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少爷连队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那个你怎么弄到护士服的?”只感觉这气氛太过于紧绷,沈书意目光一扫掠过放在沙发上的护士服,正好找了个话题打破这僵硬的氛围。
    谭宸停下动作上药的动作,黑眸定定看着一脸好奇,故意张大一双湿润大眼,转移话题的沈书意,“你想知道?”冷沉的嗓音带着一丝暗哑,若是仔细听或许能感觉到谭宸这问话里意味深长的揶揄,只可惜他顶着一张面瘫脸,根本让人无法察觉到他话语里的深意。
    “不能说?”本来只是没话找话而已,这会一听谭宸这话,沈书意倒真的生出了几分好奇心,他难道不是用自己世家子弟的特权给弄来的护士服,当然了,谭宸只需要顶着这一张俊脸,不要说找医院护士要一套护士服,估计让她们脱掉护士服都行。
    不得不说谭宸虽然板着面瘫脸,但是他五官峻朗,眉宇之间带着冷厉的气息,鼻翼高挺,薄唇微抿,略带着几分瘦削的英俊脸颊,既不是现在那些五官过于阴柔的美男,也不是那种满是壮士的肌肉男,而是两者的完美结合。
    恰到好处的修长身姿,英俊却冷然的五官,肃杀冰寒的气息,神情之中总带着几分名门世家的尊贵,冷酷面瘫,但的的确确真的很好看。
    “和医生说你比较喜欢角色扮演。”谭宸倒是很大方的说出了答案,余光瞄了一眼目瞪口呆,恨不能咬死自己的沈书意,谭宸腹黑一笑,低头收拾着茶几上的药箱,谁让她这么好奇呢。
    自己果真嘴贱啊!沈书意恨的咬牙切齿,挫败的瞪着拎着药箱离开的谭宸,她就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个混蛋,顶着面瘫脸的大混蛋!去他的角色扮演!精虫冲脑!
    两分钟之后,谭宸再次回来,看着已经恢复平静的沈书意,看来她的情绪控制能力也是极好的,“还是楼上那间房,你可以洗澡,柜子里的衣服也可以换上,不过衣服不要洗。”
    难道他还准备自己给洗衣服?沈书意诧异的一愣,怎么看都不认为谭宸像是会给女人洗衣服的男人,上一次在雨夜碰到范远国,被带回公安局录了口供,身无分文之下被谭宸收留了在这里住了一晚上。
    “我出去一趟,等我回来洗澡之后,衣服你一起洗。”慢条斯理的开口,谭宸看着果真气的小脸再次扭曲的沈书意,火上浇油的继续道,“这段时间你就先做饭吧,如果时间多了顺便打扫一下家里。”
    自己只不过是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当然了,虽然导致肖军被杀了,这个错误有点大,可是也用不着卖身给他当女佣吧?什么叫做和他洗澡换下来的衣服一起洗,什么叫做现在先做饭,顺便打扫家里!沈书意被谭宸这理所当然的态度气的差一点炸起来,可惜谭宸却已经关门出去了,害的沈书意一口气又憋在了喉咙里。
    挠心挠肺的憋屈之下,沈书意狠狠的将沙发给捶了几下,早晚有一天,自己一定要在谭宸那面瘫脸上狠狠的打上一拳头,看看他还能不能这么的理所当然!
