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水落石出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沈家大宅。

沈父对谭宸还是有点内疚的,毕竟之前沈家已经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要不是沈书意及时赶到,谭宸的罪名算是落实了,虽然知道秦炜烜这样误导自己是被周家逼迫,是为了顾及沈家众人的安全才不得不屈服,但是沈父还是有些愧疚。

“这么晚了,车子也坏了,就留下来吧。”沈父看了一眼面色冷沉的谭宸,之前只知道这个名字,如今一看才发现这个男人气势冰冷,面无表情,长身而立的站在一旁,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军人的冷漠强大气场,看起来很不好相处。

可是却意外的让沈父很欣赏,比起那些圆滑世故的商人,那些阿谀奉承的下属,沈父更喜欢谭宸这种性子直的年轻男人,他的身上完全看不到被世俗玷染的痕迹,挺立如青松,傲然不凡。

秦炜烜眉头皱了皱,之前打了那么多电话,小意都不愿意来医院,秦炜烜没有办法只能拖着还没有痊愈的身体到了沈家大宅,却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还是和谭宸搅和在了一起。

沈母依旧是高贵端庄的一面,并不掺杂到这样的家庭纷争里,和沈书意有关的一切,沈母都无视着。

“我让佣人收拾一间客房出来。”沈素卿面带着温柔的表情,软声软语的开口,看了一眼脸色冷怒的秦炜烜,心里头是压不住的笑容,沈书意这样做,等于当面打了炜烜哥一巴掌,炜烜哥必定不会再喜欢沈书意。

“不用。”低沉浑厚的冷酷声音,谭宸直接出声打断了沈素卿,如果是住在主宅这边,谭宸就不会花费心思的将车子都弄坏了,面瘫脸上视线直接转向了一旁的沈书意。

你看我做什么?我的小楼没有客房!沈书意被谭宸看的后背一凉,猛的挺直了纤腰,可惜谭宸并不懂得沈书意无声的拒绝,黑沉的目光就这么盯着沈书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两人正在眉目传情,你侬我侬。

“不知道谭连长想住什么地方呢?”被这一幕给刺激到,秦炜烜阴冷的笑了起来,一手捂着腰侧的伤口,要不是顾忌到谭宸的身上,秦炜烜恨不能立刻就冲上前去狠狠的给谭宸几拳头。

“小意那里。”果真是狂妄自大的性格,既然沈书意装作看不懂自己的表情,再加上秦炜烜又问了,谭宸面不改色的回答。

沈父脸色一变,皱着眉头看着态度如此坦然的谭宸,一旁沈母也诧异的愣了一下,估计所有人认为谭宸就算想要追求沈书意,也不可能如此理所当然的开口要和沈书意住一起,秦炜烜和沈书意在一起快十年了,顶着男女朋友的关系,住的却还是沈家主宅的客房。

当然对于这一点,沈父是很满意的,即使现在社会上男女关系如此混乱,但是沈父认为还是应该保持距离,没有结婚就不应该发生关系,而秦炜烜一直恪守着这些。

“我那里没有多余的房间。”沈书意扬唇笑着,牙齿却被咬的咯咯响,她早晚会被这个面瘫脸给气死!

“打地铺。”虽然差了一点,不过想到谭骥炎和童瞳结婚这么多年了,偶然谭骥炎犯错了,还会被赶下床,估计整个北京城的人都没有办法想象谭骥炎竟然会死皮赖脸的在童瞳的床前打地铺。

而之前因为犯错而被赶去书房、客房睡觉的顾凛墨、关曜和谭景御一个个气的牙痒痒,捶胸顿足,自己怎么就那么傻了,就算不能上床睡,也能学谭骥炎打地铺啊,至少晚上还可以看见,从此柳叶胡同四合院,再没有客房的存在了,被老婆赶下床,没关系,我们会打地铺,然后半夜再偷偷的爬上床去。

所以谭宸感觉自己和沈书意认识的时间还太短,想要半夜爬上床估计是不大可能了,那么自己就牺牲一下打个地铺,看了一眼笑容有点扭曲的沈书意,谭宸皱了一下眉宇,“我不介意。”

你不介意我介意!沈书意差一点被气的吐血,只可惜谭宸这一张面瘫脸杀伤力太大,那么的理所当然,那么的表情无辜,沈书意深呼吸着,决定不再开口,气死了自己不划算。

“你不要太过分!”被彻底无视的秦炜烜怒吼一声,整个人猛然的冲了过去,一把狠狠的抓住了谭宸的衣服领口,用力的将人推到了几米远的墙壁上,秦炜烜狰狞的眼神阴狠的笑着,压低了声音,“有种今天你就打死我,否则你不要想靠近小意一步!”

