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施暴未遂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难道所有女人都是这样水性杨花吗?”秦炜烜怒吼着,猛的将沈书意给推到了床上,高大的身影直接压了下去,双手粗暴的要撕扯她的上衣,嘴巴也粗暴的向着沈书意的脖子啃了过去,或许只有得到了小意,让她成了自己的人,让她没有办法下床就没有办法出去和其他男人勾搭成奸了!

“秦炜烜,你给我放开!”沈书意终于回过神来,快速的避开秦炜烜想要吻上自己的嘴巴,双手也抓住了他粗暴撕扯自己衣服的大手,表情彻底的冷凝下来,冷声开口,“你这是发什么疯。”

“我是疯了?可是你呢,小意,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为什么你一直不愿意把自己交给我?你是不是还想要出去勾引其他男人?”居高临下的压着身下的沈书意,失控的情绪之下,秦炜烜狰狞着眼神狂吼着,脖子上梗着青筋,原本峻朗沉稳的脸庞此刻完全扭曲成了恶魔。

秦炜烜一把甩开沈书意阻拦自己的双手,赤红着眼睛,眼神狰狞,为什么所有女人都是这样,当年那个女人就是这样,明明已经有了未婚夫,却去勾引秦家的少爷,可是结果呢?

还不是被当成笑话一样扫地出门,害的自己一辈子背上私生子的恶名,被秦家那些少爷们欺压凌辱,为什么所有女人都这样不甘寂寞,这样不知廉耻,小意明明不是这样的人,她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可是为什么小意也变了!

秦炜烜因为回想到不堪的往事,记忆混乱之下,他的眼神更加的狰狞暴怒,大手用力的钳住了沈书意详细的手腕,再次低下头来向着她的脖子用力的咬了下去,只要小意是自己的人,她就不会再出去和其他男人勾搭在一起!

手腕灵活的一动,沈书意挣脱开秦炜烜的禁锢,看着他那狰狞的表情,横起的手掌直接劈在了他的脖子上,而秦炜烜身体一僵,直接晕在了沈书意的身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沈书意推开被劈晕的秦炜烜,从床上坐起身来来,皱着眉头看着脸上还残余着狰狞表情的秦炜烜,这样的面目可憎,完全不是她记忆里那个曾经给予她温暖的男人。

浴室里,沈书意洗了个冷水脸,白皙的脖子处有个深深的牙印,是秦炜烜刚刚咬的,咬的太狠,伤口都出血了,而两个手腕更是一圈被粗暴掐出来的淤青,沈书意皮肤娇嫩,看起来是白皙光滑,但是一旦受伤了,那淤青伤痕看起来就显得怵目惊心,而且没有一两个星期淤青都退不下去。

出了浴室整理好了衣服,再次看了一眼倒在床上昏厥的秦炜烜,刚刚他的情绪明显失控了,这到底是因为什么?绝对不是自己和关煦桡多说了几句话,或许这只是导火索而已,可是沈书意从没有想过去查秦炜烜的过去,这会也就无从得知。

头痛的厉害,明明只是想要出来游玩的,可是却偏偏生出这样的事情来,沈书意拿过一旁的双肩包,也懒得整理行李了,直接出了房间。

虽然早上经过张望那样的游行挟持人质的事件,但是古镇上的游客还是很多,沈书意慢慢的顺着偏僻的巷子向着人少的地方走了过去,十多分钟之后出了古镇范围,而不远处的一片老建筑有的已经开始拆迁了,有的围墙上还拉着横幅,抵抗强制拆迁,有的居民在家中屋顶上插着红旗。

“这是枫红集团开发的度假农庄?”沈书意不由想起之前实习的枫红集团,那也是她和谭宸的第一次见面,自行车刮了他的越野车,然后在电梯里碰到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应该是军方特殊部门出来的军人,他去找曹四斌理论拆迁的事情,看来就是这片老建筑了。

这边拆迁工地依旧有点乱糟糟的,三五群的居民聚集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而随着一辆黑色的汽车停了下来,车窗降落下来,曹四斌的脸出现在了沈书意的视线里。

“是你,小沈啊,还真是无巧不成书。”曹四斌表情诡异的笑着,阴冷阴冷的眼神毒蛇般盯着站在路边树荫下的沈书意,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自己怎么会变的这么落魄!

“原来是曹经理。”沈书意这会倒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看来这一片就是枫红集团即将开发的度假农庄,不过她敏锐的发现随着自己的开口,曹四彬脸色狠狠的扭曲了一下,而且总是穿着西装笔挺,戴着眼镜,一副道貌岸然伪君子的曹经理,这会却没有穿西装,也没有司机而是自己开车,竟然是一辆十多万的大众车,这让沈书意多少有点诧异。

“小沈果真是沈家的人。”曹四斌阴沉的冷笑着,肚满肥肠的身体因为这样夸张的笑意而抖动着,一脸的油光满面的横肉扯出狰狞的冷笑。要不是因为曹家的黑道背景,曹四斌怎么可能进入世界五百强的枫红集团担任经理一职,可是如今一切都没有了,而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小沈,有些事不要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人在做,天在看,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哼,你好自为之。”曹四彬再次阴冷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发动汽车扬长而去,扑起来的灰尘让沈书意挫败的翻了个白眼。

难道当初曹四彬潜规则自己不成,被自己暴打之后,真的断子绝孙了?否则这话怎么说的这么阴阳怪气的?沈书意不解的看着离开的汽车。

自己当初也只是从他的账户上转移走了五十万,这也构不成什么大的报复,曹四斌刚刚看自己的眼神可是刻骨的恨,阴森阴森的害的沈书意都以为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才让曹四斌变得阴阳怪气的。

拆迁这边乱糟糟的,沈书意沿着这边的河畔慢慢走着,率柳成荫,碧绿的河水缓慢的流淌着,让沈书意原本有些烦乱的心也渐渐的沉淀下来。

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绕着河畔一圈又走了回来,沈书意却没有想到竟然又遇到了关煦桡。

“沈小姐,你怎么来这里了?手怎么了?”关煦桡他们是枫红集团走了关系过来支援这边拆迁,维护秩序的,经过早上张望挟持人质的事件之后,拆迁居民的情绪也都高涨起来,很多人家都不愿意拆迁,关煦桡他们午饭都没有吃就过来维持秩序。

刚看到沈书意还有些奇怪她怎么一个人晃到这边来了,毕竟这边是拆迁区,不属于桃州古镇的范围也没有什么风景,可是当看到沈书意手腕上的淤青红痕时,关煦桡温和的笑容一冷,这是明显的掐痕,关煦桡也不由的想到之前在派出所录口供时秦炜烜看向自己时那么阴冷警告的眼神。

“没什么。”沈书意看了一眼手腕,这会看起来青青紫紫的一片有些怵目,其实也只是因为被钳制住的时候力度大了一点,都算不上伤。

“我那边有药箱,过来擦点药。”关煦桡深深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却体贴的没有再多开口询问什么,温和一笑领着沈书意向着警察临时休息的一间房子走了过去。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