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撑伞打人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N市第一人民医院。

手术室的灯亮着,红艳艳的灯光很是刺激人的眼睛,沈书意坐在手术室外,匕首扎的有些深,但是没有伤到要害,这会秦炜烜已经被推进手术室里进行抢救,想起来他进手术室之前握着自己的手,让自己不用担心的模样,沈书意头痛的叹息一声,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小意,炜烜哥怎么了?为什么会进医院?”急切而担心的声音响起,沈素卿小跑的快速上前,苍白纤弱的脸上挂着泪痕,沈素卿是真的担心秦炜烜。

上辈子沈素卿就拖着病弱的身体看着沈书意和秦炜烜幸福和美的在一起,对于商界传奇的秦炜烜,不管是他的家世背景,学识气度,还是那一张峻朗成熟的男人脸庞,伟岸健硕的身躯,无一不让沈素卿爱恋,更加嫉妒拥有这一切的沈书意。

这一辈子重生之后,沈素卿两世的感情都在秦炜烜身上,而且比起上一世秦炜烜对自己只是礼貌有礼的相处,这一世沈素卿终于尝到了被一个英俊沉稳的男人疼爱的感觉,尤其是之前那个晚上,那么缠绵悱恻的一吻,只要想起沈素卿都感觉心砰砰的跳动着,而此刻知道秦炜烜受伤入院了,沈素卿是真的担心了。

沈书意抬头看了一眼眼神担忧的沈素卿,看着她形象尽失的焦急模样,原来沈素卿是真的喜欢秦炜烜,不单单是只想要抢走属于自己的东西,“在路上遇到一批打手,救我的时候腰上被匕首扎了一下。”

“扎了一下?”沈素卿声音猛然之间的尖锐起来,一想到秦炜烜是为了救沈书意而受伤,这让沈素卿根本无法接受,那一吻让沈素卿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可是刚刚沈书意的话却如同一瓢冷水泼了下来。

秦炜烜那样的男人,冷静沉稳,除非是真的很爱一个人,否则他绝对不会为了救其他人而受伤,更不用说是给对方挡刀子,这让沈素卿心尖锐的痛了起来,再看着沈书意平静而理所当然的样子,只感觉自己的感情在沈书意面前似乎就是一出笑话。

“沈书意,炜烜哥都为了救你而进手术室了,你怎么还能这么冷血的不在意?”情绪有点失控之下,沈素卿狰狞着表情,猛的抬起手向着沈书意的脸打了过去,她要打掉她这么平静的表情,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在宣示炜烜哥是喜欢她的吗?为了救她宁愿让自己陷入危险里。

“沈素卿,你发什么疯!”原本就有些的烦躁,沈书意只想和秦炜烜说清楚而已,即使相处了快十年了,如今分手了,那也就当只有点头之交的普通朋友就好。

可是秦炜烜在揽月苑外站了一个多小时,为了救自己又被匕首给扎了一刀,这样拖泥带水之下,沈书意知道在外人看来自己这样真的很冷血无情,可是对沈书意而言既然没有了感情,就不该拖拉着,该好聚好散,结果事情就变成了这样,而沈素卿这样尖锐刺耳的喊叫声,让沈书意厌烦的厉害。

沈素卿掌掴过来的手被沈书意直接掐住了手腕挡了下来,看着她这样因为嫉妒而狰狞扭曲的表情,沈书意手一甩将沈素卿给甩了出去。

沈素卿原本身体就孱弱,而沈书意刚刚也用了几分力,后腿了两米多,踉跄的撞到了身后的墙壁上,沈素卿这才站稳了身体,新仇旧恨之下,沈素卿嫉妒的几乎要发狂,“沈书意!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凭什么这么糟蹋炜烜哥的感情,你算什么东西,如果不是炜烜哥,今天晚上在手术室里躺着的人就是你!”

“闭嘴!”烦躁的厉害,沈书意知道秦炜烜的伤没事,只是皮肉伤,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她烦的是秦炜烜的态度,不是沈书意想要贬低秦炜烜,可是他这样纠缠不休,绝对是有原因的,自己身上有什么能让秦炜烜可以放下男人的尊严和面子来乞求原谅?

一想到过去这十年里,秦炜烜和自己在一起都是因为某种目的,或者某种利益,沈书意突然感觉到莫大的嘲讽,而沈素卿还在这边喋喋不休的尖叫。

“你敢让我闭嘴?”从小到大,借着身体的孱弱,借着明里暗里的陷害,沈素卿就是沈家娇弱善良的小公主,而沈书意就是恶毒的妹妹,所以一直享受着万千娇宠与一生的沈素卿第一次被总是被自己打压的沈书意这样喝斥着,整个人表情倏地狰狞狂怒起来,直接冲过去,对着沈书意厮打起来。

她算什么东西,敢让自己闭嘴!沈素卿阴狠着眼神,嫉妒和愤怒彻底将她的理智给冲毁了,只要一想到秦炜烜为了沈书意而挡刀子,沈素卿就感觉自己活生生的被人给扇了一巴掌。

“沈素卿,你的家教和涵养呢?”站起身来挡开泼妇一般的沈素卿,沈书意看了一眼一旁同样傻愣住的沈父和沈母,或许他们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端庄温柔的宝贝女儿还有这样的一面吧?

