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找上门来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因为防止拆迁的时候和居民有肢体冲突,所以枫红集团不但外援找了警察过来,还带了一辆救护车,两个医生两个护士过来了。

五月的天热的很,穿的都是低领的衣服,所以不但沈书意手腕上的瘀伤清晰可见,脖子上那粗暴的咬痕也没有逃过关煦桡的眼睛,可是他只当做没有看见,拿过药给沈书意处理了手腕上的瘀伤,脖子上的痕迹就当没有看见,能做出这样事情来的除了秦炜烜没有第二人选。

如果让哥知道了秦炜烜竟然对沈小姐施暴,关煦桡俊逸的脸上闪过一丝冷厉之色,即使沈小姐不在意,可是哥绝对不会罢手,之前那个枫红集团的曹四斌一开始在办公室里想要对沈小姐施暴,之后又找了黑客在网上散播绯闻。

刚好找到的是顾钧澈,结果曹四彬的下场就是银行账户所有的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清空了,曹家也迫于顾家在黑道上的势力,自然就抛弃了曹四斌这个可有无可的不成器的旁系子孙,没有了曹家的背景,枫红集团直接将曹四斌踢出了公司,他已经落魄到无家可归的地步了。

“差不多是饭点了,这边有家私房菜味道不错。”关煦桡收了药箱,温和轻笑的看向沈书意,她一个人出来应该还没有吃饭,既然是未来的嫂子,关煦桡自然要照顾好沈书意,虽然他也知道沈书意看起来并不需要别人照顾,但是身为男人这是天生具有的体贴和风度。

“嗯,我请客。”和关煦桡相处真的很愉悦,即使并不熟悉,却像是多年未见的朋友一般,沈书意笑着点了点头,难得能和一个人这样和洽的相处。

桃州古镇这边都是特色的菜馆,美食一条街这会正是饭点,人头攒动着,来游玩的人太多,长长的巷子里差不多都是人,一眼看去黑压压的一片。

关煦桡体贴的依仗着身高的优势,一手将沈书意护到了最右边,用自己的身体格挡开四周拥挤的人群,让沈书意不至于在大太阳之下被挤的一身臭汗。

沈书意回头看了一眼因为拥挤而微微蹙眉的关煦桡,正午时分明亮的阳光之下,他俊逸的脸庞上也渗透出了汗珠,估计也是不习惯这样的拥挤,但是却没有任何不耐,依旧体贴的护着自己。

关煦桡的体贴让沈书意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秦炜烜,他从来不会带自己过来这样人多拥挤的地方,去的都是可以显示身份尊贵的高级餐厅,约会也大多是听音乐剧,而这样乱糟糟的拥挤,在秦炜烜看来太失身份,所以从不会陪沈书意过来,也禁止沈书意过去,总是说这些地方环境太脏乱,饮食也不卫生。

“有人跟着我们。”关煦桡原本温和的眼神陡然之间锐利的一寒,快速的向着身后四点钟的方向看了过去,可惜美食一条街上人太多,前胸贴后背的挤着,虽然关煦桡察觉到被人跟踪了,可惜却没有看见跟踪的人。

“前面有一间卖银饰的店铺。”沈书意原本对人的视线比关煦桡要敏锐很多,她自然也察觉到了异常,可是暗中跟踪的人却只是跟踪,没有任何的杀机,所以沈书意原本准备不动声色的观察,没有想到关煦桡却先开口说话了,甚至还快速的转过头看了过去,可惜人太多之下,只看见一个深蓝色的衣服背影一闪而过,混杂在游客里隐匿了行迹。

银饰品的店铺并不大,也就十来个平米,门口的货架上挂着不少的银饰物品,店铺里也有六七个年轻的女孩子正在看饰品,沈书意状似拿起了一个银镯子在手腕上套了套,似乎不喜欢,又拿起了一旁的一个银饰的古镜,借着关煦桡的阻挡,透过镜子快速的向着身后着了过去。