    谭宸出了门直接上了车,冷沉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再没有了面对沈书意时的腹黑阴险,完完全全是冷着一张面瘫脸,腾出一只手,谭宸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等了大约两分钟手机才被接起,电话里是一贯清冷的嗓音,“你好,我是容温。”
    “容叔,是我,国安部在N市有什么人?”谭宸并不愿意求助家里,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如果借助家里的势力,寻求家族的庇护,那和那些二世祖有什么区别,不过,谭宸倒是需要确保关煦桡在公安局里的安全。
    关家的人这样做无非是想要将煦桡敢出N市,但是他们绝对不敢真的对煦桡下手,关家如今在两个派系的争权内讧之下,早已经今非昔比,更何况关家的人绝对不敢和谭家真的杠上,所以他们只是用个理由将许桡赶出去,无法回N市继承关家。
    但是谭宸担心的是下面的人不知道这其中的复杂关系,如果有人为了讨好关家,结果没轻没重的暗中给关煦桡找麻烦,伤到了他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谭宸这才打了电话给容温。
    “是为了煦桡的事情。”容温如今已经是最年轻的国安部部长,抬手制止住了下属的汇报工作,这个清俊冷淡的男人身上气势更加的沉稳。
    面对自己最喜欢的小辈,容温英俊的脸上倒是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眼神也柔软了下来,眼角微微的有些细微的皱纹,却让容温看起来更加的卓雅清俊,只是与身具有的清冷之色,再加上如今身处高位无形中散发出的上位者的气势,让人无法相信这个看起来如此年轻的男人却已经过了不惑之年。
    “嗯,我担心下面的人会胡来,伤到煦桡。”小一辈子人里,谭宸最为沉稳可靠,谭亦则是面带笑容,狡猾腹黑,而比起对这几个弟弟妹妹的关心,谭宸不比任何人少,反而像是大家长一样,比起谭骥炎和顾凛墨这些整天把自己儿子当情敌的男人,恨不能把自己儿子空投丢去无人沙漠,谭宸绝对尽职多了,甚至很多时候充当着父亲的角色。
    “你去联系赵大元,他虽然已经退下来了,但是在N市还有些势力,你去找他帮忙护住煦桡,不要让关家那些人蹦跶出什么事来了。”容温给了谭宸一个名字,或许如今很多N市的小辈们都不知道赵大元这个名字了,即使看见了也只当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糟老头,当然,声音洪亮了一点,人讲义气了一点。
    但是老一辈的人都知道赵大元是N市真正的大功臣,这是当年N市的内部机密,外人很少知道,曾经在N市发生过一次极其重大的恐怖行动,而为了粉碎这一次的恐怖袭击,赵大元带了一个连的敢死队奔赴了第一线。
    整整一个连的人,战斗极其的惨烈,鲜血染红了土地,一个连的人最后只有赵大元一个人回来了,带回来了当时细菌弹的输入口令解除了危机,而除了那整整一个连的兄弟命都丢在东突分子的手里,赵大元也丢了一只眼睛。
    可是对于N市的普通民众,他们丝毫不知道曾经差一点有一颗细菌弹差一点在N市的上空爆发,而赵大元和死去的兄弟用鲜血和生命换回了口令,解除了细菌弹的危机。
    而赵大元因为这一次战役,战役太惨烈,只余下自己一个人活了下来,赵大元也承受了太大的心理压力,也从N市的权力中心退了下来,但是不管是N市当时的高层,还是北京城中央,每个人都对赵大元有着最崇高的敬意,如果赵大元要护住一个人,那么不会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当然了,也有人起了歪心思,看中赵大元在N市的影响,想让他出山,当自己的靠山为自己的事业保驾护航,可惜无一不被赵大元给打了出去。
    他现在只是一家围棋社的社长,整天和那些酷爱围棋的少年们在一起,黑白棋子,方圆之间,心倒是慢慢的静下来了,那一场惨烈的战役也就成为了心底最深沉最痛苦却也是最自豪的记忆。
    “我知道了。”谭宸是知道赵大元的,当初那最惨烈的战役,赵大元只带了一个连的人,可是情报有误之下,对方的人数足足多出了一倍,而且也是最先进的武器,可是赵大元硬是拼完子弹之后拼刺刀,刺刀卷刃了,就靠拳头靠肉搏,一百零六个人,除了赵大元之外全部死亡,血染红了那一片土地。
    而谭宸的教官曾经就分析过这一场战役,当成了建国之后最成功的一场战役,即使那么的惨烈,即使那么的悲恸,可是却是最让中*人自豪的一战。
    “你和沈家姑娘是怎么回事?一见钟情?”容温也难得八卦了一次,其实谭宸突然看中了一个姑娘家,整个谭家都震惊了,当然了,容温其实也挺震惊的。
    套用顾钧澈和糖果的观点,谁家姑娘这么傻大缺啊,胆子忒肥了,也不怕被谭宸那一身的寒气给冻伤,竟然看上了谭宸,当然,这不是说谭宸不好不优秀。
    而是谭宸终年都板着一张面无表情的面瘫脸,沉默寡言,闷的厉害,谭骥炎这个当爹的当年虽然冷酷威严,但是也懂得几分生活情调的,可是谭宸早年是在森林里被狼给养大的,七岁那年被童瞳给带回了北京,可是短短一年之后,他却主动去了国安部接受训练整整十年。
    十八岁回来的谭宸归来,成为了国安部基地的神话,而十八岁的大男孩,基本都是意气风发,恣意潇洒,可是谭宸却整日板着一张面瘫脸,眼刀子利的吓人,面无表情,所以不要说其他人了,就连容温也好奇谭宸谈恋爱到底是个什么模样,真有姑娘受得了他那张面瘫脸?
