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憋屈被打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N市北郊外的这一处原始山林和A省毗邻,山脉连绵起伏,因为保护的极好,虽然比不上神农架这些原生态的自然保护区,但是山林里终年也是瘴气密布,林木丛生,各种濒临灭绝的野生动物生活其中。
    在遮天蔽日的树林深处,即使外面是五月燥热的阳光,可是山林里却还有丝丝的凉意,很安静,没有城市的喧闹声,偶然能听见风吹过树梢的沙沙声,夹杂着清脆婉转的鸟鸣声。
    带队的男人并没有开口说话,他穿着一身绿色的迷彩服,和整个山林融为了一体,脸颊和脖子还有手臂上都画着伪装用的油彩,男人沉寂着一双利眼,双手快速的对着眼前的属下比划了一个手势。
    一个狙击手,一个侦察员立刻点了点头,带着自己的武器,即使这个山林里没有发现其他人,他们依旧保持着最高的警惕,动作非常迅速的离开原地,但是却没有发出一点的噪音,足可以明白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佣兵队伍。
    等了大约五分钟,身为五人佣兵团里的狙击手和侦查员已经到达了指定位置,带队的男人这才低沉着声音部署着,“阿金负责后援,小木和我正面攻击。”
    “头,虽然说目标任务是从军方出来的,但是以一敌五想要活命简直是笑话。”说话的正是到达潜伏地的狙击手,他的脸上同样都画着浓重的油彩,吊儿郎当的语调之下带着轻蔑了不屑。
    “目标任务增加了一人。”带队的男人非常的强壮,虽然也是中国人,可是那接近一米九的身高,黝黑的肌肤,胳膊之上肌肉结实而饱满,蕴藏着无尽的力量,裸露在迷彩服外的身上里残留着很多形状各异的伤疤,有些已经年数久远了,足可以让人明白这个男人曾经在多少次危险的战斗里活了下来。
    “一个女人?”狙击手没有开口说话,说话的是联络器里负责警戒的侦查员,通过望远镜他已经看到了目标任务,“头,他们已经过来了,预计还有十五分钟会进入包围圈,没有任何杀伤性武器。”
    山林再次恢复了安静,五个佣兵都隐匿到了指定的位置,沈书意和孙大刚看了一眼手中的地图,上面标识的地方正是孙大刚父母骨灰存放的地方。
    “你小心,我去解决掉狙击手。”对于狙击手的视线,沈书意比任何人都要敏锐,所以当她和孙大刚跨入到了狙击手的瞄准范围里,沈书意立刻就本能的警觉到了危险。
    这个人迹罕至的山林就是一个陷阱,有去无回的必死陷阱,沈书意明白,孙大刚也明白,当然了,部署下这一切的周子安也明白,所以他才会在最后一刻想要挽留沈书意,可是她却拒绝了。
    沈书意借着身后粗壮树杆的阻挡,清瘦的身影迅速的就攀爬上了高耸的林木,枝叶茂盛之下,完全将她的身体阻挡住,片刻之后,孙大刚明白沈书意已经悄然无息的离开了。
    龙组是一个特殊的部门,从民国时期就有龙组的雏形,龙组的每个成员都是影子,套用当年龙组里成员的话,这要是在古代龙组就是皇帝的暗卫,负责保护皇帝的安全。
    龙组的出现也是为保护当年大总统的安全,在军阀割据的民国时期,各种暗杀层出不穷,所以上位者需要更为专业最为优秀的人来保护自己的安全。
    最开始龙组的成员都是从军方选出来的最优秀的人才,他们接受专业的训练,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上位者的人生安全,可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如今龙组已经从军区和政界分离出来了,龙组成了更为隐秘的部门,他们忠诚的对象只有最上面的那一位,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全,不受军方管辖,也不在国安部的范畴之中,是一个完全独立的部门。
    沈书意站在一棵粗壮的树杆后面,柔和的目光过于冷静的瞄了一眼三点钟的方向,因为龙组的训练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当然偶然也兼职暗杀的任务,毕竟很多时候,有些摆不上台面的事情,不能让军方去做,同样上位者也不放心让国安部的特工来做,担心会留下把柄。