可惜被嫉妒烧红了眼的沈素卿完全忘记了这里是在医院,身后还有沈父和沈母,她愤怒的又是踢又是打,口香糖一样黏上了沈书意,尤其是她那冷静的眼神,过于平淡的表情,都让沈素卿感觉到莫大的嘲讽和赤裸裸的羞辱,炜烜哥为了这个贱女人挡刀子!沈素卿恨不能抽出一把刀来杀了沈书意。

“够了!”看着又是抓又是挠的沈素卿,沈书意终于烦躁的斥责一声,啪的一巴掌扇了过去,重重的打到了沈素卿的脸上,终于制住了她泼妇般的厮打,而沈书意耳边也终于清静了几分。

“你做什么?”沈母快步的一个上前,一把将被打蒙的沈素卿揽到了怀里,皱着眉头,端庄高傲的贵妇面容此刻终于染上了愤怒,而不再是如同以前那般的无视沈书意的存在。

沈母是知道沈素卿对秦炜烜的感情,少女情怀总是诗,沈母也知道秦炜烜的确很优秀,会吸引沈素卿的目光也是人之常情,所以知道秦炜烜受伤,沈素卿脸色大变跟来医院也可以理解,可是沈素卿刚刚那泼妇般的疯子举动还是让沈母诧异,可是这些都比不上沈书意突然打的这一巴掌,这让爱女如命的沈母寒着面容,冷着眼看着动手的沈书意。

“这里是医院。”沈书意冷淡的回了一句,漠然的转过身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余光瞄了一眼脸颊红肿,发丝凌乱的沈素卿。

这一巴掌打的不算轻,但是也不重,不过沈素卿原本就病弱,面色苍白,这会眼睛红红的含着委屈的泪水,一边练红肿着印着巴掌印,刘海散落的黏在瘦弱病态的脸上,看起来倒只能的有几分林妹妹的味道,不过对沈书意而言终于可以耳边安静了。

“妈,我……”泪水从眼眶滚滚而来,这一巴掌打的沈素卿也终于清醒过来,理智回归之下,沈素卿委屈不已的低喊一声,靠在沈母的肩膀上啜泣起来,故意的将那被打的红肿的面容露给了身后的沈父看见。

沈勋也被这一幕给弄的愣住了,他从来不知道沈素卿竟然还有这样如同疯子般的一面,当然了,太过于震惊之下,沈勋都忘记了要制止,直到这会看到沈素卿脸颊上的巴掌印,再看着她流着泪水委屈的样子,沈父冷着脸看着太过于平静的沈书意,“小意,你怎么可以对素卿动手,她是你姐姐。”

“不打她能冷静下来吗?还是爸你喜欢看沈素卿像个疯子一样在医院里又吵又闹?”坐在椅子上,沈书意平淡的看着表情越来越不悦的沈父,果真是偏心着,爸看不见刚刚沈素卿打向自己的一巴掌,看不见她对着自己又踢又抓的凶悍模样,却只看见自己欺负沈素卿的一面,和过去那么多么年一模一样。

“你!”沈父被沈书意的话给堵的说不出话来,看着她这样冷静平淡的模样,沈父才发现自己对这个女儿真的很陌生,陌生到似乎看见的是别人家的女儿。

沈书意面对记者时的冷静圆滑,沈书意徒手放倒保安时的利落身手,而此刻的沈书意就这么平静的坐在手术室外,冷静自若,看起来还是那一张熟悉的面容,却没有了印象里的叛逆和固执,反而像是个稳重镇定的大人。

“爸,对不起,我只是太担心炜烜哥,知道炜烜哥进了手术室,所以才情绪失控的,我担心炜烜有个三长两短,明明我才是身体最差的一个。”为了挽回自己的形象,沈素卿哽咽的开口,娇弱动人的凄楚面容,泪水满面的样子,对比之下,则显得沈书意只是如此的冷血无情。

“小意,对不起,我只是太担心了,炜烜哥怎么会受伤呢?我听爸妈说你的身手很不错的,而且炜烜哥与人和善,怎么会招惹上这些黑社会?小意,是不是你得罪了什么人?”沈素卿抹着眼泪,哽咽的询问着沈书意。

“炜烜怎么会受伤?”沈父皱着眉头看着沈书意,他自然记得沈书意的那精湛的身手,七八个保安瞬间就被她给打倒在地爬不起来,按理说即使遇到危险了,小意应该也能应付,怎么会让炜烜受伤了,而且还伤的很重直接被送进手术室了。

“你惹上了什么人?”这话是沈母说的,难得她会主动开口,端庄的高贵面容上,沈母眉头皱着,目光冰冷刺骨的看着沈书意,似乎在说是不是沈书意惹上了不三不四的人,否则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

不得不说沈母这话一出口,沈父的脸色陡然之间就变了,表情冷凝的看着沈书意,恨铁不成钢的大声训斥,“我就说过了不许你在外面胡闹,你到底招惹了什么人,竟然害的炜烜受伤入院,那要是下一次呢?是不是要死了人呢,沈书意你的脑子呢,你非要连累了家人才甘心吗?”

沈母这样尖锐的问话,让沈父原本就严肃的表情再次怒了起来,一想到沈书意那精湛的身手,难道是以前在外面鬼混打架闹事的时候学会的。

遇到这样的事,没有一个人问一声自己有没有在打架的时候受伤,没有一句关心,有的只是质问和责骂,沈书意其实很早的时候就习惯了,可是即使再习惯,每一次遇到的时候依旧会痛,依旧会难受,这不是陌生人带来的伤害,这是她的家人。

“安静一点。”不远处的护士声音不大不小的说了一句,这里毕竟是医院,太吵闹会影响到其他人。

秦炜烜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人还是清醒的,手术只是半身麻醉,看到手术室外的沈家人和沈书意,秦炜烜一只手从伸了过来,握住了沈书意的手,虽然察觉到她一瞬间的避让,可是终究还是让自己给握住了,秦炜烜就知道自己的苦肉计成功了。

“小意,不用担心,我很好,伯父伯母,素卿,麻烦你们来医院看我。”秦炜烜沙哑着声音,原本就淋了雨,再加上受伤手术,秦炜烜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疲惫,原本沉稳干练的一个男人突然展现出这样虚弱的一面,的确非常的吸引人。