    “容叔,你变啰嗦了。”即使是面对容温这个亦师亦友的长辈,谭宸也毫不客气的挂了电话不予回答,其实所有人都以为谭宸不解风情,估计软玉温香抱满怀的旖旎时候,他都能面无表情的当柳下惠。
    可是估计也只有沈书意知道这张面瘫脸背后隐匿着多么腹黑的心思,每每被欺负狠的沈书意最悲催的不是被欺负了,而是有苦说不出,说出来了也没有人会相信。
    谭宸那一张面瘫脸太有标志性了,谁也不会将沈书意口中那个绵里藏针的阴险腹黑男套用到谭宸身上,所有人都说谭宸是白的,你偏说他是黑的,没有人会相信啊。
    被挂了电话的容温看了一眼手机,摇摇头,看来还真是遇到喜欢的姑娘家了,煦桡之前打电话和谭亦,沈家姑娘已经有了谈婚论嫁的男朋友,而且还相处了十年了,谭宸这小子果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竟然干起了抢人的勾当,不过想起谭宸那面无表情的面瘫脸,容温感觉这抢人女朋友的事情还真的很适合谭宸来干。
    谭宸开车去了军区,按理说他现在的军衔只是一个连长,管理着一个连的人,而这个连美其名曰少爷连,是因为这个连里的兵都是各个军界世家被踢出来历练的少爷们,其中也有一些政界的官二代官三代们。
    他们平日里都是打架闹事,逞凶斗狠,即使到了部队里,那也是不可能委屈自己的,性子一个比一个狂,一个比一个狠,反正比的是家世是背景,在部队很多领导眼里这些少爷们就是一个渣,浪费空气。
    可是架不住他们的父母爷爷奶奶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得罪不起,一个电话过来了只能让这些少爷们进了部队,美其名曰锻炼,而对部队而言刚好凑成一个连的少爷放在一旁当猪养着,要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等三年军旅生涯结束了就卷铺盖滚蛋,当然如果提前滚了,部队都要放鞭炮祝贺了。
    谭宸被调到N市之后,那一张冰山面瘫脸太有震慑力了,而且谭宸无视人的特质百分百的拉仇恨值,所以第一天就和少爷连里的少爷们杠上了,部队里其他当兵的或许还会让着这些少爷们,即使被欺负了,恨的牙痒痒了,可是也只能忍着,谁让这些少爷们都是家世背景雄厚。
    别说他们这些穷当兵的,就算是部队的领导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别惹出大事就行,其他随他们折腾,反正都是大老爷们折腾死了也折腾不出个娃娃来。
    可是谭宸那是什么人,不要说谭家的背景和家世让谭宸在北京城的圈子里都能横着走,就谭宸那性格,从小就敢和谭骥炎这个当爹的对着干,还会怕这些不成器的少爷,当天,整个军区都震惊了,来一个,谭宸揍一个,来一双,谭宸打一双。
    其他士兵眼睛都看直了,甚至忘记这些少爷们会打击报复,直接嚎着嗓子给谭宸叫好,而少爷连的人则是气的差一点找谭宸抡板砖—拼命,也想过暗地里让家里人给谭宸小鞋穿,可是这样却太掉价了,这些少爷们也是需要自己的面子和尊严的,日后如果传出去,他们也不用在圈子里混了。
    所以少爷们这么一商量一琢磨,动用了家族的关系,得,谭宸就成了分管这个少爷连的连长,部队自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少爷连的少爷们也准备暗中给谭宸使绊子,狠狠的打击报复回去。
