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摔了手机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哥,按照你的意思是说秦炜烜和沈小姐的姐姐好上了,还在医院被沈小姐捉奸在床?那你还担心什么?”关煦桡温和俊逸的脸上染上揶揄的笑容,一手攥拳抵在唇边压着太过于明显的笑。

关煦桡虽然和沈书意不算太熟悉,但是人的第一感觉还是很灵的,关煦桡明白沈书意看起来柔和,面带微笑,成熟冷静,但是对人却总有几分冷淡和疏离,不过对于在乎的人倒是非常在意,有些的护短,谭宸哥不放心的就是沈小姐总是挂念着旧情,会和秦炜烜这个前男友继续纠缠。

“秦炜烜不会分手的。”冷沉着嗓音,谭宸板着一张冷漠的面瘫脸,前脚和其他女人在医院里滚床单,后脚却还是不间断的打电话过来,而且沈书意竟然没有一点生气的依旧会接电话,这让谭宸生平第一次有些的恼火却又无可奈何。

如果按照谭宸的性格来,秦炜烜这样的渣男,他直接就上前灭了他,有多远滚多远,可是这件事的选择权和决定权都在沈书意的身上,看她的样子似乎并不准备和秦炜烜一刀两断,所以谭宸也烦躁了,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寒气四射。

“沈小姐比较护短,秦炜烜又是个商人,手段城府都还是有的,而且他们相处了这么多年,突然就断了估计是不大可能。”关煦桡睁着眼睛说瞎话,俊逸的脸庞上目光快速的瞄了一眼脸更黑的谭宸,要不是怕被谭宸哥报复,关煦桡真想大笑几声,谭宸哥竟然也有这样为情所苦的一面。

谭宸就是知道沈书意骨子里太护短,沈家父母那样不公平的对待她,她虽然面子上每一次都和沈父沈母吵的不可开交,但是心里头却还是放不下,说不定对秦炜烜也是如此。

被议论的主角此刻还在客厅里,沈书意挂断了手机上秦炜烜的来电,该说的话之前在电话里已经说清楚了也说完了,可是秦炜烜却不愿意就这样分手,所以电话是一个接着一个打了过来,逼迫的沈书意都差一点关了手机,但是孙大刚还在桃州古镇调查关煦桡的案子,手机自然不能关机。

谭宸和关煦桡从房间里出来时,就看见沈书意站在客厅里看着手机失神着,一瞬间,谭宸的面瘫脸黑的几乎可以刮下一层锅灰来,不用看也知道沈书意失神必定是因为秦炜烜。

“有什么可以继续追查的线索吗?”沈书意开口打破了客厅里显得有点紧绷的氛围,谭宸的脸色太难看,这让沈书意怀疑是不是关煦桡的案子太过于棘手,没有什么可以追查下去的线索,所以谭宸从房间里和关煦桡密谈出来之后,脸色阴霾的有些骇人。

“估计能查的线索都被掐断了,当天晚上枫红集团这边让一群混混开着挖掘机连夜强拆,和居民闹起来之后,现场一片混乱,不少居民和枫红集团这边的打手都被带到了派出所里录口供。”关煦桡笑着看了一眼沈书意,这么平静,其实她并不是真的那么在乎秦炜烜。

或许也是知道终有一天会和秦炜烜分开,所以才会如此冷静的面对秦炜烜和自己的姐姐有奸情。可是谭宸哥因为太过于担心反而看不清局面,沈小姐的冷静反而被误以为会原谅秦炜烜。

关煦桡靠在桌子边,嘴角勾着和煦如同春风般的笑容,还是自己的案子比较重要,“当时人太多派出所里也是一片混乱,我一共给了十二个人录过口供,夜里三点你给我电话之后,我将手头的事情暂时就交给了肖军处理,可惜他现在已经死了,我把这十二个人的名字给你。”

陷害关煦桡的罪名就是他在执法过程中粗暴执法,导致被问询的人意外死亡,只是如今这个案子捂的太紧,什么口风都没有露出来,关煦桡被软禁关押在公安局的这个安全屋里,反反复复的调查也只是问他有没有在询问口供的时候动手打人,其他问题并没有再涉及到。

“首先要查清楚死者身份,让死者家属逼迫佟海峰他们交出尸体,对尸体进行医检,确定死亡原因呢。”沈书意接过关煦桡递过来的纸条,上面写了十二个人的名字,正是他当天晚上询问的十二个,既然用这个罪名陷害关煦桡,那么死的必定是这十二个人中间的一个,因为只有这十二个人是关煦桡负责询问记录口供的。

