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大闹警局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N市医院,病房里气氛显得很是紧绷而诡异,从沈书意跟着谭宸离开之后,秦炜烜的脸色就变得阴晴莫测,那原本的冷静和理智都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一想到沈书意竟然跟着另一个男人离开了,秦炜烜放在被子上的手狠狠的攥紧成了拳头,猛的将手里正看的文件狠狠的砸到了地上。

“炜烜哥,怎么了?是不是公司有什么事情很棘手?你现在身体最重要,工作的事情不要太着急。”正在一旁将鲜花插到花瓶里的沈素卿快速的转过身,柔和的目光温柔款款的看向因为情绪烦躁而发怒的秦炜烜。

阴霾着眼神,扭曲的脸庞显得格外的狰狞,秦炜烜根本压制不住骨子里的愤怒和嫉恨,再加上伤口的疼痛,让他的情绪显得更加的暴躁失控。

“炜烜哥?”沈素卿走到了床边,冰凉瘦弱无骨的手落到了秦炜烜的手背上,紧紧的握住,温暖的感觉,让沈素卿红了红脸,坐到了床边,放软了身体靠在秦炜烜的肩膀上,吐气如兰的低声开口,“炜烜哥,不要生气,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秦炜烜阴沉的眼神看着靠在自己肩头的沈素卿,烦躁之下,脸庞上闪过一丝厌恶和嫌恶,可是却突然扳过沈素卿的肩膀,将她清瘦的身体禁锢在怀抱里,秦炜烜一手抱住沈素卿的腰,一手托起她的后脑勺,狠戾的吻了下来,发泄着无法发泄的暴躁和嫉妒之火。

“唔唔……”突如其来的亲吻没有温柔缱绻,只有狂暴和侵犯,沈素卿眼睛猛然的瞪大,嘴唇被撕咬的有点肿痛,而随着她的惊呼,秦炜烜的舌头霸道的窜进了她的口腔里,纠缠着沈素卿的柔软的丁香小舌用力的吮吸着。

意识上有些排斥这样粗暴的不包含一点怜惜的吻,可是身体却渐渐的热了起来,总是温柔贤淑的乖乖女,其实沈素卿骨子里压制着疯狂而扭曲的性格,而此刻,秦炜烜的粗暴和蛮横,反而激起了沈素卿放荡而疯狂的另一面。

双手抱住秦炜烜的脖子,沈素卿仰起头,大张着嘴巴,承接着秦炜烜狂暴的侵犯,苍白的脸这会被情欲染上了妩媚的红晕,眼角含着春色,身体柔的如同一滩水,任由发泄的秦炜烜在自己的身上为所欲为着。

不满足唇舌之间的感觉,秦炜烜阴狠着眼神,一想到沈书意这些年来对自己的拒绝,秦炜烜阴鹜着眼神,用力的吻着顺从自己的沈素卿,一只手从她腰间的上衣下摆滑了进去,在沈素卿的身上大力的揉捏起来。

而另一手更是放肆的袭上她饱满的一双小白兔,更加粗暴的狠狠的折磨着,隔着外衣将那小白兔揉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暴虐的火气这才慢慢的舒缓下来。

虽然有些的痛,但是更加狂暴的激烈感觉随着秦炜烜的动作而战栗的传递到了全身,沈素卿发出了和往日柔和完全不同的放荡声音,尖细的音调拔高着,似乎蕴藏着无尽的快感和颤抖。

“炜烜哥,用力一点……啊……就是那里……”太过于舒服的感觉,感官上的欢愉已经替代了理智,沈素卿用力的挺起身,将自己那一对弹跳欲出来的小白兔送到了秦炜烜的手里,嘴巴里断断续续的发出舒服的喊叫声。

秦炜烜眼神也渐渐的被情欲所代替,手上熟练的调情动作更是没有尝试过男欢女爱的沈素卿可以抵抗的,当看着沈素卿玉体横陈的躺在自己的怀抱里,身上修身的白色雪纺衬衫扣子完全解开,露出白皙的身体,内衣也在秦炜烜粗暴的动作之下被扯开了,松松垮垮的挂在肩膀上,被揉弄的泛着红色指印一对小白兔暴露在秦炜烜的视线和空气中。