    可惜啊,段数不够,飞起一脚偷袭差一点被打断了小腿骨,手榴弹投掷时故意脱手,结果谭宸脸色不变,眉头都不皱一下,将人给抡到了战壕里,手榴弹在耳边爆炸,没有吓到谭宸,却差一点将搞鬼的人给吓的尿裤子,那可是真的手榴弹,能炸死人的。
    报复手段那是层出不穷,打靶子时子弹乱飞,闭着眼也不可能将子弹射向自己后面的连长谭宸,可惜这些少爷们就这么干了,不对着头和心脏打,即使出事了,那也是失误,少爷连的人完全不担心,甚至还期待着谭宸被一颗子弹给吓的屁滚尿流,彻底服输认错。
    可是谭宸那速度比魔鬼还恐怖,竟然可以躲避开子弹,虽然是练习用的橡胶弹,但是能避开子弹的速度,那还是人吗?至少不是正常人。
    野外求生,少爷们商量一晚上了,挖坑布置陷阱,再不行集体围殴,反正这一次丢脸也丢不出去,深山老林里,外人不知道,可惜最后却被谭宸痛扁一顿在野外拖着病弱的身体挣扎了三天,九死一生的回到了驻扎的营地,少爷们虽然和谭宸的梁子越结越大,但是也知道这些小手段是没有用的,只能寻求其他的办法继续和谭宸这个连长作斗争。
    少爷连的人基本不需要训练,爱干嘛就干嘛,抽烟喝酒,可惜部队里没有女人,想找女人还是得弄个车子出了部队才行,而谭宸这个连长之所以这么空闲,也是因为他管的就是这个少爷连,而部队领导们也为了感激谭宸,所以对他的管理也是很松缓,至少这段时间,少爷连的人至少没有再闹什么事,一个一个还努力钻研,刻苦锻炼,虽然目的是为了打败谭宸报仇。
    “谭宸,你这要请假是没有关系的,但是你是军人,军人的指责就是服从命令,如果你能保证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的兵不发生重大问题,这个假即使违反规定了我也给你批,出了问题我这个团长给你顶着。”嘴巴里叼着烟,袁德明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豪气十足的用谭宸批假的事要挟着,对于这个可以搞定少爷连的连长,袁德明还是很佩服的,反正整个团里单兵素质就没有人比得上他的,格斗散打,高空伞降,徒手攀爬……各种项目都是第一,还来部队训练个屁啊,去当教官训练其他士兵还差不多。
    当然了虽然将这名一个好士兵给放弃了很可惜,但是为了整个部队的安全考虑,袁德明和一众部队领导商量讨论之后,让谭宸当少爷连的连长,感觉值,太他妈的值得了。
    当然了,有重大的任务,可以立功的时候,部队还是会优先考虑谭宸的,毕竟做人得厚道,要是谭宸一个不高兴跑人了,那么部队还不亏死,毕竟这个少爷连可比当年的小日本还要可恶万分,当年至少你还敢打小日本,可是现在你敢打这些少爷们?他们家的家世背景就能压死你,压的你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所以谭宸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被牺牲了。
    “批假。”谭宸冷声开口重复了一句,表情不悦,他虽然不介意接手那个少爷连,服从部队的安排,但是不代表他可以被人任意要挟,不管好少爷连就不给假?谭宸冷着脸看着袁德明,“团长,你是准备让我当少爷连的头带着他们一起闹事吗?”
    “咳咳……”袁德明一口烟给呛到了喉咙里,挫败的看着威胁不成反过来威胁自己的谭宸,袁德明抓起一旁的烟灰缸直接向着谭宸砸了过去,怒声咆哮,“你这个小兔崽子!你敢威胁老子!”