“你先去病房,我去办住院手续。”沈书意终究还是将被握住的手给抽了出来,找了个借口转身离开了。

眸子一沉,秦炜烜面上不显,可是心里头却有些的恼火和挫败,小意的性子果真是如此的固执,她一旦说分手了,就不会再和自己纠缠不休,可是无论从哪方面考虑,秦炜烜都知道自己不可能放手的。

“炜烜哥,你……我……”沈素卿哽咽着,眼睛里含着泪水,目光担忧而关切的看着秦炜烜。

“我没事。”不敢再和沈素卿暧昧不清,秦炜烜只是冷淡的接了一句,借着手术疲惫闭上眼,也避开了沈素卿含情脉脉的关切眼神。

“住院手续都办理好了?”沈书意诧异的愣住,这不可能是爸帮忙自己办的,他们刚刚是一路急着跑来了手术室,自然不可能先去办理住院手续,难道是那个面瘫脸?“麻烦借一下电话。”

沈书意拨通谭宸的手机,响了三声之后被挂断了,沈书意快速的回头向着四处看了看,果真电梯这边谭宸正顶着一张面瘫脸走了过来,手里拿的是沈书意丢在他那里的双肩包,她的手机钱包什么的都在包里。

“你怎么会来医院?”诧异的开口,沈书意接过自己的包,之前只是准备出去和秦炜烜说清楚,谁知道周淮竟然带了人过来,结果就闹到医院来了,当时秦炜烜受了伤,沈书意只能第一时间送他来医院,也没有办法和谭宸说一声,不过她相信揽月苑的保安肯定会告诉谭宸的。

“你有钱?”依旧是冷沉的男中音,谭宸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沈书意手里的包,她东西都丢在自己那里。

“我是没有钱,不过秦炜烜的钱包在我这里。”笑了起来,沈书意晃动了一下手里秦炜烜的钱包,鄙视的看了一眼谭宸,他也有这么不精明的时候。

“用其他男人的钱很得意?”这一下,谭宸明显表情冷凝了几分,黑眸危险的眯着,他就是不想她用秦炜烜的银行卡。

当然了,一想到沈书意可能知道秦炜烜银行卡的密码,谭宸心里就更加不痛快了,所以直接开车过来医院这边了,顺带的连住院手续都给弄了,他更不想秦炜烜用沈书意的钱,所以还是用自己的比较好。

这个死面瘫说的这叫什么话!被堵的表情直纠结,沈书意挫败的看着谭宸,算了,自己不和一个面瘫计较,认真你就输了,不管是对是错,他都会用这张面瘫脸打败你,让你无话可说,只能气的吐血。

谭宸的确情绪不太好,一想到沈书意之前吃晚饭的时候就心不在焉的担心在揽月苑门口淋雨的秦炜烜,他就感觉一股莫名的怒火在心里头燃烧起来。【想当年,谭骥炎这个当爹的多不容易啊,天天得看着两个儿子霸占着童瞳,如今谭宸终于也体验到这种憋屈的滋味了。】

不过这会看沈书意并没有因为秦炜烜受伤住院而有什么难受担心,还是很平静的样子,谭宸稍微的松缓了一点脸部表情,看向沈书意的脖子,她穿了件带领子的衣服遮挡了脖子上的伤,“脖子上的伤裂开了没有?”

“没事,之前就是被匕首擦伤了,上了药已经好差不多了。”咧着嘴笑着,沈书意还是很平淡的回了一声,可是脸上的笑容怎么都压不住,对比沈父和沈母的冷淡和忽视,即使是秦炜烜从手术室里出来,说的也只是煽情的话,却没有人问一声,小意你有没有受伤。

可是此刻,谭宸这听起来冰冷的话却如同一道暖暖的阳光照射到了心里,沈书意感觉自己笑的有点傻,不由尴尬的转移着话题,“你怎么没有问我有没有受伤?”

“就那几个不入流的打手?”谭宸将沈书意那柔软的明亮笑容收进眼底,倒依旧是一张面瘫脸,斜挑着目光鄙夷的看了一眼问话的沈书意,她的身手如果被几个打手也会伤到,那谭宸真的要将沈书意抓到自己身边好好的特训一番了,否则以后她出门自己都不会放心。

“不知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嘛?”反问了一句,沈书意低着头笑着,甜如蜜的感觉她一直以为这是小说电影里煽情的描写,可是真实体验到了,虽然感觉有点肉麻兮兮的,但是真的很高兴,原来还是有人会这样关心自己的。

在电梯前停了下来,沈书意看了一眼身侧面无表情的谭宸,这个时候他跟着自己上去不太好,一来是因为爸妈虽然没有和谭宸见过,但是之前沈家召开的记者发布会差一点阴了谭宸,二来秦炜烜这会才手术结束,要是看到谭宸还指不定会怎么样。

“你上去,有事打电话给我。”谭宸精明的发现了沈书意的顾虑,等电梯下来之后,直接目送着她上了电梯离开,这才静静的看了几秒钟之后转身离开了。

到了住院的病房这边,沈书意之前是没有带包的,这会下去办了一趟住院手续,双肩包就回来了,沈父和沈母没有注意到,但是秦炜烜和沈素卿自然是察觉到了,相对于沈素卿的不在意,秦炜烜眼神阴冷的有些骇人,这个谭宸果真是阴魂不散!看来自己真的要想办法弄死他!