刚刚想要低下头,更好的品尝这具身体的味道时,身体一动,牵扯到了腰间的伤口,秦炜烜痛的一抖,理智却渐渐的回归到了脑海里。

沈书意站在病房外,透过没有拉上窗帘的窗户还可以清楚的看见病房里刚刚激情难耐的一幕,在如今这个社会,即使没有真的体验过鱼水之欢,但是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对这些都不会陌生,充斥在小说、电影里,还有很多网站跳出来的图片,两性关系很多时候却已经平常的如同吃饭喝茶一样。

可是沈书意骨子里还是有些的封建,在她和秦炜烜感情最浓烈的时候,秦炜烜不是没有提出过发生关系,可是沈书意却总是感觉缺少了什么,或许是因为没有那种悸动的感觉,没有那种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疯狂,所以沈书意在秦炜烜身上体验到的都是一种淡淡的温暖,这个时候他们自然不可能发生关系。

而一拖就是这么多年了,感情越来越淡薄,沈书意就更加不可能和秦炜烜去滚床单,甚至连亲吻都少了,最多就是亲个脸颊,不像是恋人倒像是家人,如今看着病房里的这一幕,沈书意意外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生气,不过她倒是诧异沈素卿竟然还有这样疯狂的一面。

“炜烜哥?”明明感觉到身体已经到了最急切的需要填满的空虚阶段,可是秦炜烜却停下了动作,沈素卿有些迫切的张开迷蒙的双眼看着抱着自己的秦炜烜,身体的空虚让她娇喘低吟里带着乞求。

中途停了下来,秦炜烜自然也不好受,尤其是之前情绪太暴躁更是急切的需要发泄途径,但是腰侧的伤口却让秦炜烜不能再有什么过于激烈的动作。

沈素卿这才猛然的想起这里还是医院,秦炜烜昨晚上才动了手术,腰侧的伤口缝了几针,虽然有些的失望,不过沈素卿还是红着脸坐起身来,低软着声音,“来日方长,炜烜哥……”

带着几分欲迎还纵的娇羞,沈素卿低下头,余光却不经意的掠过窗户外,正好看见了站在窗口的沈书意,原本已经放弃的沈素卿眼中闪过得意的笑容,这可是打击报复沈书意的最好时机。

沈素卿对着窗口挑衅一笑,转过头看向靠在病床上深呼吸着,努力平复腿间已经苏醒的秦炜烜,沈素卿太了解沈书意了,她的冷静,她的骄傲,所以沈书意绝对不会和其他抓奸在床的女人一般冲进病房来大吵大闹,她只会那么看着,然后和炜烜哥断的干干净净,什么都自己扛下来的笨女人。

沈书意就是太傻了,太蠢了,她却不知道很多时候女人就应该小鸟依人,就应该对男人撒娇示弱,而沈书意太坚强太固执,注定了这辈子她绝对会失去炜烜哥!

“炜烜哥,你……你……我帮你……”红着脸,沈素卿抬头看了一眼秦炜烜,又快速的低下头,冰凉的手却主动的向着秦炜烜的腿间探了过去,虽然炜烜哥因为腰侧有伤不能做到最后,但是沈素卿要让沈书意看看,她的男朋友如今可是和自己在一起享受鱼水之欢。

秦炜烜原本还是想要拒绝的,毕竟他目前不能和小意闹分手,可是情欲早已经不受控制,而沈素卿的手已经上下的活动起来,愉悦的感觉之下,秦炜烜自然就放弃了拒绝,闭着眼,一手抚摸着沈素卿的脸享受着她双手小心翼翼带着几分生涩的伺候。

病房的隔音效果还是很好的,沈书意听不到什么声音,不过自然也知道床上的秦炜烜和沈素卿在做什么,尤其是当沈素卿在秦炜烜释放出来之后,红着脸娇羞万分的小跑出了病房,秦炜烜只当沈素卿是害羞了,却根本没有想到她竟然是出来找沈书意示威挑衅来着。

“沈书意,怎么了?为什么没有胆量冲进去呢?你是担心炜烜哥选择的是我,所以才这么窝囊的站在病房外,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自欺欺人的以为自己和炜烜哥还是恋人。”一手抚摸着自己被吻的红肿的唇,沈素卿得意洋洋的笑着。

沈素卿衬衫扣子还没有完全扣好,露出的柔软丰胸上还有几个被吻出来的暧昧痕迹,而沈素卿此刻正是用这些最直白的证据来打击沈书意。

“我和秦炜烜已经分手了,你们就算滚床单也和我没有关系。”沈书意平静的开口,看了一眼炫耀的沈素卿,笑着扬起手腕,指尖敲了敲腕表,“一共用了十八分钟,你们最好还是去泌尿科看看,有早泄的迹象了。”

沈素卿笑容僵硬在了脸上,一开始听到十八分钟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不过看到沈书意那一脸语重心长的叮嘱表情,倏地一下,沈素卿扭曲着脸,恶狠狠的盯着沈书意,咬牙切齿的开口,“你以为你自己这样故作坚强,这样伪装不在乎就能保住自己的面子吗?我告诉你,沈书意,炜烜哥是我的!”