“啊!炜烜哥,不要冲动,你腰上的伤口不能乱动,会裂开的。”突然看到秦炜烜一扫以前的沉稳冷静,如同发怒的野兽一般冲向了谭宸,沈素卿焦急的喊了起来,整个人也想要冲过去将要剑拔弩张的两个男人给拉开,可是沈母眼明手快的一把拉住了沈素卿,担心她会受伤。

依仗着自己身上的伤,还是为了沈书意受的伤,所以秦炜烜半点不担心会和谭宸动手,既然谭宸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自己身为男人,身为小意的男朋友,秦炜烜即使今天先动手也是占理着。

“我告诉你谭宸,你今天动我一下,沈伯父势必对你印象极差,就你这怂样子还敢和我抢女人,你算什么东西!”挑衅的冷笑着,秦炜烜更希望谭宸可以先动手,这样说不定小意都厌恶这个打架的粗鲁男人,更不用说温文尔雅的沈伯父了,而且自己身上还有伤,谭宸只要一动手,他就完了。

谭宸并没有准备和秦炜烜一般见识,否则就凭秦炜烜那三脚猫的身手估计连谭宸的衣角都碰不到,这会谭宸冷着一张面瘫脸看着得意洋洋挑衅自己的秦炜烜,然后举起拳头毫不客气的一拳头就向着秦炜烜的峻脸挥了过去。

谭宸出手的力度虽然收敛了,但是却还是将没有防备的秦炜烜一拳头给打飞了出去,砰的一声,秦炜烜整个人被打飞出去撞到了一旁的落地花瓶,摔落在地上,一片狼藉,脸上还僵硬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炜烜哥!”沈素卿尖叫一声,用力的挣脱了沈母的束缚,整个人向着地上的秦炜烜冲了过去,脸上满是担忧之色,“炜烜哥,炜烜哥你怎么样了?”

“谭宸!”被打蒙的秦炜烜终于回过神来,脸上表情痛苦着,嘶吼一声,想要冲起来给谭宸几拳头,可惜腰侧的伤口剧烈一痛之下,秦炜烜刚撑起来的身体又跌在了地上。

“你竟然敢打炜烜哥,你不知道他昨晚上才做了手术吗?”沈素卿红着眼眶,快速的转过身对着一旁的谭宸质问的骂了起来,犹豫了一下,沈素卿眼中闪过算计之色,迅速的站起身来向着面不改色的谭宸冲了过去。

“我让你打炜烜哥,我让你打炜烜哥!”哭哭啼啼的哽咽着,沈素卿直接举着手向着谭宸的脸打了过去,依仗着自己女人的身份,沈素卿不认为谭宸还真的敢对自己动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更好了,沈书意不但会被炜烜哥给甩掉,谭宸这个穷当兵的,爸和妈肯定也不会不喜欢,那么沈书意想要和谭宸在一起都不可能!

天哪!沈书意自认为从小到大自己才是沈家的刺猬头,套用其他人的话沈书意就是个祸害,将沈家闹的鸡犬不宁,可是看了一眼一旁的谭宸,沈书意很荣幸的将祸害这名头给让出来了,谭宸这才进沈家大宅不到十分钟,却已经将沈家给闹翻天了。

沈素卿不认为谭宸敢对自己动手,可是她却不明白谭宸并不是普通男人,在战场上经过鲜血洗礼的男人,并没有对女人就心软忍让的性格,多少恐怖分子训练孩子,训练女人成为人体炸弹,任何一个疏忽都将是致命的危险。

沈素卿的手还没有抓到谭宸的峻脸,谭宸直接掐住了她的手腕,还没有用力,沈素卿却已经痛的惨叫了起来,脸色苍白着。

“你放开我,放开我!妈。”沈素卿痛苦的叫了起来,太痛之下,沈素卿只感觉手腕都要被谭宸的大手给掐断了,他那哪里是手,分明像是铁钳一般。

嫌恶的皱了皱眉头,谭宸直接甩开手,甩开连连叫唤的沈素卿,之前沈书意和赵大元打斗的时候,那一身的伤,谭宸都没有听见沈书意哼一声,而沈素卿简直就是只聒噪的鸭子,竟然还敢向着自己冲过来。

