,你就包涵包涵,习惯了就好。”朗声笑着的关煦桡的确有点不厚道了,难怪容叔要让谭宸哥来军区锻炼,估计就是为了让谭宸哥多学会和人交流。

“你习惯了还笑什么?”沈书意挑了挑眉梢,谭宸这子,一般人能习惯才怪。

“你不愿意?”这一次轮到谭宸不高兴了,看沈书意和关煦桡之间过于和洽的交流,谭宸冷着脸看着沈书意,感觉自己似乎被他们俩给隔绝在外了,至少谭宸就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让关煦桡发笑,让沈书意气急败坏。

深呼吸着,转过头看着盯着自己,大有不给出一个满意答案就不罢休的谭宸,沈书意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头更痛了。

“我自然是不愿意的,谭宸,我们只是朋友,而且我有住的地方,住你那里肯定不行的,当然了对于你的帮忙和照顾我也是非常感激的。”沈书意硬着头皮将话给说完了,说的有点矫了,但是却也是拉开和谭宸的距离。

果真随着沈书意客的感激,谭宸的脸自然是一寸一寸的黑了下来,这让沈书意有点抱歉,但是她却不得不将话说到这份上,和谭宸在一起的时候,沈书意总是不由自主的就被谭宸给照顾了宠了。

这种被人关心的温暖感觉让沈书意悸动也眷恋,如果谭宸没有女朋友,自己和秦炜烜也分手了,沈书意不介意勇敢一次,即使这个男人看起来是个沟通不太容易的面瘫脸,但是谭宸在细微处的温暖和体贴依旧让沈书意感动。

可是谭宸是有女朋友的男人了,不要说目前沈书意对谭宸只是有好感而已,她就算到死心塌地的地步,也绝对不可能充当第三者去抢别的女人的男朋友,这是原则问题。

谭宸虽然沉默寡言,做的比说的多,或许是因为常年在军区的关系,沈书意不知道谭宸是对自己特别照顾,还是根本不知道他的那些照顾和动作已经超越了朋友之间的距离,有些的暧昧,也会让人误会,但是谭宸不知道没有察觉,沈书意不能装作不知道享受着这份照顾和温柔,这原本是该属于谭宸女朋友的权力。

“你不愿意?”又重复了一句,谭宸声音显得有点冷,紧绷着峻脸,他不明白沈书意为什么不愿意?

是因为沈家父母?可是那样的父母,她为什么还要在意,即使只是短暂的接触,谭宸也看得出他们对沈书意比一个外人还不如,那样的忽视。

若沈家父母真的是冷心寡的人也就算了,可是他们却对沈素卿这个大女儿那么的照顾那么的关怀,对比之下,谭宸这个绪很少波动的面瘫脸都有些的动怒,更不用说敏感精明的沈书意了。

可是如果不是为了沈家父母,那就是为了秦炜烜那个男人?一想到此,谭宸猛然的攥紧成了拳头,满的怒火蹭的一下被点燃了,不就是相处了十年,就算是十年的感又怎么样?秦炜烜已经和沈素卿在一起了,她难道还想要挽回那个男人!

刚刚才融洽一点的气氛这会变得更加紧绷了,坐立不安外加心里愧疚,沈书意不是没有发现谭宸那压制不住的冷气,可是她还是选择了无视,体甚至下意识的往自己这边挪了挪,这样不识好歹的拒绝一个人的好意,的确有些伤人,可是和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暧昧纠缠不清,这样的自己和沈素卿有什么区别。

谭叔和瞳阿姨的担心果真是正确的,谭宸哥虽然很惊人的喜欢上了一个姑娘家,但是想要成功牵手,顾煦桡感觉真的很悬乎。貌似谭亦哥他们还拿这事大度,连童伯伯和欧阳伯伯也都参加下注了,要不是担心谭宸哥事后报复,柳叶胡同那些爷爷似乎都想要搀和一脚。

沈家大宅。

秦炜烜有点暴躁,虽然面子上还是保持着冷静克制的一面,可是沈书意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找不到人之下,秦炜烜一想到沈书意又和谭宸搅和在了一起,就感觉暴虐的因子在体里暴走着。

“炜烜哥,医生说你的伤口需要静养,我送你回客房休息吧。”这会已经快夜里十点半了,秦炜烜还在客厅里处理文件,看着灯光之下的秦炜烜,那一张俊逸的脸庞上微微染着疲倦,皱着眉头,沈素卿不由的心跳加速,柔声细语的开口,“炜烜哥,工作更要,你的体更重要。”

