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借刀杀人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枫红集团是N市盘踞商界多年的大集团,即使秦炜烜的秦氏公司如今蒸蒸日盛,可是和枫红集团比起来终究还是差了不少,没有时间奠定的基础,枫红集团是根深蒂固的大树,而秦氏或许只是一杆直冲云霄的青竹。

“周少,沈小姐,这边请。”负责接待的是如今枫红集团的一个经理,在曹四斌被开除之后,眼前这个男人李经理就被提拔上来了,如今同样是负责桃州古镇那一片度假山庄的开发计划,只是因为放宽了条件,如今和拆迁户的谈判倒是进行的比较顺利。

“你去忙,不用招呼了。”周子安依旧是一副温文儒雅的俊朗尊贵,但是对待沈书意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架子,可是对待其他人,虽然依旧面带着浅浅的微笑,可是神色里却多了一份高傲和疏离。

“顶级的大红袍,倒是好茶,小意过来品尝一下。”周子安执起茶壶亲自倒着茶,淡淡的茶香味渐渐的弥漫在这个不足二十个平米的小厅里,周子安温柔一笑,自己端了一杯茶,将另一杯茶递给了沈书意。

“枫红集团下属每个公司总部会议室外都配有这样一个小厅,家族里的小辈们进入公司之前,就会在这里旁听会议,有专门的人在一旁负责讲解。”周子安喝了一口茶,笑着将眼前当装饰用的窗帘给拉开,却是一面单面镜,镜子那一边是会议室。

在商场打拼的每个人都是八面玲珑,心机城府极深,枫红集团这样的上百年的家族企业,小辈们从十岁开始就会在这个小厅里揣摩观察,重要会议的决策,如何平衡各个派系之间的势力,如何辨认识人,日后真正进入枫红集团之后,就不会因为识人不清而被骗,也不会因为忠言逆耳而我行我素。

沈书意明白的一笑,看来曹四斌那样的人能进入枫红集团成为部门经理,只怕就是依仗着背后曹家在黑道上的势力,毕竟枫红集团做的如此之大,势必也会有些肮脏事,而这些都是曹四斌来处理的,他被曹家主家踢出去之后,没有了利用价值就立刻被枫红集团给开除了。

正想着,单面镜后面会议室的门被推开,李经理身后跟着的一个人正是之前的孙雄,而此刻,他脸上完全看不出一点的悲恸的迹象,不,或许还是有的,可是更多的却是一种迫不及待的情绪,整个人看起来都显得有点焦躁。

“孙先生,请坐,关于令尊和令堂的事情,我们公司也感到非常抱歉,虽然这事是因为公安那边造成的,可是终究还是因为拆迁的原因,所以我们也会在原有的补偿款基础上,再给你二十万的精神赔偿金。”李经理缓缓的开口,视线落在孙雄的脸上,一面将手中的文件推了过去。

“这就是当初你们和我爸妈签的拆迁合约?”孙雄快速的看了一眼,焦点停留在合约上的金额上,冷冷一笑的抬起头,“你们还真是黑心,竟然就想用这一点钱打发我?我们那一片拆迁谁家不是补偿了上百万!”

“孙先生,白纸黑字的合约是具有法律效用的,另外这二十万是我们的精神赔偿,共计四十万,如果你不满意这个结果,可是找律师将我们告上法庭,但是那样的话,这二十万精神赔偿金就没有了。”李经理半点不被孙雄所动摇,依旧将谈话的焦点放在合约的合法性上,而且他父母的死亡牵扯到了N市权力的争斗,想要查清楚是不可能的,但是和枫红集团是没有关系的。

李经理是担心事情闹大了,到时候会影响枫红集团的名誉,而且之前签署的合约补偿款的确有些低,这样追加二十万也是为了将事情给彻底解决,对于N市的权力争斗的各方而言,枫红集团这样做也算是给他们解决了一个小麻烦,也算是欠了枫红集团一个人情,日后有什么事找上门去,那就不是二十万的回报了,稍微通融一下,对枫红集团而言那就是两百万,甚至两千万的回报。

沈书意皱着眉头看着会议室里的李经理和孙雄,他之前在自己和谭宸、关煦桡面前的悲恸都是装出来的,虽然他这会还是表现的有点情绪激动,但是沈书意明白是为了多要一点赔偿金。