“放心,给我我也不会要。”沈书意很是平静的一笑,她之所以这个时候过来一趟也是为了看望一下秦炜烜,不管如何他是为了自己中了一刀,不过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幕。

而没有立刻就走,沈书意也不过只靠在走廊的墙壁上回想了一下和秦炜烜在一起的这些年,原来感情早已经淡了淡了,只是她一直眷恋着那份温暖,所以才这样拖拖拉拉,如今亲眼看见了秦炜烜背叛,倒像是放下了一桩事,相信秦炜烜也不会和自己继续拖拉下去吧。

医院外,汽车里,看到沈书意终于回来了,脸上还带着几分愉悦的轻松笑容,让一直等了二十多分钟的谭宸面色更沉了几分,原本就显得气氛压抑的汽车里连呼吸都显得困难了。

“小沈,医院里那男人和你什么关系,你没有看到这个面瘫脸身上的寒气都能冻死人了?空调都不用开了。”后座上,赵大元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们原本是准备吃过饭去公安局看关煦桡的,可是没有到下午上班时间,秦炜烜中途又打了五个电话给沈书意,借着受伤示弱,沈书意于情于理只能过来一趟。

“啧啧,我说你小子就敢和我横,有本事你去医院将情敌给揍一顿那?”唯恐天下不乱着,赵大元抽着烟,一脸欠扁的继续挑衅谭宸,这个混小子比自己的脾气还要大,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人敢给自己脸色看。

上车的沈书意瞄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谭宸,他这是在吃醋?再看着后座上幸灾乐祸,没个正经模样的赵大叔,沈书意笑了起来,语调轻松,神色坦然,“医院里是我未来的姐夫,而我去的不是时候,他刚好和沈素卿在做少儿不宜的事情,所以我就等了一会。”

“妈的,那你一身寒气的冻死老子干什么?”赵大元挫败的叫嚣起来,狠狠的瞪了一眼心情明显转好的谭宸,这个混小子太欠揍了吧,又不是情敌,他摆出那张阎王脸出来做什么,“不是腰上中了一刀还能干这事?还真他妈的够男人。”

谭宸瞄了一眼后座抽着烟,嘴巴里不干不净的赵大元,冷淡淡的开口,“自制力差,精虫上脑,阳痿早泄。”简直一无是处。

“咳咳……你小子……嘴巴够毒……”一口烟给呛咳起来,赵大元连连拍着胸口,见鬼般的瞪着开车的谭宸,这混小子真的没有将对方当成情敌?这话说的可是够狠毒的。

沈书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无语的看着板着面瘫脸却说出这番话的谭宸,她就知道谭宸不开口说话还好,一说话肯定能气死人不偿命。

秦炜烜一直打电话让沈书意来医院,刚刚他们到医院这边的时候,秦炜烜的电话又过来了,而沈书意原本是准备一个人过来的,毕竟关煦桡的事情更重要,谭宸却不愿意让她和秦炜烜单独相处,直接将关煦桡的事情先丢一边,将人送来了医院。

并不知道沈书意这么快就会过来,否则秦炜烜也不会和沈素卿在病床上就擦枪走火了,从沈书意上楼到回来,前后没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所以谭宸自然而然的贬低秦炜烜阳痿早泄,无视着他腰侧伤口这个原因。

沈素卿挫败的看着直接转身离开,半点没有生气的沈书意,她竟然一点的都不在乎!这让沈素卿只感觉原本畅快胜利的感觉咻的一下被冷水给泼灭了,可是想到秦炜烜最在意的还是自己,沈素卿心情这才好了一点。

虽然刚刚并没有做到最后,但是也是除了最后一步没有做之外,什么都做了,而且她还用手伺候了炜烜哥,想到这里,沈素卿又笑了起来,转过身开门,准备继续和秦炜烜你侬我侬的缠绵。

“小意,你真的没有时间过来吗?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可是小意,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靠在病床上,生理上的发泄让秦炜烜已经冷静下来,拨通了沈书意的电话。