之前枫红集团和周家合作,将所有的拆迁户都被单独隔离开了,所以沈书意一时半会也没有办法找到死者身份,去医院和火葬厂也没有查到什么,如今有了关煦桡给的名单,只要确认了死者身份,那么案子要查清楚就容易多了。

“关家既然明着来对付你,你暂时就不要出来。”谭宸没有接过沈书意递过来的名单,直接走了过来站到沈书意背后,低下头就这么就着她的手看了一眼名单上十二个人的名字。

虽然沈书意对谭宸没有什么防备,可是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而且还站的这么近,谭宸呼吸出来的温热气息都喷吐到了头上,沈书意难得别扭起来,脸上有点火辣辣的燥热。

“我明白,那就麻烦哥和沈小姐了。”关煦桡诧异的看了一眼谭宸,他整个人站在沈书意后面,靠的极近,像是贴在她的后背上一样,明明是一种暧昧的姿势,可惜谭宸还是那一张面无表情的峻脸,不要说关煦桡不认为谭宸是在故意吃豆腐,估计就是连沈书意也不能这样说,谭宸这面瘫脸太有欺骗性了。

有了赵大元的介入,总算见到了关煦桡,拿到了这十二个人的名单,赵大元拒绝了毛市长和周栋的晚饭邀请,直接拍拍屁股上了公交车走人回棋社了。

“走了。”谭宸也冷着脸无视着眼前这些N市举足轻重的人物们,大手直接拉住沈书意的手腕将人给带上车,关上车门发动汽车里,目中无人的冷傲比起赵大元那混蛋样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市长,看来有些事果真是人在做,天在看,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毛市长近日来显得有些苍老的脸上此刻满是笑容,堆积的皱纹之下,一张脸带着几分的锐利看向面不改色的周栋。

“毛市长说笑了。”周栋风度翩翩的回了一句,毛市长这个老东西只怕会从赵大元身上下手!突然杀出赵大元这么一个人物,而且还是如此的棘手,周栋面上不显,可是脸色却依旧有点不好看。

毛市长倒也么有再开口说什么,和秘书上车离开了,周栋回头看了一眼关押关煦桡的公寓,果真是关家出来的人,即使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回N市,却依旧能请动赵大元这样的人物出来,难怪关家那边急着将关煦桡给赶出去,果真是后生可畏。

这么年纪轻轻的一个人,关煦桡才从军校出来,就能让盘踞N市军界这么多年的关家两派都如此的忌惮,甚至以前明争暗斗的这两派还摈弃前嫌的合作,目的就是为了将关煦桡给赶出去。

“佟海峰,关煦桡这件案子所有的人证和物证都销毁了吗?”周栋低声的开口,视线里闪过算计的精光,这一次扳不倒关煦桡不要紧,但是不能将把柄被人抓到,否则就得不偿失了,周栋和关煦桡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矛盾,他只是和关家合作而已,为了合作而将自己拖下水太不值得。

“肖军在医院被杀了,负责看守的几个保镖也都死了,他们都是关家派过来的,应该没有问出什么情况来,当时肖军还处于昏迷状态,而且谭宸他们请来赵大元来见关煦桡,想必是为了从关煦桡口中查到死者的身份。”

佟海峰快速的回答,他在公安机关这么多年了,摸爬滚打之下,手段自然是层出不穷,佟海峰知道该怎么做,“负责当时撞毁救护车的肇事车辆司机是我们的人,监控视频都被删除了,肇事车辆的车牌也都是假的,将救护车撞击之后,两辆车都送去汽车回收站报废处理了,两具尸体套用了无名尸的名头在医学院的太平间里,谭宸他们绝对查不到。”

“嗯,这样最好,即使谭宸查到了什么最多就是关煦桡无罪释放,和我们没有关系。”周栋这才点了点头,原本关家是想用这个罪名诬陷关煦桡,将人给弄出N市,如今怕是不行了。

谭宸开着车向着桃州古镇这边出发,沈书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发着短信,在察觉到谭宸皱着眉头看过来时,沈书意惊了一下,心虚一笑,快速的将手机给合了起来。

毕竟孙大刚身份不同,他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他在帮忙查案子,所以沈书意也只能背着谭宸将名单发给孙大刚,让他去查查看这十二户人家到底谁家有可能死了人,而家属只怕还不清楚。

毕竟枫红集团摆出了各个击破的对策,和每家每户的代表单独谈话,合约没有签订之前,家属代表不会回家,所以即使真的死了人,家里人也不知道,每天的电话联络很有可能是录音伪造的。

她竟然还在和秦炜烜发短信!谭宸冷着脸,抓着方向盘的手用力的收紧了几分,沈书意心虚的表情让谭宸几乎想要将车子停下来,狠狠的将副驾驶座上的沈书意给敲一顿脑袋,秦炜烜那样的男人她还联络做什么!