孙雄这个样子完全不像是失去了双亲,他难道是冒充的?一瞬间,沈书意脸色陡然之间大变,手中的杯子晃动了几下,还有些烫的茶水直接洒到了手上,沈书意却也顾不得被烫到了,快速的放下茶杯拉开门走了出去。

周子安玩味一笑,勾着薄唇,从桌子上抽过几张纸巾也追着沈书意出去了,会议室的门似乎是刻意没有被关上,所以里面的谈话声也就很清楚的就能听见。

“烫红了?”周子安原本将纸巾递过去给沈书意擦掉手上的茶水,却意外的发现她手指和手背都被烫的有点红,茶水虽然有点烫,但是却不至于这样,淡淡的红色和沈书意白皙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瞬间,周子安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睛,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悸动。

“五十万,给现金,我们两清,否则这事我就要闹得人尽皆知。”会议室里,孙雄终于下定决定只要这五十万,要多了,枫红集团肯定不会给,要少了,反而会引起怀疑,所以他就加价十万,凑了个五十万的整数。

李经理正思考着,突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李经理和孙雄同时回头看了过去,见到沈书意走了进来,孙雄脸色一变,随即快速的收敛了刚刚的贪婪之色。

“沈小姐,你怎么过来了?真的太麻烦你了,这些事我自己可以处理了,你很忙,不需要特意跑来这一趟的。”孙雄快速的将眼前的合约给合了起来,一脸感激的向着沈书意迎了过去。

“你到底是谁?”沈书意冷声的开口,面色依旧平静,可是当她寒着眼神的时候,这一张美丽而柔和的脸却显得清冷异常,眼神利的似乎能看透人心。

孙雄怔了一下,笑容有点僵硬,却还是硬撑着,不解的开口道,“沈小姐,你什么意思?我怎么没有听明白……啊……痛!”

沈书意反手扭住了孙雄的胳膊,砰的一声将人压在了会议桌上,孙雄的脸被压扁在桌面上,沈书意拿过一旁的合约扫了一眼,当看到上面的赔偿金是二十万时,沈书意脑子里嗡了一下,用力的甩开喊痛的孙雄。

“原来你们是想要一石二鸟。”虽然很是震惊这样的结果,沈书意也终于明白之前为什么总感觉有点不对劲,为什么孙大刚会给自己发了一条谢谢的短信之后,就关了手机,如今却全都明白了。

周子安依旧面带微笑的看着还如此平静的沈书意,他见过很多漂亮的女人,沈书意姿色的确不错,肤色白皙水嫩,眼睛很大,湿润润的总是带着几分笑意几分平静,眉宇清秀,笑起来脸颊上有两个浅浅的梨涡,粉唇微微的弯着,给人一种舒心干净的气息。

而除了这面容之外,周子安更在意的是沈书意的性格,从她第一次那么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和自己合作陷害谭宸的时候,周子安就感觉这个女人真的很特别,她明明很聪明,很识时务,却还是果断的拒绝了自己。

再后来却发现这样一个聪明的女人竟然像是一个迷,那精湛的身手比起很多人都要强悍了很多,可是之前碰到看守所的范远国却任由他欺负没有动手回击。

美丽的女人,周子安见过很多,聪明的女人他见的同样不少,容貌和聪明结合在一起的女人,周子安也是信手拈来。

可是唯独沈书意是个特例,她的身上有很多矛盾的地方,聪明,却固执的和沈家父母的关系闹的势如水火,知道不能得罪自己,却毫不犹豫的拒绝合作,如今看出来孙雄是冒名顶替的人,却没有生气,反而立刻就想透了一切,的确很有意思。

自己怎么就没有往孙大刚身上去想,沈书意再次拿出手机拨了孙大刚的电话,却依旧是关机状态,看着一旁的周子安,“他人在哪里?”