    所以为了机密性,上位者最信任的只有龙组这个完全效忠于自己的组织,虽然几年之后自己可能在换届选举中落败,但是他完全不用担心自己在位期间让龙组成员所做的一些事情,绝对不会曝光。
    即使龙组如今保护的是新的上位者,可是龙组执行着最机密最严格的规则,他们只听令行事,危险时刻,也会用自己的身体来挡子弹,但是不管什么人都无法从他们的口中问出任何机密,而每一位上位者也都墨守着这个规则。
    龙组的人是武器,最忠诚的武器,永远不需要担心日后不会被泄露,会不会要去灭口。沈书意在当年的训练里,早已经对危险有了最本能的敏锐直觉。
    这是一种直觉不需要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完全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或许说是第六感觉更加的贴切,而沈书意能成为龙组的一员,除了各方面的达标之外,更重要的也是因为她对危险有着这种用科学无法解释清楚的第六感觉。
    “头,二号目标消失了。”负责警备的侦查员快速的开口汇报着情况,他刚刚一直盯着两个目标,佣兵团之所以成为亚洲第三的佣兵,就是因为他们五个人都小心谨慎。

不管是面对什么样弱小的敌人,都不会轻敌,事先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制定最详细的进攻计划和撤退计划,这些年来不管多么危险的任务里,他们五个人都能活着走下战场。
    可是刚刚就那么一瞬间,侦查员的注意力落在目标一号孙大刚身上,可是三秒钟之后,他再将视线转移到二号目标沈书意身上时,却发现自己跟丢了目标。
    “一号任务目标在你的狙击范围里吗?”联络器里,带队男人的声音低沉稳重的响起,沈书意的突然消失,让男人眼神沉了沉,莫名的有种不祥的危险感觉。
    “报告头,一号目标不在狙击范围里,视线不对,即使开枪一号目标也不能一击毙命。”身为狙击手,他的目光里带着野狼般的凶残和冷厉,随时准备扣动扳机,收割猎物的生命。
    孙大刚很诧异为什么在自己都没有发现有危险的时候,沈书意竟然就发现了狙击手,甚至还发现了狙击手的方向,可是不管如何,孙大刚知道这一次将是九死一生的危险,他死了不要紧,可是绝对不能连累沈小姐。
    沈书意一步一步极其轻缓的踩在地面上,她的面容肃穆而平静,树叶缝隙的间隔里阳光洒落下来,照射在她低垂的脸上,那总是带着平静的脸庞此刻却散发着幽幽慑人的冷光,如同出鞘的利刃。
    潜伏在最佳狙击点的狙击手莫名的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压迫感觉,这样的感觉太过于危险,狙击手皱了皱眉头,却依旧一动不动的潜伏在原地,双手握紧了M200狙击枪,右眼紧盯着瞄准器,只要孙大刚一旦出现在狙击视线里,他会毫不犹豫的猎杀自己的目标。
    沈书意手中是半个被捏扁的啤酒罐,这是在进入山林之后,意外的发现了一个被丢弃在路上的啤酒罐,将啤酒罐从中间捏扁之后,用力的扭转,断裂之后,稍微用石块砸了几下,啤酒罐的断裂口就形成了尖锐的刃口。
    身体里的血液似乎在这样危险的环境里而叫嚣的苏醒,沈书意慢慢的靠近着潜伏的狙击手,从进入狙击手的视线范围里,沈书意就依靠直觉锁定了狙击手潜伏的方向。
    要成为最合格的龙组成员,他们首要的任务就是能发现一切潜在的危险,而所有的暗杀行动中,狙击手是最为危险的存在。
    一个优秀的狙击手可以在两千米外击杀目标,所以对龙组的成员而言,他们从进入龙组的那一天开始,和狙击手就是死敌,而为了能了解自己这一生的对手,龙组的每个成员都是最优秀的狙击手,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当警觉到危险的那一刻,狙击手猛然的回过头来,手里是一把狼牙军刺,从佣兵战场上活下来的佣兵,他们强悍而凶残,不畏惧生死,狙击手阴狠的目光盯着沈书意。
    而沈书意却依旧保持着冷静的神色,能在自己靠近的三米范围里就发现自己,的确是个好手。