这么生气做什么?不就是背着他发短信,他之前还不是和关煦桡进了房间密探,也是避着自己,沈书意当时可是非常理解,一点都没有生气,这会看着谭宸那冷着脸,一身寒气开车的样子,不满的撇撇嘴。

一路无言,汽车到了桃州古镇,孙大刚已经查了两户人家,通过套话发现一切正常,一般每家每户去在和枫红集团谈判的都是一家之主的男人,老婆都是留在家里照顾孩子。

这两户人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自家男人和家属的谈判也进行的差不多了,估计这几天就能签署合约了,不过因为利益的关系,每家每户和枫红集团谈了什么条件都是保密的,孙大刚这个本地人问多了家属都有些的怀疑,不愿意再多说什么,只怕沈书意和谭宸过来就更问不到什么情况了。

“我们分头行动吧,这六个人你负责,后面这六个我负责。”沈书意指了指名单上的名字,后面这六个里就有两个是孙大刚查的,沈书意准备和谭宸分开之后去和孙大刚见一面。

“随你!”谭宸冷着声音,之前沈书意背着自己偷偷摸摸的发短信就已经让谭宸很不高兴了,而此刻沈书意明显要分开行动的举动更让谭宸冷着一张面瘫脸,直接打开车门下车,车钥匙都没有拔下来,冷傲的身影直接向着不远处的巷子走了过去。

“这生什么气啊?”被丢在车子里的沈书意挫败的看着明显生气的谭宸,看不出来这个面瘫脸的火气竟然还这么大,不就是分开行动嘛,这样也快一些啊,“果真自己是正常人,和谭宸这个火星来的面瘫脑部结构不同。”

沈书意拔下了车钥匙锁了车门,拨通了孙大刚的手机,“你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在镇子这个石板桥这里。”

十分钟之后,沈书意和孙大刚碰头了,孙大刚还是那副老实憨厚的样子,看到沈书意快速的走了过来,“余下这四户人家,住的有点远,之前的挖土机破坏了不少人家的屋子,再加上枫红集团放宽了拆迁条件,所以很多居民都搬离了危房在外面租房子住,有两户人家因为孩子在县城上学,住到了县里头,这两户在镇子上找了房子临时入住。”

“枫红集团和公安局这是合伙弄了这么一出。”沈书意冷冷的开口,其实即使是法治社会,有权有势的人依旧可以草菅人命。

孙大刚不解的看着明明带着笑,可是表情有点阴冷的沈书意,倒是没有明白她这么说的意思,看到沈书意看自己,孙大刚憨憨的一笑,有点尴尬的抓来抓头,他也知道自己的脑子不够好使,这些门门道道的事情根本想不透也想不明白。

“枫红集团肯定是收了什么好处,只怕在开发这一块政府会给一些优惠,所以枫红集团才会放宽了拆迁条件,而且还能够将谈判的居民都隔开来单独谈,这样我们就找不到到底是什么人被杀了陷害关煦桡。”沈书意也笑了起来,她明白孙大刚这样的人因为身体素质好,进入部队之后只怕都是一门心思的训练训练,很少接触社会,所以性格方面就显得比较木讷老实。

一开始居民会闹事,就是因为枫红集团给的拆迁条件太差,所以居民才不满意,如今枫红集团突然放宽了条件,居民自然就不闹事了,这样让沈书意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查到底什么人死了。

“拖延时间?”孙大刚唯一想到的就是这个,如果居民没有被单独隔开和枫红集团谈判,谁家人不在家,大家都是一个镇子上的人自然一目了然,可是如今各家各户的谈判都是秘密的,家里头的男人也都在外面没有回来,每天只是通电话回来,所以谁家出事了还真不清楚。

“嗯,他们诬陷关煦桡在审讯过程中意外致人死亡,势必要有证据,尸体是最好的证明,第一次尸检报告可以伪造,但是只要尸体一出现,死者到底是如何死亡的,法医一查就知道了,但是拖延时间之后,尸体上的很多信息都会慢慢的消失,法医再次尸检就查不出来什么了,只能依照第一次伪造的尸检报告当证据,关煦桡想要翻案就难了。”