“你先去睡,不要熬夜。”秦炜烜看了一眼放在自己肩膀上的素白小手,只感觉原本就烦躁的绪就更加暴躁了,秦炜烜一直很有目标很理智的行事,即使谈恋,他也将各方面的因素都考虑周全了。

和沈书意在一起的时候,秦炜烜偶然也会抱怨沈书意的**,没有沈素卿这样小鸟依人的温柔贤惠,可是真的和沈书意分开了之后,看着沈素卿这样无时无刻的黏着自己,秦炜烜就有些的后悔在医院那一次和沈素卿之间的擦枪走火。

如果没有在**支配之下,让沈素卿帮着自己打shou枪发泄出来了,秦炜烜至少可以拒绝沈素卿的温柔黏人,至少在目前这样的局面里,秦炜烜是不打算和沈书意分手的。

可是沈素卿言语和动作里越来越以他的女朋友恋人自居,这让秦炜烜真的有些烦躁和厌恶了,以前感觉的温柔贤惠,这一刻似乎都变味了。

“炜烜哥,我们一起去休息吧。”脸微微的染上了羞的红晕,没有尝试过那种仙死的滋味,沈素卿虽然幻想过和秦炜烜滚单,水ru交融的旖旎场面。

但是毕竟只是在脑子里假想而已,而医院那一次,虽然没有做到最后,但是秦炜烜那双略带着一点点粗糙的大手,在自己的上游移,如同带着魔力一般,点燃了一把火,那种悸动,那种欢愉,那种灵魂都飞上云端的感觉,让沈素卿饮鸩止渴般的眷恋上了。

而此刻一想到秦炜烜那火的舌吻,沈素卿只感觉体一阵战栗,那种空虚的感觉如同有千万只蚂蚁在心里头啃咬一般,难受的厉害,甚至她还羞涩的发现自己的口也酥麻的抗议起来了,想要被粗暴的重重的对待。

秦炜烜刚准备用工作的理由拒绝,一回头,沈素卿却因为沈家父母已经回卧房休息,佣人这个时间段都离开了,直接抱着秦炜烜的脖子,动的吻上了他的薄唇。

秦炜烜没有拒绝沈素卿主动的求吻,眼神冷静的看了一眼满脸羞,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不停颤抖的沈素卿,这一张美丽而纤弱的脸染上了**的确很动人,可是秦炜烜此刻思考的是如何善后。

之前和素卿第一次舌吻,就是因为新闻发布会的事,素卿给自己圆了谎,让沈伯父以为自己之所以陷害谭宸是因为周家用沈家众人的安全来要挟自己,所以秦炜烜只能这么做,可是如今,秦炜烜不想被沈素卿要挟和她纠缠不清,那么只能找周家帮忙了。

或许周子安可以暗地里针对一下天依服饰的生意,这样就不用素卿帮自己圆谎,周家的确借此来打压沈家的生意了,到时候自己再去中间周旋和解,沈伯父势必会感激自己,而小意即使子再执拗,却还是很在乎沈伯父的。

而医院那一次,秦炜烜明白沈素卿是不可能和沈家人说的,而且小意也不可能,不管出了什么事,小意都是一个人扛着,她不会主动说出来,素卿太惜自己的面子,所以她也不可能让沈伯父和沈伯母知道她在医院主动勾引自己,毕竟那个时候自己腰上还有刀伤,所以这样一来一切都完美了。

“好了,素卿,快回去休息,我这里还有些事需要处理。”一吻结束,秦炜烜**的抚摸着沈素秦染上了胭脂般的俏脸,声音压得有点低,带着沙哑的磁,伪装温柔的秦炜烜的确是一个优质好男人,帅气多金,风度翩翩,涵养极好。

沈素卿有些不舍的,可是她更加惜自己的体,她绝对不会重复上一辈子病死在医院的宿命,所以即使不舍的和秦炜烜就这么分开,沈素卿还是柔顺的站起来,点了点头就先起离开了。

沈书意回到沈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秦炜烜一直站在大门口,手里夹着烟,地上已经是散落一地的烟蒂,大门旁的路灯散发出柔和的白色光亮,看到谭宸的车子出现在视线里,秦炜烜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一股戾气从眼中一闪而过,却随后又被压抑的极好。

