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狠狠报复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武警大队长伸手往裤兜里一摸,原本该是揣在裤子口袋的手铐这会正拷在沈书意的手腕上,黑暗的夜色之下,大队长脸色阴霾着,阴狠的目光愤怒而仇视的盯着大难不死的沈书意,冷冷的勾了一下嘴角,这样都死不了,还真是命大!

“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没有抓到犯人吗?”大队长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一个武警冷声喝斥着,“怎么会失足沦落山坡的?就算是你的工作失误,怎么能隐瞒事实,胡编乱造!”

“对不起,毛市长都是我的错,我抓捕到犯人的时候,她想要逃走,结果就失足滚落了山坡,我害怕担责任,就瞒着大队长说没有找到犯人。”被喝斥的一个武警走了过来,低着头认错着,将一切的责任都背到了自己身上。

“回去我再处分你。”大队长得意洋洋的骂了一句,抬头挑衅的看着有些狼狈的沈书意,“隐瞒事实不报是他的错,不过你逃跑拘捕而滚落山坡可是你自己的原因,不要什么脏水都往我们执法者身上乱泼。”

大队长身后见到他不久前对沈书意粗暴殴打的其他人也都眼观鼻,鼻观心,谁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大队长虽然目前只是在武警大队,但是据说后台很硬,整个武警大队都是他的人,不服气的,不愿意同流合污的都被他找了各种理由给踢出了武警大队。

毛市长皱着眉头,都是官场中打拼的人,更何况毛市长从最基层到如今的N市的市长,足足在政界摸爬滚打了快三十年了,什么样的肮脏手段和小伎俩他没有见识过,只是武警大队大队长将责任给推卸了,又有他的下属自愿出来顶罪,毛市长即使想要帮沈书意却也是没有办法。

更何况对毛市长而言他对沈书意和谭宸的确有点感激,但是仅限于此,到了他现在的位置,很多事的处理都需要考虑全局,而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之下为了给沈书意出头而和后台很硬的大队长起冲突不值得。

“小沈,这事你放心,我一定会严肃处理的,快将沈小姐手腕上的手铐给拿掉!”毛市长沉着脸开口,言语之中都是对沈书意的安抚和愧疚,可惜话说的好看,但是做不做却又是一回事了。  大队长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看都不看沈书意一眼,自然更加不可能有什么道歉了,一个武警快速的上前拿出了钥匙,谭宸冷着脸挡了过来。

不得不说沈书意即使之前和孙大刚合作杀了那五个佣兵,这五个人在佣兵界排行前二十,亚洲排行第五,虽然只有五个人,接手的一半都是些规模不大的任务,但是他们五个人佣兵界这么多年都活下来了,足可以知道他们的实力。  若是其他行内人知道沈书意猎杀了这五人,不管她看起来如何的没有杀伤力,也绝对不会掉以轻心,轻敌的结果往往都是死。  可是这些武警,还有态度傲慢的大队长,甚至包括说一套做一套的毛市长,对沈书意他们都没有太多的重视,一个女人而已,一个家世还算不错的沈家的小女儿,可是谭宸却不同了。  虽然说谭宸在他们的调查里是没有身份和背景的普通人,可是当谭宸板着一张面瘫脸,带着肃杀冷血的慑人气势,宛若出鞘的利刃,在沾染了无数鲜血之后,那种寒气足可以让任何人灵魂都惊恐的颤抖。

谭宸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冰冷着脸,阴霾的凤眸里那种冷怒的气息不再有任何的收敛,他之前顺着沈书意,是因为他知道沈书意有自己的想法,所以谭宸即使已经压制不住勃然的怒火,却依旧顺从着沈书意任由她将自己的手给铐起来,来找这些罪魁祸首算账,但是这不代表谭宸不生气。  拿过武警手中的钥匙,谭宸走了过去给沈书意将手铐给打开了,那原本白皙的手腕之上,却已经是一圈青青紫紫的瘀伤,之前武警大队大队长铐的很紧,所以沈书意的手腕都被手铐给勒出了血痕来,她皮肤原本就娇嫩,磕磕碰碰都能留下一大块的淤青,更不用说被手铐那样的勒住。

