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藏有猫腻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房间里安静下来,沈书意平静的表情这才带着几分冷意,直接倒在了床上闭上眼休息着,或许等回去之后,她该和秦炜烜好好谈谈,拖泥带水了这些年真的没有什么意思了,即使痛了,但是时间会冷却一切伤口。

前几天因为仙剑诀的副本,沈书意一直都在加班,今天一大早又被秦炜烜喊起来上车过来桃州古镇,闭上眼之后,沈书意原本以为自己会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睡不着,可是不到半个小时竟然昏沉沉的睡了,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并不是那么的在意秦炜烜。

沈书意这一觉足足睡到了晚上十点,而秦炜烜和沈素卿依旧没有回来,桃州古镇的晚上灯火明亮,小桥流水人家,在一盏盏红灯笼的光芒之下,宛若置身到了几百年前的江南小镇。

洗了个冷水脸,沈书意拿着包准备去楼下的餐厅吃点东西,而出了房间刚进电梯就瞄到了也出了房间鬼鬼祟祟跟过来的三个男人,其中的张望正穿着蓝色的上衣,之前在美食街就是他跟踪自己和关煦桡的?

“小姐,这是您点的餐。”餐厅里,这会来吃东西的客人并不多,将沈书意点的饭菜送上来之后,服务员特意的看看了一眼她这才转身离开。

早上张望的事情闹的挺大,再加上关煦桡离开宾馆的时候特意打了招呼,所以宾馆的服务员和保安都留意着沈书意,这会看到她过来吃饭,服务员这才特意看了她一眼,毕竟在不远处的桌子上张望三个人也坐了下来,只是他们并没有闹事,也没有接触沈书意,所以宾馆方便也不好介入,毕竟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得罪了这些混混,日后对宾馆的生意肯定有影响。

“谢谢。”沈书意自然也注意到了身后的张望三人,想来他们找自己是为了之前说的钱的事情,沈书意肚子这会饿的咕咕叫了。

在陌生的地方,偌大的餐厅里,吃饭的客人基本都是一群一群的,沈书意抿了抿嘴角,将那一瞬间落寞的感觉驱赶走,这才慢慢的吃了起来。

“沈小姐,我们谈谈如何。”张望也开了个房间等了沈书意一天,谁知道她竟然到了晚上快十点了才出门,这是五星级宾馆,保安也多,张望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胡来,所以和沈书意说话的态度倒还算不错,没有之前面对秦炜烜时的怒意嚣张。

沈书意看到一旁给自己送餐的服务员表情不对,拿着一张名片准备打电话,立刻明白过来肯定是关煦桡之前交代了什么,对于他的体贴和周道,沈书意心里头一暖,打断了服务员的动作,“没事,我可以处理,不用给关警官打电话。”

“你们两个也先回去,我和沈小姐聊聊天。”很满意沈书意的识相,张望也对身后的两个手下挥挥手,主动表示自己的诚意,也好让服务员放心他不是真的找麻烦的。

服务员看沈书意并不在意,而且张望又遣走了手下,看起来只像是准备好好谈谈,所以也就放下了手机,目送着沈书意和张望一起出了餐厅上了电梯,反正都是在宾馆里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之前和关煦桡碰到的时候他说起过张望根本就是桃州古镇这边的地痞流氓,平日里都是混迹在酒吧赌场里,原本拆迁合约也都签了,不要房子,只要一百五十万的补偿款,可是这会突然却反口了,增加到了三百王,甚至还带着手下的混混在古镇上游行示威,关煦桡怀疑张望是被人指使的,沈书意这会也就准备套套话。

“沈小姐,做人要讲究诚信,之前我们可是说好了,你不缺那几百万,我也没有伤害你。”进的是张望之前开的房间,关上门,看着大胆的沈书意,张望不由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小臂上面还残留着几个淤青的指印,是挟持沈书意的时候她抓住自己小臂时留下来的。

看起来这么清瘦的一个女人却是是个人物,被挟持的时候不动声色,临危不惧,这会还敢和自己独处一室,张望也明白了沈书意绝对是个好手,就手上这一力度只怕一般人都没有,所以张望也不敢说什么狠话。

“诚信?我听说之前拆迁合约你已经签署了,补偿款是一百五十万,为什么你突然反悔追加到三百万?”沈书意轻笑一声,一双大眼柔和而平静的看着有些恼羞成怒的张望。

关煦桡猜测的应该不错,绝对是有人在暗中指使张望,否则对于他这样的混混绝对是拿到一百五十万就潇洒快活去了,难道是枫红集团在商界的敌手在暗中操控的?