    狭路相逢勇者胜!狙击手甚至来不及和联络器里的同伴说话,直接举起狼牙军刺向着沈书意狠狠的刺了过去,这一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龙组,不需要对最先进的杀伤性武器了解,因为冲锋陷阵,征战沙场那是军人的天职,龙组成员不需要对各种间谍和反间谍的活动了解,因为那是国安部特工的任务,他们需要的只是潜伏在暗中,如同影子一般保护上位者的安全,需要对危险有着最直觉的反应,需要在近身格斗中一击必杀,不让危险靠近自己保护的上位者。
    沈书意平静如水的目光扫过一击不成立刻回防的狙击手,那快如闪电般的动作,军刺划破空气带来的惊人爆发力和精准度,无一不显示着这些佣兵满身的野性和凶残。
    “用这么一个破罐子来杀人吗?”狙击手嘲讽的冷笑着,晃动着自己手中散发着寒气、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的狼牙军刺,再看着沈书意手中那半个啤酒罐子,虽然看起来有点尖锐,但是在生死搏斗的战场上,这样的武器根本就是垃圾。
    “你可以试试。”太冷静,即使局面明显对自己不利,可是沈书意没有丝毫的紧绷,闲适的神色配上她那一双沉静的眼,莞尔一笑露出两个小小的梨涡,让人感觉她面对的并不是一个凶残的敌人,而只是在格斗场地训练一般,只是点到为止的较量。
    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沈书意终于攻击了,或许是因为之前和赵大元的那一场搏斗,又或者是不久之前和孙大刚在地下停车场的过招,沈书意的速度已经上来了,很快,比起任何人都要快,即使是最顶尖的杀手却也没有沈书意这样迅速的动作。
    狙击手只感觉眼前一道残影掠过,脖子一凉,鲜血从颈部动脉喷涌而出,身为龙组的一员,在面对危险时,除了一击必杀之后,速度也是最关键的因素,因为他们必须要快,在最快的时间里猎杀敌人,然后保护上位者离开危险的环境,任何一秒钟的迟疑,都可能带来致命的危险,所以沈书意一旦出手敌人必死无疑。;
    “这……不……可能……咕咕……”狙击手还想要说什么,可是只是含混不清的发出断断续续的话,整个人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脖子上是被划破的巨大伤口,汩汩的流淌着鲜血,死不瞑目。
    沈书意将对方手中的狼牙军刺拿了下来,在他的心脏处又补了一下,这才拔出染血的军刺别在腰间,拿起地上的M200狙击枪,她和孙大刚处于被包围的局面,而想要扭曲这样的局面,却只有依靠她手里的狙击枪,一枪在手,必杀!
    孙大刚此刻面对的是两个如野狼一般的佣兵围堵扑杀,没有武器,让孙大刚处于劣势,而两个正面攻击的佣兵没有任何的大意,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配合他们手中的军刀,形成了一张密不可破的刀网。
    孙大刚身上已经多了七八道伤口,鲜血淋漓,而孙大刚却避开了要害处,如果是一般人受伤还在打斗,这样继续失血下去,他的速度会越来越慢,力量会逐渐丧失,最后只能沦为刀下亡魂。
    可是两个佣兵却惊恐的发现,孙大刚身上虽然有伤,但是丝毫没有任何的影响,如果继续战斗下去,这两个佣兵会发现不管是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孙大刚都不会倒下。
    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两个正面攻击的佣兵脸上带着疲惫之色,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看起来老实憨厚的孙大刚竟然如同打不倒的怪物,拥有那么强悍的战斗能力,即使没有武器的情况之下,两个佣兵无懈可击的配合,却依旧只是对孙大刚造成了一些皮肉伤。
    砰的一声,高速飞射的子弹划破了空气,在近身战斗里,手枪就沦为了无用品,因为打斗过程中人在不断的移动,谁也不敢保证自己打出去的一枪射中的就是敌人,而不会误伤到自己的战友。