“轻……一点……”看到谭宸甩开手甩开沈素卿,沈书意快速的开口想要挽救,可惜还是太迟了,沈书意扭过头看向窗户外的夜色,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砰的一声,谭宸在部队里习惯了,即使他认为自己根本没用什么力度,可是沈素卿却轻的如同羽毛一般,步秦炜烜的后尘再次被甩飞了出去,砰的一声砸到了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秦炜烜身上。

两个人再次发出痛苦的惨叫声,双双跌在了地上,沈素卿只是被吓到了,可是秦炜烜却将沈素卿给抱住了,压到了伤口,峻脸倏地一下痛的苍白,伤口被撕扯开来,湿漉漉的又流淌着鲜血。

“我们先回去睡觉了。”半点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话里歧义多大,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沈书意已经动作迅速的一把抓住了谭宸的胳膊快速的将人给拖出了沈家客厅,这要是再留下来还不知道会怎么着。

夜色之下的沈家大宅还是很宁静的,尤其是沈书意的小楼这边,当然了,客厅里沈素卿的痛苦惨叫声也越来越远了,沈书意松开谭宸的手,回头看了他一眼,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你还真敢动手啊?”一想到沈素卿依仗着自己是娇弱小女子的模样和谭宸撒泼,结果直接被谭宸给甩飞了出去,要不是担心局面会失控,沈书意还真想留下来好好的看看热闹,不过谭宸这个面瘫脸比自己还会惹事。

“你不动手?”谭宸眉头一皱,他很不喜欢沈素卿的自作聪明和自以为是,而且沈家父母对沈素卿太好,对沈书意太差,这让谭宸怀疑她是不是从小到大都被沈素卿欺负却因为她是姐姐所以都不会反击。

“我当然动手,我可不是小受气包。”沈书意笑着一扬眉头,她就是因为从小到大都不会让这沈素卿,都会和她动手,所以才会被爸妈痛恨厌恶了这么多年。

“我说你真准备在我这里打地铺?”放缓了脚步,安静的夜晚,空气都显得格外的清新,远处是连绵的山脉,黑黝黝的一片,天幕暗黑,星辰点点,沈书意笑着问着一旁的谭宸,刚刚自己可是抓到了他的手,他竟然也是一点防备都没有。

谭宸冷着面瘫脸瞅了一眼再次询问的沈书意,他难道之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被看的沈书意无奈的摇摇头,“你真的不用打地铺,主宅这边有好几间客房,都很干净。”

懒得浪费口水的谭宸直接越过沈书意径自的向着小楼走了过去,目中无人的态度让被无视的沈书意气的牙痒痒,最后只能迈开步子跟了过去,好心当成驴肝肺,他乐意打地铺就打吧!反正自己是绝对不会将床给让出来的!

两层的小楼很是宁静,平日里只有沈书意一个人住的时候会显得有点太过于寂寥,如今多了一个人,即使谭宸话极少,却依旧让沈书意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感觉。

有客房的大床不去睡,偏偏要地铺,沈书意无语的瞄了一眼浴室的方向,一面任劳任怨的在地上铺着被子,夏天用的凉席被沈书意拿了出来铺在了地上,然后再将被子铺在上面,倒也软和。

拿了枕头,晚上山里有点凉,沈书意又从柜子里抱出一床小毛毯放到了地铺上,看起来倒也是像模像样,浴室的门被打开,谭宸直接裹着白色的浴巾走了出来,黑发的短发湿漉漉的滴着水珠,顺着谭宸的脸颊和脖子流落到身上,健康的麦色肌肤直接裸露在空气里,只是腰间随意系着浴巾,颜色对比分明之下,有种说不出来的暧昧和男色诱惑。

沈书意脸蹭的一下红了,该死的!自己怎么忘记谭宸那里有女装,可是自己这里没有男装,即使上学的时候也和室友她们看过一些有些夸张尺度的男模图片,但是毕竟那是死的,而此刻眼前却是真真实实的一个男人,腰间围着白色浴巾的男人!