“狂什么狂,不过是一个小连长。”武警大队大队长一看谭宸那冷酷的样子,虽然有点心惊,但是输人不输阵,即使是毛市长都要让他三分,更何况只是一个部队里的小连长,单兵作战能力第一又怎么样?弄死这样的小人物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我没事。”沈书意明显能感觉到谭宸那一身骇人的寒气,即使冷怒到了极点,可是却依旧是一张面瘫脸,但是沈书意却分明感觉到了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惊涛骇浪,所以也顾不得什么了,一手快速的握住了谭宸的手,她是真的担心谭宸一怒之下到时候事情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谭宸看了一眼眼睛亮亮的透露着平静的沈书意,暴虐的火气终究是被沈书意给压下来了几分,谭宸大手反握住沈书意的手,拇指轻轻的摩挲着她的手背,依旧寒着脸站在沈书意身边。  突然被谭宸给握住了手,沈书意诧异的低头一看,有点不适应的想要将手后给抽回来,可是一对上谭宸那压着火的脸,为了防止这个面瘫脸再次暴怒,沈书意只能别开脸无视着。

“看来谢大队长是要说暴打我还将我恶意推下山坡都是你的下属所做的了?”沈书意右手顺了一下刘海,虽然一张脸还沾染着尘土,带着几道血痕,可是那过于冷静的透露着精明的眼神却让人明白沈书意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哼,就这么一件破事你还要喋喋不休到什么时候?再说了你目前可是犯罪嫌疑人?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质问我?”谢大队长从鼻子里冷哼两声,挑衅而张狂的看着质问自己的沈书意,不过是个富商的女儿,牵扯到了杀人案件里,她还以为自己有什么资本。

“既然如此,只能让事实来说话了。”沈书意淡然一笑,晃动了一下手里的手铐,“手铐不能当做证据的话,不知道手机录音是不是可以呢?”

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里,沈书意从运动裤的口袋里摸出一个苹果手机,谢大队长脸色倏地一变,一手向着自己口袋摸了过去,原本手下孝敬的最新的苹果手机不见了踪影。

“你竟然敢偷了我的手机!”谢大队长暴怒的咆哮起来,狰狞着脸,直接向着沈书意冲了过来,虽然他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沈书意将自己的手机给偷了去,可是她刚刚说了有手机录音,如果真的被抓到了证据,谢大队长倒并不是怕了,毕竟他后台硬着呢,可是谢大队长是没有办法接受这种侮辱,他竟然被一个女人给阴了。  脖子上青筋暴突而起,谢大队长如同发狂的暴徒凶残的向着沈书意冲过来抢手机不说,一脚还狠毒的向着她的小腹踹了过去,五大三粗的魁梧男人暴虐起来还挺瘆人的。

“谢大队长,你这是要销毁证据吗?”沈书意清脆的声音响起,一点都没有害怕,脸上还带着浅浅的平静笑容,当谢大队长一脚踹过来时,还不等沈书意反踢回去,身旁谭宸却已经抢先一步动手了。

砰的一声,人肉沙包落地的声音响起,沈书意对着夜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将自己踢空的右脚僵硬的收了起来,即使速度和反应时间都和谭宸一样,但是架不住谭宸那腿长,所以抢在沈书意前面谭宸毫不客气的一脚踹了过去。

“你……你他妈的敢……打我?”被踹翻在地,谭宸这一脚踢的狠,直接踹到了谢大队长的小腹,而痛的佝偻着身体蜷缩在地的谢大队长扭曲着脸,愤怒的目光吃人般的盯着敢对自己动手的谭宸。

“不用拦着点吗?”沈书意回头看了一眼关煦桡,谭宸这浑身的冷气寒的有点吓人,压低了声音开口,“这可别给弄出人命来了,毕竟他还在部队里,要是有什么案底就不好了。”

“没事。”关煦桡依旧是温和俊逸的表情,但是看向地上痛的颤抖的谢大队长倒是眼神冰冷,说实话关煦桡还挺诧异谭宸竟然因为沈书意的阻拦而忍到现在才动手。

在关煦桡的记忆里,谭宸的性子极其冷,面对谭骥炎这个父亲时也从没有什么表情,面瘫着脸,关煦桡记得有一年谭骥炎有个应酬,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竟然找童瞳放话,说她不介意谭骥炎有妻子孩子,但是让童瞳也不要干涉她和谭骥炎之间的感情。