“伯父伯母,很晚了,外面还在下雨,你们先回去吧,小意在这里照顾我就行了。”秦炜烜半靠在病床上,体贴的对沈家三人开口,秦炜烜迫切的需要和沈书意独处,将这份关系给拉回来。

“我明天还要工作,已经让医院请了护工了。”可惜沈书意并没有决定留下来陪房,不要说瑞凡公司的工作,就是关煦桡那里如今也还是一头雾水,沈书意不放心不说,而且她也不想和秦炜烜继续这样纠缠下去。

沈书意话一出口,秦炜烜即使想要伪装,可是脸却压抑不住的阴沉下来,不敢相信的看着如此绝情的沈书意,她说分手就分手,自己即使给小意挡了一刀,她竟然还能做到这样的狠心绝情。

“小意!”沈父眉头一皱,对于自己女儿如此的冷血,沈勋几乎有点不敢相信,明明以前小意最在乎的就是炜烜,可是今天晚上炜烜为了她挡了一刀,腰上缝了十一针,而小意竟然这样冷酷的说话,甚至不愿意留下来照顾炜烜。

沈书意就这么静静的站在病房里,面容平静,眼神坚定,有些事越拖越麻烦,更何况,她和秦炜烜之间的感情早在他和沈素卿暧昧不清的时候就该结束了。

“那我留下来照顾炜烜哥吧,反正我也不需要去上班的。”沈素卿心里头窃喜,这可是天大的机会,斜着眼看了一眼沈书意,虽然她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沈书意这样做无异于是将炜烜哥推到自己身边来,而且也会让重情义的爸爸更加不喜欢沈书意,一举两得的好机会沈素卿怎么可能放过。

沈母眉头皱了一下,她还是不喜欢素卿和炜烜走的太近,更何况炜烜一直想要娶的人还是沈书意,素卿这样付出感情最后伤到的还是自己。

“不用了,还是让看护过来吧。”秦炜烜压抑下满腔的怒火,只是脸上的表情依旧显得很是难看,身体微微一动,似乎牵扯到了伤口,秦炜烜痛的嘶了一声。

可惜沈书意却还是那么的淡漠,倒是沈素卿关心的快速上前,“炜烜哥,是不是伤口痛了,你不要动,否则伤口裂开了就麻烦了。”

“我没事,伯父,你们都回去吧。”秦炜烜强忍着痛,大方的开口让众人先回去,如果小意不留下来,其他人留下来一点意义都没有。

“小意,你留下来照顾炜烜,我们沈家没有你这样不忠不义,冷血无情的女儿!”沈父自然是将秦炜烜的难过表情看在眼里,冷声的对着沈书意下着命令,“炜烜是为了你受伤的,是给你挡刀子的,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再说话。”

沈素卿还要想说什么,可惜被沈母一个眼神给严厉制止住了,不管如何,她绝对不允许素卿再介入这两人之间的感情里。

“今晚上我留下来,明天一早让护工过来,我得去上班。”叹息一声,沈书意终究还是退让了,看了一眼沈父,“你们回去吧。”

沈素卿即使万般的不甘心,却也只能被沈母拉着离开了,沈父又和秦炜烜说了几句话也离开了,病房里安静下来,沈书意却没有任何想要说话的念头。

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秦炜烜图谋的,难道是自己不知道的什么事,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沈书意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大雨倾盆,都是周淮干的好事,没事找自己麻烦,否则也不会变成这样。

揽月苑小区那里有监控,而且小区保安也都看见了,沈书意目光精明的闪烁了几下,转过身看着病床上还没有睡的秦炜烜,“今天这事你准备怎么办?要报警吗?”

“小意……”秦炜烜很高兴沈书意终于和自己说话了,可是一想到她要报警,秦炜烜眉头就皱了起来,刺伤自己的人秦炜烜认识,正是周子安的表弟周淮,如果报警,就等于和周家为敌,古玩街的招标还没有落实下来,就算落实了,秦炜烜也不可能真的和周家过不去。

“你也知道周淮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我的,就算你救了我这一次,那么下一次呢?”沈书意自嘲的笑了起来,目光静静的看着为难不已的秦炜烜,或许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这个男人对自己真的很好,温柔体贴,可是到了需要选择的时候,他永远是将利益放在第一位。

“我和周子安还算熟悉,小意,这事我可以出面和周子安交涉,不会让周淮再这样和你过不去的,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受伤的。”秦炜烜快速的接过话,脑子里已经迅速的思考部署着这一切,周淮应该是跟踪自己到了揽月苑,然后才发生过了这一切。

不管如何,今天这事是周淮不对,秦炜烜知道自己在N市虽然不算什么大人物,但是在商界也不容小觑,这件事既然是周淮有错在先,自己只需要和周子安好好沟通一下,不但能顺利解决这一件事,也算是卖给周家一个人情。

否则一旦这事真的闹腾出来,周家和毛市长正处於激烈的角逐时期,周淮犯了故意伤人罪,对周家也将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所以这个人情自己可不能错过。

“如果我偏要报警呢?”沈书意淡淡的开口,目光过于平静的看着秦炜烜,终究还是有些失望,如果今天受伤的人是自己,秦炜烜也只会用迂回的办法来解决这件事,利益至上,所以在秦炜烜身上永远看不到血性果敢的一面。

“小意。”听到这话,秦炜烜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有些烦躁的抹了一把脸,“为什么?小意你为什么偏要故意这样说话?你明明不是这么不通人情的人,小意你那么聪明,明明将事情都看透彻了,为什么偏要这样逼着我选择?”

沈书意并不是一根筋的人,相反的她很聪明,世故圆滑,若是以前,这件事沈书意不会执意要报警,没有什么意义,即使报警了,周淮被抓了,说不定也能用保外就医的名头放出来,即使被判刑了,也很轻,还可以缓期执行,到最后不了了之。

这个社会的确就是这样,N市还是周家当权的地方,沈书意如果执意报警,其实效果不大,反而会给沈家带来很大的麻烦,可是她有时候性子就是执拗,明明知道秦炜烜为了大局考虑,为了秦氏集团考虑,是不可能和周家为敌的,却还是问出口了,或许是希望秦炜烜可以为自己出头一次,当然,沈书意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当我没有说,你先躺着休息吧。”沈书意笑了笑,自己有点偏执了,这样为难秦炜烜也没有什么意义,明知道他是不可能站到自己这边的,很早的时候她就该清楚秦炜烜最注重的就是他的事业,然后才是自己。

