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怒上加怒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你们有钱人够狠,出尔反尔,以为有警察就安全了,我们走着瞧。”张望看了一眼身手敏锐躲避开自己动作的秦炜烜,也知道他不是个善茬,倒也不敢再动手,只是阴狠的放着话,对着一旁的三子和小铁开口,“走,我们回去。”

“说清楚?你在什么地方看到小意了?”秦炜烜心里头还没有熄灭的怒火再次疯狂的燃烧起来,阴怒着脸色,骇人的目光里迸发出强大的气势,一把抓住要转身离开的张望,表情狰狞的低吼,“说清楚,你在什么地方看到了小意?”

“你神经病那,你的女人不是和那个小警察一起去美食一街上吃饭去了?”张望被吼的一愣,快速的开口回了一句,诧异的看着表情阴沉阴沉的秦炜烜,这个男人这样子还真是恐怖,暴戾着眼神,狰狞的表情,整个人看起来和早上那衣冠楚楚,临危不惧,冷静镇定的秦氏总裁判若两人。

小意竟然又和那个警察勾搭在一起了?只是录个口供,竟然还一起吃饭?她打晕了自己,跑去和其他男人一起吃饭!秦炜烜表情越来越恐怖,双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阴沉着眼神,如同失控的野兽。

张望等人看到秦炜烜这样也都愣住了,对望一眼之后三个人快速的出了房间,刚走到电梯这边却听到沈书意和关煦桡的声音。

“到这边来。”张望快速的开口,看了一眼走廊,这会正是酒店退房的时间,有几间房间的门正开着,几个游客正拎着行李准备走向电梯,张望快速的带着两个手下进了其中一间空房。

“这几天因为拆迁的事情,所以桃州古镇有点混乱,晚上如果出来玩注意安全。”吃过饭,关煦桡风度的将沈书意送回了入住的宾馆,“张望因为牵扯到拆迁,再加上他将事情闹大了,所以录了口供之后就放走了,你小心一点。”

“张望就这么放走了?枫红集团这么好说话?”沈书意停下脚步,枫红集团拆迁这一块因为闹事而不能如期开工,如今抓到张望这个典型肯定会杀鸡儆猴,可是如今却直接让派出所将人给放了,反其道而行之,势必是有原因的。

“张望已经签了合约却突然反悔,而且还理直气壮,估计是掌握了枫红集团什么把柄。”关煦桡也是这样推测的,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的地方。

张望也是拆迁户里的一员,他父母当年就被他游手好闲,然后发展到吃喝嫖赌,再然后聚集混混打架闹事、逞凶斗狠被活活气死了,而张家的四间瓦房也就荒废在那里了,张望一直在古镇这边混日子,尤其是桃州古镇这边还有酒吧一条街,张望更是常年混迹其中,几乎好几年都没有回张家废旧的老房子了。

而这一次拆迁,张望原本是第一个签的合约,没有要回迁房,直接要了一百多万的补偿款,合约也签了,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在前几天改口毁约了,要三百万,否则他的房子不拆,还要将事情闹得人尽皆知,要通知媒体曝光枫红集团强制拆迁。

而因为今天早上这么一闹,虽然张望挟持了沈书意,但是毕竟没有造成实际伤害,再加上拆迁这边的民愤未平,所以枫红集团和派出所也就对张望宽大处理了,也担心他的那些手下再胡乱闹事,将拆迁的事情给闹的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关煦桡才有些担心沈书意的安全,毕竟早上的时候秦炜烜许诺了要给张望钱,说不定他直接顺杆子爬真的过来要钱。

张望那样的混混,其实就是没脸没皮的无赖,逞凶斗狠,欺软怕硬,普通老百姓都躲着避着,惹不起躲的起,枫红集团这样的大公司也注重名誉,担心张望这样的无赖狮子大开口,虽然不至于妥协,但是处理的方式也必定比较柔软。

沈书意明白关煦桡的顾虑,担心张望会不死不休的纠缠自己,可是沈书意不是那些乖乖千金小姐,张望要真的来纠缠,沈书意自然有办法让他不敢再来第二次,不过还是笑着回了一句,“我明白,你先回去吧,下午还要工作,如果张望过来了,我会注意的,说不定还能给套出点话来。”

“注意安全。”关煦桡笑了起来,刚准备转身离开,毕竟已经送到宾馆了,可是前面不远处的的房间里,一道身影突然走了出来,就这么站在门口,走廊幽暗的光线之下,阴沉阴沉的目光盯着关煦桡,看的人都有点毛骨悚然。

秦炜烜?关煦桡转身离开的动作停了下来,他自牙牙学语的时候就开始在家里跟着教官学习格斗基础动作,当然一起的还有顾家双胞胎和谭三叔家的两个,五个走路都走不稳的小毛孩就开始了真正的训练生涯。

关煦桡他们从小学的东西很多很杂,虽然比不上谭宸在国安部的正规训练,但是比起普通特种兵的训练也是强悍了很多,而等到上小学之后,除了已经训练了五年的身手之外,也开始接受五花八门的各种专业训练。

野外求生,辨析各种中草药和毒虫猛兽,各种最先进的武器,犯罪心理学,变态心理,总之所有能学的东西他们这些毛头小子都一天一天的当成任务来完成,只怕没有人会知道京城六少的童年其实很悲催,而这也是为什么顾钧澈这小子在十六岁懂事算是成年之后,彻底成了个宅男,整天的吃吃喝喝,然后对着电脑,这也是间接的叛逆了。

而关煦桡此刻明显的感觉出秦炜烜的情绪很不对劲,再想到沈书意两个淤青的满是掐痕的手腕,和她脖子上那被咬出血的压印,关煦桡这会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离开将沈书意丢给一个心理有问题的男人。

秦炜烜脸色此刻狰狞的有些骇人,自己之前还因为情绪失控,伤到了小意而自责,原来她根本就是打晕了自己好出去和其他男人鬼混!还只是见了一面的小警察就能混到一起吃饭。

秦炜烜突然发现过去那么多年自己是不是太自大了,说不定小意早就和其他男人不清不楚的有着关系,只有自己被蒙在了鼓里,还以为她是贞洁烈女,甚至和自己这个正牌男朋友也只限于亲吻。

“你吃饭了没有?”沈书意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下来,虽然知道之前秦炜烜是情绪失控了,才会说出那么不堪入耳的话来,甚至还想要对自己施暴,可是心里头依旧会难受,这个男人撇开爱情这个因素不说,他们在一起也快十年了,十年的感情并不是说断就能断的,秦炜烜的那些话依旧在沈书意的心里头留下了伤痕。

“小意,我们进房间里说。”克制住情绪,秦炜烜冷冷的看着站在沈书意身边的关煦桡,皱着眉头,眼神阴冷的有些骇人。

再加上他瞥见沈书意见到自己就收敛了笑容,一副冷淡的样子,和其他男人就有说有笑,面对自己就板着脸,秦炜烜极力的压制住怒火,毕竟他这会还没有失控,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是秦氏集团的总裁,即使不高兴也要关着门说话。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