“我想我们应该很快就能见到孙大刚了。”周子安慵懒一笑,拍了拍沈书意的肩膀,可惜却被她动作迅速的躲避开,周子安也没有生气,目光里带着几分纵容,率先迈开了步子。

“那一次在古玩街的饺子店遇到,你知道我和孙大刚会出现?”沈书意突然将所有的巧合都串联了起来。

那一次她去青云小区,原本是准备找毛市长的,关煦桡在回N市的路上被警方给抓走了,谭宸在军区被关了禁闭,又联系不上,沈书意只好去找和周家是对头的毛市长,在青云小区门口刚好遇到了周淮,沈书意倒也没有和周淮起冲突,只是挑明了周家对付谭宸和关煦桡的真正目的。

结果周淮走后,沈书意没有见到毛市长,反而被几个雇佣兵给带走了,关到了郊外一幢农居里,而当天晚上,那些雇佣兵都被杀了,沈书意还很诧异是什么人救了自己,如今想想这都是孙大刚做的吧,而他也是特意在古玩街等自己。

“我是派了人跟踪孙大刚,只是不知道小意你怎么也会出现在那里。”周子安也没有隐瞒什么,孙大刚已经暴露了,蒋之国也被他抓走了,所以完全不需要隐瞒了,不过周子安倒也有点奇怪,毕竟古玩街那边也算是市郊了,偏僻的很,沈书意怎么会在深夜出现在那里。

沈书意抿唇不语着,想要拿出手机拨谭宸的电话,却发现手机信号被疲敝了,而地下停车场这边,周子安的汽车前站着正是之前关机的孙大刚。

“住手!”看到孙大刚眼中那愤怒的血红色,看着他压抑着悲恸的憨厚脸庞,沈书意不得不抢身一个上前,挡到了周子安面前,孙大刚眼中的仇恨太过于强烈,沈书意担心他会直接上前杀了周子安。

“沈小姐,我……”对于沈书意,孙大刚是愧疚的,他利用了沈小姐的信任,说是帮着她查清楚案子给关煦桡洗清楚罪名,其实真正想要查清楚这一切的人是自己。

“和你无关,你不用道歉,我不知道死的是你的父母。”沈书意摇摇头,清和的脸上带着歉意,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被害死陷害关煦桡的那两个死者竟然是孙大刚的父母。

是啊,自己怎么就那么大意呢,拆迁居民虽然被单独隔开和枫红集团谈判,但是每天还是会打电话回家的,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身为家人自然会发现,可是孙大刚的不同了,他常年在部队,只怕几年都回不来一次,所以周家才会选了孙大刚的父母,因为他们即使死了,也没有人会察觉到,可以将尸体被发现的时间往后拖延。

之前孙大刚帮着自己查案子,就是为了调查清楚到底是谁害了他爸妈,那么在医院,肖军并不是被周家那些看守的保镖灭口的,而是孙大刚将肖军给杀了。

当时孙大刚是想要逼问肖军的,可是他还处于昏迷状态,根本没有办法问出什么来,所以孙大刚直接将这个凶手之一给杀了。蒋之国失踪了,只怕也是孙大刚将人给抓走了,甚至可能也被杀了,如今他来找周子安?“你还做了什么?”沈书意回头看向身后一身俊雅的周子安。

他还是面带浅笑,并没有因为孙大刚的出现而有任何的慌乱,或许他早就知道孙大刚会出现了,所以才带沈书意来枫红集团。

“我爸妈的骨灰在哪里?”阴狠着声音,孙大刚赤红着一双眼,因为父母的去世,他整个人这些天一直都压抑着,如今事情查清楚了,蒋之国什么都交待了,为了陷害,周家选了他父母。

那天晚上在看守所里,关煦桡因为接到沈书意的电话而离开之后,将手头的事情交给了肖军,蒋之国派人清了场之后,抓住了孙大刚的父亲,当着他的面让肖军殴打孙大刚的母亲,而身体不好有心脏病的孙父当场被气的心脏病发作。

药瓶就掉在地上,孙父却已经没有力气去捡,而孙母被肖军抓住了,只能看着孙父倒在地上抽搐着,救命的药瓶就在手边,可是却已经没有力气拿起来。

孙父心脏病发作,这个罪名也被安插到了关煦桡的身上,原本关家想要给关煦桡定一个粗暴执法,导致孙父心脏病发作意外死亡的罪名,而孙母目睹了这一切,自然也不能留活口,所以借着送医院抢救的借口,在途中直接让车子撞了上来,孙母当场死亡,两具尸体被送到了医学院的太平间保留。