那是关煦桡第一次见谭宸发怒,即使是谁都知道这事根本是子虚乌有,而那个女人在国外长大,环境开放不说,又被家里头给娇惯的无法无天,自以为是,总认为自己是个公主,而谭骥炎就是她等待多年的白马王子。

回国之后在一次晚宴上对谭骥炎一见钟情之后,这女人竟然直接越过谭骥炎,都没有对他表白一声,倒是直接找上了童瞳,还自以为是的认为聪明的女人想要征服一个男人,那么势必要替他解决所有的后顾之忧,让男人可以专心在外面打拼事业,所以这个女人才会找童瞳先放话,认为等解决了童瞳,她就可以和谭骥炎双宿双栖了。

这女人也算是一个奇葩,虽然坊间传言童瞳当年是孤儿院出生的卑贱身份,也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勾引上了谭骥炎这个当初北京市的副市长,而且在大学第一年就生了孩子,坊间的传言自然五分把门。  传言终究是传言,北京城这个圈子里的人谁不知道谭骥炎当年为了童瞳,差一点和谭家决裂,更不用说在童瞳被日本右翼分子盯上之后,直接冒着两国开战交火的危险和藤原十郎宣战。

说实话,关煦桡都感觉那一次谭骥炎这个父亲的确被打的很冤枉很无辜,而且谭宸下手极狠,一拳头挥向没有防备的谭骥炎,当时谭骥炎就被打的一个踉跄,一口血唾沫吐了出来,一颗牙齿当场就被打掉了,谭宸冷着脸在花园里就打了起来,关煦桡那时都被吓傻了,然后才和顾钧澈两个人苍白着脸跑回屋子里喊人。  而这一次是关煦桡再次看谭宸动怒,但是比起当年那样直着性子的挥拳头的野性,现在的谭宸身上更多了一种比冲动暴怒更可怕的阴狠和疯狂。

“不用担心,哥会处理的。”看沈书意还是皱着眉头,关煦桡体贴的说了一句,毕竟对于普通人而言,凡事都需要考虑后果,但是关煦桡可以纨绔的说一句在中国这地,谭宸真的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恶行,那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更何况谭宸这只是报复回去而已。

“我知道,我是说其实可以暗地里动手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影响总是不好的啊,而且事后必定会有很多人啰啰嗦嗦的来说和。”沈书意无奈的开口,活动了一下手腕,可惜谭宸这性子还真是直着来直着去,看了一眼诧异的关煦桡,沈书意笑着道,“再说了,其实我动手更方便一点,被一个女人打了,即使打狠了,他也没有脸说什么,他先动手的,以后也没有人好意思托着关系来说和,再说了我还是受害者,手里头也还有证据的。”

沈书意并不是逆来顺受的人,她只是更习惯将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原本她让孙大刚先走,自己虽然被抓了,沈书意也不认为会有什么事,谁知道这个谢大队长竟然直接就动手了,沈书意当时就借着靠近的机会摸了他的手机,将谢大队长的罪行给原原本本的录了下来。

而刚刚故意晃动手机逼着他先动手,沈书意就准备将自己身上这些痛十倍的还回去,可惜谭宸腿长手长,速度太快,沈书意只能无奈的看着谭宸动手。

关煦桡朗然的笑了起来,无奈的摇摇头,他还以为沈书意性子太冷静,考虑的过多,反而会委屈了自己,谁知道她只是考虑的更全面更周到,不过貌似谭宸从来不会考虑这么多,如此一来,倒是很互补。

“别给打死了。”谭宸真动手,那即使只有沈书意和关煦桡说话的几分钟,已经够谢大队长去掉半条命了,沈书意一看谭宸还准备继续,不由快速的一个上前,拉住了谭宸的手臂,原本看起来略显得瘦削的男人,此刻动怒之后,手臂硬的跟铁棍一般,蕴藏着无尽的力量。

谭宸看了一眼制止自己的沈书意,没有直接将人给弄死,是因为谭宸要延续这个痛苦的过程,可是现在就罢手?  “那一次死了太便宜他了,等伤好的差不多我们再动手。”对上谭宸那阴冷的峻脸,带着肃杀冷血的寒意,沈书意不但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害怕,反而有种说不出来的温暖感觉。