之前小意说有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来医院,秦炜烜自然不会就这样罢休,烈女怕缠男,更何况秦炜烜知道沈书意看起来冷静理智,其实心却是很软的。

“小意,你有什么事的话我可以帮忙的。”低沉的声音带着性感的沙哑,秦炜烜满眼的温柔缱绻,要不是病房里还飘散着糜烂的气息,只怕会将他当成最深情温柔的好男人。

手落在门锁把柄上狠狠的攥紧,沈素卿煞白着一张脸,笑容彻底僵硬了,这比起刚刚没有打击到沈书意更让沈素卿愤怒,她最爱的男人,在刚刚和自己缠绵悱恻之后,竟然就打电话给另一个女人,还用那么温柔的声音。

沈素卿咬紧牙关,目光阴毒的骇人,沈书意这个贱人果真有手段,即使这样还能勾引炜烜哥这么在意她!既然如此,沈书意你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这辈子,不让你身败名裂,不得好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悄然无声的关上病房的门,隔绝了秦炜烜那温柔款款的声音,沈素卿深呼吸着,平复着嫉妒的怒火,上一次从沈书意电脑上拷贝下来的仙剑诀的剑招自己还没有用,这一次就是最好的机会!

N市公安局。

佟宝心里头正窝着火,虽然周淮昨天被周子安带着的律师从公安局里给保释出去了,用的还是军方的名义,但是那些打手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因为人都是佟宝给周淮找的,这一下被抓到局里了,自然要找佟宝出面。

“胡闹,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你也敢招惹,最近安生一点!”佟海峰这个副局长难得对着自己宝贝儿子板着脸,这事是毛派的人直接接手的,甚至越过了佟海峰这个副局长,自然是有毛市长的命令在里面,当然了,周淮最后倒是没事了,可是这些打手如果就这么放了,那就等于公开不给毛市长脸面。

周淮被放走了也就算了,如果连几个混混都不好好的看住,毛市长肯定震怒,如今他还没有被周家给打垮,就算垮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说不定毛市长发了狠的追究自己的责任,他虽然是周派的人,但是很多时候佟海峰还是左右逢源,滴水不漏。

“你都知道是些不三不四的小人物了,还关着做什么,你让我以后出去怎么混,还有什么脸面在圈子里见人?”佟宝吼的声音更大,嫌弃的看着推三阻四的佟海峰,不过是几个小混混而已,竟然也不敢做主给放了,佟宝其实也不在乎这几个打手,但是这些人是自己让人找来的,如果就这么被抓了,佟宝以后真的不用在圈子里混了,也没有人敢给他帮忙了。

“小宝,这事非同一般,你还小,不懂这里面的门道,这几个人绝对不能放,乖,听爸的话,你上一次不是看中了那一辆阿斯顿马丁的车子,爸做主给你买回来。”佟海峰大方的开口保证着,哄着脸色稍微舒缓了一点的儿子,就算花点钱也没有关系,能将小宝哄好了最重要。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佟海峰和佟宝的对话,蒋之国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对着佟宝点了点头,看向办公桌后面的佟海峰,“佟局,沈书意和谭宸又带了一个人过来了,他们要求见关煦桡。”

眉头一皱,“我打个电话,三分钟之后将人带进来。”佟海峰摆摆手示意蒋之国先出去,心里头却泛着嘀咕,他们怎么会又过来了?而且带着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只怕是来者不善。

佟海峰快速的拿起电话拨了一通电话给周子安的父亲,如今N市的市长周栋,关煦桡的事情很复杂,佟海峰也只是知道一点皮毛,所以这一趟浑水他可不敢随便乱踩,说不定自己就成了权力争斗漩涡里的牺牲品。

“沈小姐,谭连长,稀客,快请坐快请坐,”挂了电话之后,随着敲门声再次响起,佟海峰这个副局长倒是率先站起身来,一脸热情笑容的迎了过来,目光从沈书意和谭宸的身上扫过,看向跟在后面的赵大元,生面孔,而且有五十来岁了,这到底是什么人?