“你等一下,我去大宅那边给你拿睡衣过来。”沈书意将已经铺好的被子又给整理了一下,气息顺了,这才抬头又看了一眼谭宸。

灯光之下,颀长的身体反而显得有点清瘦,并没有一般军人锻炼出来的那种结实饱满的肌肉,相反的,谭宸的身体被锤炼到了极致,宽肩窄腰,结实的没有一寸多余的肌肉。

整个人看起来还显得有点瘦削,但是流畅的线条,健康的肤色,尤其是腹部那六块腹肌,和腰侧的人鱼线,这个男人冷着脸,眼神幽沉漠然,白色的浴巾围在腰间,只是打了个结,似乎要散开却又没有散落开,绝对比起那些徒有一张脸的男模要峻美太多了。

“不用,就这样睡,你去洗澡,药箱在哪,我给你上药。”谭宸冷冷淡淡的嗓音回了一句,就着手里的毛巾擦拭着头上的水珠,随意的擦了几下,黑发被擦的有点凌乱,让原本就英峻的脸更是平添了几分桀骜和狂野。

“晚上山里有点冷,你还是穿着睡衣比较好。”沈书意头也不回的直接开口,已经走到了门口,关了门,这才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拍了拍脸颊,这男人还真是一点都不顾忌自己,男女有别他不知道吗?

秦炜烜的伤口又裂开了,所以沈父沈母还有沈素卿又送秦炜烜去医院了,沈书意接过佣人手里干净的没有拆封的睡衣裤,转身向着小楼走了过去,微微一笑,有点的惆怅,很多时候,整个沈家大宅都是这样的清冷,沈素卿和爸妈还有秦炜烜在一起更像是热闹的一家人,而沈书意总是在无形之中被隔开。

可是看着亮着灯的小楼,透过二楼没有拉上窗帘的落地窗户,看着映在上面的影子,沈书意突然笑了起来,原来屋子里有个人,竟然感觉会那么的好,可是一想到谭宸这会那光裸的身体,沈书意染笑的嘴角狠狠的扭曲了几下。

谭宸已经有女朋友了!喃喃的低语着,情绪有一点的失落,不管如何,还是该避嫌的,沈书意敛了笑容拿着衣服回到了楼上,“客房准备的衣服都是新的。”

也不等谭宸回答,沈书意自己拿着衣服向着卧房外单独的浴室走了过去,楼下有脚步声响起的时候,谭宸倒也没有多在意,解开了浴巾将睡衣换上了。

半个小时之后。沈家主宅,客房。

“小小姐,你要睡这里?”佣人诧异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虽然心里头不喜欢,但是面子上却也不敢露出什么表情来,毕竟沈书意可不是沈素卿那样温柔贤淑的人,谁真的得罪了她,沈书意也没有好脸色的,所以佣人们即使不喜欢也只敢私下里议论。

“看到没有?听说今天还带了个男人回来,把秦先生给气的厉害。还打架了。”客厅里,佣人正在收拾花瓶碎片,平日里这个时候佣人也都下去休息了,可是今天因为出了事,这才起来打扫整理客厅。

“水性杨花,真不像是沈家的人,有了秦先生这么好的男朋友,还在外面勾三搭四,我可是听说秦先生是为了救她受伤,好像是招惹到了什么黑社会,结果被堵起来,秦先生为了救人才中了一刀。”

“怎么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真是丢进了老爷和夫人的脸,那个男人还住在这里了,刚刚就是我去拿的衣服。”

背后是不怀好意的议论声,沈书意早就习惯了,反正也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开口,沈书意就当没有听见直接进了客房休息。

谭宸等了快四十分钟了,却依旧没有等到沈书意回来,黑着脸,谭宸怎么也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会不回来睡!

煦桡说感情这东西需要时间的基础,所以她不会和秦炜烜立刻就分开,毕竟他们相处了十年,谭宸黑着脸想或许也是,就算是养一条狗,养了十年,也会有些感情,所以谭宸虽然不悦,但是却也没有出去将沈书意给找回来。

看着空荡荡的卧房,谭宸直接将地铺上的被子和毛毯折起来放回了柜子里,自己直接掀开被子睡到了沈书意的床上。

当从床板下面的暗阁里摸到一把手枪,谭宸冷峻的面瘫脸上滑过一丝笑意,将手枪又放回了暗阁里,自己就躺在沈书意的床上睡下了。

秦炜烜腰上的伤口裂开了两次,连医生都有些的不悦了,狠狠的将家属说了一顿,这才重新包扎了伤口,秦炜烜还需要住院,沈素卿这一次终于得偿所愿的留下来照顾秦炜烜了。

虽然是客房,沈书意睡的倒也舒服,毕竟之前和赵大元那么狠狠的打了一场,白天还没有感觉,睡下来之后还真是腰酸背痛,全身的骨头都给拆开了一般。

清晨的阳光暖暖的照射进来,毕竟已经是五月了,天燥热的像是夏天一般,大清早的阳光就明亮的有点刺眼。

“我的老腰。”客房的床毕竟没有自己卧室那张床舒服,再加上之前和赵大元狠狠的打了一场,沈书意起床之后只感觉全身的骨头都痛了起来。

无巧不成书,秦炜烜在医院住了一夜,终究还是不放心留宿的谭宸,大清早的就和沈素卿一起赶回来了,结果打开沈书意卧房的门一看,直接捉奸在床,当然了,沈书意倒是不在床上,可是谭宸正掀开被子准备起床,所谓的打地铺根本没有出现。