沈书意慢慢的开口,这也是为什么尸体不可能被火化的原因,因为要用尸体来当证据陷害关煦桡,可是尸体又不能立刻出现,只能拖延时间。

“大刚哥?妈,大刚哥过来了。”这是镇子上的一间普通的出租房,刚放学的十来岁的小男孩看到孙大刚诧异的愣了一下,随即大声的对着屋子开口,脸上带着笑看样子很喜欢孙大刚。

“呦,大刚,你怎么来了?是为了拆迁的事吗?”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中年女人,腰上围着围裙,估计正在做饭,诧异的看了一眼孙大刚和沈书意,“这是大刚你女朋友?”

“不是,就是我朋友,三姑,我是来问问你家拆迁的事。”孙大刚憨憨的开口,估计去前两家也是用的这个借口,所以倒也算说的顺溜。

镇子上的人都知道孙大刚家被开发商给忽悠了,二十万就签了拆迁合约,这会孙大刚会来找他们打听情况,大家倒是不会怀疑什么,毕竟孙家一家都是老实人,孙大刚虽然去当兵了,但是也是个老实巴交的性子,估计是怕吃亏什么的,所以才会上门打听情况。

“大刚啊,进来坐,进来坐。”妇女也不算是孙大刚家的亲戚,只不过都是一个镇子上的,所以算起来家家户户都带着亲,也就这么叫起来了,不过听到孙大刚是打听拆迁情况的,三姑脸色倒是有点不好看了。

沈书意和孙大刚走了进来,租住的房子很小,就两个房间,前面一个大房间还放在液化气,灶台就是放在一张小桌子上的,显得很是拥挤。

“大刚,你爸妈也去谈判了吧,你爸身体不好,你妈又不是个能做主的,当初的时候就是他们一起签的合约,你又常年不在家,否则也不会就那么稀里糊涂的签了合约。”三姑一面切着菜,一面开口,表情显得有点为难,“大刚,想来你也知道这各家各户的房子都是不一样的。”

“占地面积多少,家里的装修怎么样,这些都要算进合约里的,所以每家每户赔偿多少钱也都是不一样的,你三姑父昨天晚上还打了电话说,现在开发商也不敢将事情闹大,条件都放宽了,但是有一样,那就是得保密,否则各家各户一对比,总感觉其他人家划算了,自家吃亏了,到时候肯定又得闹起来,那么就拆不了了。”

“我知道,所以这一次谈判都是保密的,三姑你也不知道三姑父住哪里吧?”孙大刚老实的点了点头接了一句话。

“是啊,不过听说住的地方还不错,是个单间,每天都有人送饭过来,还有他最爱吃的红烧肉,就是和开放商谈拆迁条件,这几天估计就能签署合约了。”一想到这一次拆迁的条件比上一次要丰厚了很多,三姑脸上都是止不住的笑,“我也问了其他人家,这一次都不错,但是条件还是得保密,否则开发商到时候不拆迁了,我们守着那又老又破的房子还不知道住到什么时候呢。”

沈书意听了听,只怕这家人家也没有出事,因为男主人说到了细节红烧肉,这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知道的事情,如果是电话录音什么的,只怕就是简短的日常问候,说多了肯定会露出马脚来。

沈书意等孙大刚又说了几句,这才起身告辞,“还有这一家,我们去问问看。”

“你们是什么人?在我家门口做什么?”这边沈书意和孙大刚刚准备敲门,楼梯这边走上来一个男人,皱着眉头,戒备的看着沈书意和孙大刚。

“孙雄,是我,刚子,以前住镇子干沟边的孙大刚。”孙大刚在路上就和沈书意说了,这户人家也姓孙,不过和孙大刚家没有亲戚关系,也不熟悉,只是知道这么一户人家。

孙雄还是阴霾着一张脸,烦躁的很,脸色也不太好,三两步走了过来,手里拎着超市的购物袋,里面装着有些方便面和啤酒,看了看孙大刚,“是你啊,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那个我就想要问问你家拆迁的情况。”孙大刚开口,“我帮你拿东西,你开门。”

“拆迁个屁!”孙雄脸色更加难看了,暴躁的骂着粗话,不过看到一旁的沈书意,倒是收敛了一点,拿出钥匙开了门,“屋子里有点乱,你们随便坐,拆迁这事我爸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什么都不和我说!”