秦炜烜是个精明的男人,而且他和沈书意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对沈书意还是很了解的,他知道自己如果和沈书意来硬的,小意只怕比自己更加强硬,相反的,小意的心是极软的,示弱才是最好的办法,而谭宸只怕这辈子都不知道什么叫做以弱取胜的战略。

沈书意和谭宸之间有点紧绷,她刻意的和谭宸拉开界限,这让谭宸很不高兴,可是他不高兴了,若是其他人惹到自己的,谭宸只怕会直接将人拉过来狠狠的揍一顿发泄,可是对沈书意,即使再不高兴,谭宸也只能自己憋着,所以面色就更加难看。

而随着秦炜烜将车子给停下来了,看到大门口等待沈书意回来的秦炜烜,谭宸脸黑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浑散发着冰冷刺骨的寒气,目光实质化的盯着沈书意。

“很晚了,今天谢谢了,我先回去了。”沈书意自然也注意到了秦炜烜,礼貌的和谭宸、关煦桡道别之后,直接打开车门下了车。

“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秦炜烜快速的迎了过来,刚举起手来想要碰触沈书意带着几道擦伤的脸庞,可是想到沈书意之前和自己已经说分手了,所以秦炜烜刚举起的手又放了下来,只是说话说的太急,突然被烟味给呛咳起来,而这么一咳嗽就牵扯到了腰侧的伤口。

“我没事,你怎么在这里等我。”沈书意低声的开口,看着秦炜烜捂着伤口呛咳着,习惯的想要拍他的背给秦炜烜顺气,可是突然想起来他们已经分手了,举起的手又僵硬在半空里,而后谭宸的目光一直透过车窗紧盯着自己。

犹豫了那么一瞬间,沈书意也不知道为什么举起的手还是落了下来拍在秦炜烜的后背上,“走吧,我们先进去。”

“好。”秦炜烜眼中染上得意的笑意,小意果真是心软了!和沈书意并肩走着,秦炜烜趁着沈书意心不在焉的那一瞬间,快速的回头对着汽车方向挑衅一笑,即使看不到谭宸,但是秦炜烜明白他肯定是坐在车子里。

“哥,别冲动!”看到谭宸准备下车揍人,关煦桡快速的制止了谭宸,而这么一停顿,沈书意和秦炜烜已经走进了院子,院门也随即被关上了。

小意倒是安全离开了,可是自己这会就要面对谭宸哥那要杀人的怒气,关煦桡发动汽车,瞄了一眼后座浑冒着黑气的谭宸,无奈的开口,“哥,他们是恋人,是男女朋友。”

“已经分手了!”寒着声音,谭宸很不高兴关煦桡将沈书意和另一个男人给配成一对,而且她之前已经明确和秦炜烜说分手了,是秦炜烜死缠烂打的又黏了上来,这样的男人,谭宸眼神冰冷满含杀机,他已经开始想着如何将这个人无声无息的弄到无人区去。

真的杀了,谭宸怕沈书意后会责怪自己,但是将秦炜烜放在沈书意边,谭宸早晚有一天得弄死他,所以还是将人给送到荒无人烟的地方。

要不就送去非洲,那里还有很多原始部落,听说有一个部落还是母系社会的现状,将秦炜烜给弄出去嫁给那些酋长,他这辈子就甭想回来了。

无辜被迁怒的关煦桡温和一笑,揶揄的开口,“就算分手了,那至少也是相处了十年的感,怎么可能说断就断了,而且哥没有看见,秦炜烜可是深夜在等小意回来,即使知道小意是和你在一起,秦炜烜没有质问也没有生气,相反的,他明知道自己上有伤却故意抽烟来消愁,这样的弱姿态,一般姑娘家都会心软的。”

可是谭宸哥你呢,一路上冷着脸,寒气四,没有将小意给吓走已经算是谢天谢地了,一般姑娘家看到谭宸哥这凶狠冷厉的气势,除非是知道谭家的家世背景的,其他姑娘家都会被吓走的。

“哥,十年和十天是没有可比的。”关煦桡最后总结的发言,看着若有所思的谭宸,笑了笑,其实他只是夸张了一下,关煦桡从沈书意的眼睛里能看得出她对秦炜烜已经没有多少感了。

可是谭亦哥说好事多磨,关煦桡也认为谭宸和沈书意之间的感,外人还是不要介入为好,毕竟没有时间基础,而且两个人相处过一辈子和谈恋是完全不同的。

生活在一起,那就是家长里短的琐碎生活,格迥异的两个人需要磨合,需要互相包容,而关煦桡认为沈书意和谭宸之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所以他们的感还是让他们自己来处理。