秦炜烜能感觉到沈书意有点失望,但是他不能再开口说什么,因为他绝对不可能和周家为敌的,所以借着沈书意的话秦炜烜躺了下来,到底该怎么样才能让小意回心转意呢,威逼利诱都是不行的,那么还是必须得让沈伯父帮忙了,小意最在乎的人还是沈伯父。

沈书意没有报警,不代表谭宸不这么做,如果不是周淮这么一闹,秦炜烜哪里有机会施展苦肉计将沈书意困在医院里,所以谭宸毫不客气的让保安打电话报警了,而在警察来之前,被保安给打晕的周淮又被谭宸毫不客气的补了两脚。

公安系统这一块毕竟是毛市长负责的,虽然他最近被周家打压的厉害,而因为关煦桡的关系,公安系统里一些毛派的人也被问责,调查,但是今天晚上毛市长终于等到了反击的机会了。

“你们敢抓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被手铐铐起来的周淮叫嚣的骂了起来,将身后的椅子踢的咚咚响,之前被打晕了也就算了,谁知道一醒来不是在医院,竟然是被警察给抓起来带到公安局了,这让周淮彻底怒了起来,这辈子他还没有这么丢脸过。

“吵什么吵!你知不知道你持械伤人,这就是犯罪!”负责的警察得到上面的招呼,自然对周淮没有什么客气,冷声的训斥着,“老实交代,今天晚上你是不是带着人去揽月苑小区门口打架闹事了,还拿着这把匕首捅伤了人?”

周淮这案子可以说是人证物证确凿,匕首上是周淮的指纹,揽月苑门口的监控完完整整的拍下了整个画面,而且小区的保安也可以作证,当然了,目前唯一缺少的就是受害者的口供和指证了,局里已经派人去医院询问笔录口供了。

“哼,哪又怎么样?老子没有弄死那女人是今天她走运,等老子出去了,让沈书意这女人吃不完兜着走!”一想到自己被沈书意给挑拨了,还惹得表哥不高兴,周淮火气蹭的一下冒了出来,这女人真够大胆的,竟然还敢糊弄自己,妈的,简直是找死!

警察啧啧两声,果真是个二世祖,在公安局的审讯室里还敢大言不惭,这一次就算佟副局长想要帮着周家护住这个人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小姚,周淮的律师和家属过来了。”审讯室的门被敲响了,蒋之国快速的打开门,不悦的看了一眼正审问的警察小姚,今天这事还真的巧了,刚好出警的是小姚,和自己不对盘,他可是毛派的人,也不知道录了多少口供。

“我的当事人是中国现役军人,这其中牵扯到军方的机密,所有的口供和证据,还有录音监控资料我都需要拿走,有什么情况会有军方这边负责调查,地方公安系统没有权利调查这个案子。”律师走了进来,快速开口说话的同时将公事包里的一份文件拿了出来,“麻烦你签字之后,将所有的东西都交给我带走。”

“你们?”小姚猛然的站起身来,拿起律师递过来的文件快速的扫了一眼,脸色黑了下来,周家人果真是好手段,明明是人证物证确凿的案子,可是一旦被军方介入调查,那就等于所有的证据都被毁了,根本没有办法给周淮定罪。

“表哥,快让他们给我将手铐打开,什么东西,连我也敢拷,还有表哥,我身上的伤都是他们给打出来的,这是刑讯逼供!”周淮嗤笑的看着脸色难看的小姚,得意洋洋的站起身来,晃动着手腕上的手铐,啧啧,敢和自己过不去,自己就让他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即使气的脸色铁青,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看着周淮大大方方的出了公安局,而小姚自己还被背上了粗暴执法的罪名,至于会不会调查,会不会受到处分,还需要等些日子。

“你也太胡闹了,就算要教训人,也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汽车里,周子安看了一眼还不服气的周淮,果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今天幸好自己收到的消息快,去军方活动了一下,否则这件事就麻烦了,还好所有的证据都拿回来销毁了,至于被刺伤的秦炜烜,周子安倒是不担心,一个可以用利益收复的人永远不会成为自己的敌人和对手。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沈书意敢挑拨离间,我就是要亲自教训教训她!”周淮眉头一扬,一脸的蛮横和嚣张,“表哥,我们不回家?”

“先去医院看望一下秦炜烜,这事你不要管,我还瞒着舅舅,如果让舅舅知道了,说不定直接派几个人过来将你绑回云南去。”周子安接了一句,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叩击在膝盖上,到底是什么人报警的?

那几个小区保安竟然是软硬不吃,一致指控周淮持械故意伤人,而且刚好这个案子就是毛派的人负责接手的,还故意隐瞒了消息,如果不是自己一直派人盯着沈书意,还不知道出了这事。

揽月苑小区还真是不简单,周子安低头沉思着,他之前倒没有多注意这个地方,可是如今却发现这个小区里居住的人竟然都不是一般人,而且极其保密,沈书意去揽月苑小区做什么,到底是什么人报警的,难道沈书意和毛市长的人联系上了,她之前就去了青云小区。

谭宸出现时,周淮已经被小区保安给打晕了,而且揽月苑的安保非常严格,住户的信息都是保密的,所以周子安也不知道沈书意在揽月苑小区里做什么。

“我不去医院。”身上还有些的痛,周淮眉头一皱就拒绝,要他去医院看望秦炜烜,那不是等于自己示弱,可是一对上一旁周子安凛冽的目光,那股威严和震慑,让周淮努了努嘴终究没有再说话,反正自己也正好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在中途停车买了鲜花和果篮,周子安抱着鲜花,看起来俊雅非凡,面带微笑的敲响了病房的门,而身后跟着的是拿着果篮,一开始还不高兴,不过转念一想,这可是过来示威挑衅的大好机会,周淮立刻就来了精神,要让沈书意那女人看看,即使自己故意伤人了,警察也拿自己没有办法,从公安局绕了一圈就又回来了。