    可是当一个佣兵额头中枪倒在地上时,孙大刚怔住了,他的脸颊上有一道被子弹擦出来的血痕,子弹是从他的脸部飞射而过,精准无疑的射中了敌人,正中眉心,一击毙命,可是只需要有一丝一毫的偏差,那么倒地死亡的人将是孙大刚无疑。
    “小水?”带队男人对着联络器开口呼叫另一边的狙击手,他面色阴沉的看了一眼甚至都没有察觉到危险就已经死亡的同伴,男人无法判断这一枪是射孙大刚射偏了误伤了同伴,还是瞄准的就是他们。
    可是联络器里没有回答,带队男人眼瞳陡然之间紧缩,危险的感觉如期而至,可惜太迟了,对于一个优秀的狙击手而言,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他就可以射杀敌人,又是一声枪声响起,带队男人同样眉心中弹的倒在血泊之中。
    原本是五个佣兵对沈书意和孙大刚的围捕猎杀,可是如今局面却反了过来,死了三个佣兵,如今只余下两个,而孙大刚和沈书意也是两个人,而且他们手中已经有了武器。
    夜色一点一点的降临在山林里,从最开始的围捕猎杀,如今转为了山林作战,战线拉长,狙击枪失去了作用,夜晚的山林里危险的不单单是野兽,还有不死不休的敌人。
    活下来的两个佣兵没有退缩,他们只能战死在战场上,而沈书意和孙大刚同样也没有退缩,斩草不除根,那么这两个佣兵会无休无止的纠缠下去,即使今天沈书意和孙大刚离开了,但是对死了三个同伴的佣兵而言,即使没有任何酬劳,他们也会血债血偿的追杀沈书意和孙大刚,至死方休。

  傍晚六点。
    警车发出凄厉的警报声,刺耳的声音在夜色里回荡着,据知情人士举报,杀害蒋之国的重大嫌疑人的行踪被发现在N市北郊的林子里。
    公安机关联合武警支队立刻出动了最强大的警力来抓捕逃犯,因为山林占地面积太广,不但动用了武装直升机,也出动了猎犬队,大批队伍向着山林方向开了过来。
    为了缉捕犯人,甚至也出动了N市军区的士兵,而负责这一次案子的是N市市委书记,现场指挥的是分管公安这一块的毛市长,而佟海峰副局长任副指挥。
    “哥,沈小姐还联系不到吗?”警车里,关煦桡低声的询问着,温和俊逸的脸上带着凝重之色,他们原本以为蒋之国是被周家事先带走了,不管是秘密关押软禁起来,还是被杀了灭口,蒋之国短时间里是不可能出现了。
    却没有想到晚上六点不到突然接到命令,说是杀害蒋之国的凶手正逃亡到了北郊的山林里,立刻组织了大量的警力进行抓捕,而关煦桡担心的是沈书意,她从中午时分离开之后,却一直联系不上,手机关机,人不在沈家也不再瑞凡公司上班,秦炜烜还在医院打点滴,沈书意就这样失踪了大半天。
    “人应该在山林里。”谭宸面瘫着峻冷的脸庞,从沈书意手机关机开始,谭宸就警觉到了不对劲,沈书意不可能突然将手机关掉的,而且杀害蒋之国的凶手被发现了行踪,这一切太不正常了。
    是什么人要杀掉蒋之国?不可能是周家的人,如果是周家杀人灭口,怎么会这样大张旗鼓的出动警力抓捕凶手,谭宸一开始怀疑周家是不是想要陷害沈书意杀了蒋之国,可是没有任何的理由,沈书意和蒋之国无冤无仇,即使想要陷害,这个罪名也太牵强了。
    必定有什么是自己所不知道的,而就在谭宸沉思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上校,刚子没有归队,目前下落不明,联系不上。”
    随着电话里的汇报,谭宸眼神陡然之间锐利如芒,果真是刚子!“我知道了。”冷声的开口,谭宸挂了电话,原本想不透的地方一瞬间都明白了。
    谭宸虽然外调到了N市军区,而且还是所谓的少爷连的连长,但是他在军方还有一个军衔,却已经是上校,而谭宸直属的这支队伍是军区里无番号的队伍,知道的人也是少之又少,没有中将级别军衔的军官根本不知道这一支骁勇善战的队伍。
    在中国军区每一支特种大队都有一个番号,也有擅长作战的侧重点,北京军区的【东方神剑】曾经被称为中国军区的皇牌精锐,每一个士兵从侦查到反恐作战,都是游刃有余,精通各种先进的武器装备。
    而南京军区的【飞龙】特种大队,更擅长的是空中战斗,而其他军区或是陆地战,或是海上作战,每一次有任务的时候,军方会根据环境选派队伍。
    可是谭宸率领的这一支无番号外界根本不知晓的队伍,只有一个代号【绝杀】,人数五百,而这五百人却是从七大军区的特种部队里挑选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每一个小分队都是最完美的搭配,不受地域和环境的限制,任何一支小分队都可以立刻拉上战场,成为尖刀利刃。