“出去,关门!”谭宸冷着声音,冷酷的目光警告的看了一眼秦炜烜,他竟然都没有敲门直接进来了,一想到以前沈书意睡在床上,秦炜烜也是这样直接就进来,谭宸黑着面瘫脸,大清早的浑身寒气直冒。

“你!”秦炜烜怒不可遏着,可惜谭宸的眼神太过于惊悚慑人,那份寒意锐利如刀,而秦炜烜也知道谭宸根本就是个没脑子的,他要是看不过自己,还真的敢对自己动手,挫败外加愤怒之下,秦炜烜砰的一声将卧房的门给关上了,狰狞的表情显得很是愤怒。

揉着后腰,左侧腰这一块之前比赵大元给踢到了一脚,虽然昨晚上自己擦了药,但是还是酸痛的厉害,沈书意慢悠悠的在厨房里煮着稀饭,冰箱里还有速冻的小笼汤包,顺便蒸一笼。

小菜是超市买来的笋丁,沈书意又从冰箱里拿了些鸡蛋,看了一眼客厅里的钟,这会才六点钟不到,时间还很早,再煮个茶叶蛋,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也可以入味了。

听到楼下厨房里的声音,秦炜烜扶着腰下楼,和同样扶着腰准备上楼的沈书意一上一下打了个照面,两个人都停了下来。

“小意,你的腰怎么了?”秦炜烜眼神寒的吓人,脑海里浮现出不详的浴缸,再加上谭宸是睡在沈书意的床上,根本没有打地铺,而沈书意扶着腰,动作僵硬的上楼,这一切都让秦炜烜怒不可遏着,一想到自己守了十年的人,自己都没有尝过,却被谭宸捷足先登了,秦炜烜原本就狰狞的表情更加愤怒的扭曲起来。

“沈书意,你竟然和其他男人上床?你们才认识多久?”怒吼的咆哮着,秦炜烜甚至顾不得自己腰上的伤口,快速的冲了过来,一把抓住沈书意的手腕发狂的嘶吼着,一手用力的一拉扯沈书意的衣服领口。

肩膀处和胸前都有些青青紫紫的瘀伤,那原本是被赵大元给打出来的,可是秦炜烜刚扫到一眼,沈书意却已经灵巧的一个侧上,避开了秦炜烜放肆的手。

“你竟然……你竟然……”再次被沈书意避开,但是那青紫的暧昧痕迹秦炜烜没有看错,嫉妒的怒火燃烧尽了理智,秦炜烜暴怒着,睚眦俱裂之下,额头和脖子上的青筋暴突而起,攥紧成拳头的双手压抑不住的颤动着。

“谭宸有女朋友了,你不要胡说,还有我和其他男人有什么关系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秦炜烜,我们已经分手了。”沈书意站定脚步,平静的看着眼前这张暴怒疯狂的脸,被恨意和嫉妒扭曲成了丑陋的模样,他凭什么这样质问自己,在他和沈素卿在医院里滚床单之后却来质问自己?

“分手?我同意了吗?小意,我纵容你的任性,你的胡闹,但是你不要得寸进尺!”分手两个字彻底刺激到了秦炜烜,他快速的一个上前,怒火冲天的眼眸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可惜沈书意虽然浑身酸痛僵硬,但是要避开秦炜烜的动作还是很容易的。

“秦炜烜,这样纠缠不休有意思吗?在医院的时候,昨天下午,你和沈素卿做了什么,还需要我一字一字的告诉你吗?”原本是不想说的,毕竟说出来就等于撕破了脸,沈书意以为自己和秦炜烜说清楚了,也就分手了,可是却被秦炜烜逼的不得不将他们的丑事给说出来。

昨天下午?医院?暴怒发狂的秦炜烜突然之间如同被定格住了一般,呆愣愣的看着沈书意,他一直以为沈书意昨天没有来医院看望自己,他打了那么多电话,不是被挂断了,就是不接,可是小意竟然来医院了,甚至还看到自己和素卿亲热?

