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张狂霸道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关?”佟海峰怔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表情陡然一变,“关煦桡。”这件事还是他亲手安排的,N市真正的一把手可是军区关家,只是如今关家分了两个派系,互相牵制,不死不休。

而真正关家的继承人听说当年从军区出来之后竟然去了刑侦处,当了一名普通的刑侦警察,一直在北京没有回来N市,也没有继承关家的位置,否则如今的关家怎么可能是两虎相斗的局面,而关煦桡一开始的调任令下来的时候,佟海峰还没有多在意。

倒是周栋市长亲自给他打了个电话,佟海峰这才想起这个关煦桡很有可能就是关家的人,尤其是他是从北京调过来的,那么现在关家争斗的两个派系很有可能都是关煦桡的叔伯,只是他们都是旁系的子孙上位的,血缘关系倒是疏远了一些,而关煦桡才有可能是关家真正的继承人,当然,现在想要夺回关家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局势立刻变了,佟海峰满脸笑容,略显责备的看了一眼关煦桡,“大水冲了龙王庙,煦桡你也太见外了,怎么不先说明一下身份呢,这都是误会,老蒋,这就是即将调过来的同事关煦桡,从军区直接分配下来的,简历我都看了,煦桡在军区表现可是非常优秀,到了我们公安系统就等于多了一个强大的助力。”

“佟局长客气了,我这还没有来局里报道,还不算是警察。”关煦桡也温和的笑了起来,和佟海峰和蒋之国都握了手,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暴露了自己身份的沈书意,随后笑着和佟海峰打着官腔,“该怎么处理还是要怎么处理的,毕竟有群众报警了。”

“不用,不用,都是误会,再说谭连长也是军区的,留下什么案底就不好看了。”佟海峰快速的截断了关煦桡的话,心里头暗自心惊,要不是沈书意说出了关煦桡的身份,这会只怕自己就被他给阴了,这个看起来比佟宝大不了四岁的关煦桡,还真是笑里藏刀,绵里藏针,不愧是大家族里出来的人。

不管关家在外人看来是怎么不和,怎么内讧,阋墙,但是关煦桡可是关家的直系小辈,他如果在局里被打了,到时候关家必定不会罢休,想到这里,佟海峰后背都出了一身冷汗,差一点就阴沟里翻船了。

佟宝还想要说什么,可是看佟海峰脸不对,只能生生将这口恶气给憋了下来,一摔门大步离开了,谭宸看着和佟海峰还有蒋之国寒暄的关煦桡,有了关家这个背景,煦桡在公安系统这一块倒也不用担心被人穿小鞋。

“为什么要说出来?”收回视线,谭宸沉声开口,目光落在沈书意的身上,如果她刚刚不开口说出煦桡的身份,今天这事不可能就这么善了。

“你难道想要让关煦桡还没有来公安局上班就和局长杠起来?”沈书意无奈的瞥了一眼谭宸,对上他那幽深无波的黑眸,诧异的愣住,“你该不会真的这么想吧?”

“杠上也无所谓。”低沉淳厚的嗓音里带着天生的冷漠和骄傲,若是其他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只会显得狂妄,可是谭宸却是说的如此直白而坦诚,他瞥了一眼陪着笑脸和关煦桡说话的佟海峰,冷然的收回目光,一个N市的公安局副局长而已。

“你……”彻底无语的沈书意瞠目结舌的瞪着站着说话不腰痛的谭宸,这个男人还能不能再狂傲一点,沈书意无力的摆摆手,“刚刚是我多嘴了,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强悍,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还是需要正常生活过日子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不需要委曲求全,即使捅破天了我也替你扛着。”听着沈书意的话,谭宸皱了皱眉,想到了沈书意那在沈家大宅最偏僻处的小楼,峻冷的脸庞上闪过一丝深思,温暖略带粗糙的大手在沈书意的头上揉了两下。

他还是习惯看她恣意妄为的样子,笑起来亮晶晶着一双大眼睛,两个凹陷下的小酒窝,看起来赏心悦目,而至于人际关系,谭宸宁愿自己来处理,而他处理的办法素来都是铁血果决。

心头一悸,这样张狂却强势的承诺让沈书意表情软了下来,睁大一双眼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谭宸,这个男人真的狂傲到了极点,这样的冷漠,这样的蔑视苍生,可是却偏偏会戳中人心里头最柔软的那一块。

“我才不会傻了吧唧的干捅破天的事!”微赧之下,沈书意梗着脖子快速的回了一句,只是嘴硬的转移话题,带下的表情却是柔软而感动的。

“你可以去试试。”谭宸平淡的补充了一句,她平日里太过于冷静理智,只有炸毛的时候才会表现出真性情来,说起来谭宸还是喜欢看沈书意神采飞扬的模样。

“我吃饱了撑了才会去试试,再说这是可以试试的事情吗?”感动之后就余下深深的挫败,严重的沟通不良之下,沈书意没好气的翻白眼瞪着谭宸,目光一转,嘴角带着坏笑,“那要是我准备弄个炸弹在闹市区爆炸,然后造成重大伤亡呢?你准备怎么护着我?”

“这是变态心理,你没事弄炸弹炸人做什么。”谭宸挑起眼角,峻冷的脸庞上表情诧异的看了看沈书意,让被看的沈书意几乎要跳脚,不是他说让自己试试干捅破天的事情吗?这会用这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自己做什么。

“我和人有仇不行吗?”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沈书意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冷静的自己,这会竟然在这里和谭宸胡扯八道,说些没用营养的话题。

“我可以直接替你解决仇人,不需要牵连无辜,而且制造炸弹危险性很大,实验的时候可能会引爆伤到自己,如果是简易的炸弹,虽然制造安全,但是爆炸威力小,造不成什么大面积的伤害。”谭宸平静的接过话,看着已经炸毛的沈书意,谭宸那原本冷寂的黑眸里快速的滑过笑意。她还真的是不经逗,一逗就上当了,如果能第一个解决那个秦炜烜就更好了,要不自己做点什么出来?

“我不和你说了,浪费口水!”沈书意终于还是败下阵来,和一个面瘫认真你就输了!谭宸那思维根本就异于常人!

“我是和你认真说的,你真的干了捅破天的事情我也可以给你解决。”还有些意犹未尽,谭宸不满的看着又恢复平静状态的沈书意,再次顶着面瘫脸撩拨着,只是这一次,他凝望着沈书意的黑眸暗沉深邃,似乎隐匿着什么暗示。

“放心,我没有什么变态心理,也不仇视全社会,所以你的好心就不用了。”敏锐的思维之下,沈书意倏地提起了戒备,可是想到谭宸的这冰冷的性子,他不可能去查自己的过去,而且龙组早就将自己过去的一切痕迹都消除干净了。

可看着谭宸那一张面无表情的峻脸就这么看着自己,黑眸幽深不见底,平静淡漠里却透露着看透人心的锐利,沈书意还是有些慌乱,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敷衍一笑,转过身不去看谭宸。

还是不愿意说吗?谭宸很无辜的收回目光,其实他是说真的,她只要愿意说出来,不管是什么事他都会替她解决,不过看着沈书意现在过的也还算不错,谭宸也不揪着不放了,不过那个秦炜烜还是个麻烦。

板着面瘫脸,谭宸开始思索着怎么样将敌人直接给歼灭,最好是连渣子都不剩,可是她和秦炜烜似乎认识很多年了,秦炜烜出入沈家就和自己家一样,倒是有点麻烦。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