孙父的心脏病发作之后死亡时间和关煦桡离开的时间不符合,尸检的时候死亡时间会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差,所以为了给关煦桡定罪,尸体不能火化,也不能暴露,只能留在太平间里拖着,等到时间久了,再次尸检时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差已经检查不出来了,到时候就可以将尸体给公布出来给关煦桡定罪。

可是沈书意和谭宸找到了赵大元,见到了被关押的关煦桡,拿到了他负责审讯记录的十二个人的名单,这其中自然就有孙大刚父亲和母亲的名字。

为了查清楚案子,亲自给父母报仇,不放过每一个凶手,孙大刚事先就找到了孙雄这个职业骗子,利用他冒充自己顶替自己的身份,沈书意根本就没有怀疑,孙雄在毛市长的推动之下,周家只能将尸体先火化。

肖军死了,蒋之国被自己抓走了,孙大刚知道还有最后一个凶手,就是蒋之国招供出来的真正的幕后黑手周子安,可是孙大刚却没有从孙雄那里拿到自己父母的骨灰,骨灰竟然拿被周子安给事先拿走了。

孙大刚只能来找周子安,没有想到在枫红集团停车场这里除了自己查到行踪的周子安,还见到了孙大刚一直愧疚的沈书意。

“蒋之国在哪里?孙大刚你身为军人,却残杀警察,你可知道你这是犯罪!”周子安悠然朗笑着,双手环着胸口,淡蓝色的修长衬衫,黑色长裤,脚上是黑色的皮鞋,长身而立,优雅尊贵,只可惜他镜片后的狭长眼眸里带着却是几分阴狠的算计。

“我爸妈的骨灰在哪里?”孙大刚知道自己既然走上这一条不归路就没有想着要活下去,他只想着血债血偿!不放过每一个害了他爸妈的凶手,可是孙父和孙母的骨灰在周子安手里,孙大刚只能压抑下杀人的冲动,暴怒的嘶吼着。

不对,事情不对!沈书意看着已经失控的冲过来要抓周子安的孙大刚,快速的一个上前身手利索的挡下了孙大刚的攻击。

“沈小姐,你让开!”或许是顾忌到了沈书意,孙大刚虽然已经红了眼,却依旧保持着最后的理智,他不能伤到沈小姐,她是无辜的。

“闭嘴!你给我冷静一点!”沈书意难得失态的低吼一声,在孙大刚避让自己的同时,却一拳头狠狠的向着孙大刚的脸颊打了过去,力度之大,即使是五大三粗的孙大刚却也被一拳头给狠狠的打退了几步,嘴角咧开的流着血。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沈书意快速的思索着,将所有的事情在脑海里迅速的过了一遍,最开始用看守所的事情陷害谭宸,打着给周淮出气报仇的名头,其实是周家为了对付毛市长。

之后利用孙大刚父母死亡的罪名陷害关煦桡,这会关家和周家合作,关家是为了将关煦桡赶出N市,周家是间接的用关煦桡来牵累毛市长。

之所以选择孙大刚,是因为他常年在部队,家里就父母两个人,即使死了,也没有人察觉,可是孙大刚这个时候应该是在部队的,而不是在这里,周子安为什么要扣押孙大刚父母的骨灰,即使孙大刚是特殊部门出来的人,但是周家要对付一个孙大刚很容易,完全不需要利用他父母的骨灰来要挟。

而且周子安之前就说了在饺子店的时候,他已经派人跟踪了孙大刚,所以在他的父母被害死的同时,周家早就知道孙大刚没有去部队还是留在N市,那么就不存在孙大刚父母死了也没有人知道,可以拖延时间这个因素了。

周家知道孙大刚在N市,也知道孙家父母被杀,孙大刚会第一时间知晓,周子安他们在利用孙大刚,利用孙大刚杀了肖军,杀了蒋之国,这样所有的线索就断了,查不到周家头上了。

“你利用孙大刚的手将蒋之国他们这些知晓案内幕的人给都杀了?”沈书意平静的开口,否则蒋之国将是一个知情者,很有可能会将周家牵连出来,可是孙大刚却将蒋之国给杀了,如今孙家父母的死,根本没有办法查到周家身上。