听说当年瞳阿姨常常无意识的将谭叔给气的脸色铁青,好几次摔门而去,然后五分钟之后,冷静了一下又回来了,所以在关煦桡看来谭宸和沈书意之间也许还需要更多的交流和沟通,拔苗助长并不合适。

等回到揽月苑的时候,看着院子里的孙大刚,谭宸冷着面瘫脸走了过去,跟在后面停好车的关煦桡同的看了一眼老实巴交的孙大刚,无辜被迁怒的确非常值得同,谭宸哥的怒火可不小。

“上校,我错了。”笔直的体站在黑夜里,孙大刚低着头,满脸的愧疚和自责。

冷冷的看着道歉的孙大刚,谭宸并没有开口,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盯着他,直看得孙大刚愧疚的无地自容,恨不能找个地洞将自己给埋进去,面瘫脸的杀伤力太强悍了。

“上校,我就是想要亲自给我爸妈报仇,他们死的太冤枉了。”骨灰已经埋进了大山里,孙大刚这会已经了无牵挂了,抬头红着眼眶看了一眼谭宸,“我对不起沈小姐,还连累了上校,我没用,我不是个男人,我连我爸妈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我不孝……”

说着说着,孙大刚仰起头,滚烫的泪珠从眼角滑落下来,喉结上下滑动着,孙大刚悲恸的哀鸣着,这个老实的男人在训练里刻骨,因为脑子笨,所以别人训练一次,他十次,别人打十发子弹,他可以打一百发。

孙大刚在他所在的戊小组里是负责支援的,他不需要精明的头脑,他只需要有一颗忠诚的心,不管面对的敌人多么的强大和危险,孙大刚永远都是战友们最坚实的后盾。

在来绝杀之前,他曾经三次在枪林弹雨里将重伤的战友背了回来,在所有人都认为战友已经中弹,没有必要冒着丢掉命的危险去救一个重伤可能随时死亡的战友。

可是孙大刚不会,他永远都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战友,即使是尸体,他也要将战友的尸体带回来,而被谭宸带回【绝杀】之后,孙大刚的能力并不突出,可是所有人都很喜欢这个老实憨厚的战友,只是这一次孙大刚却犯了大错。

“为什么不告诉我?”谭宸也有些动容,看着悲恸的孙大刚,当初意外知道他从【绝杀】请假回来,【绝杀】目前负责一切事物的凌昊然打了电话给谭宸。

从幼儿园相遇,到如今,凌浩然和谭宸还是不对盘。当年凌浩然和谭宸、谭亦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幼稚园,凌浩然那时候已经是幼稚园的小头头了,同样是军界出生的凌家最有潜力的第三代,凌浩然从小就向往军区生活,比起军区大院的其他孩子,凌浩然可是强了很多。

可惜第一次见面就谭宸、谭亦起了冲突,凌浩然最得意的手在谭宸、谭亦面前不堪一击,从此之后,也算是杠上了,凌浩然更加刻苦,总想着有一天要一雪前耻,可惜谭宸在小学二年级就突然消失了,只余下谭亦一个人上学。

而凌浩然从小就不喜欢谭亦,笑面狐狸,满肚子的坏水是凌浩然对谭亦一直以来的看法,但是凌浩然不得不佩服,即使自己努力用功,谭亦比自己更努力,他一直打不过谭亦,这是凌浩然最没有办法接受的事实。

而且比起门门功课都是全优,学校每个老师都夸赞竖起大拇指的完美王子下谭亦,凌浩然除了那精湛的手之后,功课都是不及格,在凌浩然看来谭亦不但坏,险,关键他还努力。

坏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坏人有高智商的头脑,而最最可怕的是这个高智商的坏人他还比任何人都要勤奋刻苦,凌浩然的悲催生活终于在初中离开学校,提前进入军区,一边训练一边学习而结束。

当表现一直优异的凌浩然,没有依靠凌家的关系,在他的军衔终于升任到正营职的少校,而这不是凌浩然最自豪的,他最自豪的是自己因为表现优异而被【绝杀】给选上了。

从凌父口中,凌浩然自然知道一点【绝杀】的消息,这可是中**区最王牌的尖刀利刃,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