“小意,你听我说,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和素卿上床!”秦炜烜怒火倏地一下消退了,忍着腰间的疼痛快速的上前,俊朗上满是愧疚和自责,“小意,我是被你的冷漠给气的失去理智了,才会和素卿那样,但是最后一刻的时候,我还是想到你了,知道这是错的,所以我根本没有和素卿上床。”

“你们是没有上床,只不过沈素卿给你打shou枪而已。”冷酷的声音在两人头顶上响起,谭宸站在楼梯上,冷眼看着想要解释的秦炜烜,“你倒是想要上床,只不过是不行而已。”

“你说谁不行了!”秦炜烜的怒火再次被点燃,回过头来愤怒的对着谭宸吼了起来,都是因为他,都是因为他自己和小意之间才会变成这样!

要不是谭宸插了一脚,自己怎么会因为小意不来医院看望自己而愤怒,怎么会情绪失控的和素卿发生那样的关系,虽然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但是该做的也都做了,而且还被小意给看到了,这一切都是谭宸的错,都是因为他的关系。

他根本不是面瘫脸,而是毒舌,沈书意看着被气的几乎疯癫的秦炜烜,再看着面色不改,神色冷淡的谭宸,对比之下,谁输谁赢一眼便知。

“秦炜烜,你身上还有伤,先回去休养吧。”沈书意抬手拉住差一点要冲上楼找谭宸拼命的秦炜烜,看着他这样仪态尽失的咆哮嘶吼,再想到他和沈素卿在医院里时的暧昧亲热,沈书意发现或许自己真的不够了解秦炜烜,即使他们认识了快十年了,有时候却依旧如同陌生人一般。

“小意!”克制住磅礴的怒火,秦炜烜深呼吸着,反手握住了沈书意的手,可是即使这样极力的压制,脸色依旧很是难看。

“回去吧。”沈书意抽回自己的手,这样纠缠不休真的没有意思,好聚好散的话,沈书意感觉至少她偶然的时候还可以怀念一下过去的十年时光。

“小意,我不会和你分手的,你怨我也好,打我骂我也好,小意,我爱你,我不会放手的,除非我死了。”秦炜烜慢慢的平息着怒火,他怎么能这么不冷静,就这样被谭宸给挑唆的失去了理智。

谭宸眯了眯幽深的凤眸,杀人的话?谭宸是不介意的,可是他视线快速的看向楼下的沈书意,毕竟她和秦炜烜也相处了快十年了,她会介意吗?

你敢杀人就试试看!被谭宸那眼神给看的邪火冒上来了,沈书意挫败的直瞪眼,他难道还真的准备动手杀人不成。

好可惜,她果真太心软了,竟然还在乎秦炜烜,很是失望之下,谭宸黑着面瘫脸,对于沈书意的心软有些的不悦却也是无可奈何,看样子是不能动手杀人了。

终于送走了秦炜烜,沈书意也懒得看谭宸一眼,又拖着酸痛的身体回厨房忙活起来了,谭宸也跟着下楼,修长的身影靠在厨房门口看着忙碌的沈书意,阳光从厨房的窗户斜斜的洒落进来,远处是山林里的鸟鸣声,一时之间,谭宸有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感觉。

毛市长这边的动作还是很迅速的,毕竟速度慢了到时候自己就很有可能被打压的翻不了身,而当谭宸将孙雄的信息高速给毛市长之后,他立刻派人联系了孙雄,一大早就有相关部门的人带着孙雄找到公安局,找到负责的佟海峰副局长,迫于压力之下,关家也只能松开,抢先一步将孙雄父母的尸体给火化了。

“你说不是你害了我爸妈,那到底是谁?”孙雄怒吼的咆哮着,双手抱着头坐在椅子上,整个人看起来颓废的厉害,“为什么那么多人,偏偏要害了我爸妈,为什么啊?”

“我很抱歉,尸体已经被火化了,其他证据也都被销毁了,要查出来有些的难度。”关煦桡温和俊逸的脸庞此刻也带着几分凝重,虽然他已经因为证据不足而被释放出来,可是两具尸体现在就剩下两罐子骨灰,其他证据也都被销毁了,关煦桡也没有办法查清楚到底是谁害了孙雄的父母。

“你离开之后,派出所里是谁负责的?发生了什么,负责的人会不清楚吗?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就草菅人命,还有没有王法了!”孙雄红着眼眶,依旧低着头,浑身紧绷着,看得出他有些无法接受父母被害死,却连个凶手都找不到的事实。