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是因为自己被打了,才会这样大动肝火,才会这样暴怒,可是一想到谭宸已经承认了自己有女朋友,沈书意心里头涩了一下,抓着他手臂的手终究还是放了下来。

站在两人身后,听着沈书意和谭宸的对话,关煦桡无奈的勾着嘴角笑着,谭宸哥性子冷,一般不会轻易动怒,而且如果真的怒了也都是直来直往,关煦桡虽然知道谭家背景强大,但是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而沈书意性格冷静,处事不惊,不管什么样的环境里她都会有最周密的思考和万全的对策,如今这两人在一起,关煦桡笑了笑,只希望得罪他们的人可以收敛一点,否则日后只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被打蒙的谢大队长这会还躺在地上抽搐着,进气少出气多,谭宸速度太快,出手太狠,不要说谢大队长被打蒙了,其他人也都傻眼了,一时半刻都没有反应过来,当然了,毛市长倒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只是却聪明的选择了无视。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打……出事了我负责……”谢大队长想要怒吼,可惜声音却跟猫叫一般,太痛之下,整个人痛苦的蜷缩在地上,五脏六腑都被打的移位了,只余下阴狠血腥的眼神疯狂的盯着谭宸,他今天一定要弄死这个人!

其他武警这才回过神来,直接向着谭宸冲了过来,余下两个人去扶地上的谢大队长,毛市长一看事态要严重了,立刻想要阻拦,最开始他可以说事发突然,他都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只有短短几分钟,可是现在再打起来就麻烦了。

“毛市长,这是私事,你不用理会的。”关煦桡眼明手快的拦下了毛市长,看起来是一张俊逸非凡的脸,笑容和煦,可是态度却带着几分强势。

今天这些人动了沈小姐,不要说谭宸现在动手报复回去,就算真的打死了这个武警大队的谢队长,他也只能认命的去阴曹地府找阎王爷抱怨去。

谭宸刚刚压下的怒火再次因为这些武警的包围而炽热的燃烧起来,说实话,谭宸根本不屑和这些人动手,如同少爷连的那些少爷们,那些小手段,谭宸根本不屑一顾,所以沈书意才说谭宸这一张面瘫脸太招惹仇恨值了,这个男人太过于冷傲,无视着身边的人和事,虽然他的确有这个资本。

可是从沈书意这么狼狈的受伤到此刻,谭宸发现他的怒火根本压都压不住,如同奔腾的岩浆终于找到了发泄口,所以这些人一围上来,谭宸左手握着沈书意的手将人护到了自己的左侧身后,直接对着找死的武警们再次动手。

其实我没有那么弱吧?沈书意无奈的站在谭宸身侧,对上打斗圈子外关煦桡那揶揄的眼神,沈书意尴尬的笑了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谭宸将自己当成弱鸡一般的保护着,但是即使身手过人,这一刻,看着冷沉着面瘫脸的谭宸将自己严密的护在身后,这份心意让人无法不动容。

或许是看见谭宸这么护着沈书意,所以有人立刻就动了歪脑筋,直接抽出了腰间的电棍,向着沈书意挥了过去。

眼睛蹭的一下亮了,沈书意整个人都跃跃欲试起来,她当然要动手了,今天谭宸这么狠揍了这个谢大队长,日后他肯定要报复回来的,不但会报复谭宸,只怕同样不会放过沈书意,所以沈书意迫切的需要立立威,否则日后一直被人找茬报复就太麻烦了。

可惜有谭宸在,哪里容得沈书意动手,举起的小拳头再次落空的僵硬在夜空之中,沈书意挫败的瞪着谭宸宽阔的后背,几乎有些的咬牙切齿。

而不远处的关煦桡看着沈书意那斗志昂扬的想要战斗,结果偷袭的人还没有到跟前,就被谭宸一脚给狠踹了出去,关煦桡看着沈书意那挫败而又无奈的举着拳头,终于还是不厚道的笑出声来,估计很多人遇到很多人遇到谭宸哥都会这样无奈。