    “批假!”第三遍重复着同样的话,谭宸已经很不高兴了,虽然还是面无表情,可是眼神却已经冷的有点吓人。
    “哈哈,有骨气,老子就喜欢你这样的硬骨头,放心,假是一定批的,我们就打个商量,你帮忙管管你的兵,否则真出事了,要你回来处理,你看你在外面办事也办的不放心那。”袁德明嘿嘿的笑着,一脸的谄媚模样,哪里还有刚刚上级领导的模样。
    平日里这些少爷们即使闹腾也就是小打小闹而已,虽然有点麻烦,不过对部队而言就如同被蚊子给叮了几口,无关痛痒,当然没有蚊子是最好了,可是如果谭宸带头闹事,一想到谭宸刚刚躲避开自己烟灰缸的凌厉身手,袁德明感觉自己要是将这个阎王脸的小祖宗给得罪了,到时候估计师长大人就能开枪毙了自己,袁德明又恨又无奈的盯着谭宸,他的杀伤力绝对是个少爷连都比不上,他要是带着那群少爷们闹事,部队不死也要脱层皮了,那就不是吸血叮个包的蚊子了,那绝对是黑寡妇,杀人不见血。
    拿到了假条,谭宸直接迈着正步走了出去,空荡荡的办公室里,袁德明狠狠的出了一口气,马后炮的爆粗口,“这才是真正的少爷太子党吧?敢威胁老子要假期!还要的这么一脸坦然,正大光明,这些小兔崽子都是从什么地方蹦跶出来的!”
    他可是团长,不是他谭宸手底下的新兵蛋子,可惜啊,谭宸那个阎王脸根本不买账,气的袁德明牙痒痒,那些少爷们虽然也外出,但是都没有人来批假,袁德明还可以给他们记上违法乱纪的一笔,可是谭宸这才是终极BOSS,滴水不漏啊,一点把柄都不留下,太可恨了!
    少爷连在部队住宿区的一楼,一来是方便他们晚上外出鬼混,二来也是为了他们如果住楼上,整晚上的蹦跶,噪音太大,影响其他士兵的休息,所以整个一楼都空出来给他们了,随他们怎么折腾。
    “呦,连长大人这关禁闭出来了放风了?”宿舍里,几个少爷们正在打扑克,同样是军装,他们却有本事给穿出来一身痞气,叼着烟,吞云吐雾着。
    谭宸被关禁闭这几天,这群少爷们直接开了个庆祝会,这辈子都没有这么高兴过,比起第一次尝试女人的味道都要过瘾痛快,他们还在猜测谁这么厉害,连找个死面瘫都敢整,关键是还成功的整到他被关禁闭,要是让他们知道了,肯定得顶礼膜拜一番。
    “外出一个星期,谁出事谁自己负责。”谭宸冷着声音开口,虽然谭宸不接受袁德明的威胁,但是如果这群人出事了,到时候还得自己回来善后,所以谭宸直接过来一趟了,省的日后给自己添麻烦。
    “呦,连长大人这是对我们下达军令了?”另一个少爷哈哈的笑了起来,吊儿郎当的靠在床边,斜着眼睛看着谭宸,“连长大人没有听过一句话吗?将在外军民有所不受,连长大人你都外出了,还能管的了我们?”
    “你可以试试看。”冷沉着面瘫脸,谭宸看着这一群没个正经模样的少爷们,等解决了煦桡的事情之后,谭宸不介意给他们都松松筋骨,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话不容置疑。
    “记住了。”谭宸再次开口,面瘫脸冷厉的有些骇人,冷眼打断了几个少爷要说话的,凉飕飕的视线扫了一圈,“没有了家族的庇护,你们就什么都不是,谁敢违背军令,直接通知家里人给自己收尸!”
    不等众人回答,谭宸直接的转身离开,当然了,这话他也不是说的玩的,如果让谭骥炎知道自己追妻之路被这些人给阻挡了,拖累了,不需要谭宸动手,谭骥炎都会直接动手,开玩笑,这个世界上到哪里去找不怕谭宸这个面瘫脸的姑娘家。
    好不容易碰到一个,结果因为这些少爷连的小混蛋给错过了,那不是要谭宸一辈子打光棍,当然了,谭骥炎是不介意谭宸一辈子打光棍了,关键是谭宸不结婚,他肯定不会搬出去住,肯定整天缠着小瞳,打扰自己的夫妻和谐。
    所以以此推测,这些少爷的家族们除非吃吃饱了撑着了,才会敢打扰谭骥炎的夫妻生活,虽然大家都是莫名其妙的不明白自己家不成器的小兔崽子怎么就和谭骥炎的夫妻生活有什么关系。
    但是当天晚上所有的电话都打了过来,严令禁止这群少爷们在这段时间胡闹,如果谁敢不听,自己找个草席将自己给裹起来滚到乱葬岗去,家族明年的今天会给他们烧点纸钱的。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