镜子里只有人来人往的游客,并没有看到可疑的人,关煦桡低声开口,“大概已经走了。”

“嗯。”放下了镜子,沈书意再次迈开步子,总感觉有点不对劲的地方,美食街上人太多,她感觉到被人跟踪是在五分钟之前,而这么多的游客里能成功的跟踪,对方跟踪的能力绝对不错,可是又为什么在关煦桡回头查看的时候直接转身就走,这等于明白着暴露了自己跟踪目的。

张望恼火的看着消失在人群里失去了踪影的沈书意和关煦桡,狠狠的攥紧了拳头,竟然和一个警察待在一起,这些富家千金果真是说一套做一套的虚伪小人,想要骗自己没有那么容易!

“张哥,我们就这么算了?”蹲在巷子口里,看到张望一脸阴沉的走了过来,小三子快速的迎了过去,一看张望脸色不好,小三子也敛了声音。

“算了?谁他妈的算了,敢和老子玩,他们等着瞧,走,我们去客来居,这些有头有脸的人最在乎名声了,敢和老子耍阴招,老子就闹得他们没脸没皮!”张望一把抢过三子手里的烟狠狠的吸了一口,暴戾着一张脸,张狂的红头发一根根竖立在头上,看起来格外的凶悍。

“小铁刚刚打电话来说那个秦氏集团的总裁秦炜烜一直在酒店里没有出来过。”小三子连忙跟在了张望的后面向着客来居宾馆快速的走了过去。

不管是张望还是三子都没有注意到之前一直有个灰色衣服的中年男人跟在张望的后面,而他的目标也是之前的关煦桡和沈书意,只是因为借着张望的掩护,所以没有人发现他而已。

宾馆里,秦炜烜昏厥了大约半个小时才醒了过来,脖子一动就感觉到后面被重击的疼痛,“小意?”摸了摸后颈,秦炜烜坐起身来,皱着眉头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怎么晕了。

可是当之前的记忆如同潮水般的灌进脑海里,秦炜烜脸色阴沉诡谲的变化着,他知道自己的情绪再一次的失控了,他甚至差一点强暴了小意,可是懊悔的情绪只是一闪而过,秦炜烜阴着脸,手指按摩着依旧疼痛的后颈,黑沉的表情越来越阴森冷酷。

小意竟然打晕了自己,她之前和那个只见了一面的警察有说有笑!嫉妒的怒火再次在心里头炽热的燃烧起来,秦炜烜站起身来,阴沉着脸庞向着门口走了过去,刚一打开门,张望和三子还有一直在宾馆这边盯梢的小铁三个混混直接冲进了房间里。

“秦总裁,俗话说的好,是男人就要一口唾沫一口钉,你他妈的这样是什么意思?玩老子是吗?”张望满脸嚣张的看着脸色阴霾的秦炜烜,对着他的峻脸吐了一口烟,“人前你是秦氏集团的总裁,可是得罪了老子,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公司都开不下去!”

“滚!”对待这些混混,秦炜烜自然没有好脸色,再加上他此刻心情不好,表情就更是不悦,冷声斥责了一声,直接推开挡在身前的张望摸出手机想要拨打沈书意的号码。

张望误会了秦炜烜拿手机的意图,以为他这是要报警,被推开的张望将嘴巴里叼着的香烟一摔,直接一拳头向着秦炜烜的脸上挥了过去,“我草你妈的混蛋,老子就知道你们和警察都是一伙的,敢报警,敢玩老子,你们等着,你以为那个贱女人身边有个警察陪着就安全了,有本事你让警察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陪在那个贱女人身边,否则老子早晚找十个八个男人干死她。”

“你说什么?什么叫警察陪着?”秦炜烜在商场打拼,自然也是有几分自保的身手,躲避开张望怒火冲冲的一拳之后,秦炜烜抓住了他话里表述的意思,瞬间,刚刚就难看的脸色此刻更加的阴厉骇人,“你是说小意身边陪着一个警察?”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