谭宸依旧是一张面瘫脸,面无表情,直接无视着佟海峰的热情招呼,而赵大元倒不至于这么拉仇恨值,可惜他直接向着一旁的沙发走了过去,坐下来之后屁股颠了几下。

“还真是舒服,真皮的吧?这一张沙发就得好几万吧,你这个公安局局长只怕贪污受贿了不少钱,穿着一身警服太他妈的浪费了。”赵大元坐的挺舒服,翘着二郎腿,脚上穿着一双凉鞋,明明一脸享受的混样子,偏偏说的话却让人恨不能吐上几口血。

早知道自己就该去医院,让谭宸和赵大元直接过来的,沈书意无奈的看着面瘫的谭宸,看着口无遮拦的赵大元,最后瞄了一眼笑容僵硬的佟海峰,估计他这辈子还没有遇到这样说话的人。

“佟局长客气了,我们也是有事帮忙,赵叔什么都好,就一张嘴不好,佟局你不要见外,赵叔就是开个玩笑。”沈书意不得不和佟海峰应酬着,说实话她也讨厌这些交际,但是为了关煦桡在看押期间可以过的好一点,沈书意感觉自己这样打起精神应付佟海峰绝对是值得的。

“沈小姐不用客气,我不会放在心上的。”虽然心里头恨的牙痒痒,但是面上不显,佟海峰笑着接过沈书意的话。

“你媳妇还真够虚伪的啊?”赵大元明显看得出沈书意那笑容里并没有多少真情,就是为了应付而应付,啧啧两声的撇撇嘴,难道自己真的离开太久了,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越来越难看透了。

“你去?”冷眼嗖得一下扫了过来,谭宸眼刀子直接戳上一旁站着说话不腰痛的赵大元。

“好吧,我不贬低你媳妇行了吧,哼,你个混小子有种和你媳妇去瞪眼睛。”妈了个巴子,老子都这一把年纪了竟然还被这混小子瞪,不过赵大元不得不说谭宸这眼刀子的确杀伤力够凶残的,让他后背都有点毛毛的。

“喂,小胖子,不知道来者是客吗?快起来让座。”赵大元不敢得罪谭宸和沈书意,自然将目标转移到了一旁坐在沙发上的佟宝身上,直接用脚踢了踢佟宝的小腿,吃柿子果真是找软的捏。

“你个死老头,滚开!”虽然说佟海峰的阿斯顿马丁让佟宝消了气,但是一想到自己会因为这件事跌了面子,佟宝还是有些不高兴的,再看一旁五大三粗的赵大元竟然还敢用他的臭脚踢自己不说,还敢让自己让座,佟宝火气蹭的一下冒了出来,“从哪个旮旯里滚出来的死老头,有多远滚多远,否则老子灭了你。”

“我操,你这个小混蛋还敢和我称老子?”赵大元也炸了起来,谭宸虽然一身冷气,不过也还算礼貌,赵大元当年只有他骂人踢人的份,哪里轮到有人敢在他头上撒野,“你这个小混蛋不想活了是不是?”

“你骂谁呢,老混蛋!”

“老子就骂你这个小混蛋!没家教的混小子!”

“老子揍死你!”

“来吧,来吧,今天谁先倒下了谁他妈的就是个孬种!”

沈书意无力的叹息一声,她突然发现谭宸这个面瘫脸还是有优点的,至少不会和人吵起来,也不会在公安局里大打出手。

“小混蛋,老子当年横的时候你爹还是个毛头小子,哪轮到你和老子叫嚣?”赵大元一个过招就将佟宝挥过来的手臂给抓住,一个反扭,被压制的佟宝痛苦的嚎了起来。

“这位先生,请放开犬子!”佟海峰纵然再是个笑面虎,但是看到自己儿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人教训也没有什么好脸,板着脸冷眼盯着赵大元,要不是担心他会伤到佟宝,佟海峰早就脚踹过去了。

“我们是来办事的,不是来打架的!”沈书意知道赵大元是不会理睬佟海峰的,只能自己上前,狠狠的对着赵大元一瞪眼,他就不能和谭宸学学,就算不开口应酬,关煦桡还被他们关着呢,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要是佟海峰暗中对关煦桡下黑手就麻烦了。

“好了好了,老子也懒得和这些小混蛋们一般见识。”被沈书意这么一瞪,赵大元自知理亏的将被钳制住的佟宝直接推了出去,又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刚准备习惯的抠抠脚丫子,沈书意和谭宸同时瞪了过来,让赵大元撇撇嘴的只能将脚又放了下去。

自己捧在心肝上上的宝贝被人左一口小混蛋又一口小混蛋,外加被扭伤了胳膊,佟海峰阴沉着脸,眼神阴霾,不管这个人是什么身份,佟海峰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