孙雄的屋子不是一点点乱了,简直可以说是乱成一团糟了,沙发上堆积着衣服,垃圾桶里满是桶装方便面盒子和啤酒罐,屋子里窗户都关着,闷热的厉害。

“不是说每天都有打电话回来,你就没有问问?”孙大刚眼神变了变,和沈书意对望一眼,虽然之前询问的几家也很保密,不会透露什么拆迁谈判的细节,但是都是面带喜色,看得出这一次拆迁都占了便宜,却只有孙雄看起来很是暴躁,一点看不出有什么高兴的地方。

“我问了,我爸就说不关我的事,让我回市里上班,我妈之前不放心我爸那暴躁脾气,也跟了过去了,到现在谁都不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签合约,我公司的年假都提前休了。”孙雄烦躁的耙了耙头发,拆迁没个结果,公司还催着自己回去上班,孙雄感觉简直就是一团糟。

沈书意看了看乱糟糟的公寓,只怕就是孙雄父母出了事,否则拆迁这么重要的事情,即使不可能对外面人透露,但是绝对不会隐瞒着家里儿子,而且孙雄父亲也不是每天都打电话回来,而是隔两天才有一个电话,电话也只是敷衍的回答,然后就挂了电话。

孙雄脾气不大好,估计也没有睡好,所以和孙大刚说了几句之后,就有些的不耐烦想要赶人离开了,沈书意和孙大刚也就起身走了。

“难道就这样告诉孙雄他爸妈可能出事去世了?”站在小区楼下,这一次换成孙大刚一脸的烦躁了,毕竟也是一个镇子上的人。

“这事我们出面不行了,让毛市长那边派人过来。”沈书意知道自己如今只是一个普通人,沈大刚身份还不能暴露,谭宸也是部队的人,他们都不合适,只要让毛市长派人过来,这样孙雄就可以对公安局这边施压要求见自己的父母,到时候他们父母死亡的事情必定瞒不住,公安局这边要么交出尸体来,要么将尸体火化了毁尸灭迹,不管什么情况,关煦桡的罪名算是洗清了。

“那我先走了。”孙大刚看了一眼天色,这么跑了几趟,天都黑了。

“嗯,这几天谢谢你了。”沈书意感激的笑着,虽然孙大刚也是为了自家拆迁的事情顺便帮自己的忙,但是毕竟孙大刚也算是冒着违背军法军纪的危险。

十五分钟之后,还是镇子入口处的石板桥,沈书意靠在谭宸的越野车前,之前孙大刚离开之后,沈书意已经打了电话给谭宸,顺便告诉他不用继续询问下去了,出事的应该就是孙雄的父母。

“回去。”踏着夜色,谭宸依旧是一脸的冷气。

“问的不顺利?”重新上了车,明显能感觉到谭宸那阴沉沉的冷酷气息,沈书意笑着开口,想想也对,凭着谭宸这一张面瘫脸,上战场大战杀敌还行,让他去这些拆迁户家里打探消息,也太为难这个面瘫脸了。

“很顺利。”冷着声音,谭宸并没有看沈书意,直接发动汽车离开。

“很顺利?”诧异的一愣,沈书意怀疑的看着板着脸都能吓哭小孩子的谭宸,就他这样还能顺利打探到情况?

被沈书意怀疑着,谭宸咻的一下转过头,车子里光线有些的暗沉,谭宸的一双黑眸显得冰冷冷的,凉嗖嗖的视线停留在沈书意的脸上,不发一言的抿着薄唇,板着脸,寒气四射。

“我不是怀疑你能力,我这是太过于震惊而已。”被盯的浑身发毛,沈书意立刻陪着笑容,“看着前面,你还在开车。”

“问了四家,一切正常。”谭宸收回目光继续开车,不过还是有些不高兴被沈书意怀疑。

真的问了四家?那是挺顺利的,沈书意倒不会认为谭宸会说谎,可是既然这么顺利,他这样冒着寒气,眼刀子都要凌迟自己做什么?

不是吧?难道还是因为之前自己在车子里背着他发短信?不敢相信的看着肃穆着一张脸开车的谭宸,沈书意真的不愿意怀疑谭宸会这么小心眼,可是目前看来这个面瘫脸还就是小心眼!