“当时派出所里人员混杂,不过有可能负责这事的人说不定是蒋之国,他是佟海峰的得力助手,这事他不会亲自动手,只怕是他统筹安排,其他人下的黑手。”关煦桡带着几分愧疚看了一眼孙雄,具体是什么人杀了孙雄的父母,真的查不出来了,除非蒋之国会交待出一切。

孙雄父亲身体不太好,心脏有点问题,当时只怕是故意将人气的心脏病发作,派出所里人多嘴杂,借着这个理由将孙雄父母带上车之后,半路上直接找人撞了车,两人都死了,尸体被转移,两辆车子都被销毁,同车的肖军也在医院被杀了,罪名就嫁祸到了关煦桡身上。

“枫红集团已经答应赔偿金了,会派相应的人过来和你谈。”沈书意低声的开口,安慰的拍了拍孙雄的肩膀,“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帮忙。”

不是沈书意冷血,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死者已去,生者终究要活着,孙雄很无辜,但是目前而言经济赔偿是唯一的补偿。

“不用了,我自己会和他们谈。”太过于急切的回答,让沈书意诧异的愣了一下,毕竟从知道父母已经死亡的消息时,孙雄都一直悲恸万分,情绪都有些的失控,但是却突然答应和枫红集团谈赔偿金的事情,着实有点诡异。

“我们先去将蒋之国给抓回来。”谭宸和关煦桡并没有在意孙雄,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无可挽回,他们更在意的是这个案子能不能查清楚,而蒋之国目前是唯一的线索,关煦桡半夜三点离开派出所之后,那里都是蒋之国这个队长复杂的,如今出了人命案子,即使蒋之国可以洗清自己的罪名,但是渎职罪是跑不了的,将人带回来,能不能审问出来就要看关煦桡和谭宸的本事了。

等沈书意和谭宸、关煦桡送孙雄带着骨灰罐离开之后,却接到了消息,蒋之国不见了,“这是蒋之国的家,他妻子和女儿都住在老家。”门口的警察打开门,让沈书意他们进了屋子。

能在N市买这将近两百平米的公寓,依靠蒋之国的工资是绝对不可能的,屋子里装潢的很好,富贵堂皇,客厅的角落里还有一个酒柜,里面就摆了不少的好酒,屋子里整齐,并没有翻动的迹象,桌子上摆着钥匙和手机,衣橱里的衣服也没有动过,唯独蒋之国不见了。

“畏罪潜逃了?”沈书意看了看四周,这是第一反应和判断,不过连行李都没有收拾,手机也没有带,看来蒋之国要不是走的很急,怕被人追查到自己,要不就是故弄玄虚,让自己人间蒸发,不管怎么样,蒋之国是不见了。

“这里有两张身份证,还有银行卡。”关煦桡打开了保险柜,里面倒没有现金,不过有些金条和金首饰,还有两张身份证,关煦桡检查了一下,都是真的身份证,是公安机关发的,蒋之国毕竟是公安系统的人,弄几张假身份证还是很容易的。

“有可能是周家将人带走了。”公寓里没有一点乱象,蒋之国必定是自愿离开的,谭宸第一怀疑的就是周家,蒋之国是这个案子里的突破口,周家有可能担心蒋之国扛不住,到时候招供了,所以很有可能将蒋之国带走了,至于会不会灭口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这时,沈书意手机响了起来,而这个新手机还是谭宸一早买的,也是他付的钱,难道又是秦炜烜?一想到沈书意坚持将秦炜烜的号码重新添加到手机里,谭宸的面瘫脸就显得更冷了。

【谢谢。】手机上是一条短信,是孙大刚发过来的,没头没脑的两个字,让沈书意不解的愣了愣,他谢自己什么?要说谢谢,也该是自己去谢孙大刚啊。

关煦桡这事情牵扯到了桃州古镇,如果没有孙大刚这个本地人帮忙打探情况,沈书意他们还没有这么快找到孙雄,说不定时间一拖,到时候尸体上的痕迹都消失了,关煦桡有可能就这样被定罪了。

关煦桡站在一旁温和的笑着,谭宸哥就算这样吃醋吃到酸死,却不会开口主动说什么,沈小姐只怕根本都不知道谭宸这会正在吃醋。

“我出去打个电话。”沈书意话刚一说出口,就发现谭宸的脸黑的吓人,浑身冒着冷气,让沈书意只能硬着头皮拿着手机出了蒋之国的公寓,不就是背着他打这个电话吗?用得着脸色这么难看。