“关煦桡那小子被关什么地方了?放心,不会将人带走的,只是见一见。”赵大元发现左右对比一下,他还是比较喜欢谭宸这个面瘫脸和沈书意这个笑里藏刀的小丫头,至少比起一无是处的二世祖佟宝,和眼神阴沉城府极深的佟海峰要好多了,虽然性子粗犷大咧,赵大元也是军队里爬出来的,一双眼睛厉的很。

虽然以赵大元的本事自然能将关煦桡给带出来,但是毕竟名不正言不顺,不过他都出山了,要让谭宸和沈书意见一见关煦桡自然是可以的,他这张老脸就算去了北京城,也是人人会给三分薄面的。

“抱歉,我接个电话。”沈书意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秦炜烜打过来的,沈书意看了一眼赵大元,自己只是接个电话,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而且谭宸也还在这里,关煦桡还被关起起来了,现在还不是破脸的时候,谭宸应该知道这个理。

这边没有沈书意在办公室里打圆场,整个场面立刻就混乱起来了,佟宝第一次被人这么欺压着,而且还是一个糟老头子,那火气蹭蹭的上来,佟海峰也是仔细的想了想,甚至让蒋之国看了看,都不认识赵大元,没有见过这号人物。

“胡闹!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在公安局里公然动手,这就是袭警,我有权利将你抓起来!”有了人证和手机录音、视频当证据之下,佟海峰终于一拍桌子,怒声斥责着,证据在手,而且这个赵大元也是个蠢东西,什么话都敢说,这可是亲自将把柄送到自己手上,不给小宝报这个仇,佟海峰自己都说不过去了。

“呦,来来来,老子都多少年没有动手了,今天正好活动活动筋骨。”赵大元哈哈大笑着,早上和沈书意打了一场,被赵夫人骂了好几次,又被谭宸的眼刀子凌迟刮了一下午,现在正好有人给自己出气,赵大元搓了搓手来了精神。

谭宸依旧面瘫着一张脸,余光不时看向窗户外,对于赵大元公然在公安局里打架闹事,谭宸都懒得看一眼。

来一个打一个,两一双打一双,在公安局里自然也不可能用刀用枪的,只能靠拳头硬碰硬的打,而越打赵大元越气,怒吼的咆哮,“你们这些混蛋兔崽子,一个个吃的脑满肥肠的,怎么对得起这身警服,你们就靠这身手去抓坏人,老子看是坏人抓你们才是,今天老子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们!”

赵大元脾气不大好,不过当年他手下的兵那都是响当当的硬汉子,而且今天和沈书意动手,虽然他嘴上说沈书意笑里藏刀,其实很喜欢沈书意打斗时的那股狠劲和疯狂。

而谭宸就更不用说了,虽然没有动手,那份气势就够慑人的,可惜现在一看这些警察,一个个红光满面,满身肥肉,动作却生疏缓慢,打了几下就气喘吁吁的,这让赵大元火气不不打一处来,这还是警察吗?这是养猪吧。

这年头还真的没有人敢来公安局闹事,而且还打伤了几十个警察,周栋接到佟海峰电话之后,心里头就一直有点不安,这会知道竟然在公安局闹开了,想来是谭宸带的人,周栋又一个电话到了军区。

“谭宸这个小兔崽子到底干什么了?”袁德明这个团长接到周栋电话之后直接傻眼了,被烟蒂烫到了手,这才痛的嗷嗷的叫了起来,这个混小子果真够狠,竟然还敢带人去公安局闹事,他还嫌之前看守所那事情闹的不够大吗?事态刚平息下来,这一下又出事了。

袁德明立刻叫了两个部下直接开车赶往公安局,不管如何,为了整个军区的和谐,少爷连的那些混蛋还需要谭宸来管,袁德明自然得亲自去一趟将人给保下来。

而周栋也有些的不安,所以推迟了下午的一个检查,也让秘书陪同直接过来公安局这边了,谭宸的底子他们都查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倒是关煦桡身份有点特殊,不过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他们也都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的,周栋倒也不怕北京的谭家和关家追究起来,他只担心今天被谭宸和沈书意带来的公安局的那个男人的身份。

我只是出去打了个电话而已!沈书意从来不知道秦炜烜竟然这么的磨叽,拖拖拉拉说了二十多分钟,结果一回来就看见办公室这边已经乱成一团糟了,赵大元占据着办公室们开口,摆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过来的警察都被他狠狠的给挡在门口打的惨不忍睹。