孙大刚的事情又不能告诉谭宸,所以沈书意无奈的叹息一声,扭头看着窗户外,该怎么让这个面瘫脸消消气呢,这回去还有三个多小时的车程,他这样板着脸,气氛太压抑,沈书意都感觉呼吸有点困难了。

“那个,谭宸,你喜欢什么?”沈书意终于再次挑起话题,和谭宸说话简直就是一大煎熬。

“部队。”简短冷酷的回答,其实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

“你喜欢吃什么菜?”沈书意无奈的翻了白眼,她问的是他的兴趣爱好,虽然她也怀疑谭宸有没有兴趣爱好,但是想要讨好这个生气的面瘫脸,沈书意也只能没话找话说。

“不挑食。”谭宸嘴角微微松了几分,可惜天生的面瘫脸,再加上车子里的光线问题,沈书意愣是没有发现。

自己就不该问食物,毕竟部队出来的人一般都不可能挑食,野外求生的时候,什么东西没有吃过,老鼠肉,蛇肉,蝎子,草根树叶,沈书意自我安慰着,不能怪谭宸这个面瘫脸,自己是问的问题不够好。

“那个你喜欢什么车子?”沈书意看着专注开车的谭宸,这样尴尬的找话题说简直太煎熬了。

“能开的。”依旧是简短的回答,对谭宸而言,只要车子能开就行,当然了,如果在任务里,车子突然坏了,谭宸肯定是不会高兴的,所以他的回答自然是能开的能正常发动的车子。

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车子,自己该明白这个道理的,概率再高也有例外的,沈书意被谭宸的回答差一点噎死自己,是个人都喜欢能开的车子,不能开的车子放家里当垃圾么?

“那个你有女朋友吗?”话一出口,沈书意自己都诧异的愣了一下,心突然砰砰的加快了几分跳动,连她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就突然有点紧张了,或许自己只是好奇有什么样的女孩子能和谭宸和洽相处,不过回想起第一次在枫红集团停车场看见谭宸,当时他打电话时的表情却很温柔,或许真有那么一个人可以让谭宸这冰山融化呢。

估计也没有想到沈书意会突然问这个问题,谭宸转过头看了一眼副驾驶位置上的沈书意,沉默了半晌,低沉的嗓音带着坚定和霸道,“有。”

果真是有的,不单单是他打电话时的温柔神色,揽月苑里那衣橱里满满的女装,都说明了这个问题,沈书意突然没有了问话的兴致,而刚好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又是秦炜烜的电话。

“是我,有什么事?”借着接电话的机会,沈书意转过头看向车窗外,汽车开的有点快,四周的景物飞快的倒退着,听着电话里秦炜烜的声音,沈书意突然感觉到了有几分的落寞和孤单,终究还是分开了,即使已经相处了十年,却还是走到了尽头。

“小意,你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也没有去公司上班?”秦炜烜的声音带着几分的烦躁,可是却还是压下怒火,毕竟他目前还不能和沈书意分手,所以秦炜烜即使有些愤怒沈书意的冷漠无情,明明自己都替小意挡了一刀,她却都不愿意来医院看自己一次。

“有什么事就说吧,没事我挂电话了。”沈书意无奈的开口,这一天秦炜烜都打了几十个电话了,如果说他只是不愿意分手,所以才这样不断的打电话挽回,沈书意自己都不相信,可是她也不明白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让秦炜烜这样不放手的,是不是他以前也是因为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会选择和自己在一起,而且即使之前和沈素卿那么的暧昧,也从没有说过分手。

没有怀疑的时候,一切都挺正常的,可是一旦种下了怀疑的因子,很多事情沈书意越想越难受,差不多相处了十年,即使分手,沈书意也可以接受,但是如果过去那十年都是因为某种目的或者利益,沈书意真的要骂自己一声猪脑袋了。

“你来开车!”谭宸不悦的声音冷冷的响起,突然一脚踩在了刹车上,原本飞驰的汽车嘎吱一声停了下来,惯性作用之下,没有防备的沈书意即使系了安全带,可是整个人还是猛的向着挡风玻璃撞了过去。

没有预期的痛,却撞到了温热的物体上,沈书意诧异的看着挡在自己额头前的大手,要不是谭宸将手伸过来,沈书意估计额头前得撞出一个大包来。

“你开车。”冷沉的嗓音提高了几分,唯独电话另一头的秦炜烜听不见一般。

谭宸将手从沈书意的额头抽了回来,那么一个渣男,她竟然为了他露出不开心的表情,谭宸都想要让沈书意撞撞头,看看能不能撞开窍,不过舍不得她受伤,只能自己生闷气,看来她果真太念旧,这个习惯要怎么改过来?

