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打架闹事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关煦桡诧异的看了一眼火上浇油的沈书意,笑着摇摇头,哥的眼光果真不同凡响,这看起来知书达理的沈小姐原来还有这么闹腾的一面,不过既然是谭家内定的媳妇,即使将天给捅个窟窿也没有关系的。

“我操!你们这些给脸不要脸的东西!”黄少在N市嚣张霸道这么多年,还没有遇到这样当面和他呛声的人,沈书意这一副背后有靠山看好戏的样子,让黄少气的脸铁青。

尤其沈书意睁大一双圆润润的目光,怀疑的盯着自己的胯下,这对黄少而言可是赤luo裸的羞辱,怒极之下直接一个上前就向沈书意甩过一巴掌,嘴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贱人!小爷就让你看看我有没有种!”

后面几个二世祖一看黄少都动手了,他们自然也就直接冲了过来,N市的水很深,但是他们这个圈子也是不同一般的,虽然说周少和他们联系互动的不多,但是他们也都喊一声周哥,更不用说黄少的大伯还是省府大院,他们自己一个个不是公安系统就是纪检委的,都是响当当的身份,哪能让人欺负到自己头上。

“这种事不劳烦沈小姐动手。”关煦桡温雅一笑,将刚要动手的沈书意给拉到了安全地带,英雄救美的戏码不管过多少年都不会落伍。

可是当谭宸避开几个人的拳头后退几步将想要袖手旁观的关煦桡给丢出去的时候,关煦桡温和的笑容终于破裂了,无奈的摇摇头叹息一声,哥这也太懒了,连动手都懒得,难道这不是表现自己强壮体魄的最好时刻吗?

“菜凉了。”丝毫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谭宸很是平淡的开口,拉着沈书意转身向着他们的座位方向走了过去。

“就这样走了?”沈书意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被黄少众人包围的关煦桡,谭宸难道就不会感觉不好意思吗?明明事情是他惹出来的,可是他却将关煦桡当成挡箭牌丢了过去。

可是看着谭宸那面无表情的面瘫脸,五官峻朗,黑眸平静,绝对没有一点不好意思,沈书意叹息一声,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管做什么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估计哪天他当街抢劫也是抢的光明正大,谭宸这个面瘫脸绝对不知道什么叫做不好意思。

虽然煦桡表现的一直很平淡,但是关家出了这样的事情,关煦桡心里头多少有些压抑的,毕竟一查那么日后为敌的都是关家人,谭宸这么做其实也是让关煦桡放松一下压力,毕竟有送上门的免费沙包,不打白不打。

从关煦桡一出手沈书意就知道他也是个高手,所以对付几个纨绔子弟绝对没有问题,沈书意也就乐淘淘的跟着谭宸直接离开了,留下以一敌五的关煦桡挫败的直摇头,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丢弃同伴都丢的这么理所当然,一脸坦然。

等关煦桡用最慢的速度结束战斗发泄了压力,而且拳头都是打在最痛却不会留下明显伤口的地方之后,他再回到座位上时,谭宸和沈书意已经吃完了,关煦桡朗声一笑的说着揶揄谭宸,“抱歉,时间花的多了一点。”

“重新点了一份,趁热吃。”谭宸看着关煦桡英俊的眉宇之间明显轻松的神采,灯光之下,俊逸五官带着笑意,神采飞扬,谭宸的担心也放了下来。

看不出谭宸竟然还这么体贴,沈书意诧异的看了一眼,从十分钟之前他让侍应生重新送一份餐的时候沈书意就诧异了,因为谭宸这样的男人虽然天生冷酷,但是身上流露出一股冷漠的傲气,这明显是世家贵胄才有的尊贵,所以他霸道强势的一面沈书意可以理解,但是谭宸却会在细节上这么体贴入微,沈书意是真的没有想到。

这边等关煦桡将迟来的晚饭给吃了,三人刚走到门口,几辆警车刚好停到了餐厅门口,车门拉开,十多个警察快速的走下车,看起来气势汹汹。

“怎么回事?刚刚是什么人在寻衅滋事?”为首带队的蒋之国正是之前给看守所案件里给沈书意录口供的警察,曾经暗示她诬陷谭宸。

例行公事的一问之后,看着大门口的谭宸,蒋之国笑容阴森一变,随即大步的上前,态度高傲的打量了谭宸一番,“呦,这不是谭连长吗?刚好你也在这里,我们接到群众报警有人在餐厅里打架闹事,不知道谭连长看到没有?”

“蒋之国,你还在磨蹭什么?还不将这几个混蛋给抓起来!”还不等谭宸开口,黄少的声音愤怒的响起,他看起来只是有些的狼狈,头发微乱,脸色苍白,表情痛苦的扭曲着,走路的姿势都有些的怪异,可是一张脸却是完好无损,没有青没有肿。

而跟在黄少后面的四个纨绔子弟也是差不多的状态,表情看起来都是痛苦万分,可是实际上却看不到任何的外伤,如果不是目睹了他们被打的经过,餐厅里的人都要以为他们这是故意装成这样碰瓷讹人钱财。

“老子让你们进局里好好喝喝茶,学学规矩!”阴狠放话的是黄少身边一个十七八岁的瘦高青年,他阴狠着眼神,狰狞的表情,扭过头看向蒋之国怒斥,“将人都给我带回去!”

“佟少,这事我会处理好的。”蒋之国被这些纨绔们呼来喝去的,脸上表情也不是很好看,毕竟后面还跟着十多个下属,可是想到这些人的身份,却也只能忍了,尤其这个佟二少可是佟局长最宠爱的二公子,所以蒋之国将这口恶气直接撒到了谭宸身上。

“谭连长你身为军人却在公共场合寻衅滋事,扰乱治安,你这是知法犯法!”蒋之国大声呵斥着,一脸的正义,对着身后的手下摆摆手,“将人都抓起来带回局里审问!”

“是我动的手,和他们无关。”关煦桡温和儒雅的笑着,看了一眼明显带着情绪的蒋之国,笑容依旧和煦,“我可以去局里接受调查,但是是他们先动手的,我想餐厅里应该有监控录像,也有目击者。”

“你们他妈的都是一伙的,都给我抓起来!”黄少刚一怒吼,牵扯到了胸口处的伤口,痛的他狰狞了表情,恶狠狠的瞪着蒋之国,催促的骂着,“你还不快将人都抓起来,需要我亲自动手吗?”

沈书意扭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谭宸,难道他之前不动手就是因为这个,这也未免太未卜先知了,这男人在面瘫脸的掩盖之下完完全全就是个大腹黑。

“你自己处理,这是家里钥匙,要是迟了一会我来公安局接你。”谭宸都懒得理会叫嚣的黄少,将钥匙丢给了关煦桡,转过身看向沈书意,沉声道,“我送你回去。”

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就看着谭宸这个冰山男人大步的转身向着越野车的方向走了过去,将目中无人这四个字的意思发挥到了极致。

“那我先回去了。”沈书意干笑两声,和关煦桡打了声招呼,三两步追上了先来开的谭宸,他还真是会拉仇恨值,如果眼光能杀人,沈书意都感觉自己要被黄少等人愤怒的目光给杀个千疮百孔了。

毕竟动手的只有关煦桡,即使蒋之国想要趁机报复,但是谭宸离开的太快,等他们反应过来时,车子早就开出去很远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