警察倒是多,但是赵大元就这么大咧咧的站在门口,门就一米来宽所以一次也就能来两个警察,然后就被赵大元给狠狠修理了。

“小沈,怎么样?你要不要来试试?”赵大元哈哈大笑着,摸了摸额头上的汗,这把生锈的老骨头终于越来越灵活了。

“谢谢,不用。”沈书意哭笑不得的回了一句,越过赵大元那得瑟招摇的身影看向他身后办公室里的谭宸,还是那一张面瘫脸,似乎根本没有看见赵大元在这里大闹公安局,自己果真不该对谭宸抱有希望,他不帮着赵大元动手自己就该谢天谢地了。

看着赵大元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再看着被赶出办公室外站在人群里的佟海峰那阴沉诡谲的目光,沈书意深呼吸着,挫败的看着活动着拳头的赵大元,皮笑肉不笑的开口,眼神危险,“给我住手!”

“老子还没有打痛快!”赵大元不满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虽然她一脸笑容的样子看起来也有点毛骨悚然,不过不过瘾的赵大元还不准备罢手。

一直冷沉着脸,面无表情的谭宸终于一个上前,直接挡住了赵大元,冷眼警告的看了他一眼。

妈的,这个面瘫脸的小兔崽子就是个妻管严!小沈一发话就对老子直瞪眼,不过差不多一行了,赵大元鄙视的瞪着谭宸,可惜向来是面瘫脸的谭宸直接无视着赵大元向着门口的沈书意走了过去,对于她还会接秦炜烜的电话,尤其是在知道秦炜烜和沈素卿竟然已经滚过床单之后还和他打了这么久的电话,谭宸就感觉心里头不痛快了。

之前他还是很庆幸秦炜烜的精虫上脑,毕竟这样一来就等于和沈书意划清界限再没有关系了,而且看沈书意的性格也不像是会吃回头草的人,更何况还是一株烂草,可是谭宸却第一次不如此肯定了,他并不了解沈书意,自然也没有办法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而且他们还认识了快十年了,一想到此,谭宸就恼火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到N市来。

周栋市长和袁德明这个团长差不多是同一时间到的公安局,这边佟海峰办公室外还是乱糟糟的一团,被打的警察看起来有点惨不忍睹,没有被打的警察正严阵以待着。

“周市长,您怎么亲自过来了?”佟海峰快速的迎了过去,笑容满面,对着周栋使了个眼色,余光扫向坐在沙发上抠脚趾头的赵大元。

周子安面色俊美正是遗传了周栋这个父亲,身为市长,周栋到没有什么官架子,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睛看着赵大元,竟然没有一点的印象,这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袁德明也是好奇,敢在公安局里动手,这是个什么人物?不过能和谭宸这个小兔崽子认识,只怕也不是什么好鸟,今天这事还不知道要怎么了结,要是周栋没有过来,袁德明还能靠自己的老脸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今只怕没有这么容易了。

“你小子看起来体格不错,来,陪老子过过招。”赵大元看都没有看西装笔挺的周栋一眼,倒是将目光落到了袁德明身上,见了这么多人,终于看到一个比较顺眼的。

“我是谭宸这小兔崽子的长官,不知道你是?”袁德明这个大烟鬼这会也正经起来了,关煦桡的事情袁德明也是知道一点的,但是这是上面的事情,袁德明也没有权利插手,他虽然是个团长,可是和关家比起来屁都不算一个,他也不知道谭宸怎么就和关煦桡给扯到了一起,还卷入了关家的纷争里,但是袁德明也只能走一步试一步,不管如何也要保住谭宸。

“甭管老子是谁,今天过来是看看关煦桡那小子的,人到底关什么地方了,快点说,看了人老子还要回家收摊子吃晚饭。”赵大元自然也知道这会不可能动手了,嫌恶的催促了一声,该到的人应该也都到齐了。

“赵将军!”就在所有人都猜测着赵大元的身份时,毛市长也收到消息赶了过来,关煦桡的事情是他经手的,如果出了事,毛市长第一个会被问责,所以今天公安局这么一闹,毛市长也立刻过来了,看到赵大元时错愕的一愣,神色大变之后,立刻吃了一颗定心丸,既然有赵将军护着关煦桡,N市的天还变不了!

毛市长毕竟比周栋、佟海峰和袁德明长上一辈,他在N市的官场钻营多年,对赵大元还是有点印象的,这会看到他不由惊呼出声,连忙上前,“赵将军,您怎么过来了?”