“嗯。”沈书意虽然不明白谭宸突然这么做干什么,不过看着他那一脸的寒气,沈书意感觉不说话还是对的,开了灯,刚刚突然急刹车,手机也掉了。

“我来捡。”谭宸停下了开车门下车的动作,手机掉到了沈书意的身体右侧,卡在她脚和副驾驶的车门中间,沈书意弯个腰就能捡到,可是谭宸却制止住了沈书意弯腰拣手机的动作,从驾驶位这边侧过身来。

好吧,就算你身材修长但是也不需要这样!沈书意傻愣愣的看着谭宸大半个身体都侧了过来,几乎整个人都贴到了自己腿上,弯着腰,谭宸捡起手机,质量很好,即使摔了一下,手机还是通话状态,上面显示的果真是秦炜烜的名字。

谭宸刚拿起手机,但是却故意的身体一晃,手机再次掉了下去,而谭宸攥紧的拳头猛然的用力,咔嚓一声砸到了手机上。

“摔坏了。”面不改色的将被砸坏的手机重新捡了起来,谭宸终于坐直了身体回到驾驶位上,一脸坦然的看着沈书意,“我的错,重新给你买一个。”

就算自己无视他在下面捡手机再砸手机的小动作,但是那明显用拳头砸手机的声音,沈书意只要耳朵不聋也能听见,这可是才买的新手机!

谭宸也不让沈书意开车了,自己再次发动汽车,让一旁的沈书意看着被放在一旁的旧手机彻底无语着,这个面瘫脸到底有多么痛恨自己之前背着他发短信,连手机都能给砸了,钱太多了吧。

谭宸车子开的比较快,三个小时就到了市区,沈书意重新选了一个新手机,因为手机卡也光荣的坏了,她只能用自己的号码重新补了一张手机卡。

沈家大宅。

介于谭宸的霸道,沈书意只能让他送自己回了沈家大宅,虽然谭宸更愿意将车子开回揽月苑,但是想想也知道这不可能,不过他如果能住到沈家也行,谭宸将车子停在了沈家大宅门口,思考着是不是要将越野车给弄坏掉,这样就有理由留宿了。

“小意,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你果真和谭宸在一起?”愤怒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原本该住院的秦炜烜快速的走上前来,狰狞的脸庞上有着压制不住的怒火。

“你怎么在这里?”沈书意诧异的一愣,看了看秦炜烜,又看了看一旁的沈素卿,头痛的厉害了,秦炜烜难道非要让自己将医院里的一幕说出来才高兴吗?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怒极反笑着,秦炜烜愤怒的目光看着越野车,虽然谭宸没有下车,【这会他正在车子里搞破坏。】但是秦炜烜还是认识这辆车的,怒火勃发之下,大步上前,双手用力的掐住沈书意的肩膀,“你竟然还将我的号码设为拒接用户,拉进黑名单,小意,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什么?”沈书意呆呆的眨了眨眼睛,有种不祥的预感,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并没有秦炜烜的未接来电,沈书意调出联系人,得,秦炜烜的名字果真神奇的消失了,她虽然换手机了,但是号码还是原来的,新卡上的号码都让复制过来的,可是其他人都在独独少了秦炜烜的号码。

再加上秦炜烜说他的手机号被沈书意设为了黑名单,想也不用想这是谁的杰作!沈书意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越野车,刚刚在商场里自己就是去了一下洗手间,他就将秦炜烜的号码给删除了,而谭宸自己的手机号码被设定成了联系人里的第一个。

“小意,你看那个混蛋男人做什么?”误将沈书意回头的动作看成向谭宸寻求帮忙,秦炜烜怒吼起来,猛地抢过沈书意手里的新手机,冷冷一笑,满脸的讥讽之色,“是他给你买的新手机?我送你的手机旧了老了,所以就扔了。”

“别!”可惜还是太迟了,沈书意顾忌着秦炜烜腹部的伤口,并不敢太用力阻挡他,所以刚买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新手机再次光荣的被砸在了地上。

谭宸终于将越野车的电路给弄坏了,结果一下车,就看到秦炜烜正抓着沈书意的手,而地上是新手机的残骸。

三两步上前,谭宸气势冷峻而危险,即使正在发怒,但是秦炜烜还是有些忌惮的,尤其之前被谭宸在医院里给打了一拳,所以他突然上前之后,秦炜烜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沈书意的手,后退了三步到了安全距离。