    不管是侦察、空基渗入、奇袭,还是环境恶劣的丛林荒漠、山区,还是如今越来越先进的依靠科技的现代化战斗,【绝杀】每一支队伍都集结着全方位的人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哥,怎么了?”明显感觉到谭宸阴沉冷厉的神色,关煦桡这些年已经习惯了谭宸面无表情的漠然,但是突然看见谭宸那狭长的凤眸之中迸发出的凌厉寒光,冷刺如刀,让关煦桡心里头一惊,只怕出大事了。
    “没事。”谭宸肃杀着峻脸,这些人打的如意好算盘!谭宸第一次在枫红集团会碰到沈书意完全是因为孙大刚的关系。
    【绝杀】里的每一个成员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是从七大军区隶属的特种部队里挑选出来的,谭宸当年从国安部的训练基地离开之后,不准备进入国安部,而是准备进入军区。
    谭家当初就动用了相当力度的关系,才让【绝杀】这个无番号的队伍成立,从各大特种部队将精英挑走,足可以让那些军区领导们跳脚,什么粗话脏话爹娘老子都能骂出来,不过谭骥炎还是刚柔并济的让【绝杀】成立了,这也是谭骥炎这个父亲送给谭宸的成人礼。
    【绝杀】拥有最先进的武器装备,高科技的人才,精通战略部署的指挥官,单兵作战能力一流的战士,就连配备的伤药也都是极好的,市场上根本没有,是用很多特殊的高级药材配置出来的,为此【绝杀】的基地还有一大块的试验田,种植的就是各种中草药。
     西药里含有的化学成分太多,服用多了对人体机能会造成一些伤害和影响,所以绝杀里的用的药物都是高浓度提成的中药。
    他们也拥有独立的武器研究室、医疗室,吃的食物也都是营养学家按照每个人的身体机能配备出来的,说到底【绝杀】其实也是一个最烧钱的部门,每一年的经费甚至抵得上一个分军区的军费。
    孙大刚这些年的生活就是训练训练,任务任务,当外派到N市军区的谭宸意外知道孙大刚竟然回到N市了,而且还是为了家事,谭宸这才跟了过来,后来事情不了了之,谭宸以为孙大刚已经回到了【绝杀】,却没有想到孙大刚竟然被牵扯到N市的权力争斗中。
    看谭宸的脸色虽然有些的阴沉,但是并没有太大的担心,关煦桡也稍微放心了一点,想来沈书意是不会有危险的,否则谭宸不会如此的冷静。
    “我将人引开,你先走,不要被抓个现形。”黑暗之中,当杀掉最后两个佣兵时,头顶上是直升机的轰鸣声,远远的有狼犬的叫声,沈书意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是大规模的搜捕了,她被抓了没有关系,但是孙大刚既然是谭宸带吹来的兵,如果他被现场抓住了就麻烦了。
    “不行,我不走!”孙大刚看起来有点的狼狈,身上有几道伤口,其实这些伤对孙大刚而言根本没有,他知道自己被周家给利用了,甚至还可能连累到谭宸,但是让他先走,孙大刚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的。
    “你先走,然后去找谭宸,事情该怎么了结他会知道,你如果现在被抓住了就麻烦了,立刻就走!”沈书意看起来很冷静,可是清越的嗓音里却带着厉色,“还是说你想要被抓个正着,让谭宸想办法援救都不能?”
    “我……”孙大刚烦躁的抓了抓头,黑暗里,这个粗壮黝黑的男人皱着眉头,表情犹豫的看着沈书意,从战场上临战脱逃是每个军人的耻辱,更何况孙大刚知道沈书意是无辜的,是被自己给连累的。
    “快走。”听着越来越近的狗叫声,沈书意冷眼看了一眼孙大刚,“现在来追捕我们的是警察,他们至多将我带回去审讯一番,没有危险。”
    “我知道了。”孙大刚终究还是屈服了,抱歉的看了一眼沈书意,粗壮的身影却灵活的跃入到了山林里,瞬间就失去了踪迹。
    看着四周六条龇牙的狼狗,再看着齐刷刷的对着自己的枪口,头顶上是直升机的大灯,沈书意很无辜的叹息一声,其实她真的很无辜,关煦桡的事情她是无辜的,拆迁的事情她也是无辜的,可是为什么最后被抓的人就成了自己。
    “不许动!”