N市的军区是关家的天下,但是当年曾经有一个人可以和关家抗衡,那就是赵大元,只可惜赵大元突然就退出了部队,销声匿迹,除了相当身份的人知道当年那场惨痛的战役,那场差一点毁了N市的恐怖袭击,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赵大元这个人。

关于赵大元周栋也是不知道的,毕竟这些年没有人提起过,这会一看毛市长这么恭敬的一幕,周栋眼神诡谲的闪烁着,果真是来者不善。

“佟局长,关煦桡关在什么地方,立刻带我们过去。”毛市长也不在意根本不理会自己的赵大元,转过身命令着一旁的佟海峰,有赵大元在,根本不用担心什么规章制度,没有人会追究,也没有人敢追究。

周栋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佟海峰立刻命令蒋之国开车送一行人去看谭宸,周栋他们也是因为好奇赵大元的身份,所以都随车跟了过去,而在去的路上,周栋打了个电话,听了几分钟之后挂断,脸色微变,竟然在N市还有这样一号人物,赵大元竟然会被谭宸给请出来,看来关家想要将关煦桡赶出N市有点困难了。

而自己想要借机打压毛市长也存在着变数了,如果赵大元被毛市长给拉拢了过去,周栋脸色阴沉下来,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怎么样?老子的面子不小吧?”汽车后座里,赵大元还是和谭宸、沈书意同一辆车子,不过车子后座上多了袁德明这个团长,“今天揍人揍的还真是舒坦,改天再过来一趟。”

沈书意瞄了一眼后座,她真该庆幸佟海峰不在这个车子里,否则肯定要被气的吐血,而已经知道赵大元身份的袁德明在咋舌之后,就余下满满的不敢相信,当年N市军区最隐秘的人物赵将军就是这德性,坐车还抠脚丫子,袁德明突然很后悔来这一趟了,他心目中的偶像就这么突然之间湮灭了。

一行五辆汽车开进了一个看似普通的住宅小区,门口就有两个人惊诧了看了一眼开过来的车子,不过当佟海峰的脸从副驾驶的位置上露出来时,两个人又退回了原位,应该是外面负责警戒的警察。

关押关煦桡的公寓是最里面一栋房子的顶楼,三室一厅的公寓里还有两个警察,楼下的公寓里也是警方的安全屋,不过有着佟海峰这张脸,一行人没有任何阻拦就到了目的地。

“那什么,你们俩进去,我们就在外面站着。”赵大元再次开口发话了,半点不在乎周栋和毛市长的身份地位,直接让他们都陪着自己在外面的楼道上站着。

谭宸没有什么客气的,等两个看守的警察从屋子里出来之后直接向着公寓里走了进去,沈书意跟进去之后,谭宸毫不客气的当着众人的面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这个小兔崽子!”袁德明气的牙痒痒,就算他和关煦桡有什么话要说,也可以去卧房里谈,他们这么多人也不用在门外罚站,至少能进客厅坐坐,不过看着同样只能站着的周栋和毛市长,袁德明心里头安慰多了。

“你们怎么过来了?”关煦桡依旧是温和的笑意,看起来精神很好,温文尔雅,半点不像是被关押囚禁的人。

“里面说。”谭宸看了一眼关煦桡,并没有任何受伤,也对,关家只是想要找个理由将煦桡赶出N市,自然不可能真的对他动手。

关煦桡诧异的一愣,看了一眼率先走向卧房的谭宸,抱歉的对着一旁的沈书意笑了笑,还好她脸上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关煦桡这才转身跟进了卧室,“哥,怎么避开沈小姐?”

以关煦桡对谭宸的看法,他既然认定了沈书意,自然说话什么的不会避开她,可是谭宸却偏偏这样做了,这让关煦桡有点的诧异,毕竟这样做有些的伤人,也幸好沈书意不是不通世故的人,她知道谭宸和关煦桡身份不简单,会避开自己说点什么也没有多在意。

“有事问你。”站在卧房里,谭宸眉头皱了皱,冷着脸,沉声开口,“你说如果一个男人出轨,女方会不会因为相处了十年,有感情了所以还会原谅他?”

“哥,我以为你来找我是为了将我给弄出去的。”失声笑了起来,关煦桡温和俊逸的脸上染上无奈之色,结果弄了半点,谭宸哥过来找自己竟然是为了感情问题,关煦桡无力的叹息一声,这是不是就叫做见色忘友。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