“沈小姐,这么晚还来打扰,真的很抱歉。”优雅的笑容,绅士有利礼的姿态,周子安看了一眼开门的沈书意,他还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竟然还有一身精湛的身手,这个女人还真是很独特。

“既然知道晚了就不该过来。”沈书意很是直白的回答着,侧过身让周子安和周淮进了病房,看着耀武扬威,眼神挑衅的周淮,沈书意眼角抽了抽,即使周子安笑里藏刀又怎么样,有这么一个嚣张跋扈的表弟,说不定早晚会惹出大事来。

“看什么看?今晚上是你运气好,否则的话躺在病床上的就是你。”周淮最看不惯沈书意这样笑容平静的样子,让他看到牙痒痒,挑衅至极冷哼一声放着狠话。

“周淮,闭嘴!”周子安眉头一皱,转过身来冷声喝斥着大言不惭的周淮,言语之间多了一份警告。

周淮撇了撇嘴,他还是有些的怕周子安的,当然更怕被自己老爹周司令给抓回云南去,到时候真的被丢到边远山区的部队里,那还不得被训练死。

“沈小姐不要生气,这个弟弟就是嘴巴不好,做事太冲动,今晚的事我替周淮给你和秦总道歉。”周子安又恢复了笑容和煦优雅的一面,镜片后的目光深深的看着沈书意,这才转而看向病床上的秦炜烜,今天来这一趟,周子安的目的不是探望,而是他很想看看沈书意,否则就算伤到了秦炜烜,周子安也不是在意的,一个秦氏集团他还不放在眼里。

“周少客气了,快请坐,既然是误会,那么解释清楚了就没事了。”秦炜烜笑着开口,已然恢复了在商场精明干练的一面,和周子安话里有话的攀谈起来。

周淮最不耐这样的场面,看着就烦,而沈书意也不喜欢这样虚伪做作的秦炜烜,越看越感觉自己过去那几年是怎么过来的,竟然因为秦炜烜的一点关怀和温暖就忽视了他身上的其他面。

“你们聊,我去让护士过来换点滴。”找了个理由沈书意快速的出了病房,自己离开了,说不定他们才好商谈这次事情的解决办法,秦炜烜不愿意报警,不就是为了卖个周家一个好,从而给自己谋取更好的利益。

“喂,你那什么眼光,这么垃圾的男人你也能看上?”周淮也懒得留下跟着沈书意出了病房,嗤笑一声,嘲讽的看着沈书意,“一个男人自己女人被找麻烦了,竟然连屁都没有一个,还和我们点头哈腰的,真他妈的贱,说不定日后为了什么利益,秦炜烜都可以将你当东西送出去陪客呢。”

“这也和你没有关系。”沈书意倒没有生气,只是同请无比的看了一眼走路姿势有点不不对劲的周淮,“被打的很惨吧。”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周淮暴怒的一吼,他的确被揍的很惨,直接被打晕过去了,这让周淮跌了面子不说,关键是身体还真的很痛,尤其是腰上和后背,两个碗口大的淤青,动一下就痛的厉害,再被沈书意这么一提,周淮怒上眉梢,“你以为报警了就可以了,怎么样,警察还不是不敢管,将我恭恭敬敬的给放出来了。”

报警?谁报的警?沈书意诧异的愣了一下,她没有报警,秦炜烜自然就不可能了,小区的保安应该没有那么多事,而且看他们的出手,那绝对不是普通人,所以他们不可能私自报警的,难道是谭宸?可是他是这么多管闲事的人吗?

“老子早晚弄死你。”将沈书意的沉默当成了默认,周淮阴冷的开口,大步的向着电梯走了过去,不过表哥说了,暂时不准自己对沈书意动手,否则就将自己送回云南去,真他妈的够了,表哥明知道自己和沈书意是死敌,还维护这个女人做什么!

沈书意磨蹭了十分钟左右,这才让护士去病房给秦炜烜换点滴,自己还是站在病房外的走廊里并不准备进去,倒是周子安在护士进去之后就出来了。

“你受伤了没有?”优雅轻笑着,周子安年轻英俊的脸上带着关切之意,温言软语,权贵子弟的高傲和尊贵在沈书意面前收敛了不少,“周淮太胡闹了,你放心我会禁止他再胡闹的。”

“那就谢谢了。”沈书意淡淡的开口致谢着,否则天天多这么一个二世祖找自己麻烦还是很烦人的。

“揽月苑小区门口的监控录像我看了。”周子安一身的华贵,却学着沈书意一般就这么慵懒的靠在走廊的墙壁上,高挑清瘦的身影,英俊微笑的脸庞,让周子安吸引了走廊外所有值班护士爱慕的眼光。

“其实以你的身手周淮即使偷袭也不可能伤到你,这一点我知道,秦总应该也知道,他突然冲过来抱住你,或许只是想要英雄救美而已,毕竟对女孩子而言苦肉计总是会让女孩子心软的。”周子安悠然的笑着,侧过头看了一眼并没有生气,也没有震惊之色的沈书意,勾着薄唇莞尔一笑,看来不需要自己提点她也清楚秦炜烜当时是故意扑过去挡住这一刀的。

那个男人为了目的还真是不择手段,连刀子也敢挡,可惜了啊,若是其他女人或许这会已经感激涕零的在一旁温柔照顾,可是周子安却精明的发现沈书意对秦炜烜的态度有些的冷淡,似乎只是在照顾一个普通朋友,再加上他刚刚的试探,周子安笑了起来,看来她比自己想要的还要聪明敏锐。