    “举起手来!”;
    “将手放到我们可以看见的地方!”
   围捕沈书意的警察直接凶狠的喊叫起来,似乎眼前并不是什么弱女子,而是张牙舞爪的怪兽,一个个都冷声呵斥着,声音大的都能将人耳膜给震裂。
    “你们都是来找我的?我只是在山林里迷路了,然后拨了110求助,没有犯法吧?”沈书意听从命令的举起手来做投降状,一脸无辜的看着怒斥自己的警察和武警,“我就是迷路了,背包和手机后来也丢了。”
    “闭嘴!”带队的是一个冷着脸,一脸横肉武警大队队长,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沈书意,想到之前周家的叮嘱,大队长快速的上前,用力的扭住沈书意的双手,将手铐调到最紧的状态咔嚓一声将沈书意的手给铐了起来。
    “不能松一点吗?”手腕被铐的痛了起来,沈书意痛的皱着脸,很是不高兴的看着凶狠的大队长,冷笑的开口质问,“我就打了求助电话,你们这是做什么?还有没有人权那!”
    “求助电话?”大队长冷冷一笑,大手掐住沈书意的胳膊,用力的反扭着,“你到底犯了什么罪,你自己清楚,有什么事情等回到公安局再说。”
    双手被铐着手铐背在身后,突然被这样用力的反扭着胳膊,韧带被拉扯着带来咝咝的痛,沈书意只能咬牙认了,可是三两步之后,身后亲自压着自己的大队长突然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沈书意的膝盖弯处。
    “你做什么?”虽然避开了,但是身体还是一个踉跄,沈书意回过头刚开口,一旁大队长却突然抓住了沈书意的头发,用力的将人往地上使劲的掼了下去。
    出动这么大的阵势,自己就算被抓了也该是个重犯要犯,怎么就在这里动手了,沈书意瞄了一眼蓄势待发的六条狼狗,为了避免自己无辜被狼狗给咬死,或者背上一个被抓还要潜逃的罪名死在密密麻麻的枪口之中,沈书意只能任由自己被摔在了地上。
    “想要跑?找死!”大队长冷声的开口,居高临下的看着摔在地上的沈书意,一脚狠狠的向着她的腹部踹了过去,看着沈书意痛的弯了腰,半点没有同情,依旧粗暴的踢打着,“说还有一个犯人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被掐住了下巴,沈书意被迫的抬起头。脸颊在地上磨蹭着,有着血迹和灰尘,唯独那一双眼却依旧平静而澄清。<;
    “找死!”大队长用力的掐着沈书意的下巴,狠狠的一拳头再次打在沈书意的胸口上,暴虐的脸上满是凶残,一双鱼泡眼狠狠的瞪大,声音凶狠至极,“老实交代,你的同伙逃到什么地方去了?说了,你就少受一点皮肉苦!”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沈书意嗤笑一声,转过目光看向别处,结果就对上一旁狼狗那一双凶悍的眼睛,沈书意嘴角直抽搐,她可不想被狼狗给扑了。
    四周的警察和武警都转过目光,似乎都没有看到大队长暴打沈书意的一幕,大约十分钟左右,不远处的声音和手电筒的光芒扫了过来,大队长皱了一下眉头,没有问出任何东西之下,只能一把将沈书意的头发给拽住拖着她往一旁走了过去。
    不要出来!沈书意对着暗中的孙大刚做了个手势!对自己他们都这样下狠手,如果孙大刚出来了,他们必定会直接开枪,然后就成了抓捕孙大刚的过程中,犯人负隅顽抗被当场击杀。
    这辈子沈书意都没有这么憋屈过,头皮被扯的剧痛着,而拽着她头发拖着沈书意走的大队长直接向着一处陡坡走了过去,打开铐住沈书意双手的手铐,随手揣在裤子口袋里,然后一个用力,一脚踢在沈书意的背上将人给踢了下去。
    “这一下不死才怪!”大队长残酷的笑着,看着上面黑黝黝的山坡,如果不是沈书意手里没有任何的武器,大队长直接可以给沈书意一枪毙了她,如今将人丢下山坡。“走吧,这边没有犯人,我们去那边找!”