可是当带着少校军衔去【绝杀】基地报道,当意外看到多年未见的谭宸时,还是那一张面无表的面瘫脸,还是那么的无视所有人的存在,我行我素,凌浩然激动的同时也有些的自豪,这说明他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他和谭宸终于走到了同一高度。

可是当知道谭宸竟然是【绝杀】基地的上校,是整个基地的负责人,【绝杀】里的所有成员的训练和编队都是由谭宸负责,说白了【绝杀】就是谭宸一手创建的,那一刻,凌浩然就差没有跳湖淹死自己了。

虽然说凌浩然的手在【绝杀】里并不是最出色的的,但是他有着极好的统筹安排能力,所以谭宸这个甩手掌柜的只负责训练和战术指导,而其他琐碎的事都有凌浩然这个政委来安排部署。

当孙大刚回到N市以后,凌浩然打了电话给谭宸,毕竟谭宸现在就在N市,让他帮忙注意一下,如果有问题的话就帮一下孙大刚,毕竟孙大刚那子,在战场上倒是一个好兵,可是进入社会之后,一看就是被骗了还是给人数钱的老实人。

谭宸当时也的确过来了,孙大刚自然没有发现自己被谭宸给跟踪了,只是就拆迁合约的事和枫红集团不了了之之后,孙大刚就离开了,他的假期也到了,谭宸也就没有多在意,毕竟以谭宸的子能来这么一趟已经算是不错了。

谁也没有想到周家查到孙大刚是谭宸带的兵之后,竟然设下了毒计利用孙大刚将谭宸给拖下水,而孙大刚在没有回到【绝杀】基地的途中得知他父母出事了,孙大刚第一次违背了军纪又回到N市。

而孙大刚的父母已经惨死,尸体下落不明,孙大刚虽然老实,但是他是个军人,自然也有血和野,知道父母惨死之后,孙大刚利用了沈书意来调查,他要让那些灭绝人的凶手血债血偿,于是就让事发展到了今天这一步。

“你知道周子安是利用你来拖累谭宸哥?”关煦桡靠在汽车前,原本这是谭宸和孙大刚之间的事,关煦桡自然不会插手的,可是却没有想到孙大刚竟然还会明白这一点。

“沈小姐说的。”就算打破脑袋,孙大刚也想不透这其中的门门道道,周子安不但利用自己来借刀杀人,将所有涉案的人员都给清理干净了,最后还利用自己的嫌疑来嫁祸上校,而他父母的惨死从始至终只是一个被牺牲的棋子而已。

“哥,你准备怎么办?”关煦桡也不能说什么,孙大刚虽然是被利用了,但是他其实也很无辜,周家或许正是利用孙大刚这老实巴交的子来设的陷阱。

孙大刚父母惨死之后,孙大刚知道想要依靠正常的法律途径根本不可能报仇,即使有人被抓了,那也是无关紧要的小卒子,是来顶罪的,所以孙大刚才会想要自己查清楚案子,自己来给惨死的父母报仇,但是却因此落入了陷阱。

“上校,我不怕上军事法庭。”一人做事一人当,孙大刚杀了人,所以他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样的结局,可是周子安这个罪魁祸首没有死,孙大刚是死也不瞑目,但是这会他再也不敢私自行动了。

谭宸冷漠的看了一眼孙大刚,转过向着屋子走了过去,关煦桡安抚的拍了拍孙大刚的肩膀也跟了进去,只余下孙大刚独自站在夜色里,一动也不敢动。

周家的算盘其实打的很精准,孙大刚如果死了,这盆脏水就泼到了谭宸上,孙大刚如果没有死,那么谭宸势必会保下自己的兵,孙大刚杀人的证据确凿,所以谭宸还是被牵累进来了。

但是周家只怕根本没有想到谭宸的份非同一般,谭家的势力想要保护一个孙大刚绰绰有余,虽然事会有些的棘手,可是【绝杀】里的每个成员都是军方耗费数百万才培养出来的精英,自然也不可能这样就被抹杀了。

“我要回家一趟。”屋子里,亮着灯,关煦桡也坐在边,可是谭宸却第一次感觉到一种孤单,他不由的想起之前沈书意在这里时的境,同样是多了一个人,但是感觉却完全不同。

“也好,这边我会留意的,不会让人欺负到小意头上。”关煦桡知道不管如何谭宸都要回北京城一趟了,孙大刚是【绝杀】的成员,也会被送上军事法庭,要解决这件事,谭宸必须亲自回去处理。