“其实这是一举两得的好计谋不是吗?商界传奇秦总果真是有些实力的。”周子安感慨的低喃,声音并不大,但是足以让一旁的沈书意听到。

周淮之前派人盯着沈书意想要找她麻烦,但是却没有找到沈书意的人,最后只能改为盯着秦炜烜,这才到了揽月苑门口,所以周子安也知道秦炜烜在大雨里站了许久,想来是两人之间有了感情危机,秦炜烜这才用了这一出苦肉计,顺带的还卖给自己一个人情,秦炜烜这男人的确很精明,可惜功利心太重,难道他以为其他人都是傻子吗?看不出他拙劣的演技。

“说完了就请回吧。”不为所动,有些事沈书意不开口并不表示她不清楚,若是以前,或许她还会有些的难受,可是她已经和秦炜烜分手了,所以不管秦炜烜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沈书意最多也就是一点感慨,倒不会再受伤害了。

“那好,很晚了,你也该休息了,我让医院在病房里加了一张床,看护就在外面等着,有什么事让看护来做就可以了,你也好好休息,有事都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想不需要我再给你第三张名片了吧?”周子安优雅一笑,站直了身体,微微眯着眼,慵懒的看了一眼神色不变的沈书意,“不介意送我一程吗?”

这是医院又不是我家,还用的着送出门吗?可是看着周子安这意味不明的笑容,沈书意明白如果自己不答应,他说不定就能赖在这里不走,为了眼前清静,沈书意直接的迈开步子,反正就搭个电梯下去然后再上来,几分钟而已。

周淮是先走的,这会外面依旧是大雨倾盆,所以当看到黑暗的雨幕里,周淮躺在汽车旁,鼻青脸肿的模样,沈书意和周子安都诧异的愣住了,而车子里的司机也被人给敲晕了趴在方向盘上。

“周淮?”也顾不得打伞了,周子安脸色陡然之间一变,眼中戾气一闪而过,直接冲进了雨幕里抱起昏厥的周淮,周子安并不是介意周淮被打,可是在他的地盘上周淮被打,这就是挑衅,挑衅周家的势力,这才让周子安的脸色很是难看。

谁干的这事啊?沈书意站在回廊之下看着惨不忍睹的周淮,时间这么短,前后不过十分钟,而且这里还是医院大门口的监控死角,周家的车子刚好停在了这边,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所以周淮被打了丢在大雨里估计也没有人看见。

不过看着周淮这一张猪头脸还真是解气,沈书意不厚道的笑着,而一旁周子安也将人给抱了过来,瞄了一眼沈书意脸上那幸灾乐祸的笑容,周子安表情冷凝了一下,随后叫了护士将昏厥的周淮给拉到医院里去做检查了,刚刚周子安也查了,只是被打晕了,鼻青脸肿的其实没有伤到要害,摆明了是打击报复。

“你很高兴?”雨势太大,周子安这会身上也湿透了,看了一眼向着医院走进来的沈书意,她还真是一点都不怕自己,竟然还敢笑的这么明目张胆。

“没有理由难过不是吗?”沈书意大方的回给周子安一个笑容,的确很高兴啊,尤其是时间这么巧合之下,沈书意已经明白动手的人只怕就是谭宸,这男人竟然会用这么小人的手段,想想沈书意就感觉好笑,她总是以为谭宸会是冷酷威严的,即使报复那也是光明正大的揍人,而不是这样投机取巧的教训周淮。

秦炜烜躺在病房里昏昏欲睡,麻醉药效过了,伤口也疼的厉害,不过之前和周子安的对话让秦炜烜感觉这一刀很值得,古玩街建设完成之后,自己可以占到百分之十的股份,不要小看这百分之十,虽然份额不多,但是这是政府的项目,等于是白拿钱。

当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秦炜烜心情极好之下喊了一声,“小意。”可惜等了半晌没有人回答,秦炜烜动作小心翼翼的起身看了过去,表情一变,“你来做什么?”

谭宸心里头挺不痛快的,要不是周淮捣乱,秦炜烜不会受伤住院,那么她说不定还留在揽月苑,而不是在病房里照顾另外一个男人,尤其是瞄到墙边加的一张床上,一想到沈书意和其他男人共处一室的休息,谭宸就更加不高兴了,他一不高兴,自然不会委屈自己。

所以在医院外的车子里抽了两根烟之后,看到了来医院的周子安和周淮,谭宸很是坦然的将周淮这个罪魁祸首给狠狠的当沙包给揍了一顿,但是还是有点不痛快,所以谭宸自然就来病房给秦炜烜找麻烦了。

“小意是我的人,我奉劝你一句不要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否则你会很后悔的。”顾不得伤口的疼痛,秦炜烜坐起身来,这样至少自己不会在气势上输给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秦炜烜最痛恨的谭宸。

谭宸并没有开口,只是居高临下的将病床上的秦炜烜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边,冷声的开口,“心术不正,脸庞一般,身体太弱,能力太差,出生太差,没有家世、没有背景,利益熏心,一无是处。”所以她到底看中这么弱鸡般的男人什么了。

钱吗?秦炜烜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秦氏集团的总裁,能有多少钱?谭宸自己每年从谭家下属公司分得的红利都被十个秦氏集团利润多,权力一点没有,否则就不会和周子安他们合作,还一脸的卑微和恭敬,长相更是一般,关键是身手太差,能力太弱,真不知道她看中了这男人什么。

若是谭家其他人在这里,或者是关煦桡他们在,估计都会一个个的将眼珠子都能瞪得掉下来,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谭宸说这么长的话,可惜秦炜烜绝对不会感觉到任何殊荣,相反的,听着谭宸的话,秦炜烜脸色白了青,青了白,最后转为狰狞的愤怒。

“给我滚出去!”怒吼的咆哮着,太过于用力之下,伤口被牵扯到了,秦炜烜痛的倒抽了一口气,只感觉腰侧有着湿漉漉的感觉。

“恼羞成怒。”谭宸继续顶着面瘫脸开口评论着秦炜烜,面无表情的脸,淡漠至极的眼神,只是出口的低沉嗓音却能气死人,“一个不能接受事实的男人,注定了会自卑,难怪会为了利益不择手段,你想要证明什么?”