“小意,你真的很聪明。”周子安莞尔一笑,赞赏的目光看向沈书意,周家行事素来小心谨慎,借刀杀人是最好的一种办法,不管怎么查,都和周家没有一点关系。

孙大刚愣了愣,他性子单纯,老实憨厚,虽然是军方特殊部门出来的人,但是孙大刚只是一把利器,保家卫国的武器,在军区这样封闭的环境里训练多年,孙大刚只会服从命令,执行任务,却不会这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所以报仇的孙大刚虽然因为父母的惨死而被激起了血性和仇恨,却丝毫不知道自己反而被周子安给利用了。

“我要杀了你!”痛苦的嘶吼着,一想到蒋之国的招供,孙大刚暴怒着,因为仇恨整个人陷入疯狂的状态,他的父母,他这辈子最亲的家人,他最孝顺的父母,却被那样逼迫的惨死在这些人手里,而孙大刚也知道如果自己不亲自动手,那么这个仇甚至没有办法去报。

在这些权利的争斗和算计过程中,孙大刚的父母甚至孙大刚都是最无辜的政治牺牲品,他们死了,这个案子也只能被当成一桩没有办法查的案子,即使所有人都知道是周家所为,可惜没有证据,这一点沈书意明白,关煦桡和谭宸也明白,孙大刚虽然性子简单,但是这一点还是知道的,所以他选择了亲自报仇,不惜一切代价,却没有想到还是被周家给利用了,周子安甚至就是算准了孙大刚的性子,算准了他会亲自报仇。

孙大刚爆发的力量强大,沈书意只能迎战,可是砰的一下,两拳对击的撞击在了一起,沈书意拳头痛的厉害,如同被打到了铁板上,而疯狂的只想要报仇的孙大刚根本想不到痛,他的双眼只有仇恨,只有无法压抑的痛苦和愤怒。

“你冷静一点!”沈书意顾不得手背的痛,再次和发狂的孙大刚纠缠打斗在了一起,之前才和赵大元打了一场,身体酸痛的像是被拆开重组了一遍,再和失去理智的孙大刚打在一起,沈书意只感觉那一拳一拳几乎要将她的身体给敲碎。

“我冷静不下来!”孙大刚发出野兽般的痛苦嚎叫声,赤红的眼眶里有着热泪滚烫的流淌下来,滑过那痛苦不堪的老实脸庞,“那是我爸妈,我爸妈啊,我一辈子都没有孝顺过他们,可是他们就这样没了,被这些畜生活生生的给打死了!我不给他们报仇,我算什么,我猪狗不如啊!是我害死了他们!”

孙大刚悲恸的嘶吼着,声音完全沙哑了,痛苦的双手狠狠的攥紧成拳头咚咚的打在自己的胸膛上,孙大刚这辈子都给了部队,再苦再累也不会说一句,流血流汗甚至牺牲了,孙大刚也没有怨言。

他的爸妈总是说,“刚子,你好好的在部队当兵,当个好兵,爸妈在家里就安心了。”可是孙大刚没有想到他爸妈就这么没了,被这些畜生活活给打死了。

每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孙大刚总是想着,就算自己死了,爸妈也有他的战友兄弟们照顾,他死的光荣,爸妈即使伤心却也会为了他自豪的,他是一名军人,保家卫国的军人,可是在他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他的爸妈在他保卫的土地上,被这些他保卫的贪官们亲手给打死了。

孙大刚赤红的目光里满是疯狂和绝望的光芒,阴狠的目光盯着周子安,“沈小姐,你离开,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我孙大刚这辈子对不起你,下辈子我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但是这个畜生,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他!”

“你以为周子安为什么会这么平静的站在这里?他站在这里等着你杀吗?”沈书意鼻头有点酸,看着痛苦的孙大刚,缓缓的开口,“你今天绝对杀不了周子安的。”

虽然没有察觉到这里周子安到底部署了什么人在暗处,但是沈书意明白,只要周子安不会拿自己的性命来赌,更何况……

沈书意目光平静如水,一手握住了孙大刚攥紧的直发抖的铁拳,缓缓的开口,“你是部队出来的,只怕还是部队里特殊的部门出来的,而你的直属长官应该就是谭宸吧。”

一刹那,周子安眼神陡然之间锐利起来,阴狠的目光盯着背对着自己的沈书意,她竟然都猜到了!一瞬间,心里头有着一丝的犹豫,可是周子安还是闭上了眼,再次睁开,却已然是那副优雅贵公子的模样,既然如此,她也留不得了!