“这和沈小姐你无关吧?这是我和枫红集团的事情,要多少补偿款也是我的事情,之前沈小姐你可是答应我了。”张望阴狠着眼神,可惜手臂的青紫指印让他明白即使动手他也不是沈书意的对手。

张望这样的地痞流氓,平日里都是游手好闲,逞凶斗狠,打架的时候都是一帮兄弟几十个人一起上,所以气势很猖狂,基本上不会受什么伤,可是真遇到更狠的,张望立刻就蔫了,不过是纸老虎而已。

“白纸落黑字的事情即使你反悔,枫红集团只怕也不会认账的。”沈书意看着一脸得意的张望,似乎根本不担心这一点,目光里闪过一丝精锐的光芒,“难道你还有什么办法?”

“你问这个做什么?”声音警惕的一变,张望怀疑的看向沈书意,他虽然是个地痞流氓,但是这件事对方说了必须保密,否则要三百万是可能的,虽然张望还要分出五十万出去,但是自己多了一百万,所以张望这才听令行事。

果真背后有人,沈书意不动声色的一笑,脑筋快速的一转,这才半真半假的开口,“你不知道我有个朋友也是你们这一片开发的,他在部队里没有回来,枫红集团就骗了两个老人签了合约,所以如果你有办法透露一点消息,我这个朋友也不用被枫红集团卡着合约,毕竟他合约上写的拆迁补偿款只有二十万。”

“你是说孙大刚家里?”张望一开始还怀疑沈书意是诈自己话,她这么一说,张望倒是相信了,他们这片拆迁,张望一开始要的补偿款最多,足足有一百五十万,当然了他家老宅子的占地面积也大,前院后院都有两百多个平方米。

而孙大刚这些年在部队里当兵,一年回不到一次,孙家老两口又不是认识字,结果就被他枫红集团给蒙骗了,虽然孙家地方小三间屋子就六十多个平米,七十平米不到,但是也不可能只值二十多万,这分明是枫红集团玩鬼了。

可是白纸黑字的,张望前几天还看到从部队请假回来的孙大刚,可是有什么用呢,白纸黑字的合约都签了,找了居委会找了政府,也找了枫红集团,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孙大刚只能又回部队去了,而孙家老两口还住在房子里没有搬出去。

“对,你也知道,枫红集团这一次太阴了,如果有办法的话,我可以给你五十万的酬劳。”沈书意柔和一笑,静静等待着考虑的张望。

五十万的诱惑不小,张望犹豫了大约一分钟,然后看着沈书意,“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记得,这五十万你可不能赖账,否则我有的是办法找你。”

“行,你丢个银行账号给我,到时候事情如果成了,我立刻汇五十万给你,只要可以毁约,孙家至少也要补偿到一百多万,这五十给你也值得。”沈书意大方的开口,她虽然年轻,可是言语之间散发出让人相信的干练和精明。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给五十万给孙家?”张望虽然贪财,可是这会五十万来的太容易,也不大敢相信沈书意了。

“孙大刚那人你不知道,拗的根头牛似的,我直接给钱他怎么可能要。”沈书意笑这回答,似乎很无奈孙大刚那执拗的性子。

“这倒是,当兵的都当成傻子了。”张望明白的点了点头,他也算是和孙大刚一起长大的,那个傻蛋从小性子就直,绝对是个二愣子,即使自然倒霉了也不可能要沈书意给他的钱。

------题外话------

拔牙之后一直出血不停啊,~(>_<)~,太悲催了,呵呵,现在想想,牙齿,眼睛什么的都是身体的本钱那,年轻的时候不懂事,随意的糟蹋,现在才算是知道苦了,下辈子,要是可以重生的话,一定要好好爱护,亲们也是哦,保重身体,健康最重要。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