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嫉妒发怒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一场有惊无险的挟持人质事件就这么落幕了,秦炜烜快步上去一把抱住了沈书意,心里头也松了一口气,小意没有出事这就好了,这件事被炒热上了媒体之后,相信古玩街那边最刁钻的莫五爷就会松口了,不看僧面看佛面,自己这样对小意一往情深,相信他们也不会再在古玩街这一块为难自己。

“我没事。”沈书意拍了拍秦炜烜的后背,笑了起来,目光越过他的肩膀和关煦桡温和的目光撞击到了一起,一刹那,沈书意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莫名的心虚感觉,沈书意快速的别过脸避开了关煦桡探究的目光。

“小意,你没事吧?”这边看不得秦炜烜和沈书意拥抱在一起,沈素卿快速的跑了过来,一脸的担心和不安,似乎真的很担心沈书意这个妹妹,当然了本意是打断两人的亲密拥抱。

“沈小姐,秦先生,还要麻烦你们和我们过去录个口供。”而关煦桡同样抱着相同的目的打断了秦炜烜对沈书意展露情谊,哥这些天在部队里根本联系不上,所以身为弟弟,关煦桡自然是要替谭宸好好的把关,这是他未来的嫂子,如果让哥知道他看到沈小姐和她挂名的男朋友抱在一起而不阻止,关煦桡不由的想起谭宸当年将自己过肩摔时那样凛冽冷血的眼神。

张望也被蒋之国用手铐给拷了起来,连同他身边的小弟都被抓起来了,不过上警车之前还是眼神复杂的看着沈书意,面露凶光,她最好不要骗自己!否则……张望表情阴冷阴冷着,他已经被逼到绝路了,所以如果真的穷途末路了,他不介意临死前拉一个垫背的。

桃州古镇派出所,因为拆迁的事情,再加上牵扯到了枫红集团,所以这才从N市公安局派了人过来支援,结果还真的就出事了,不过幸好事态被控制住了。

因为是分开录口供的,而关煦桡自然是争取到了给沈书意录口供的机会,温和一笑,“抱歉了,好像是一见面就让你遇到危险。”

“和你无关。”沈书意不在意的开口,想来他是因为不相信自己的身手,担心自己会受伤,所以张望挟持自己的时候才会给自己使眼色让自己不要轻举妄动,防止受伤,所以在沈书意看来关煦桡完全不需要道歉。

“那个……”犹豫了一下,沈书意看着正在记录的关煦桡,她不是拖泥带水的人,所以犹豫一瞬间之后也就直接开口了,“谭宸最近一直都在部队里?”

周家要对付谭宸,可是这些天却一直没有动静,沈书意自然不认为是周家放弃了,很有可能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兆,而她也知道谭宸不可能出事,可是心里头却就像是挂着一桩事一样,不解决就有些的难受,总是会在闲下来的时候突然想起谭宸那一张冰山面瘫脸。

关煦桡俊逸的脸上滑过一丝笑意,看来沈小姐还是有些在意哥的,也对,哥那样强势的男人,想要让人不在意都很困难。“应该在部队里,部队有规定一般不给联系外面,所以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是不是有什么事?等哥给我电话的时候我会和他说的。”

“不用,没什么事,我只是随口一问。”关煦桡脸上的笑容很随意,如同认识多年的朋友一般,可是却偏偏让沈书意生出几分被揶揄的感觉来,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想到此,沈书意又牵强的加了一句,“之前工作上有麻烦到了谭宸。”

“我明白,沈小姐不用特意解释,我哥性子太冷,能让他主动帮忙不亚于天降红雨,所以如果可以联系外面,估计我哥他会第一个联系沈小姐,毕竟帮忙的事情要有始有终。”看得出沈书意的窘迫,似乎只有说到哥的时候她才会这样,平时看起来冷静自若,关煦桡再次笑了笑继续录口供。