“找个人干掉秦炜烜!”谭宸寒声开口,冰冷的目光盯着被关上的大门,阴魂不散!不就是相处了十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哥,这是法治社会,你这样做是违法的。”关煦桡俊逸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谭宸哥这醋吃的够吓人的。

谭宸也知道不可能就这么宰了秦炜烜,他只是气不过说说而已,“你让人继续查找蒋之国的下落,警方这边就让毛市长自己派人去查,黑道那边让顾家帮忙找,蒋之国只要不死,上天下地都将人给翻出来。”

“蒋之国应该不会被灭口的,他都准备了几张假的身份证和户口簿还有银行卡,说明他知道自己和周家拴在一起会有危险,他这个人阴险的狠,不可能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的。”关煦桡明白的点了点头,蒋之国是一定要找到的,如今他顶了个畏罪潜逃的罪名,真的查起来倒也方便不少。

关机?沈书意站在公寓外打电话,可惜孙大刚的手机除了刚刚那一条谢谢的短信之外,这会竟然关机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是因为有任务突然离开了!沈书意皱着眉头思索着,只感觉隐隐之中有什么应该被自己给忽略掉了。

“沈小姐。”周子安面带笑容的站在电梯门口,俊雅的脸上带着笑,周子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款步向着沈书意走了过来,“听说蒋队长失踪了,我和他虽然只是泛泛之交,但是也该过来看看的。”

“是吗?蒋之国不是被周少你带走的?”沈书意将手机收了起来,平静的笑着,目光却带着几分锐利看向不请自来的周子安,他这是向自己来打探消息的。

“沈小姐说笑了,不过我这里有个消息想要告诉沈小姐,不知道可不可以赏个脸吃个午饭,也算是给我那不成器的弟弟赔罪了。”周子安站定在沈书意三步远的地方,带着自信的笑容,优雅如同高贵的王子,只是眉宇之间却依旧有着算计和谋划。

“等我三分钟。”沈书意点头应了下来,周子安的笑容太过于镇定,看样子他是知道蒋之国的下落,那么他来找自己又为了什么?有什么消息要透露给自己,周子安又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你随意就好。”优雅一笑,周子安双手闲散的插在口袋里,就这么靠在墙壁上,态度怡然而慵懒。

沈书意回到公寓,看了一眼谭宸和关煦桡,“那个我有事先回去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打我手机就可以了。”

“好的,需要我让人送你回去吗?”关煦桡抢先一步的开口,哥黑着脸,肯定是想要跟着一起去,其实关煦桡还真的有点担心谭宸看到秦炜烜纠缠沈书意,然后一个不高兴将人给宰了。

不管怎么样,感情的事得慢慢来,蒋之国倒需要尽快找出来,关煦桡在N市并没有什么人脉关系,也需要谭宸帮忙,而且赵大元那里关煦桡想要亲自过去道个谢,所以谭宸哥还是先和沈小姐分开一下。

“不用,那就这样吧,回见。”沈书意拒绝了,转过身出了门,等在外面的周子安随即迎了过来,“沈小姐,走吧。”

“现在还不到吃饭的时间,沈小姐不介意和我先去一个地方吧。”周子安开着车,看了一眼副驾驶的沈书意,这会才十点半,不到吃饭的时间,周子安将汽车直接向着枫红集团的方向开了过去。

沈书意虽然不知道周子安带自己去枫红集团做什么,可是隐隐的,心里头有种不祥的感觉,明明关煦桡这个案子,除了孙雄这个受害者,和他无辜惨死的父母,沈书意认为不管是周家还是关煦桡和谭宸算是打成了平手,可是周子安脸上那种自信的笑容,让沈书意敏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沈小姐当初就是在这里实习的吧,听说曹四斌那个不长眼的东西还想对沈小姐动粗,只可惜我消息收到的太晚了,曹四斌被开除离开了枫红集团之后,这会下落不明呢。”周子安微笑的开口,说到曹四斌的时候故意的瞄了一眼沈书意。

“是吗?”淡淡的接了一句,沈书意还在思考着整件事情里到底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曹四斌在桃州古镇的时候,沈书意碰到了一次。

当时还遇到了关煦桡,他大致的说了一下,沈书意也明白曹四斌被曹家主家剔除,被开除了枫红集团,如今很是落魄,当然这一切都是谭宸暗中做的,可是周子安带自己来枫红集团做什么,难道是和孙雄有关?这么一想,沈书意就想起当时和孙雄说赔偿的事情时,孙雄过于急切的神色。

------题外话------

六一节快乐!O(∩_∩)O~,天天开心哦。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