一旁看热闹的少爷连的少爷们这一次都傻眼了,他们不是没有针对过谭宸,将谭宸弄到少爷连来就是为了找机会光明正大的报复回去,虽然他们每一次的报复都惨遭滑铁卢失败了,而且还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可是看着这会躺在地上断胳膊少腿的这些武警,再想到他们如今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这群少爷们突然发现谭宸过去对他们真的是无比的宽容又宽容。

“去煦桡那里,少儿不宜。”谭宸收回手,有些不舍得的将沈书意推到了关煦桡的身边,转过身,带着一身慑人的冷酷杀气向着哆哆嗦嗦的谢大队长走了过去。

“你……你想要干什么?”结巴的开口,身上太痛,谢大队长这一次终于感觉到了害怕和惊恐,他虽然很想撑起架势,可是谭宸单方面殴打他们的场景太过于震慑,所以谢大队长腿都有点打颤。

“我的人你也敢动?”难得沉默寡言的谭宸竟然会主动开口回答别人的问题,谭宸看着吓的颤抖的谢大队长,一想到沈书意那一身的伤,即使是皮肉伤,但是在白皙的肌肤上却显得那么刺眼,谭宸就感觉那股撕裂一切的野性怎么都压不住。

当年谭宸是被童瞳这个母亲从森林里带回来的,回到北京城之前,他是被一只母狼给养大的,所以在七岁之前,谭宸的世界里只有猎杀和食物,而之后,虽然他开始如同海面一般的吸收着人类社会的一切知识,可是骨子里谭宸的血液依旧带着狼性。

在国安部训练的那十年里,谭宸实力越来越强,可是太多的杀戮也让他的性格更加的冷酷,很少有人有事能让谭宸在意,而容温也是察觉到了谭宸性格上的这个小缺陷,所以才会让他离开了国安部,去了军区。  虽然【绝杀】到如今已经形成规模,成为中国军队中最隐秘最强大的尖刀利刃,可是谭宸的性子让容温不放心,所以和谭骥炎做了一次深夜长谈之后,谭宸就被调到了N市军区,说白了也是为了让谭宸体验正常人的生活。

“你想干什么?”谢大队长喘着气,他并后悔动了沈书意,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更想当场就给沈书意一颗子弹,管他什么后果,可是如今,谢大队长却不敢和谭宸正面冲突。

谭宸看死人一般的阴冷眼神看着谢大队长,突然一手抓住了他的手,用力的一扭,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在清冷的暗夜显得格外清晰。

沈书意手腕被手铐弄出来的瘀伤让谭宸神色冷到极致,在谢大队长痛苦的惨叫声来,毫不犹豫的再次断了他的左手,生生的用手指将那骨头给这断。

“我要……杀了你……”痛到极致,谢大队长再次发出杀猪般的尖锐喊叫声,阴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谭宸。  可惜酷刑并没有结束,他竟然敢伤了她的双手,断了他的一双手这只是原封不动的还回来,谭宸毫不客气的将谢大队长踢倒在地,断了他的一双脚这是利息。

沈书意这会正背对的谭宸,听着那骨头断裂的声音,再听着谢大队长的惨叫沈,沈书意无奈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虽然说自己这个样子有点的狼狈,其实也只是皮肉伤,好吧,她忘记了谢大队长将他踢下山坡的恶行。

关煦桡虽然也是从军区出来的,手里也沾过血,而且因为和顾钧澈和顾岸他们经常在一起,黑帮里的那些手段他也算见识了很多,但是不得不说谭宸动手还真的狠,其他人都被震慑的傻眼了。

就算断手断脚也不至于说什么少儿不宜!沈书意撇撇嘴,四声尖锐的惨叫哀嚎声之后,沈书意转过身来,结果就看见谭宸最后一脚踩到了谢大队长的腿间,这一次的惨叫声比起刚刚四声要尖利了太多。

果真是少儿不宜!沈书意傻眼了,不要说男人腿间是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女人腿间也是啊,这样一脚下去,沈书意仰头看着夜空,星辰璀璨,这真的是少儿不宜!不知道在场的男人以后会不会有心理影响。