“小意,好了吗?”先一步录完口供的秦炜烜一回头就看见沈书意和关煦桡正相谈甚欢,没有穿警服,只是一身随意的休闲装,年轻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五官俊逸,虽然很年轻,却没有那些年轻人的浮躁,看起来君子端方,而再看沈书意脸微红,两人之间那种融洽的气氛让秦炜烜表情慢慢的阴冷下来。

“我们先去宾馆休息一下,吃个早午饭然后再四处转转。”压抑下心里头的嫉妒之色,秦炜烜温柔的对着沈书意开口,可是抬眼看向关煦桡时眼神却带着警告的阴冷,一个小警察算什么东西!也敢勾引他的女人!

“差不多了。”将笔放了下来,合上笔录文件,关煦桡对上秦炜烜冰冷阴寒的眼神,不在意的笑了笑,若是没有情敌,或许这个秦氏集团的总裁也算是个青年才俊,可惜了,沈小姐可是谭家内定的媳妇了,秦炜烜这个男人是没有戏了。

出了派出所回到宾馆之后,关上了门,看着正在放行李的沈书意,秦炜烜脸色微微的有些冷沉,快速的走了抓着沈书意的手腕。

“怎么了?”手腕被过大的力度抓的一痛,诧异的回头,沈书意不解的看着脸色有些难看,阴霾着表情的秦炜烜,“你这是怎么了?”

“小意,你和那个才认识的警察有什么好谈的?”秦炜烜很是烦躁,看着沈书意姣好的面容,却是第一次有些痛恨她的漂亮和独立。

过去那些年小意的眼里一直只有自己的,可是秦炜烜如今却发现自己越来越无法了解沈书意了,她明明对人很冷淡的,可是却对谭宸非常不同,如今又和一个小警察相谈甚欢,这让秦炜烜暴躁的厉害,之前他明明掌控了一切,可是如今却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有什么在慢慢改变,即将脱离他的掌控。

“关煦桡?只是随便说了两句。”敏锐的察觉出秦炜烜的情绪不太对劲,他一贯都是冷静沉稳的,这还是沈书意第一次看到秦炜烜这样暴躁的样子,如同是心里头关押的野兽即将破匣而出,难道是吃醋了?虽然感觉不太可能,毕竟带今天才见了两面而已,而且沈书意和关煦桡刚刚在派出所只是随意的说了两句话。

“你不要误会,我和关煦桡只算是普通朋友而已。”顾忌到秦炜烜的情绪,沈书意笑着解释了一句,拍了拍他的手,转过身继续整理行李,以前在大学的时候自己也和同系的男同学相处过,也没有见他这么在意,为什么会突然在意关煦桡?难道是因为关煦桡那温文尔雅的风度。

看着根本不在意继续整理行李的沈书意,秦炜烜原本压制不住的情绪再次猛然的爆发一出来,粗暴的一把扯着沈书意的胳膊将她的人狠狠的给拽了过来,刚刚只是脸色阴霾,而此刻峻朗的表情却已经狰狞起来,额头青筋暴突而起。

“普通朋友?才见了一面,录个口供就成了普通朋友?小意,你难道不知道你是我女朋友吗?随便和其他男人当普通朋友,你将我当成什么了?是不是真的抓到你和其他男人上床了,也还是普通朋友?”狂暴的咆哮着,秦炜烜愤怒的抓着沈书意的手腕,狰狞的表情可怕的如同发怒的野兽,根本没有理智。

被秦炜烜这样突然爆发的情绪给吼的愣住了,沈书意呆愣愣的看着发狂的秦炜烜,脑海里一片空白,这些年来的相处,差不多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秦炜烜冷静内敛,沉稳干练,要是说缺点就是有些的争强好胜,事业心太强,不能接受失败,可是沈书意还是第一次看到秦炜烜这样恐怖的一面,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耳边都是那一声声怒吼失控的咆哮声。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