“我给你买。”谭宸看着地上被砸的手机,心情极度愉悦的将手机卡给捡了起来,之前在商场的时候,谭宸准备付钱,可是被沈书意给拒绝了。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下来了,但是和一个面瘫比耐性,沈书意绝对会一败涂地,所以无奈之下只能开口,这个手机沈书意自己付钱,如果下次换手机就让谭宸付钱,而一路上谭宸正想着怎么将沈书意的新手机再给弄坏,得,机会就这么送上门来了。

看着顶着一张面瘫脸,却有些幸灾乐祸的谭宸,沈书意无奈的点了点头,她这是换手机吗?换衣服速度都没有这么快的。

“小意需要什么东西,我可以给她买,不要外人出钱。”秦炜烜忌惮谭宸只是身体本能的反应,而此刻,秦炜烜已经恢复了理智,快速的一个上前,冷冷的目光挑衅的看着谭宸,有种他当着小意的面打自己,那么小意肯定会厌恶谭宸的,尤其是在自己还有伤的情况之下,这个伤还是为了小意而受的。

“秦炜烜,不要闹了。”沈书意冷声开口,制止住了秦炜烜,转过身看向身侧的谭宸,“我到家了,你先回去吧。”

“车坏了。”黑暗的夜色之下,谭宸挺立着修长的身影,顶着面瘫脸很是坦然的开口,不远处躺着也中枪的越野车孤零零的被丢在路旁,两分钟之前,越野车里的两根电线正刺啦一下碰到了一起,发出一阵火光,然后电路光荣的被烧毁了。

沈书意彻底无语的看着表情很是坦诚而无辜的谭宸,深呼吸着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谭宸是不会说谎的,所以他的车子是真的坏了,当然了两分钟之前才从市区开回来的车子为什么坏了?除了这个罪魁祸首的面瘫脸绝对没有第二人!

“既然这样,谭连长今天就在我家住一晚上吧。”沈素卿插过话,她恨不得看谭宸和沈书意滚床单滚到一起来,这样炜烜哥就是自己的了,而且谭宸这个穷当兵的开的什么破车,就这么坏了,想来日后沈书意的日子肯定会很苦。

“我让司机送你回去。”秦炜烜冷冷的瞥了一眼沈素卿,言语里有着不满,只当沈素卿性格太过于温柔,所以即使不喜欢谭宸,也会收留他住一晚,可是谭宸什么心思,秦炜烜是明白的。

“我不坐其他人的车。”谭宸冷声的开口,看着明显不相信的沈书意,“不安全。”他的身份非同一般,如果秦炜烜在车子里动了手脚怎么办?说不定还会安装了炸弹。

秦炜烜还不至于公开杀人!沈书意哭笑不得的看着谭宸,她能说他真的想多了吗?秦炜烜就算有些的虚伪,也不至于这么蠢。

“我司机也精通修车。”和谭宸彻底杠上了,秦炜烜冷嗤一声,阴狠的目光盯着想要留宿的谭宸,也不看看自己算什么东西!也敢打自己女人的主意。

“我不喜欢其他人碰我的车。”依旧是冷酷无情的回答,谭宸警告而怀疑的看了一眼秦炜烜,然后表情严肃的看向沈书意,如果秦炜烜借着修车的机会在自己的车子上动手脚,如果秦炜烜趁机在自己的车子里装炸弹怎么办?

你真的想太多了!沈书意很庆幸谭宸这是一张面瘫脸,秦炜烜看不懂谭宸眼中的意思,否则不气的吐血才奇怪。

“那你自己走回去。”无力的开口,沈书意挑了挑眉梢不上当,先是自己的手机,现在又是车子,让他随便弄坏东西败家!

“你确定?”谭宸倒是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这样开口,犹豫了一下,随即转过身迈开长腿,半点不犹豫的走向夜色。

这辈子自己看到面瘫脸一定掉头就走!沈书意看着三两步就走了几米远的谭宸,无奈的追了过去,将人给拉住,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今晚上你留宿!”

从这里开车到市区还需要半个小时,这要是走还不得走一个多小时,而且沈书意明白谭宸他真的能走回去,毕竟部队里出来的人走上几个小时太简单了,可是沈书意终究还是心软了,虽然也是气的牙痒痒。

完胜之下,这一次轮到谭宸挑衅的看了一眼脸色阴霾扭曲的秦炜烜,虽然谭家没有这些勾心斗角,但是在和谭骥炎这个父亲这么多年的争斗里,对于如何取得胜利,谭宸可是经验丰富。

------题外话------

谭宸你丫太败家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