想到此,沈书意不由快速的看了一眼,除了关煦桡之外,所有男人都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双手捂住了胯间,而少爷连的那群纨绔大少们更是脸色惨变,被打了就是痛,揍人不成反而被揍,那只是丢了面子,可是成了太监?这也太凶残了吧。

而关煦桡俊逸的脸上笑容也显得很是僵硬,他虽然知道谭宸不可能放过谢大队长,断手断脚也只是报复而已,可是谭宸那最后的一脚,关煦桡也是面容纠结,这真的太狠了,自己是不是该告诉谭叔,当年谭宸哥虽然打掉了谭叔一颗牙齿,但是没有给谭叔叔这么凶残的一脚真的是顾及到了父子亲情。

“不是让你不要看?”半点不理会已经痛的晕过去的谢大队长,谭宸一回头就看见沈书意那一张狼狈的脸上表情有点纠结无奈,谭宸皱了一下眉头,这样凶残的画面他并不希望沈书意看见。

没有蛋也蛋疼的沈书意干硬的扯着嘴皮回给谭宸一个笑容,这报复也太恐怖了一点,秦炜烜没有被谭宸给打击报复,其实他真的该庆幸了。

“回去。”原本就很晚了,再加上沈书意这一身的伤,谭宸率先的开口,走到一旁打开车门,让沈书意上车。

“那孙大刚呢?”快速的走了几步上前,沈书意压低了声音,毕竟搜索还没有结束,就这么走了的话,孙大刚怎么办?

沈书意不说谭宸还好一点,她这么一提,一想到孙大刚是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谭宸黑着脸,“死不了。”如果这么容易就死了,那孙大刚就不是【绝杀】中的一员了,这么丢脸的部下,谭宸不介意亲自送他一颗子弹。

好吧,其实孙大刚现在不出现估计更加安全,在经历了谭宸刚刚那么凶残的一幕,沈书意沉默的爬上了副驾驶的位置,折腾了一整天,再加上一身的皮肉伤,这会还真的有点难受。“躺下来休息。”看着沈书意脸上的倦意,谭宸心疼的开口,对于童瞳,谭宸一直以来都是维护的,他永远都没有忘记那一年在森林里的时候,童瞳清瘦的身影挡在他的面前面对着嗜血的狼群。

可是那是一种温暖,是一种百分百的爱护和尊敬,可是从第一眼看到沈书意的时候,谭宸就发现他很想保护这个人,但是却也很喜欢看着她褪去镇定和冷静,被欺负的炸毛,露出小孩子的一面。

这种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满足和发自内心的欢愉,想要宠着她,护着她,看着她被打受伤,会那么的气愤,气愤她顾虑那么多才会被打,但是更多的却还是心疼,谭宸看了一眼沈书意,第一次明白一种想要将一个人揉进骨血里的冲动感觉,他甚至会幻想着日后和沈书意一起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那我去后座。”沈书意刚坐了下来,一身的倦累,其实也不太想动,可是从这里回到市区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去后座躺着也会比较舒服。

在沈书意打开车门下车之后,谭宸却也跟着下了车,向着一旁的关煦桡走了过去,沈书意也没有多在意,整个躺到了后座上发出了舒服的喟叹。

“怎么了?”沈书意刚躺下来就看见谭宸开了后座的车门进来了,诧异的沈书意刚要直起身体,却被谭宸给按住了。

“躺好。”沉声的开口,谭宸趁着沈书意直起身的那一刻也坐到了后座上,然后将沈书意的上半身按压到了自己的腿上。

而被叫来当司机的关煦桡无奈的笑着,估计谭亦哥他们都不敢相信谭宸哥还有这么温柔体贴的一面,而女人如手足,兄弟如衣服的关煦桡只能当司机来开车。

“躺好!”明显感觉到沈书意的身体僵硬的跟石头一般,谭宸眉头皱了皱,她就是顾虑太多想的太多,才会弄出这一身的伤来!