“谭上校……我……沈小姐,你和谭上校说,我孙大刚对不起他!”提到了谭宸,孙大刚表情变了变,愧疚自责痛苦,最后却还是转为了坚定之色,即使对不起谭上校,即使知法犯法,孙大刚也认了。

“你今天只要对周子安动手了,只怕这个罪名就从你身上转嫁到了谭宸身上。”沈书意并不认为周家就是为了利用孙大刚的手来杀掉蒋之国、肖军这些知情人,周子安心思深沉,城府极深,再加上想到孙大刚之前和自己叮嘱过几次,不要让第二个人知道他在帮沈书意查案子。

当时沈书意只当孙大刚是特殊部门出来的人,身份有些不同,所以不能暴露,可是如今一想,沈书意却明白孙大刚是认识谭宸的,他害怕谭宸知道他也在N市,在桃州古镇,所以才会那样左次三番的叮嘱自己要保密。

孙大刚因为谭宸的话整个人如同被雷给击中了一般,彻底傻愣住了,他原本还以为自己这样违法乱纪,至多就是一个枪毙,反正他也报了仇了,死就死了,虽然孙大刚也知道这样的死亡对一个军人而言是多么的难堪,他对不起军人这个头衔,对不起他曾经一群出生入死的兄弟战友,更对不起谭上校,是谭上校将他从部队里提拔上来的,可是孙大刚是只能的一点不知道自己竟然会牵累到谭宸。

不管孙大刚有没有对周子安下杀手,可是他杀了肖军,杀了蒋之国,这个罪名是无法洗清的,而孙大刚是谭宸带出来的兵,沈书意看了看脸色阴鹜的周子安,他只怕是想逼着孙大刚走上死亡之路,而孙大刚一旦死了,这些脏水都可以直接泼到谭宸身上,可以诬陷是谭宸指使孙大刚行凶杀人,毕竟谭宸和关煦桡都牵扯到这一次的事件里。

如果孙大刚不死,谭宸势必会想要保下孙大刚,同样也会被牵扯到,所以不管孙大刚是死是活,谭宸都被牵扯到了,轻则降职,重则只怕也会被处分,甚至可能开除军籍。

而谭宸离开了N市,即使关煦桡侥幸逃过一劫留了下来,但是也少了一个强有力的支柱,沈书意看着优雅如同贵公子的周子安,只怕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男人,面带微笑,优雅贵气,可是心计却如此深沉,不管是借刀杀人,还是一石二鸟的阴毒都用的游刃有余。

“你想怎么样?”沈书意看了一眼稍微冷静一点的孙大刚,果真那个面瘫脸积威已久,不过周子安既然拿了孙大刚父母的骨灰,必定是有所图谋。

虽然知道沈书意身手很好,可是刚刚她和孙大刚动手时的英姿飒爽,却依旧让周子安折服,这么聪慧剔透的女人,却偏偏选择了站到谭宸那一边。

“你父母的骨灰我放在一个地方,会有车子送你过去拿的。”周子安收回心思,朗然的开口,目光看了一眼盛怒的孙大刚,如果不是因为沈书意在这里,只怕孙大刚就算死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担心连累到谭宸,孙大刚知道自己不可能动手杀了周子安,而且即使沈书意不拦着,暗中周子安也安排了狙击手,孙大刚一动手,狙击手的子弹就会瞄准孙大刚的心脏,一击毙命。

父母已经惨死,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如今如果连骨灰都不能入土为安,孙大刚真的枉为人子。