谭宸一听到沈书意的名字,就想起她拒绝了自己,反而和秦炜烜一起进了沈家,谭宸随即黑着脸不再开口。

清晨的阳光明亮的刺眼,N市原本到最的七月八月才有高温,可是现在才进入夏季却已经是三十二三度的高温了,沈书意清晨起来洗漱之后,看着镜子里脸上的还残余的三道被蹭出来的血痕,在原本白嫩的脸上就显得有点怵目惊心了。

虽然依仗着瑞凡公司总监的头衔,沈书意才上班就因为这些事而三天两天翘班,不过到目前为止,事差不多都算是解决了,孙大刚到底会如何,这些也是谭宸需要处理的,沈书意现在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想帮也是帮不上忙的。

“小意,要去瑞凡上班吗?我送你。”秦炜烜因为上的伤口,倒是没有再穿笔的西装,而是一亚麻色的长裤,米灰色的休闲上装,看起来倒是显得很是年轻,英俊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目光款款深的看向从小楼出来的沈书意。

“不用了,你上还有伤,你休息吧,我自己开车过去就可以了。”沈书意拒绝的开口,她虽然一直低调,但是毕竟是沈家的小女儿,沈书意虽然被沈家父母无视了,也经常被沈素卿陷害,但是沈书意可不是软柿子。

虽然天依服饰目前还是沈家的,但是沈书意自己手边倒也有不少钱,车子也买了,她才没有那么清高的和钱过不去,而且她不花钱就等于白白留给沈素卿了。

“伤口缝了针,只要不剧烈运动就没事,而且我刚好有空闲的时间,正好去瑞凡公司视察一下。”摆出了公事公办的借口,秦炜烜笑着看着沈书意走了过来,刚想要伸过手去揉揉她的头,可是却被沈书意比给避开了。

秦炜烜眼神沉的一暗,不过随即又是笑容,“小意你开车正好,今天我就当一回免费的乘客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沈书意也只能答应下来,她的车是一辆银灰色的沃尔沃,算是中档车,车型不太大,比较适合女孩子开,秦炜烜果真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谭宸是早上的飞机,在回北京城之前,谭宸原本是打电话和沈书意说一声的,结果沈书意才买的新手机被周子安的人给丢到垃圾桶烧了,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要到九点了,谭宸直接将车子开到了瑞凡公司外的停车场。

八点四十五,沈书意将车子停了下来,打开车门下车,谭宸一手刚落到车门上准备开门下车,却看见秦炜烜从副驾驶的位置走了出来,谭宸脸色一沉,下车的动作停了下来。

“小意,我听于毓说了,亚特兰蒂斯这款游戏,你帮了不少忙。”秦炜烜走到沈书意边,聪明的用公事当借口和沈书意说话,他知道沈书意子固执,她既然开口说分手了,秦炜烜即使再努力只怕也没有成效,但是如果是公事,以沈书意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她即使不愿意却还是必须得和秦炜烜交谈,毕竟秦炜烜也算是他的顶头上司。

“游戏这一块我并不太懂,不过程序编程方面倒是可以帮一些忙。”公事公办的态度之下,沈书意简短的回了一句。

莫名的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感觉,沈书意回头向着后看了过去,除了正来瑞凡公司上班的员工,并没有看到什么人。

自己怎么又想到了谭宸,沈书意愣了愣,她以为自己是个冷的人,和秦炜烜在一起快十年了,他们之间的感却也是熟悉的亲多余,可是和谭宸就相处那那么短暂的时间,却总是不由自主的会想到谭宸。

谭宸已经名草有主了!自我安慰着,沈书意撑起笑容,忽略着心头那淡淡的涩然感觉,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声叹息;她和秦炜烜正是如此,所以说了分手之后,有种淡淡的惆怅。

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场心伤,沈书意想的到了谭宸,若是早一点遇见,或许她就不需要在还没有来得及发芽的时候就将幼苗给扼杀掉,将那份悸动和淡淡的不舍狠狠的掐灭。

目送着沈书意和秦炜烜一起进了瑞凡公司的大厦,谭宸发动汽车,冷着脸,掉头离开,不管如何,先解决了孙大刚的事。

坐在后座的孙大刚昨晚上在院子里站了整整一夜,忐忑不安外加愧疚自责之下,让这个强壮的男人耷拉着头,无精打采着,而谭宸上那越来越浓郁的冷气,更让孙大刚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