“那个我起来就好了。”沈书意真的没有习惯将一个男人的大腿当枕头,这也太亲昵了,和秦炜烜在一起这么多年,至多也就是一个拥抱而已,这样亲密的动作,沈书意能躺好才奇怪,太别扭了。

“不许动!”明显察觉到沈书意在抗拒和自己亲近,谭宸脸色更更加的冷凝,双手按住了她的就肩膀将人固定在自己的腿上,而躺着的沈书意借不到力想要起身就更难了,而且后座也就那么宽,沈书意也担心挣扎很了掉下来那就太丢人了。

关煦桡发动着汽车,通过镜子看了一眼后座,果真谭宸哥是不懂得循序渐进,这才认识多久,这么亲昵的动作,一般人肯定是会尴尬的,更何况关煦桡明白沈书意的性格,她看起来很和善,对人也都非常亲切,可是在冷静背后却带着天生的疏离和冷淡,所以沈书意更加不可能这样亲密的枕在谭宸的腿上。

“不行,我要起来。”沈书意拒绝的开口,不要说谭宸已经有女朋友了,就算他没有女朋友,沈书意也不好意思这样枕到他的大腿上,脸上这会都火辣辣的烧起来了,她虽然冷静但是脸皮也不厚啊,至少没有谭宸的脸皮厚。

对于其他人,谭宸习惯的是冷漠是强势,可是对于沈书意,谭宸总是柔软了很多,总是会习惯的让步,他知道沈书意很独立,她并不喜欢别人干涉到她,她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可是沈书意的拒绝却让谭宸格外的难以接受。

终于还是坚持的坐直了身体,有些尴尬之下,沈书意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可惜一回头却发现谭宸冷着脸,侧过头看向车窗外,一副生人勿容的冷漠,沈书意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开口。

谭宸这一生第一个在乎的人是童瞳,在小的时候,他虽然非常的黏着童瞳,但是看到谭骥炎这个父亲和童瞳亲密,谭宸并不会生气,只是有点失落,而长大之后,从国安部训练基地回来,这种失落几乎消失殆尽了。

谭宸依旧很尊敬童瞳,也会维护她保护她,但是再看着谭骥炎和童瞳在一起,谭宸并没有什么情绪,可是沈书意的拒绝,她固执的坐起身来,这一切却让谭宸感觉到一股烦躁,而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暴躁了,如同被无形的笼子给困住的野兽,不管他如何嘶吼,如何的等待,却终究没有办法逃出来。

车子里的气氛显得有点安静,关煦桡看了看后座,还是开口打破了平静,“小意,你需要打个电话回家吗?”

“呃,好的。”沈书意并没有想打电话,在她最叛逆的青春期,她曾经也做过夜不归宿,可惜手机永远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人会打电话问一声她为什么没有回来,她是被沈家无视而忽略的孩子,这些年沈书意一个人长大,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固执,当年每隔几分钟就看手机,甚至幻听手机响起的女孩子如今已经长大了,她不再需要那份情感。

而正是被沈家父母的忽视,所以沈书意即使当年去了龙组,也因为训练而重伤,最严重的一次是沈书意挡了一颗子弹,从肺部穿了过去,人差一点就没了,可是当她从医院回来在小楼住了一个月,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她从鬼门关走了一次,差一点回不来了。

原本是准备接过关煦桡的手机,可是谭宸却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来,沈书意输了沈父的电话号码,才输了前面五个数字,沈勋两个字就出现在了屏幕上,谭宸竟然储存了爸的手机号码?

一脸的诧异,沈书意看向谭宸,可惜他还是侧过头看着窗户外,只留下一张峻冷的侧脸,沈书意怔了怔,呆呆的看着屏幕上的号码,以谭宸这样的性格,他之所以会储存爸的手机号码还是因为自己吧。

可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沈书意并不是喜欢拖泥带水的人,所以上一次她才会那么直接的询问谭宸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而谭宸的回答也是如此的肯定,所以沈书意并不想认为谭宸对自己有意思,即使他有些举动太过于暧昧。

但是已经问过一次了,沈书意自然不愿意再问第二次,按了通话键,手机响了几声之后,电话里是沈父的声音,伴随的还有沈素卿的咯咯的笑声。

“喂,是谁?”沈勋诧异的看了一眼手机上面陌生的号码,电话打了过来,却没有人说话,即使打错了至少也会开口说话。

“爸,是谁打来的电话?妈妈烤的桃子酥已经好了,炜烜哥,你不能吃哦,医生说要忌口,你还是喝这盅人参鸡汤吧。”沈素卿欢快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一旁秦炜烜也笑着回了一句。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