“沈小姐,我对不起你,你走吧。”孙大刚沉声的开口,声音有些的嘶哑,孙大刚警告的看了一眼周子安,如果沈小姐有什么危险,孙大刚就算拼死他也会从地狱里回来杀了周子安。

“我和你一起过去。”周子安很有可能要杀人灭口了,利用骨灰将孙大刚引到无人的地方,沈书意既然知道了自然不可能让孙大刚就这样一个人走。

她竟然要陪着孙大刚一起去!周子安目光复杂的看着神色平静的沈书意,她该知道这一去会面临怎么样的凶险,可是她却还是如此的平静,目光柔和,这让周子安有些的犹豫,他是不准备让沈书意活下来的,毕竟她知道的太多,而且太聪明,放虎归山留后患,周子安奉行的一贯都是斩草除根。

沈书意即使死了,这个罪名也能推到孙大刚身上,毕竟他身上已经背了好几条人命,可是,周子安缓声开口,镜片后的狭长凤眸里目光带着一丝可以感知的温柔,“小意,你留下来。”

留下来,就代表着可以活下来,而如果离开,那就必死无疑,放置孙大刚父母骨灰的地方早已经埋伏了不少佣兵,孙大刚这一次是有去无回。

诧异的一愣,沈书意抬起头看向挽留自己的周子安,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准备放过自己这个知情者,沈书意微微一笑的摇摇头,“不用了,我会跟着一起过去的。”

无声的叹息着,周子安沉默的点了点头,打了个手势,一辆黑色的汽车开了过来,从副驾驶位上下来一个男人,对着周子安礼貌的颔首行礼之后,冷声开口,“将手机拿出来,换上车子里的衣服。”

十分钟之后,看着垃圾桶里被烧掉的衣服和手机,沈书意看着火焰无力的摇摇头,其实谭宸不是败家子,自己才是,这才短短几天的功夫,自己都已经败掉几个手机了?

“小意。”周子安走上前来,目光沉静的看着沈书意,坐着最后的挽留,她真的没有必要陪着孙大刚赴死。

沈书意淡然一笑,或许她的性子就是这么固执吧,明知道去了会有什么样的危险,但是沈书意还是和孙大刚上了车子。

汽车飞驰的远去,周子安静静的看了许久之后,转过身拉开自己车子的车门坐了进去,随着他的离开,地下停车场的监控这才恢复了正常,不远处有个狙击手也将狙击枪收了起来,快速的离开,只有垃圾桶里还有燃烧的衣服冒出黑烟和零星的火花。

骨灰的位置周子安并没有说,而且车子开出之后,副驾驶的男人就说了车子上安装了炸弹,所以沈书意和孙大刚想要拿到骨灰,只能坐在车上,汽车一直向着郊区开了过去。

周子安想要无声无息的杀了孙大刚,自然不可能在闹市区动手,也不能引起谭宸和关煦桡他们的注意,选择的地点是N市郊外的一处被保护的极好的山林,这样孙大刚被杀了,却可以被定上畏罪潜逃的罪名,而谭宸自然是这几起杀人案的主犯和指使者。

孙大刚和沈书意一直有接触,沈书意和谭宸有密切接触,医院那一次,孙大刚杀了肖军,却是和谭宸沈书意一起合作的,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间接的证据和指控是可以的,所以这盆脏水注定了会泼到谭宸身上。

山林里有不少珍惜的植物和动物,占地极广,被称为N市的氧吧,因为山林很原始,也很危险,所以游客是极少的,偶然有偷猎者,和热爱野外求生的队伍才会来山林里走动。

沈书意和孙大刚下车之后,只拿到了一张地图,上面标明了骨灰放着的位置,身上的衣服都被换成了了一套运动服,也没有武器和任何通讯设施,而这个山林里还不知道潜藏着怎样的危险。

“沈小姐,你顺着这条路回去!”孙大刚烦躁的抓了抓头,抱歉的看着沈书意,明知道这里有危险,孙大刚怎么可能让沈书意跟着自己冒险,之前利用沈书意,孙大刚已经歉然的不知道如何道歉。

“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强,再说我现在回去也不可能就安全了,谁知道会不会在什么地方有狙击手,走吧,先把你父母的骨灰拿到再说。”沈书意不在意的一笑,周子安虽然最后的时候挽留了自己,但是之前他也是准备杀人灭口的,而且不管如何,她都不可能丢下孙大刚一个人逃走的,他活着,谭宸的罪名才能被洗清楚,否则周子安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将这些脏水都泼到谭宸身上。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