“你……你……”被戳中了死穴,秦炜烜狰狞着表情,脸庞上青筋爆凸而已,怒红了一双眼,再加上他原本就脸色不太好,这会看起来整个人完全没有了平日里沉稳干练的一面,反而像是个恼羞成怒的疯子。

果真,看到秦炜烜不痛快了,谭宸发现自己心里头的不痛快消散了很多,顶着面瘫脸,心情舒缓了很多的谭宸如同来时一般,直接目中无人的转身就离开,他来这一趟难道就是为了打击秦炜烜的。

出了病房,无视着差一点被气的吐血的秦炜烜,谭宸一抬头正好看见走过来的沈书意,沈书意也诧异的一愣,她是猜测谭宸没有走然后将周淮给打了一顿,可是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从病房里出来。

“你怎么来了?”难道他打了周淮之后又打了秦炜烜?想到这种可能性,沈书意表情狠狠的扭曲了一下,对于这个面瘫脸的思维她从来都是弄不懂的。

而谭宸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病房里秦炜烜因为伤口裂开按了铃,护士和医生咚咚的跑了过来,推开了病房门快速的跑进去,毕竟病人不久之前才手术完,可别出了什么事,这可是秦氏集团的总裁,而且周家少爷也特意和医院院长交待过了,这个病人要好好照顾的。

“你真的打了秦炜烜?”刚刚还只是猜测,这会看到护士和医生都急匆匆的跑进病房了,沈书意彻底傻眼了,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在意?”刚刚才痛快了一点的谭宸突然又不痛快了,冷着一张面瘫脸,眼神凉飕飕的盯着沈书意,一想到她这么在乎秦炜烜,谭宸脸就更黑了,虽然他知道秦炜烜和沈书意认识了很多年,而且还是男女朋友,但是谭宸就是不痛快不高兴,他突然后悔刚刚就应该对着秦炜烜的伤口补上几拳头,让他想要英雄救美。

“这不是我在意不在意的问题,而是应该不应该的问题,秦炜烜是个病人。”而且还是才手术完的病人,沈书意头痛的开口,可是对着谭宸的面瘫脸说道理太有难度了。

他揍了周淮沈书意还能想明白,可是为什么揍秦炜烜?难道是因为之前记者会的事情,但是谭宸貌似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毕竟记者会这事还是沈家牵动弄出来的。

“他影响我吃晚饭了。”谭宸一脸坦然的丢出一个理由来,要不是秦炜烜大雨里站在揽月苑的门口,就没有后面这么多事。

沈书意尴尬的扯着嘴角笑了两下,这算是揍人的理由吗?不过谭宸一说起晚饭自己也饿了,晚饭自己都没有吃几口,山药炖排骨啊,不能想了越想越饿,肚子都要咕咕叫了。

“我们去吃晚饭。”看了一眼摸着肚子的沈书意,谭宸面瘫脸上闪过一丝笑意,看来她也不是那么的在乎秦炜烜。

“可是秦炜烜……”

“我没有揍他,吃晚饭。”

“但是……”

“你想我回去揍他?”

“……”

终于谭宸还是霸道的扯着沈书意的手将人给拖走了,外加的威胁条件就是回病房里揍秦炜烜一顿,当然了,他之前是没有揍秦炜烜,不过倒是将人给气的伤口裂开,差一点吐血。

“不对啊,周淮是你打的吧?你身上怎么一点都没有湿?”坐在二十四小时的夜宵店里,沈书意喝了一碗粥,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谭宸身上干干爽爽的,之前周淮可是被揍的晕倒在雨里。

谭宸吃了一个蒸饺,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好奇的沈书意,似乎她问了多么愚蠢的问题,但是谭宸终究还是好心的解释了一句,“打了伞。”

“你揍人还打伞?”沈书意哭笑不得的看着表情坦然的谭宸,这男人每一次都让自己感觉到惊奇。

谭宸夹了个蒸饺给沈书意,这一下心情好多了,当然了,如果她晚上能和自己回揽月苑,而不是留在医院里照顾秦炜烜的话,谭宸的心情会更好。

“你也知道避嫌,怕惹麻烦啊。”沈书意啧啧的笑了起来,调侃的看着坐在对面的谭宸,她还以为他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揍人的时候也知道打伞遮住脸。

“你认为我还需要两只手打周淮?”谭宸不满的哼了一声,对于周淮那样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谭宸要不是想要亲自动手,而且小叔说打人就该打脸,谭宸才懒得用手,直接给他两脚就行了。

所以他打伞不是为了遮脸避嫌,而是因为一只手揍人就可以了,余下一只手正好打着伞,沈书意低头啃着蒸饺,她以后绝对不在吃饭的时候和谭宸说话,这个面瘫脸的脑部构思和自己这样的正常人是完全不同的,吃饭的时候说话会导致消化不良,太不值得了。

等吃了迟来的晚饭,沈书意被谭宸送回了医院,原本被周淮和秦炜烜都弄的有些郁闷的两个人这会心情倒是一起好了不少。

病房里,秦炜烜已经睡着了,虽然加了一张床,但是沈书意也不打算睡了,真的困了,就趴着眯一下就行了,不过秦炜烜脸上倒是没有什么伤口,谭宸既然说了没有动手应该就没有动手,那么秦炜烜怎么按铃叫了医生和护士?

窗户外的雨声越来越小了,沈书意打了个哈欠,房间里总是有着药水味,沈书意走到窗户边,原本是想要透透气的,却意外的看见楼下路灯旁那熟悉的越野车,谭宸没有回去?

这一刻,心突然悸动了一下,沈书意呆呆的看着楼下,笑容不自觉的爬上了脸颊,这个面瘫男人果真脑部构思和正常人不同,又不是自己手术住院了,他守在医院里做什么。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