    黑暗里,从山坡上滚了下来,沈书意双脚快速的勾住一棵横生下来树枝,这才止住了滚落的身体,清瘦的身体柔软的一个上翻,沈书意抓住了树杆爬了起来。
    四周的噪杂声渐渐远了,沈书意快速的爬上了山坡,而此刻她手中却赫然有一副手铐,正是刚刚武警大队大队长铐住沈书意的那一副,他将手铐揣向口袋里时却被沈书意给顺手偷了过来。
    黑暗里,走了三两步,当有人影过来时,沈书意身影快速的向着一旁侧闪了过去,早知道这些警察竟然敢这样动手,沈书意才不会傻了吧唧的送出来给他们抓。
    “出来。”谭宸低沉的声音响起,手中的手电筒照向躲闪的沈书意,当看到她鼻青脸肿,披头散发的模样时,陡然之间,浑身的寒气直冒,声音冷的掉冰渣子,“怎么弄成这样?”
    “大意失荆州,被人给阴了。”沈书意尴尬的一笑,却扯动了嘴角的伤口,痛的她嘶了一声,晃动着手里的手铐,“你来了我就放心了。”
    沈书意直接背对着谭宸将双手再次给铐了起来,物证还在这里,自己倒要看看那个打自己的大队长准备怎么自圆其说。
    “妈的,这就是杀人犯?”一道不满意的年轻声音响起,七八道手电筒的灯光都向着沈书意照了过来,为首说话的男人正是少爷连的少爷们。
    原本听说有任务,少爷连的人自然不愿意出去,大晚上的喝喝酒,打打牌,多舒服,出去找罪受,可是一听说是去山林里抓捕重犯,这些闲的蛋疼的少爷们忽然来了兴致,正好出去放放风。
    所以谭宸就带着少爷连的人一起过来支援警方了,原本这群纨绔大少们以为会抓到多么穷凶极恶的杀人犯,结果听到谭宸这边的声音,过来一看,竟然只是一个披头散发,看起来无比狼狈的女人,这让这群大少爷们立刻失望的咂着嘴,早知道还不如留在部队里喝酒打牌。
    “别擦,这可都是证据。”沈书意侧头避开谭宸伸过来的手,散落的刘海之下,一双眼里闪过凶狠的光芒,她身上这会到处都痛,那个该死的混蛋大队长!
    皱着眉头,谭宸看着铐着手铐的沈书意,虽然面带不悦,可是却还是顺从了沈书意的坚持,只能带着她一起离开。
    浩浩荡荡的搜捕并没有任何的收获,武警大队大队长原本接到的命令是杀人灭口,而这一次出动的也都是他的人,可惜却只抓到了不算重要的沈书意,怕枪声引来麻烦,所以直接将沈书意给丢山崖下去了,原本想着被自己那一番暴打,沈书意肯定晕了,摔下山崖不死才怪。
    可是当谭宸带着沈书意回到了聚集地,灯火明亮之下,大队长眉头一皱,这样都不死,早知道自己就开一枪!
    关煦桡那边搜索也没有什么结果,刚好带队回来就看到沈书意这可怜巴巴的样子,关煦桡瞄了一眼一旁寒着脸的谭宸,这一次谭宸哥肯定要怒了。
    “毛市长,不知道我犯了什么罪,被人民警察这样暴打一顿,还被推下山坡,要不是我命大,刚好谭连长带人过来了,我的尸体说不定烂在山里都没有人知道。”沈书意这会看起来真的有些狼狈,脸颊被擦出了几道伤口,流淌着鲜血,头发散落着,衣服也被刮破了,和平日里冷静自若的沈书意是天壤之别。
    “这是怎么回事?”毛市长还是很承谭宸和沈书意的人情的,不管如何,他们都是站在自己这一边和周家作对的,所以看到沈书意这样子,毛市长眉头一皱,冷怒的开口。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